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娛樂一夏 > 第24章 返回公司

第24章 返回公司(1 / 2)

抵達首爾望遠洞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窗外層層疊疊的陰霾依舊沒有消散,瑟瑟寒冬讓人們的腳步都紛紛留在室內,街區之間一片蕭索,尋找不到什麼身影,大片大片的灰色勾勒出世界的模糊輪廓。

“容夏。”

金宇彬轉身看向後麵,看著迷迷糊糊沉睡的李容夏,他有些於心不忍——昨晚幾乎是徹夜揮汗練習,今天整個早上又是忙碌到腳不沾地,好不容易才能夠閉眼休息一會,此時喚醒他是不是沒有必要?

娛樂的新晉練習生們都聽說過“傳奇練習生”的傳說,人人都知道李容夏每次月度考核都無人能夠撼動的強大實力,以至於年輕練習生進入公司的時候,看到李容夏都肅然起敬,這也為李容夏成為課外輔導老師奠定了基礎。

而練習生們進入公司一段時間之後就能夠知道李容夏的另外一個傳說,“拚命三郎李容夏沒有眼淚”。

傳說的源頭就是來自於經紀人之間的調侃,略帶無奈的感歎和玩笑,從李容夏成為練習生開始一直到現在,前後將近七年的時間裡,金宇彬從來沒有看到李容夏哭過。

即使是練習過度導致腳踝受傷變形而被救護車拉去醫院也沒有,即使是為了跟上舞蹈練習而導致腳指甲脫落也沒有,即使是練歌練習到無法發聲而被醫生禁止說話整整半個月也沒有,即使是專輯簽售會僅僅出現三十名歌迷到場的空曠場麵也沒有。

流汗流血不流淚的李容夏,就這樣一路堅持了下來,擁有一股韌勁一股狠勁,最黑暗的時光也沒有能夠擊潰他。

以至於經紀人之間有了這樣的戲言。

金宇彬進公司的時間沒有七年,前後也就五年出頭一些,以前的事跡都是其他經紀人口口相傳的傳聞而已。

最開始,他對李容夏是有些害怕的,因為這股狠勁絕對不是平常人所擁有的,傳聞之中的那個練習生應該是一個狠人,不好相處;但伴隨著相處時間的推進,他卻比任何人都更加心疼李容夏。

不僅因為金宇彬知道李容夏背負著什麼,而且還因為金宇彬親眼見證了李容夏辛苦練習的無數個日日夜夜,那是源自於內心的渴望和迫切,也是源自於靈魂的熱情與喜愛,這才讓李容夏一遍又一遍地徘徊在練習室。

夢想,更像是一個美好的口號,妙不可言卻遙不可及;而熱愛,則能夠讓靈魂燃燒,即使是鮮血淋漓、即使是遍體鱗傷、即使是刀山火海,也依舊能夠沉浸其中。正是因為熱愛,所以才敢於做夢;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夢想才讓生活變得可以忍受。

那些辛苦,那些艱難,那些黑暗,全部都不再重要。

有時候,金宇彬反而希望李容夏能夠脆弱一些,因為過剛易折、過慧易損,在黑暗之中埋頭狂奔的時間著實太長太長,看不到終點也看不到曙光,李容夏卻從來不哭也不鬨,沒有放棄也沒有恐懼,他害怕分崩離析的那一天突然到來,可能一切就太遲了。

此時,也是如此。

前前後後十一個月的漫長空白期,雖然是在休息,但精神卻沒有辦法真正的休息,李容夏甚至沒有辦法好好入睡,無數個失眠的夜晚,就在練習室通宵達旦地練習——說是練習,卻何嘗不是一種宣泄和寄托?

昨晚的情況,不過是數不勝數的平凡夜晚之一而已。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