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大唐楊國舅 > 第三九八章 信任危機

第三九八章 信任危機(1 / 1)

接下來幾天,對於一號營地的人來說,就跟過節一般,因為在經曆煉獄般的一個月墾荒經曆後,他們終於可以回去探親了。
所有人分成六批,每批人回去隻能住一天就要返回。
在上一批人回來之前,楊雲不會送第二批歸家,而且要詳細查探探親細節,避免消息外泄。
不過他通過米家找工匠和勞力之事,本身並不算什麼秘密,楊雲在洛陽周邊招募人手之事,以高力士的手眼通天,肯定會知曉,也會心生疑竇,但高力士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楊雲會利用一些不起眼的工匠以及數量不多的力夫做出背叛大唐之事。
高力士暫時也不會到李隆基跟前狀告楊雲謀反,這種事說出去李隆基也不會相信,反而會懷疑高力士彆有用心。
楊雲回到大唐這邊,跟米盈談及招募更多人手時,米盈說最近她和家人被人盯梢。
“有官府的人經常到米家周邊查看,最近河南府衙也經常派人到工坊,卻不說做什麼,也沒打擾到正常做事……”
米盈的話,讓楊雲意識到,可能不止高力士在派人查探,劉衡政也開始有了動作。
大概是之前他把夏夫人送來的人拐帶走,其中有不少是夏夫人派出的眼線,誰知道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後續一點消息都沒有,這引發了劉衡政強烈的好奇心,劉衡政開始刺探楊雲到底在做什麼。
這也是劉衡政暗中跟夏夫人有勾連,甚至隱藏有陰謀詭計的有力佐證。
楊雲點頭道:“隻要沒乾擾到你們做生意就好……不知之前給你們的那些商品,售賣情況如何?”
楊雲早就把高度酒、銀鏡、宣紙、玻璃器皿等生意交給米家來做,生產和銷售一條龍,但恪於產能有限,規模一直不大。隨著南美大陸那邊基建結束,下一步就是開設工坊,生產會逐步擴大,必須要確保銷路順暢。
“賣得很好,最近已經開始往南方運貨,如今東瀛、高麗和波斯人都喜歡到揚州采購我們的商品,但許多是易碎品,導致利潤受損……”米盈談到生意上的事情,頭頭是道,顯得很有主見。
米家如今兩代人中,最有商業頭腦的就是米盈,她兄長米原在這方麵也有些不足,就更彆提他們那個不學無術隻會人雲亦雲的老爹了。
楊雲又問了一些事,交待到河北、山東等地招募人手,然後便離開米家。
出來時,果然見到有人在暗中查探,發現楊雲後,這些人嚇了一大跳,趕緊避開,不敢再靠近。
楊雲從這些人的反應,大概猜想到很可能是軍中斥候,盯梢經驗豐富,而且還認識他。
要不是楊雲留心,真有可能會被這群人蒙混過關。
楊雲帶著疑惑回到住所,這邊張鏡彥正忙著幫楊雲做冶金實驗,回來沒一會兒,高力士登門拜訪。
高力士來楊雲住處的時候不多,但現在李隆基對楊雲非常倚重,高力士不得不重視與楊雲的關係,這次前來兩人略微寒暄,楊雲才知道對方並不是因為李隆基召喚而來,而是有事相詢。
“聽聞國師最近煉丹卓有成效?不知是否已有成品的丹藥現世?”
高力士一上來提出的問題,語氣不陰不陽,楊雲立即意識到,可能這老閹貨就是為了試探他四處招募人手之事。
楊雲回答道:“我煉丹的原則,是要麼煉出品相極好的丹藥,就算不是長生不老,也足以延年益壽,若不達到這個目標,我是不會拿出任何丹藥給誰服用。”
高力士一臉將信將疑的模樣,盯著楊雲看了好一會兒,才搖頭道:“你許久拿不出丹藥,陛下如何相信你?若陛下質疑,咱家如何幫你說話?”
楊雲好奇地問道:“在下煉丹,並未調動朝廷的資源,卻不知高將軍這幫忙說話……從何講起?”
高力士麵色有幾分尷尬。
以他今日今時的地位,換作彆人,斷然不會如此公然頂撞,給他難堪。
不過楊雲說的也在理,最初李隆基讓高力士配合楊雲煉丹,還要提供資源,但其實真正負有監督責任的卻是在李隆基麵前極力推薦楊雲的鹹宜公主。
可近來鹹宜公主因為武惠妃之死跟楊雲關係直接破裂,楊雲煉丹再也沒得到朝廷的關照,楊雲現在等於是接到聖旨後自行籌措資源煉丹,並未麻煩到高力士。
“陛下既然有意長生,自然是要問煉丹成效的……之前宮裡有專人煉丹,但自從任命國舅你為國師後,其餘道家名士均已逐出宮闈,如今陛下隻能寄希望於國師你身上,你說這許久沒有成果,老身能不想辦法替國師遮掩?陛下對於煉丹之事,向來都極其看重。”
高力士不能跟楊雲交惡,隻好尋找說辭。
楊雲釋然地點了點頭,好像理解了高力士的苦衷,歎息道:“其實陛下終歸是要得道成仙的,若隻是服用長生不老藥的話,僅僅是在人世間久存,沒有仙力,終歸不完美。”
“那你可以煉出讓陛下早日成仙的丹藥啊。”高力士幾乎是脫口而出。
在高力士想來,李隆基要是能成仙,那絕對是大好事。神仙超脫塵世,跳出三界六道,這樣人世間的事就歸他高力士控製,要是李隆基感念他這個功臣的功勞,或許會帶他一起成仙,超脫輪回。
可他的話有歧義,聽起來就像是詛咒李隆基早點死一樣。
楊雲感慨地說道:“成仙的靈丹妙藥固然有,但要煉製可能比煉製凡塵之藥更為艱難,我如今身邊沒太多人手,隻能自行招募,還要施法帶他們到天方國度煉製,實在是非常辛苦……”
“天方國度?”
高力士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他本來以為,楊雲隻是把招募的人送到洛陽附近某處山林藏了起來,暫時沒回來罷了,誰知竟然聽到個全新的名詞。
楊雲點頭道:“正是天方國度……在天庭、人間跟地府之間,有一方天地,靈氣充足,煉製仙丹事半功倍,但那邊非常艱苦,各種異獸多如牛毛……”
高力士冷笑著望向楊雲,顯然他不相信這番說辭,當作鬼話來聽。
“你缺人的話,可以跟咱家說,咱家調幾個人給你用,隨時都能征募來。”高力士的意思,是想要派人到楊雲身邊監督,看看楊雲到底在做什麼。
楊雲之前也想過這個問題。
萬一被李隆基或是高力士這些當權者發現他從大唐招募人手卻不知去向,肯定會想試探看楊雲到底在做什麼,看看是否有背叛大唐的可能。
因此楊雲算是早有準備。
楊雲臉上露出開懷的笑容,點頭道:“若高將軍能夠提供人手的話,在下真是感激不儘。”
楊雲現下在南美兩個主要營地中,一號營地主要負責進行城市建設和金屬冶煉這些,但煉出的半成品都會送到二號營地。
二號營地主要功能是開采煤鐵礦石,以及進行最後的加工,同時還要在二號營地打造鎧甲和兵器,為殖民南美做準備。
二號營地既然有征戰的功能,那些人帶過去就不太可能會帶回大唐,所以二號營地算是秘密基地。
反而一號營地沒什麼秘密,防備相對鬆散,就算朝廷派人去查探,也看不出什麼問題,最多以為他是在為煉丹做準備。
“那好,咱家回去後就派幾個人來,他們算是能工巧匠,其中有對煉丹比較了解的修道者,乃是咱家新招募的幕僚,希望你能配合。”高力士總算說到正題,就是派出工匠和道士當眼線,全程盯著楊雲的一舉一動。
高力士對楊雲防備心極重,任何時候都沒有放鬆警惕,說是幫楊雲,其實就是想監視一下楊雲背地裡到底在搞什麼。
楊雲不能反對,便愉快接受,高力士見狀詫異之餘,又開始揣測楊雲說的“天方國度”到底是不是真有此事。
很快,高力士派來的人就到了楊雲的住所,其中竟然包括一名工部主事,名叫公孫感,身邊帶著兩名工部所屬的石匠。
另外有一名叫光宣的道長。
這個光宣道長楊雲相當陌生,想來是高力士收攬在身邊的道門中人。如今皇帝崇道,原先養在宮中的名道又被遣散,高力士遇到道教的一些問題感覺無處下手,於是便從洛陽本地招募了一些道人充當顧問,這個光宣便是其中一位,據悉他對於煉丹很有研究。
“國師,不知我等幾時動身前往……天方國度?”
光宣對於前往楊雲宣揚的天方國度非常感興趣,他知道自己在道門的地位太低,毫無發言權,楊雲卻是道門響當當的一號人物,更何況楊雲還身兼國舅、國師、禦史大夫等多重身份,因此對楊雲所言深信不疑,極度推崇。
光宣年歲不大,隻有三十來歲,不像一般道士那般瘦骨嶙峋,全身上下無絲毫仙風道骨,身材敦實,雙目炯炯有神,看上去像是個做實事的,可能也因此得高力士賞識。
楊雲道:“今晚就動身前往,日落前到我府邸集合,我會帶幾位到一處地方開壇做法,到時便可前往天方國度。”
光宣聽到這裡很高興,公孫感卻是一臉不信,嘴角上翹浮現揶揄之色,顯然這位科舉出身的儒官對道家事務並不信任,且楊雲從此人的言行中基本可以判斷是個喜歡挑事的主,高力士派他去給楊雲挑毛病。
黃昏時楊雲果然帶四個人到了一處空曠的院子,此時院子裡已擺好香案,穿著道袍的楊雲拿著桃木劍,煞有介事作法,目的是拖時間等南美大陸那邊日出。
公孫感在旁好像看猴戲一樣,見楊雲做完法事,冷嘲熱諷:“國師,為何我等沒有現身天方國度,還是留在原地?”
“你踏前一步。”
楊雲對公孫感道。
公孫感冷笑一聲,往前走一步,人已經踏進空間門,而後剩下幾人被楊雲用暗力推了進去。
楊雲帶著吳元和雅柔到空間門另一邊時,公孫感整個人都傻了,他站在一號營地中央,看著初升的旭日,一時間失了魂。
“這……這就是天方國度?”
旁邊的光宣非常興奮,好像踏足仙境一樣,四下打量。
楊雲拍了拍公孫感的肩膀,笑眯眯地問道:“公孫先生,可否讓我帶你去周圍參觀一下?”
“這……這……”
公孫感看著楊雲,神色複雜,之前的輕慢完全消弭,轉而是一種見了鬼的驚悚表情,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楊雲道:“這裡乃是我替陛下煉丹之所,隻是現在煉丹爐尚未鑄好,這裡乃是蠻荒之地,需要從頭開始建設,工匠非常辛苦。天方國度氣候跟大唐迥異,日夜更是顛倒,再加上這邊異獸出沒,令煉丹進度大大放緩。”
一號營地中央,果然正在修建一座大型建築,呈柱體狀,楊雲介紹說那就是煉丹爐。
其實這是一座煉鋼的高爐,這時代的人對於煉鋼一竅不通,初次見到這樣造型奇特的建築,真以為是煉丹爐。
“國師,這裡確實與大唐不同,不知這天方國度到底在何處?”光宣作為道士,篤信神仙之道,對於這裡的一切都充滿好奇。
楊雲再次拿出那套此地連接天庭與地府、人界的說辭,光宣聽了嘖嘖稱奇,看向楊雲的目光充滿了仰慕。
楊雲以主人的心態,帶四個人在營地周圍轉了轉,甚至連土著的存在也沒隱瞞,直接展示給幾人看。
“天方國度還有野人?他們是人還是神仙?”光宣就是個好奇寶寶,見到不明白的地方直接問詢。
楊雲搖頭道:“蠻荒之地很早就有人居住,但尚未開化,應該跟神仙無關。”
再看公孫感,公孫感目光非常複雜,歎了口氣,什麼都不說,但心中已經接受楊雲的“無稽之談”。
當天楊雲作為向導,帶公孫感和光宣去見了營地內的工匠和力夫,因為來這裡的人本來就以為是給皇帝煉丹,見到朝廷遣使視察後,如實上報便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