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花嫁於他 > 23.書生

23.書生(1 / 1)

一連好幾天,少主覺得三公主晚上睡的不踏實,夜夜驚夢,偶爾痛哭流涕,十分頭疼。故而思慮良久,決定帶三公主去寺廟祈願,拜佛去驅夢魘。三公主遲疑良久,就是不願意去,美其名曰“太麻煩!”“祖宗,現在一杆床上睡著咱們兩個人!我這幾天都沒休息好,黑眼圈都出來了。不信,你看。”說完就杵到三公主麵前擠眉弄眼的。三公主不勝其煩,“好了好了,我答應你就是了。等我收拾一下,咱們就出發。”“百財,備馬車!”少主高興的說道。“是,少主!”百財也高興的答道。大抵是朝夕相處的主仆二人,情緒也是可以相互影響的。少主現在才明白又有一個好的休息是多麼的重要,責怪自己以前不知道珍惜。

三公主公然穿著華麗的衣服出來。少主錯愕,“三公主還是換件素雅的衣服穿好。畢竟是佛門重地,不喜華貴。”三公主啞然“好吧!”在紫瑞的攙扶下回去換了。不一會兒出現一個藍色衣裙的少女,清新脫俗。少主見狀,滿意的點點頭。“咱們走吧!”百財低眉垂眼道。直到三公主三駙馬在馬車上坐好,隊伍才緩緩行動。

一路上三公主好奇的掀開簾子看外麵的世界,畢竟裡麵的他正閉目養神,沒有搭理她的功夫。也許是正路過城中心,一片繁忙之景,叫賣聲,小孩的哭喊聲,婦女的交談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鬨。過了之後,聲音也就沒有剛才那麼吵鬨了。隻是到了郊區,路便難走起來。

三公主被顛簸的東倒西歪,眼看就要摔倒,胳膊上忽然被人一拉。她抬頭卻見少主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了她的身邊,手裡握著她的胳膊,眼睛卻一直盯著前方,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什麼。而後惜字如金的吐出兩個字“小心!”便不再言語。“你不是在閉目養神嗎,怎麼這麼敏捷!”三公主疑問道。“習武之人的本能,你不懂!坐好!我想快到了。”少主觀察後說道。“你知道,難道你去過?”三公主不依不饒的追問道。“沒有,我是叫百財去打聽的!算算時間,我們也離開很久了,應該快到了吧!”少主一臉無奈的解釋道。“我暫且相信你!”三公主說道。見三公主臉色大白,少主說道“你沒事吧!”“你知道的,我的身子骨弱,經不起折騰。過一會兒應該會好的吧!我也很期待呢!我從來沒來過這麼遠的地方。”三公主由衷之言。“也是,三公主身體抱恙,也很少出門。相信我,今天之後你的睡眠一定大為改善!”少主真誠的說道。

外麵。“施主,該下馬車換步行了!”守門的僧侶說道。紫瑞扶三公主下馬,說道“三公…不,三小姐。咱們到了!我扶您走進去!”還未等三公主回複,少主牽手她的手,說道“我牽你走。你不舒服,我好照顧你!是我把你帶出來的,我就要負責你的安全。紫瑞你和百財跟著就行。”紫瑞點點頭心想“這駙馬看樣子選的真靠譜!”心甘情願的和百財跟在後麵。他兩手牽著手,相視一笑,穩步前行。

他們順著台階拾級而上。路上翠竹參天,怪石嶙峋。待到他們登上去,三公主的懷裡好像揣了個小兔子,突突地跳的很是厲害。推門走進裡麵又是彆有一番天地,隻見裡麵人頭攢動,擠擠挨挨。要不是少主把三公主護在身前,三公主早被人群給衝散了。三公主四顧,景色應接不暇。“他們在乾什麼?”三公主偏著腦袋問道。“這是轉經!咱們去求佛祖吧!”少主說道。“施主是來求佛,還是來還願!”一個衣著考究的老者和顏悅色的問道。他花白的眉毛和胡須讓人印象深刻。“我們是來求佛的,我內子總是睡不安穩,身體不好。”少主虔誠的雙手合十說道,“可是心中有事壓著?”法師一針見血的點到。“方丈明鑒,確有其事。希望能化解一二。”三公主怯怯的看了一眼紫瑞後深吸一口氣說道。“施主,這邊來。老衲為您答疑解惑。”方丈說道。“實不相瞞我夜夜為母親的自儘而驚醒一身冷汗,無法安睡。這也影響了我的相公。是他帶我來找您!”三公主正色道。“不如在我寺設靈位,我們幫著超度。情況會好轉的!”方丈安慰道。“多謝!”三公主雙手合十說道。“請留下故去之人姓名,和您的名字。我們好製作供奉的排位。”方丈解釋道。他們在外麵焦急的的等待著,直到看見三公主出來渾身放鬆,才把心放回肚子裡。

三公主一腳跨出門,笑道“咱們走吧!”大家才亦步亦趨的跟隨。

平津府門前。“讓我進去!”蔣潔敏在門口不顧形象的大喊道。“不可,沒有三公主三駙馬的命令,誰都不能私自闖進平津府。”侍衛說道。“我是燕國大使的女兒,是三駙馬的表妹。我有事要去找三駙馬,讓我進去。你去稟告看看!”蔣潔敏急切的說道,“對不起,三公主和三駙馬有事出去了,人不在!”侍衛麵無表情的解釋道。蔣潔敏無語道“你是不是在耍我啊!”侍衛答道“不敢!”“好,有種!咱們走著瞧。我們走!”蔣潔敏氣急敗壞的離開了。

返程路上,天忽降大雨。路上一片泥濘。偶然碰見一個書生,淋著雨,步履維辛。三公主看了心酸,心軟把他叫上了馬車。隻見他麵如冠玉,不過糊上了泥。很有禮貌的說道“多謝公子,小姐,出手相助!”少主搶一步說道“兄台,這是要到哪裡去,我們送你!下這麼大的雨,你的鞋…”少主停頓,因為她的話,他和三公主都注意道了書生的破鞋,都在外露著腳趾頭。很尷尬的閉了嘴,怕傷了書生的自尊。書生仿佛聽得到心語,自嘲到“人在落魄時,有什麼尊嚴可言。還是多謝公子,小姐的好心。在下要去望京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