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花嫁於他 > 11.南笙姑娘

11.南笙姑娘(1 / 1)

不同於大公主李媛愛的扭扭捏捏聽從旁言,二皇子李木梓辦事更是直截了當。他主動邀請三駙馬去聽曲,準備親自打探虛實,畢竟俗話說得好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百財收到請柬後十分高興,說道“少主,咱們的機會來了,一定要把握住啊!隻有真正的接近他們才能接觸到權利的中心,跟著我們的三公主隻能瞎胡鬨再加上血壓升高!”少主又好氣又好笑!“整個朝廷都由他們外公把持,三公主因為身世的原因自然遭到排斥,成為你口中的邊緣人物上不得台麵,也就不足為奇了!對了,我們赴約的事,還是知會特使一聲,讓他們心裡有個底!”“是,少主!”百財說道。正在這時,“你們這是要到哪裡去?”三公主駕到!百財望著少主吞吞吐吐的說道“出去散散心,在府中困久了,想到處走走看看!”說完就和少主急匆匆的離開了。紫瑞說道“三公主,你信嗎?”三公主答道“鬼才信!叫人盯著駙馬,隨時彙報!”“遵旨!三公主時間不早了,你也該動身了,彆誤了時辰,引來不必要的麻煩!”紫瑞答道。迅速退下安排去了。三公主一人在亭中稍候片刻,隻身離開了。

一路上,百財顯得局促不安。少主無可奈何“你怎麼呢?”百財隻好實話實說“少主,我不安心。你說三公主會信嗎?”少主示意“你看,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三公主的監視下!你說呢?”百財這才明白過來“咱們那要趕緊甩開他們啊!”“不急,等一會兒就好!”少主胸有成竹的說道。直到拐彎處,他們主仆二人就消失不見了。三公主在外麵聽到紫瑞的彙報後,勃然大怒,可是也是無計可施。而他們悠哉悠哉,談笑風生的去往目的地。

萬花樓內,鼓瑟協鳴。二皇子李木梓早早的等在那裡。“二皇子!”駙馬躬身道。“駙馬真是好眼力,隻是在婚宴上見過幾麵,就記得我的樣子,真有趣,快,快坐下聽曲。這可是難得一聞的南笙姑娘的專場!還沒開始,你來的正是時候!”少主有些驚異,弱弱的問一句“可是天下古琴一絕的南笙?”二皇子一拍大腿說道“沒錯,就是她!很難請的!難道駙馬也知道她的名字?”少主害羞道“不瞞二皇子我很早就想見她一麵,尤其是到了貴寶地!”二皇子大笑道“是嘛,這不巧了嘛!正好歪打正著,站這麼久了,快坐下聽吧!”一般按著二皇子的性子,不會說這麼貼心的話,隻是他太喜歡駙馬今天的表現,於是乎自己也變得體貼起來。聽著一曲奏畢,隻見少主手一揚,擲地有聲的說道“賞!”眾人皆驚!人雲亦雲“真有人一擲千金求一曲!真的長見識了!”二皇子也對他刮目相看“沒想到三駙馬也是性情中人,豪爽大方,真是投緣,以後還要常常相聚,來,滿飲此杯!”說完一飲而下。少主問到老板“可否和南笙姑娘一見?”結果卻被無情拒絕,好生無趣。

已是黃昏十分。他們迷迷糊糊一出來,就看見紫瑞站在門口候著,臉色不大好看。二皇子笑道“駙馬也該回府了,三妹估計還在等你了!”韓浩碩有些疑惑,心想“三公主怎麼會知曉?”紫瑞氣嘟嘟的說道“整個望京城的人都知道您的英雄事跡!”還是二皇子坦言道“是我給三妹帶了口信!你不會怪我吧!”少主在百財的攙扶下回禮道“謝過二皇子,紫瑞彆當著二皇子的麵耍小性子,否則我定不輕饒。”“時間也不早了,我也要回府了,回見!”二皇子說完便和身邊的隨從走了。路上隨從小心試探道“二皇子今天可有什麼收獲?”二皇子伸伸懶腰“沒有,三駙馬可不像三妹,喜怒不形於色,辦事沉穩,細想之下竟然毫無破綻。”隨從急了“那今天豈不是無功而返,這件事要是被大公主知道了,又會取笑您!”二皇子倒不以為意,反而神秘一笑“鹿死誰手還不一定,來日方長,不急!”

平津府內。“你回來了!”三公主擔心走上前攙扶道。少主卻沒有正麵回答隻是湊到她麵前說道“你是在關心我嗎?今天是我來到貴國最開心的一天,我見到了南笙姑娘,雖然她拒絕了我。但是我還是很開心!南笙姑娘,我先乾為敬,你隨意!”百財見狀說道“三公主不要生氣,少主他喝醉了在說胡話了!”三公主懊惱道“好了,趕緊給你家休主子鋪好床鋪,讓他早點休息。你們的所作所為早已傳的滿城風雨,你們乾的好事!”說完用手指點了點百財的額頭,百財極為不適。

紫瑞說道“三公主,駙馬醉成這樣,二皇子卻好好的!”三公主笑道“誰能灌倒我二哥?普天之下恐怕還沒出生吧。”隻見少主在床上翻來覆去,“我好難受!”並不停的抓衣領,“好熱啊!”把三公主著實嚇了一跳。倉皇出逃!

紫瑞一邊追趕,一邊喊道“三公主,你慢一點。小心台階,不要摔著了。”三公主一路小跑,心跳加速,臉頰發熱,已經分不清是跑步還是該死的害羞。直到到達寢宮才停下腳步。

夜已深沉,偶爾有幾聲鳥鳴。今晚沒有月光的照印,隻有星星點點的星光鋪成開來,四周一片靜寂。池塘的錦鯉也都沉醉在沉沉浮浮的夢鄉。

“三公主,今天的駙馬有些不對勁!”紫瑞一邊給三公主捶肩,一邊八卦道。“你呀,正事不乾,隻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要怪隻能怪我們沒有好好照顧身在異國的駙馬的感受,以後他想去哪就去哪,隻要他開心就好!”

蠟燭熄滅,一天又過去了。簡單的生活對於身處皇室的他們來說,可能是一輩子都實現不了的奢望,倒是心有一片淨土,可以承載很多的快樂和感動。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