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花嫁於他 > 4.大婚

4.大婚(1 / 1)

大婚當日,平津府張燈結彩,一片紅彤彤的,十分喜慶。連三公主都感歎平津府都冷清好些年了,第一次這麼熱鬨。忽然一個大頭映入眼簾“三公主你醒了!快換上我給你準備的喜服吧。這可是用珍貴的蜀錦特製而成,是國主親賜的。”

當她換好喜服的那一刻,紫瑞十分激動的說道“三公主好美,正紅色就是好,襯托出公主的好氣色,今天一定順順利利的!”三公主寵溺的捏了捏他的臉蛋“嘴真甜,有賞!”紫瑞叩謝,蓋上蓋頭。他們上了花轎和少主,不,是駙馬在驛館彙合。當浩浩蕩蕩的隊伍到達驛館時,紫瑞也驚呆了。駙馬早已騎馬等候多時,隻見他麵貌英倫俊,人高馬大,一襲相襯的紅袍顯得意氣風發,不知何時在驛館周圍聚集了一些思春的少女瘋狂的迷戀著他,對三公主是溢出來的羨慕。看,裡麵混入了什麼人,原來是燕國國父蔣經的女兒蔣潔敏。隻見她帶著一頂梭笠混跡在其中,手拿一柄利劍,在等待著什麼。

她如何逃得掉韓浩碩的火眼金睛,被發現了。少主不動聲色叫來百財至跟前,囑咐了幾句。正在這時三公主叫停了前行的隊伍,少主有疑問前去查看。隻見三公主想要出來。到底是醉酒,腳步有些混亂,無意間踩到了裙角,順勢要摔倒,他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然而事與願違還是二人重重摔倒在地,隻不過即使這樣他還是護著她,給她當肉墊。作為意外事故,接吻了,蓋頭掉在一旁,正正的一吻。蔣姑娘看到後很是生氣,“虧我還想救你”帶上梭笠憤然離去。百財沒有找到人,無功而返。三公主太過震驚,愣在那裡。“你親我!”三公主驚呼,手忙腳亂的爬了起來。少主也不客氣,說道“誰叫你走路走不穩,摔倒在我懷裡!”三公主啞然失笑,很是尷尬,“我在裡麵心口悶,想出來透透氣。”說完話用手不停地扇風,似乎不是很舒服的樣子。這是少主第一次見到三公主,確定是個美人。看見她扇的無力,取下扇子給她扇風。三公主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臉頓時紅到了耳根。後來百財及時趕到打破了局麵,見狀說道“三公主你怎麼出來了?快進去,新娘子是不能拋頭露麵的。”少主說道“她不舒服。感到心悶。”百財說道“快回花轎中,把簾子打開就會緩解,咱們可不能耽誤了行程。”三公主聽罷被紫瑞扶回了轎裡。大部隊緩緩行動。

皇宮內。駙馬下馬,將三公主牽出花轎,抱著她前往宮殿行禮。三公主嚇了一跳,還是本能的挽住了他的脖頸。他嘴角微揚。

殿前,大公主一眼就看中了少主,心想“這不就是我日日夜夜想的那個人,儘然上天愚弄,讓我在他大婚的時候一見鐘情,可是卻被三妹橫刀奪愛。”之後便無心對待繁文縟節般的大婚流程,隻知道在婚宴上喝了好多的酒,昏睡了兩天。扯遠了。

大婚結束後,他們夫婦二人攜手回了平津府。還帶回了一個教引嬤嬤,是國主親賜的。

在教引嬤嬤的引導下,他們喝了交杯酒,掀了紅蓋頭。眾所周知接下來便是入洞房。這讓三公主十分為難,她怎麼會如此乖巧和不喜歡的人在一起。隻見三公主悄悄扯了扯紫瑞的袖子,不讓他發現。紫瑞隻要稍加思考就明白了“三公主,你怎麼呢?”三公主摸著胸口說道“難受!”少主沒有說話,隻是看著他們用拙劣的演技在表演。隻見紫瑞轉過頭來冷冷的說道“請駙馬早點去休息,住處已提早為你們安排好了,明早隨三公主進宮麵見國主!退下吧!”教引嬤嬤一時語塞,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僵持了幾分鐘,還是少主打破了僵局,一個疑問“就這樣?”三公主淡淡的真誠的看著他說道“不然呢,駙馬在期待什麼嗎?”韓浩碩覺得眼前的女人雖有一張對胃口的臉,但是太冷了,隻好搖搖手,偏過頭不再看她“沒什麼,三公主好好保重身體早點休息,百財我們走!”

見他們出去了,三公主微笑的對著教引嬤嬤說道“辛苦嬤嬤了,有賞!退下吧,我累了!要是我有好歹如何回複請您好好掂量掂量,今晚的事不得泄漏半句。”教引嬤嬤拱手“諾!”便不再多言一句退了出來。紫瑞淡定的關上門,屁顛屁顛的跑向三公主,說道“三公主你真聰明!”對於不怒自威,紫瑞對霸氣的三公主十分敬佩和崇拜。可是也吐露了自己的擔憂“三公主今天躲過去了,以後怎麼辦?國主大費周張的在你身邊安排一個教引嬤嬤,可見你們婚姻的重要性,與國家而言自是不用說。”三公主也不再端著,泄氣的說道“是啊,我要想辦法讓他不要喜歡上我,隻想退婚,從而還我自由!”紫瑞對三公主充滿了同情,安慰道“夜已深了,快休息吧,我在這呢!”

在平津府安頓下來,見沒有外人在,百財對著少主表達了對三公主的不滿“三公主分明是故意借身子不爽的緣故叫停新婚之禮,分明是不真誠。”反倒是韓浩碩環顧四周表達了對三公主住處安排的喜愛。百財疑問道“少主,您不生氣?”少主苦笑道“你都看出來了,我怎麼能沒看出來呢!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們也是三書六禮成親的,名義上我們已經是夫妻了,咱們的目的不就達到了嘛!對了還有一件事要你趕緊去辦,附耳過來。”他在百財耳邊說了一會兒。百財說道“遵命!”所以這一夜韓浩碩倒睡的安穩,三公主卻一夜未眠,直到天微微發亮,才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睡去。紫瑞一直在三公主身旁守著,寸步不離。三公主在夢中還哭著呼喚自己的母後,可見用情至深。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