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花嫁於他 > 2.一場鬨劇

2.一場鬨劇(1 / 1)

三公主衝喜這件事不但影響朝堂的決策,在民間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坊間盛傳燕國少主也是一個狠人,從小飽讀詩書,能文能武,相貌英俊,儀表堂堂,隻是控製欲超強,喜歡一絲不苟。正好對上三公主自由散漫,不愛收拾的壞毛病。還有人不嫌事大,嚷著正好互補,俗語有雲惡人自有惡人磨。

人們都在等著看三公主的笑話,還有人預測說恐怕那少主進了門會家宅不寧吧,因此引來一片嬉笑聲。事情也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卷全國。

離婚期的倒數第二天,三公主悄悄來到了後門,換了自身華服著素衣,正準備開門,被紫瑞抓個正著。無奈回頭苦笑道“這你也發現了。”紫瑞神秘兮兮的說道“我是你肚裡的蛔蟲!咱們還是留在府中吧,免得節外生枝,現在大家都很關注府裡的情況,什麼事情都會被放大,您私自出府,怕是又要受懲罰。您就不要為難我了!”紫瑞一句一句說的明白透徹。說到底紫瑞是個細心的人,坊間的傳聞越來越難聽,多是不看好這段姻緣,紫瑞隻是不想讓三公主為此事難過,出於善意將她留在府上保護起來。這麼忠心,不是沒有道理的,三公主幼時任性救了她一命,讓他免受死刑,後決定終身侍奉在側。說實話這麼多年來,三公主早已把他當作親人看待,身邊人來人往,他一直在她身後,真是讓人羨慕的緊。

三公主換回衣服,生著悶氣獨自坐在花園的亭子中。這亭子也很是彆致,連接著花海和內湖,靜靜地佇立在湖心中央。紫瑞端著一堆的瓶瓶罐罐前去,笑到道“三公主該喝藥了!”三公主一聽更鬱悶了,連漂亮的花在她眼裡都是那麼礙眼,無力的吐槽道“本公主是觸了什麼黴頭,事事不順心!”將漂亮而精致的臉蛋埋在雙臂之間。紫瑞站在一旁也不催隻是靜靜的看她表演,對於這個戲精主子他已經百煉成鋼,每次喝藥都會來這麼一手。三公主見沒有什麼反應隻好抬起頭來,正好撞上他溫柔的目光,軟軟道“好吧,我喝。但是你要給我準備蜜餞,這湯藥苦的很!”他寵溺的拖長聲音說道“好,一言為定!”主仆情深。

因為衝喜的一事的重要性,已經引起了各方的注意。一時間平津府周圍安插了很多的探子,監視著府中的一舉一動。就連一向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大公主都對此事表現出了巨大的關注。隻見大公主李媛愛漫不經心的吃著荔枝問到一個回話的探子“三妹府中有什麼動靜?”隻見探子雙膝跪地渾身發抖的說道“回稟大公主,三公主府中什麼動靜都沒有,異常安靜,也沒有外出。”大公主聽後嗤之以鼻“這坊間議論都快掀開平津府的房頂了,她還穩的住,以前我真是小看她了。”探子趨炎附勢道“要是沒點本事怎麼當萬人唾棄的三公主啊!”正說著撞上大公主犀利的眼神,趕緊低頭認錯,唯唯諾諾的樣子。大公主沒有計較這些,來回踱步道“從小沒娘教的丫頭,廢人一個,無奈父王恩寵,便宜她了!不就是成個婚嗎,乾嘛搞得興師動眾的。要真叫起真來,本來是與我和親的,結果卻變成了衝喜,真真是糟蹋了那個燕國少主韓浩碩。”近侍打斷道“大公主不要小看了三公主的衝喜對象,燕國可是富碩的大國,作為獨子的少主隻身前來衝喜,是國家的大事啊,憑這一點三公主的風頭就蓋過您了。”大公主思慮的頭疼,匆匆支走了他們,去休息去了。

她的二哥李木梓也沒有閒著,召集門客商量。門客拱手道“一直都是政治小透明的三公主憑借著衝喜一事,如今是政治的風暴眼,實力不容小覷,李木梓毫不在意的笑道“她哪懂這些,隻會看哪家的樂人好看而已。”說吧罷引來一陣嘲笑。接著說道“倒是姐姐那邊我比較擔心,想必姐姐近段日子不好過,女兒家家的爭風吃醋本是小事一樁,但是我還是站在姐姐那邊,畢竟是自己的親姐,是那個外人比不了的!”門客劉洋卻更加嚴肅了,他憂心忡忡的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但是作為駙馬前來衝喜的人大家再熟悉不過,是那個從小在軍營長大的少主,有雄才偉略,為人精明強乾,作為枕邊人這麼厲害,咱們不得不防,還是早做打算的好,免得措手不及!”而後經過他們一番唇槍舌劍的分析,他也不得不重視起來。李木梓沉思良久說道“吩咐下去嚴密監視平津府動向!”

震蕩也波及到了宮中,入夜的未央宮內。“王後深夜傳召,所謂何事?”秦丞相說道。王後起身拉著他的手說道“朝堂之事我聽說了,父親大人為何這樣做?這不是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嗎?“那個三公主一直與老夫不對付,是時候給她一個下馬威看看,夫君是異國質子,以後的日子怕也是不好過得吧!”王後經他一點撥恍然大悟,微笑道“父親高見,是女兒愚鈍。還以為是愛兒犯了什麼事您不再疼她了!這樣我就放心了。”秦丞相麵露凶光微笑道“你不是也看不慣她受寵嘛,隻要有他在,國主忌憚燕國的勢力必然會對她的寵愛有所保留和收斂。”秦丞相還未說完,王後便喜不自勝“受教了,如此我可以好好安睡了,就等著看好戲開演!”秦丞相作揖道“老臣告退!”說罷便退出了未央宮。

然而這一切三公主都是不知道的,一天天在府中閒的發慌!沒什麼朋友,也不曾有門客。天天的喝藥,釣魚已經充斥了她全部的生活,她知道悠閒的日子馬上就要結束了。那個什麼少主她是真真不喜歡的,她喜歡的人還在守護國家的邊防,她已經等了他三年了,可是卻遲遲未歸。自己成親的事也不能親口告訴他,也算是對逝去的時光作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