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五十六章(還債。【雙更合一】...)

第五十六章(還債。【雙更合一】...)(1 / 2)

江淮謙拉她入房間, 不管不顧,壓著人親了許久。

兩人有段時間沒見,思念都傾數發泄在這個吻中。

好一會, 阮輕畫才氣喘籲籲地將人推開。

“彆……”

她臉頰坨紅, 嘴唇紅潤望著他:“你忙完了?”

江淮謙嗓音低啞地應著:“準備休息。”

阮輕畫眨了下眼,抱著他撒嬌:“哦。”

江淮謙盯著她看了會, 眸光深邃, 喉結滾了滾。

他目光太赤|裸,讓阮輕畫無處可逃。

她抿了抿唇,小聲說:“你應該很累了,洗澡了嗎?”

“沒。”

阮輕畫:“那你快去洗漱吧。”

江淮謙垂眼看她, 笑問:“不一起?”

“?”

阮輕畫懵了三秒鐘,毫不猶豫拒絕:“不要。”

這一起了, 今晚兩人都彆想好好休息。

她看著江淮謙,重點強調:“我隻想好好睡一覺。”

這幾天江淮謙不在,她也沒怎麼睡好。

江淮謙看她謹慎的樣子, 抬手揉了揉她頭發, 低低答應著:“那你先去,我還有一點事情處理。”

聞言, 阮輕畫也沒拒絕。

“好。”

進了浴室,阮輕畫才覺得自己重新活過來了。

江淮謙的眼神,實在是太讓她……羞赫了。

他的欲念, 沒有一點掩飾,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表達給她。

洗完澡出來, 江淮謙正好忙完。

兩人收拾好, 窩在一起睡覺。

阮輕畫蜷縮在他懷裡,也沒問那些繁瑣的事。

她抱了抱江淮謙, 輕聲道:“晚安。”

江淮謙應了聲,親了親她的唇角,低聲答應:“晚安。”

沒一會,兩人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阮輕畫有些倦了,江淮謙更是。這幾天他都沒好好休息,阮輕畫到旁邊,整個人好像便靜下來了一樣,有了所能依靠停留的地方。

-

翌日上午醒來,江淮謙已經從醫院回來了。

阮輕畫看了下時間,都十點多了。

“準備回去了嗎?”

江淮謙點頭,看她,“先送你回家。”

阮輕畫怔了下,抿了抿唇:“你真要跟我回去啊?”

“不願意”江淮謙側頭看她。

阮輕畫看他收拾行李,坐在床上想了想,“不是不願意,就是太突然了,我什麼都沒跟我爸說。”

阮父甚至都不知道,她談戀愛了。

江淮謙走近,捏了捏她臉頰說:“隻是送你回去。”

他溫聲道:“這次太匆忙,下回見。”

更重要的是,江淮謙還得回南城處理其他公事,確實沒時間在阮輕畫家那邊多停留。

阮輕畫看了他一會,思索道:“那你送我去高鐵站就行了。”

南安沒有機場,隻有高鐵。

江淮謙:“不差這點時間。”

阮輕畫看他堅持,也不多說了。

在這種時候,江淮謙也不知道從哪買到了兩張商務座的票。

兩人位置在一起。

一上車,阮輕畫便忍不住給他科普南安。

“上回我在車裡遇到周堯他們那一次,南安是最漂亮的時候。”

江淮謙捏了捏她的手指,低聲道:“彆提醒我錯過的事。”

阮輕畫撲哧一笑,靠在他肩膀上:“叔叔阿姨他們回國了嗎?”

“晚上到。”

江淮謙盯著她看了眼,低聲問:“早點回來?”

“……”

阮輕畫笑了下:“我考慮一下。”

江淮謙沒吱聲,扣著她的手緊了緊。

到高鐵站下車,江淮謙沒再送她回家。

送她到家再過來,還需要一兩個小時,沒這個必要。

南安她很熟,不用江淮謙送。更何況江淮謙拿到的票,時間上不允許。

江淮謙送她到出口,看了眼時間:“到家了跟我說一聲。”

阮輕畫點頭:“知道了,你也是。”

她仰頭,主動親了親江淮謙:“新年快樂。”

江淮謙沒忍住,擁著人在高鐵站親了一會,才依依不舍把人放開。

“去吧。”

阮輕畫臉紅紅的,抿著嘴唇道:“真回了。”

“……”

兩人分開走。

車站人很多,新年真的到了。

看阮輕畫背影消失,江淮謙這才折返回去,等了幾分鐘重新進站,回了南城。

他還沒到,阮輕畫便先到家了。

兩人在微信上聊了兩句,各忙各的去了。

-

對阮輕畫的回來,阮父意外不已。

“你不是說要大後天再回來嗎?”

阮輕畫眨眨眼,“啊,事情搞定了。”

阮父瞥了她一眼,也不拆穿她謊言。

“累不累?”

“不累。”阮輕畫笑:“爸爸,中午吃了什麼呀?”

說話間,她往廚房走。

在看到鍋裡沒有任何食物後,阮輕畫怔了下,無奈地歎了口氣:“您又吃的麵條啊?”

阮父笑嗬嗬道:“一個人嘛,麵條方便點。”

阮輕畫無言,認真道:“您能不能對自己好點,我就算不回家,也自己做點好吃的行嗎?”

阮父拍了拍她腦袋:“行,晚上爸爸就做好吃的。”

阮輕畫無言以對。

她盯著阮父看了會,嚴肅道:“爸,您彆太節約了,我現在已經長大了,不用您負擔任何東西,我就希望您能過得好,每天健健康康的就行,可以嗎?”

關於阮父吃飯這事,阮輕畫其實提過很多次。

但沒轍。

隻要她不在家,阮父就不會好好吃飯。他覺得煮一個人的飯太麻煩了,沒必要。

在店裡的時候,他會點周邊餐廳的,到晚上回家,煮點麵條隨便吃點,也就這麼過去了。

但長久這樣下來,並不行。

阮輕畫其實知道,家裡不是窮。可阮父就是舍不得,他就是把所有好的,所有的東西都留下來,想留給阮輕畫。

阮父看她嚴肅模樣,歎了口氣:“好,以後儘量改正。”

阮輕畫“嗯”了聲,“您今天還要去店裡嗎?”

“還得去,還有點收尾工作。”阮父說:“做完今天,明天就正式放假了。”

阮輕畫笑:“那我去店裡給你幫忙。”

“行。”

阮輕畫陪阮父在店裡待了一下午,幫忙處理了點鞋子的收尾工作。

過年了,不少人都在阮父這邊定了新鞋子要過來取。

往年,阮父都會工作到大年三十,但今年阮輕畫會提前回來陪他,他便早早地定了休息時間。

弄完店裡的,阮輕畫幫忙打掃了一下,這才和阮父回了家。

晚飯,阮父特意做了阮輕畫喜歡吃的肉。

“味道怎麼樣?”

“好吃。”阮輕畫笑盈盈說:“爸爸辛苦。”

阮父看她,笑著道:“喜歡就行,多吃點。”

“嗯。”

阮輕畫看他,“明天幾點去超市?”

阮父:“等你睡醒,不著急。”

阮輕畫點頭。

每次回家,在阮父這裡,她都能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雖然這個家隻剩下她和阮父兩個人,但也有親情存在。

阮輕畫內心是自私的,相比較於和馮巧蘭在一起,她更喜歡和阮父在一塊。

因為阮父的所有注意力都會在她這個女兒身上,但馮巧蘭不會。

她其實,羨慕小洛,又有點嫉妒。

那種心理,阮輕畫不知道是不是正常的。她怕自己的想法過於偏激,所以也儘可能地避免和他們接觸。

吃過飯,阮輕畫主動攬下洗碗的活。

做完,她陪阮父出門吹了會冷風,散了散步。

再回到家時,她才有空找江淮謙聊天。

她消息過去的時候,江淮謙剛接到簡淑雲一行人。

為了這個新年,大家都回來了。

連溫清晨也帶著溫卷卷小朋友回國了。

一看到江淮謙,溫卷卷便朝他奔了過來。

“小叔叔!”

她奶聲奶氣喊著,發音極其標準。

江淮謙盯著她看了會,彎腰把人抱起:“還認識我?”

溫卷卷:“視頻裡見過呀。”

她眨巴著大眼睛,看向另一側:“媽媽,我喊對人了嗎?”

溫清晨:“嗯,真棒。”

溫卷卷:“敷衍。”

溫清晨噎住。

江淮定在旁邊笑出聲,戳了戳溫卷卷的臉:“我們卷卷真可愛。”

溫卷卷嘻嘻笑著。

一上車,江淮謙的手機便震了下。溫清晨和江淮定一輛車,簡淑雲特意給小兩口空間,跟江淮謙他們擠在了一起。

江淮謙帶了一個司機,在後麵那輛車。

他看了眼後座的簡淑雲和溫卷卷,手機恰好震了下。

江淮謙低頭一看,是他女朋友空閒了。

他給阮輕畫回了個消息。

簡淑雲瞅著,好奇問:“女朋友的消息?”

江淮謙:“嗯。”

簡淑雲揚揚眉,看向副駕駛的江隆:“你來開車。”

江隆:“……”

簡淑雲:“快點,讓他跟他女朋友聊天。”

江淮謙哭笑不得,淡聲道:“媽,不用。”

他說:“回家我再給她打電話。”

簡淑雲還沒說話,溫卷卷好奇問:“奶奶,誰呀?”

“你小叔叔的女朋友,小嬸嬸。”

聞言,溫卷卷眼睛一亮:“小嬸嬸漂亮嗎?”

江淮謙:“漂亮。”

溫卷卷:“那卷卷漂亮還是小嬸嬸漂亮?”

簡淑雲和江隆聽著,似笑非笑看著江淮謙。

江淮謙:“在小叔叔這兒,你小嬸嬸漂亮,在你奶奶那,我們卷卷漂亮。”

溫卷卷還不太明白這種大道理,茫然問:“為什麼呀?”

簡淑雲睇了江淮謙一眼,給她解釋:“情人眼裡出西施,我們卷卷聽過嗎?”

“沒有。”

溫卷卷理直氣壯說:“是什麼意思呀。”

簡淑雲耐心解釋。

一路上,兩人一問一答的,很是融洽。

江淮謙偶爾看一眼溫卷卷,會不由地想,未來他和阮輕畫的寶寶,是不是也會這麼可愛。

想著,他無聲地勾了下唇角。

江淮謙也放假了。

但他的放假和員工不同,他是回家工作,而其他人是回家休息。

一家人回老宅住,熱熱鬨鬨的。

江淮謙跟他們說了聲,先回了房間給阮輕畫打電話。

“喂。”

耳邊傳來阮輕畫輕輕的聲音:“到家了?”

江淮謙笑應著:“嗯。你呢。”

阮輕畫剛洗完澡,這會頭發還是濕的。

她拿著毛巾擦了擦,溫聲道:“剛洗完澡。”

“還沒吹頭發?”

“嗯。”

江淮謙失笑,低聲道:“那先去吹頭發。”他頓了下,低聲道:“我想看看你。”

阮輕畫揚眉:“那你掛了。”

江淮謙莞爾,掛斷給她撥了個視頻電話。

阮輕畫笑:“我先給你看看我的房間。”

“好。”

阮輕畫的房間不大,但也不小。有個小書桌和床,還有一個衣櫃,牆上貼了很多她小時候的獎狀,看著還挺新的。

整體布置是溫馨的,色調是小女生的感覺。

江淮謙看著,低聲道:“還不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