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五十四章(不滿意【雙更合一】...)

第五十四章(不滿意【雙更合一】...)(1 / 2)

房間內靜悄悄的。

窗戶緊閉, 窗簾也早已拉上,外頭的月光都透不進來。

天花板下的燈很亮,些微的有些刺目。

阮輕畫輕眨了下眼, 仰頭看著麵前的男人。

她抿了下唇, 手緊緊地攥著床單,低聲問:“江總需要嗎?”

話音落下, 江淮謙沒再給她出聲機會。

他氣息逼近, 含著她的唇深深地吮住。

……

阮輕畫所有的聲音,都被他儘數堵在唇齒中。

她根本發不出任何聲,江淮謙這一回的親,和往常每一次都不一樣。

她整個人是軟的, 頗有種任何宰割的意思。

她的後頸被人捏住,他粗糲的手指在上麵留下酥酥麻麻的觸感, 讓她不由自主地配合他,朝他靠近。

她舌尖被人勾住,身子也一樣。

阮輕畫根本毫無後退的可能性。

她隻能感受到江淮謙的手, 他手所過之處, 驚起她身子一陣陣輕顫。

他的唇從未離開,從柔軟的唇瓣, 到下巴,到耳垂,再到鎖骨……

兩人的氣息融合, 混在一起。

像是屋內燈光和窗外夜色一般,濃鬱地讓人躲不開, 避不掉。

阮輕畫感覺自己的心已然不屬於自己, 她所有的思緒,都被男人牽引著。

他的一舉一動, 都勾著她。

房間裡的燈還亮著,阮輕畫不經意睜眼時,撞到了他眼底化不開的霧。

霧下,是他深深壓著的情|欲。

室內靜謐,除了阮輕畫的低吟聲,便隻剩江淮謙的喘息聲。

她的手不知何時與他扣在一起,被他壓過頭頂。

睡裙不知何時被你撩開,阮輕畫羞的想找地方藏起來。

江淮謙喉結滾動,嗓音沙啞地咬住她,低低道:“彆亂動。”

“……”

阮輕畫被他親的,身子緊繃的不像話,眼尾也泛了紅。

“江……淮謙……”

她輕輕地喊了聲。

“嗯。”

江淮謙垂睫看著她,沙啞哄著:“怕?”

阮輕畫怔了下,搖了搖頭。

她剛剛過來,就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聞言,江淮謙低低地笑了起來。

他嗓音沉,勾著啞,聽上去無比性感。

阮輕畫耳朵紅了,身子燙了。

之後的所有一切,再也不隨她了。

她身上全是男人的味道,他們的氣息交融著,分不清到底是誰的。

房間裡的曖昧蔓延著,讓人無法抵禦。

細細碎碎的聲音,勾的讓人發緊。

江淮謙一直在親她,試圖讓她放鬆。

他眸色沉沉,似窗外夜色下照著的深潭。

……

在這種事情上,阮輕畫沒有經驗,江淮謙也一樣。

但他就是熟練到,讓阮輕畫沒感受到太多痛苦。

有那麼瞬間,她仿若覺得自己像是一片落進湖水的葉子。

她被湖水包圍著,飄浮著,忽冷忽熱。

時不時隨著湖水風浪,被全部壓製在湖水之下,又因湖水翻滾,再次浮到湖麵。

偶爾有另外葉子墜下,落在她的上方,讓她呼吸不過來,喘不過氣。

她隻能在湖水裡掙紮著,呻|吟著,想要得到解脫。

可不知為何,她又像是享受的。

這波光粼粼的湖水中,有人陪她作伴。

她的內心是欣喜的,歡愉的。

……

所有的事一旦失控,就再也不是阮輕畫可以掌握的。

她發覺,自己就是那片葉子,任由他覆在上麵,胡亂折騰。

到後麵,阮輕畫眼淚控製不住地往下掉。

她隻能緊緊地勾住麵前男人,任他索要。

……

偶然間睜開眼時,天花板下的吊燈還有兩人交疊的身影。

畫麵曖昧旖旎,讓人不可控地聯想。

阮輕畫臉是紅的,全身上下的肌膚,哪哪都紅了。

有自然的,也有……被江淮謙掐的咬的,留下的痕跡。

-

結束時,已是深夜。

阮輕畫被江淮謙抱去浴室,洗完澡出來時,她眼皮已經睜不開了。

但還是害羞。

一沾床,她就躲進了被子裡。

江淮謙看她這樣,收拾了下一片狼藉的浴室和房間,這才掀開被子上去。

他抬手,把人拉入懷裡。

阮輕畫閉著眼,倒是沒掙紮。

“睡著了?”

“沒……”阮輕畫聲音都是啞的,全是被他弄的。

她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看他近在咫尺的臉龐。

“還疼?”

江淮謙低頭,用鼻尖蹭了下她臉頰。

阮輕畫臉一熱,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她緘默了會,小聲道:“你彆問了。”

“嗯?”江淮謙笑了下,碰了碰她的唇:“第一次做這種服務,怕客人不滿意,我想要點反饋。”

“……”

阮輕畫聽著,羞赫到了極點。

她都不知道江淮謙到底是怎麼把這種話說出來的。

“你怎麼――”

她抬眼瞪他。

江淮謙直勾勾盯著她,心念一動。

她眼尾紅紅的,完完全全是被欺負過的模樣,看的讓他有點無法自控。

江淮謙想著她是第一次,稍稍克製了些許。

他揉了揉她頭發,轉移注意力:“不好意思說?”

阮輕畫不想理他了。

江淮謙眸色沉沉地望著她,低聲道:“行,不逼你。”

阮輕畫:“……”

逼到這份上了,還不算逼嗎?

她輕哼,但手卻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靠。

江淮謙忍笑。

阮輕畫趴在他胸口,闔著眼說:“比剛剛好一點點。”

沒有剛開始的那種痛感。

江淮謙壓著眸子裡的笑,碰了碰她臉頰,嗓音沙啞道:“好。”

他說:“那就是不滿意。”

“……”阮輕畫微哽,沒忍住說:“本來就……不是很好。”

雖然她沒體驗過,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啊。

江淮謙挑眉:“嗯?”

他故意壓著聲音,蹭在她臉頰旁:“不好?”

阮輕畫沒吱聲。

“弄的不舒服?”

阮輕畫聽著他一句比一句露骨的問題,忍不可忍地睜開眼,“你能不能彆問了。”

“能。”

江淮謙答應著,吻了吻她的唇角,含糊不清道:“那我多練練。”

阮輕畫:“……?”

她正想問‘怎麼練’,話剛到嘴邊還沒出來,旁邊男人的手伸了過來。

猝不及防之下,阮輕畫身上的被子被掀開。

她眼睫輕顫,看著麵前的男人。

江淮謙含著她的耳垂,貼在她耳邊低喃:“再來一次。”

-

曖昧惹人臉紅的聲音,到半夜才消停。

這一回結束,阮輕畫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安安靜靜地,被江淮謙抱進抱出,都毫無反應。

江淮謙垂眼,把燈關了,隻留了一盞暖黃色的壁燈渲染。

他目光幽深,盯著阮輕畫的睡顏看了許久。

她睡得很香。

江淮謙伸手,把她臉上的頭發撩開。

剛撩開,阮輕畫便自覺地往他懷裡靠近,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位置,繼續沉睡。

江淮謙微怔,倏地一笑。

他低頭,在她額上落下一個吻,“晚安。”

阮輕畫聽不見,但在睡夢中,又像是有意識似的,輕蹭了蹭他胸膛。

阮輕畫這一覺,直接睡到下午。

她醒來時,窗簾都擋不住外頭炙熱的陽光。

全身都酸。

不僅酸,還有種彆樣的酥麻感。

有瞬間,阮輕畫覺得她的手腳都不再屬於自己。

她掙紮了三秒,又倒了下去。

腿軟了。

阮輕畫往旁邊摸了摸,床側的溫度是冷的,江淮謙應該起來很久了。

阮輕畫打了個哈欠,撈過床頭櫃手機看了眼。

在看到下午三點的字眼後,整個人受到了驚嚇。

她……她睡了十一二個小時嗎?

沒記錯的話,昨晚結束時好像是三四點。

江淮謙聽到動靜,推開門進來時,阮輕畫正滑下床,踩在地麵。

聽到聲音,她朝他看過來。

瞬間,她臉又紅了。

江淮謙什麼也沒說,朝她靠近。

“去洗漱?”

“嗯。”

下一秒,阮輕畫被人抱起。

她頓了下,主動地勾住他脖頸。

“你幾點起的。”

“十點。”

阮輕畫“哦”了聲,偷偷瞄他,“你怎麼也不叫我。”

江淮謙斂目,眸子裡閃過一絲笑:“周末,不用起那麼早。”

“但是我餓了。”

昨晚耗儘了她所有的體力,這會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江淮謙碰了下她的唇,低低答應著:“做了飯,等你起來就能吃。”

阮輕畫眼睫一顫:“哦……”

江淮謙剛想把她放在浴室椅子上,被阮輕畫拒絕了。

“我不是廢人。”

她小聲說:“我能站地上。”

江淮謙挑眉,“確定?”

“嗯。”

江淮謙沒再說話,把她放下,順手給她弄了牙膏牙刷,遞給她。

阮輕畫接過,有點不好意思:“你不用在這守著我。”

她不經意地瞟了眼牆上的鏡子,看到了鎖骨處的吻痕。

阮輕畫怔了下,咬了咬唇:“你出去吧。”

江淮謙盯著她看了會,湊近親了親:“洗漱好出來吃早餐。”

“嗯……”

人出去後,阮輕畫這才拉開江淮謙給她套上的睡衣看了看。

全是他留下的吻痕。

哪哪都是,密密麻麻的,看的讓人羞赫,羞恥感爆表。

想到昨晚最後那次。

江淮謙也不知道是為了證實什麼,亦或者是讓她開口承認他技術好。

把她按在床上,哪哪都親。他沒放過一個地方,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身上。

讓她無處可逃。

想到這,阮輕畫深呼吸了下,刷完牙掬著冷水拍了拍滾燙臉頰。

太太太……讓人無法直視了。

洗漱完到客廳時,江淮謙恰好端著湯從廚房出來。

兩人對上視線。

他斂目,盯著她從上而下看了眼。

阮輕畫呆愣楞站在原地。

安靜了幾秒,她忽然想起一件事。

“你昨晚……”

阮輕畫被他按著坐在椅子上,踢了踢他的褲腳,吸引他注意。

江淮謙給她盛了一碗湯,低聲問:“我昨晚怎麼了?”

阮輕畫看他,“……你是不是親我的腳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