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五十三章(你過來考驗我意誌力的【...)

第五十三章(你過來考驗我意誌力的【...)(1 / 2)

這話一出, 所有人大驚。

“什麼?”

石江也愣住,驚訝道:“江總女朋友也在這邊吃飯?”

江淮謙頷首。

大家四處張望著,想找找看人在哪。隻可惜江淮謙的目光沒有焦點, 他們根本發現不了。

石江看江淮謙沒有要說的樣子, 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走了。”

江淮謙“嗯”了聲, 交代說:“大家回家注意安全。”

“好。”

有人附和著:“江總什麼時候談的戀愛啊。”

一般人不敢跟江淮謙這麼調侃, 阮輕畫看了眼,哦是剛剛跟他們坐一輛車的那位男同事。

江淮謙倒是沒太介意被人問這件事,脾氣很好地給予了回答。

“年前。”他看阮輕畫低著頭的模樣,眸子裡笑意加深:“不打擾大家, 自便。”

說完,他沒再停留, 在眾目睽睽下進了旁邊的一個包廂。

江淮謙消失,他們繼續往外走。

走到門口時,有人忍不住說:“啊, 江總是接女朋友, 還是陪女朋友吃飯啊?”

“可能是他女朋友在包廂裡吃飯?”

“有可能。”

小萱拉著阮輕畫手臂,嚷嚷著:“啊啊啊啊啊啊好想跑回去偷看江總女朋友。”

“……”

阮輕畫被她的話嗆住, 哭笑不得問:“為什麼?”

“好奇。”小萱瞪大眼說:“我八卦。”

阮輕畫微哽,正想說話,忽而察覺到了兩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她微頓, 抬頭一看,正看著她的除了譚灩, 還有徐子薇。

小萱沒察覺到異常, 還挽著她的手嘰嘰喳喳在說。

阮輕畫怔了怔,在譚灩收回目光後, 也跟著斂下了眼睫。

“輕畫姐,你說江總女朋友到底長什麼樣啊?”

阮輕畫想了想,“就一般般吧。”

聞言,小萱瞪大眼看她:“怎麼可能?江總的女朋友肯定美若天仙!”

她說:“一般般的配不上江總。”

阮輕畫聽著,一時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

“那萬一江總真找了個一般般的呢”

小萱愣了下,想了想說:“那肯定她有特彆吸引人的地方吧?”

阮輕畫想了想,她覺得自己身上沒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一行人往外走。

石江安排男同事順路送女同事回家,阮輕畫包裡的手機震了下。

“輕畫姐,我們一起走?”

“不了。”阮輕畫指了指,旁邊還有個商場:“我去買點東西,待會坐地鐵走。”

小萱愣了下:“你不和我們一起走啊?”

“嗯。”

阮輕畫直言:“我男朋友會來接我,你們走吧。”

聽她這麼說,大家也不勉強了。

“到家了在群裡發個消息。”

“好的。”

徐子薇看她,抿了下唇:“輕畫,你真不走?”

“嗯。”阮輕畫笑笑:“你們先走吧,我還有點事。”

徐子薇點頭:“行,周一見。”

“周一見。”

看大家都走後,阮輕畫在原地站了兩分鐘,才轉身加快腳步回到烤肉店。

她剛到門口,江淮謙便在等她了。

兩人對視一眼,阮輕畫笑:“你怎麼――”

話還沒說完,江淮謙拉著她回了他去的那個包廂。

-

進去後,江淮謙才給她機會說話。

“我什麼?”

阮輕畫笑,看他扣著自己的手,彎了彎眉眼說:“沒什麼,你怎麼來這吃飯?”

“等你。”

阮輕畫發現,他是真點了單,包廂裡還有正烤著的肉。

她看了眼,有點嘴饞。

“這個能吃了?”

江淮謙哭笑不得,睨她一眼:“沒吃飽?”

“嗯。”阮輕畫看向他,溫聲道:“你知道的,聚餐都吃不飽。”

人多的聚餐,要麼忙著說話,要麼忙著喝酒,基本上沒什麼人會認真吃飯。

阮輕畫就算是想,周圍也一直有人在和她各種聊天,讓她空不出嘴。

最重要的是,她愛吃烤肉,但烤的不好吃,調不好醬。

江淮謙深諳,所以才會過來。

當然,也有他習慣了周五和阮輕畫一起吃飯,一個人吃便覺得索然無味,才會過來。

他笑笑,給阮輕畫烤肉吃。

阮輕畫非常自然,接受江淮謙投喂。

吃了幾口,她看向江淮謙:“你也吃啊。”

江淮謙:“嗯,味道怎麼樣?”

“好吃。”

阮輕畫給他夾了一塊肉,“你試試。”

江淮謙笑笑,張嘴吃下。

吃完,他才應了聲:“確實不錯。”

阮輕畫味道不大,吃了一點就飽了。

江淮謙偶爾給她塞點,她就吃。吃到最後,江淮謙可能沒吃飽,但她吃撐了。

“今天聚餐怎麼樣?”

阮輕畫想了想,看向他:“我跟譚灩說了兩句話。”

“嗯?”

阮輕畫看著他,想了想還是沒把徐子薇的事說出來。

主要是,她不知道怎麼說。她隻覺得徐子薇怪怪的,但不知道她的不對勁源頭是哪裡。

“沒什麼。”

阮輕畫看他,“她就是跟我說我贏了。”

江淮謙:“……”

他斂目,盯著她看了會:“那怎麼還難過?”

阮輕畫微怔,沒料到他連她這點小情緒都察覺到了。

她眨眨眼,戳著他旁邊的飲料喝:“這麼明顯嗎?”

江淮謙看她,“也不是明顯。”

隻是阮輕畫一些小情緒變化,他能敏銳察覺。

她不開心時,有習慣性動作,要麼話會變多,要麼就是會一個勁的吃。

就像現在,明明飽了,隻要他給了,她就不拒絕。

阮輕畫盯著他看了會,索性趴在桌上。

趴完,她才後知後覺問:“啊……桌子好臟。”

江淮謙:“是有點。”

阮輕畫:“算了,都臟了。”

江淮謙輕勾了下唇:“嗯,怎麼吃個飯吃鬱悶了?”

阮輕畫睇他一眼,往他身上靠:“你先彆管我,吃飽我們回去。”

“好。”

江淮謙完全拿她沒辦法。

他緘默了會,轉移話題說:“明年開春,有個比賽,想不想參加?”

阮輕畫一愣,想了想問:“你說的是那個國際設計師比賽?”江淮謙點頭:“嗯。”

阮輕畫和他對視看了會,低聲道:“有想法,但我怕能力不夠。”

“試試。”江淮謙淡聲說:“J&A有拿到名額。”

阮輕畫笑:“但J&A內部要先進行評選吧,我要是在J&A內部都不能勝出的話,也沒辦法代表公司參加國際比賽。”

“嗯。”江淮謙把旁邊的水遞給她,溫聲問:“對自己這麼沒信心?”

阮輕畫:“?”

她睨他一眼,小口小口抿著:“激將法對我沒用,但是呢。”

她唇角上揚著,眼睛裡有光:“我是打算試試的。”

江淮謙知道她想,也知道她會。

在設計這方麵,阮輕畫很熱愛很熱愛。可能沒到癡迷的地步,但她確確實實想讓自己的設計,想讓自己的作品讓更多人看見,讓更多人知道。

江淮謙彎了下唇:“那就試試。”

“嗯。”

阮輕畫沉默了會,低聲問:“我們是過完年就立刻去J&A那邊上班嗎?”

江淮謙:“給你們一周時間準備?”

阮輕畫笑:“好。”

她說:“我都可以。”

江淮謙“嗯”了聲,“計劃是年後一周過去。”

阮輕畫點點頭。

驀地,江淮謙問:“打算什麼時候回家?”

阮輕畫愣了下,看他:“放假了就回吧。”

她底氣不足說。

江淮謙垂睫,“不多留兩天?”

阮輕畫笑,抱著他手臂撒嬌:“我得回家陪我爸買東西。”

“主要是,放假太遲了。”阮輕畫作為一個社畜,很認真地說出自己需求:“你難道不覺得嗎?”

江淮謙:“……”

他沒覺得,畢竟國家假期規定是大年三十前一天下午才放假,而他們公司,已經提前了兩天,多給了他們兩天假期。

阮輕畫看他神色,就知道他沒感覺。

她笑,戳了戳江淮謙臉頰說:“資本家。”

江淮謙看她的手指,盯著看了幾秒,在阮輕畫要收回去時,突然張了嘴。

阮輕畫身子一僵,感受著他牙齒在她手指上摩擦的觸感……

江淮謙沒舍得用力咬,用牙齒輕輕碰了下後,他輕吮了下她手指。

阮輕畫下意識咬唇:“你……”

話音一落,江淮謙傾身,換了個位置,低頭堵住她的唇。

他吻過來時力道很重,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讓她被迫仰頭張嘴。

他毫不客氣地欺負她,在她唇上舔|砥,含|吮,逗弄。

阮輕畫後頸被男人捏住,他溫熱的手指在上麵留下餘溫。

她身子微僵,總覺得這個姿勢彆彆扭扭的。

考慮到還在外麵,江淮謙倒也沒太過分。

但撤開時,阮輕畫的嘴紅的不像樣,臉頰和耳朵也都紅透了。

她睜開眼,眸子裡像是蘊了水霧。

江淮謙看她這樣,喉結上下滾動,有些說不出的難耐。

他目光沉沉看著她,又溫柔地吻了吻。

……

-

從烤肉店離開,阮輕畫覺得自己從頭到腳都是飄浮的。

她整個人都是燙的,燙到她想立馬將江淮謙牽著她的手甩開。

她整個人埋在圍巾裡,不想見人了。

江淮謙看她這樣,忍不住想笑:“怎麼這麼害羞。”

借著月色,阮輕畫睨他一眼:“你還說。”

江淮謙揚眉:“嗯?”

“我的嘴都……”她說一半,頓住:“不跟你說。”

“嘴怎麼了?”

江淮謙拉著她到車旁,打開車門讓她上去。

阮輕畫瞪了他一眼。

想到他第二回的那個吻,她羞恥感爆棚。

江淮謙壓了壓唇角的笑,摸了摸她腦袋,給她關上車門才繞到了另一側上車。

“司機沒來嗎?”

阮輕畫這才發現,是他開車。

江淮謙“嗯”了聲:“接你不用司機。”

阮輕畫取下圍巾,她不經意看了眼後視鏡,發現她的嘴真的嫣紅嫣紅的,一看就像是被蹂|躪過。

阮輕畫偏頭,看向旁邊男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