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五十二章(接女朋友【雙更合一】...)

第五十二章(接女朋友【雙更合一】...)(1 / 2)

這猝不及防的一句話, 讓阮輕畫呆在原地。

她從江淮謙脖頸處抬頭,直勾勾望著他。

安靜片刻,她眨眨眼問:“你剛剛說什麼?”

江淮謙:“沒聽清?”

阮輕畫默了默, 低聲道:“聽清了, 但我以為我聽岔了。”

“沒有。”

江淮謙低頭,在人來人往的醫院走廊親了親她的唇, 嗓音沉沉道:“認真的。”

他看著阮輕畫, 笑著道:“不過彆有壓力,我隻是問問。”

“……”

阮輕畫沉默了許久,倒也沒瞞著他。

“有點意外。”

她在心裡算了算時間,低聲道:“我們才交往多久啊。”

在她這兒, 她當然是渴望過嫁給江淮謙的。

但這問題太突然,就好像是他臨時做的一個決定。阮輕畫不希望他以後為這個決定後悔, 結婚不是件小事,還是需要深思熟慮。

江淮謙看她一臉嚴肅,揉了揉她腦袋:“好, 那就暫時不提。”

“嗯。”阮輕畫盯著他, 輕聲道:“再過段時間吧。”

江淮謙頷首。

他垂著眼睫看她,低聲問:“想不想喝水?”

阮輕畫:“?”

江淮謙指了指:“帶你去買瓶水?”

阮輕畫笑:“好啊。”

她說:“我想喝奶茶。”

江淮謙:“行。”

-

跟江淮謙出了醫院大門, 阮輕畫才體會到他的用意。

他之所以說那句話,可能是看她難過了。而帶她出來買東西,也是想讓她開心一點, 把煩悶拋開,不要多想。

阮輕畫想著, 輕輕地撓了撓他握著自己的掌心。

江淮謙偏頭, 挑了下眉:“想做什麼?”

“不做什麼。”

阮輕畫把他的手握緊,笑盈盈說:“江淮謙。”

“嗯?”

江淮謙正在看附件的奶茶店。

阮輕畫主動靠了過去, 溫聲道:“謝謝。”

江淮謙失笑,斂目看了她一眼:“好。”

他碰了下她的唇,“先買東西。”

“嗯……”

兩人先去了趟附件的超市,馮巧蘭晚上必然要住院,其他的東西小洛爸爸會準備,但阮輕畫怕他考慮的不周到,還是去超市買了些必備的生活用品。

買完,她還順手拿了個遊戲機。

江淮謙揚眉,“給小洛的?”

“嗯。”阮輕畫想了想,低聲道:“小孩都敏感,我怕他會對這件事有心理陰影,覺得我們都怪他。”

江淮謙大概明白她意思,忍不住笑道:“拿著吧,但不能那麼順利給他。”

阮輕畫睨他一眼,“走了,帶你去見見我媽。”

她眸子裡壓著笑,調侃道:“江總,緊張嗎?”

江淮謙沒說話。

兩人結完賬從超市出去,轉到奶茶店的時候,他才說:“有點。”

但也還好。

他頓了下,低聲道:“見你爸的時候應該會比較緊張。”

阮輕畫失笑:“為什麼?”

江淮謙沉吟了會,搖了搖頭:“不知道。”

阮輕畫也不逼著他回答。

兩人說說笑笑的,她那點烏雲密布的心情,瞬間多雲轉晴。

江淮謙對她,總有特彆的辦法。

-

回到醫院時,馮巧蘭看她手裡拿著的東西:“我還以為你出去做什麼了。”

“沒做什麼。”阮輕畫把東西放下:“給你買了點生活用品。”

她頓了下,低聲道:“對了,我男朋友也來了,你想見見嗎?”

馮巧蘭一愣,詫異看她。

阮輕畫解釋:“他陪我一起來的醫院。”

馮巧蘭怔了怔,上下唇動了動:“好……好啊。”

跟她說了聲,阮輕畫打開病房門,“進來吧。”

江淮謙瞥了她一眼。

阮輕畫笑,主動握著他的手,看向馮巧蘭:“我男朋友,江淮謙。”

馮巧蘭抬頭看向出現在自己麵前的男人,好一會沒說話。

江淮謙微微俯身,喊了句:“伯母。”

馮巧蘭這才回神,局促道:“你……你好,江……”

她求救地看向阮輕畫。

阮輕畫:“江淮謙。”

江淮謙笑笑:“伯母您叫我小江就行。”

馮巧蘭盯著他看了會,“好的,小江坐吧。”

“……”

莫名其妙的,病房裡縈繞著一股奇奇怪怪的氛圍。

小洛在他們出去時趴在一側睡著了,這會完全沒反應。

安靜了會,阮輕畫說:“我去打點水,你陪我媽在這坐一會?”

江淮謙:“好。”

阮輕畫出去,馮巧蘭才又轉頭看向江淮謙。

她緘默了會,突然問:“小江是做什麼的?”

“做設計。”

江淮謙應了聲。

馮巧蘭:“……你們是同事?”

江淮謙點頭:“是的。”

馮巧蘭:“……”

她瞅著江淮謙,怎麼都覺得他不像是做設計的,反倒是個大老板。

這氣度不凡的模樣,一點也不像阮輕畫會喜歡的類型。

上回阮輕畫告訴她,她喜歡的人長得很帥很帥,馮巧蘭其實沒抬放在心上。

因為她覺得,情人眼裡出西施,再帥可能也就那樣,普通人能有多好看。

到現在見著了,她才知道阮輕畫沒騙人,江淮謙長得……比大明星還英雋。

一時間,馮巧蘭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

阮輕畫打完水回來時,江淮謙正在削蘋果皮。

蘋果是剛剛江淮謙要買的,買了個水果籃還有一束花。

阮輕畫看了眼,“媽你要吃蘋果?”

馮巧蘭“嗯”了聲:“吃。”

其實是兩人剛剛相對無言時,江淮謙主動找的話題。

他問她吃不吃蘋果,馮巧蘭無法拒絕。

阮輕畫“哦”了聲,看了眼江淮謙的削皮技術,笑著說:“江總,你今天手感不好?”

蘋果皮斷了好幾次。

阮輕畫記得,他昨天給自己弄的時候,是長長的一條皮。

江淮謙瞥了她一眼。

阮輕畫忍俊不禁,還是第一回看他緊張成這樣。

馮巧蘭看著兩人相處的樣子,忽然鬆了口氣。

阮輕畫的男朋友,比她想象的要好相處一點。

江淮謙沒在醫院太久,他還有彆的事。

待了大半個小時,便先走了。

阮輕畫在醫院陪著。

人一走,馮巧蘭便轉頭看向她:“你這個男朋友。”

“怎麼?”

馮巧蘭緘默了會,低聲道:“我沒彆的意思,我就是覺得他氣場太強了,平日裡你們相處感覺怎麼樣?”

“挺好的。”阮輕畫笑了笑:“他是老板,氣場當然強。”

馮巧蘭看她,“你們公司的老板?”

“嗯。”阮輕畫點了下頭:“現在是。”

馮巧蘭沒說話。

阮輕畫瞅了她一眼,大概能猜到她心裡在想什麼。

她思忖了會,淡聲道:“不用擔心我,我知道我們倆各方麵的差距,那些差距在我們這兒都不是問題。”

馮巧蘭點點頭,沒再多問。

過了會,她才問:“你見過他爸媽了嗎?”

“在國外。”阮輕畫說:“以後有機會見。”

簡淑雲一行人還在國外,他們見到卷卷後,溫清晨不願意回國,簡淑雲和江隆也非常同意,她想回就回,不想回也不逼她。

同樣的,兩人立馬決定他們也暫時不回國,要多花點時間和溫卷卷小朋友相處,免得被她忘記。

這些,都是江淮謙告訴她的。

馮巧蘭看她淡然模樣,沉默了。

阮輕畫沒再多言,她戳了戳小洛的臉頰,把人吵醒。

一大一小對視一眼,阮輕畫指了指:“你媽媽要喝水,起來給她倒水。”

小洛:“……”

熊孩子心裡還有愧疚感,睡眼惺忪地爬了起來:“哦。”

阮輕畫提醒:“彆倒出來了。”

水是溫的,她也不擔心會燙著他。

小洛:“嗯。”

倒完水,姐弟倆對視看了眼。

小洛問:“輕畫姐姐,你餓不餓?”

阮輕畫:“那邊有餅乾,自己拿著吃。”

小洛沒敢讓她拿,自己乖乖過去。

馮巧蘭看兩人這樣,也不出聲,就隨阮輕畫折騰他。

到六點,小洛爸爸才回來。

馮巧蘭看她,“要不要留下一起在醫院吃個飯?”

“不用了。”

阮輕畫說:“我跟江淮謙一起吃。”

馮巧蘭看她,頓了頓問:“你們住一起了?”

阮輕畫怔了下,低頭一笑:“還沒有,但快了。”

馮巧蘭抿了下唇,想說點什麼,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阮輕畫不想聽,也不會聽。

她叮囑了兩句便離開了。

-

一出醫院,阮輕畫便看到了不遠處等自己的人。

她揚揚眉,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江總,不是說安排司機過來接我嗎?”

江淮謙看她上車,傾身拉過安全帶給她扣上,語氣平靜說:“我不是你司機?”

“……”

這話,阮輕畫可有點遭不住。

她眸子裡閃過一絲笑,摸了摸他的手:“嗯,謝謝江師傅,現在走吧。”

兩人相視一笑。

江淮謙為了接她,晚上沒下廚。

兩人吃的是他安排人送過來的食物,吃完,阮輕畫不想動了。

江淮謙忙前忙後折騰了一會,斂目看著她:“累不累?”

“其實還好。”阮輕畫撐在桌上,托腮看著他:“你呢,忙完了?”

江淮謙點頭。

阮輕畫盯著他看了會,主動地朝他走近。

“江淮謙。”

江淮謙沒說話,就靜靜地看著她。

阮輕畫主動地坐在他身上,勾著他脖頸道:“抱我一下。”

江淮謙失笑,不單單抱了她,甚至還主動地親了親她。

他堵住她的唇,吻的力道稍稍加重了些。

阮輕畫吃痛,順從地張開嘴,和他唇舌纏綿。

這個姿勢,讓江淮謙把她親的更深,更方便他的吻她。

……

一吻結束,江淮謙親了親她嫣紅的唇,嗓音低啞道:“這樣夠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