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五十一章(想不想結婚【雙更合一】...)

第五十一章(想不想結婚【雙更合一】...)(1 / 2)

兩人對視著, 阮輕畫怔怔看著江淮謙。

她忍了忍,實在是沒忍住,唇角上揚道:“你說什麼?”

江淮謙睇她一眼, 沒再重複。

阮輕畫笑, 往他那邊傾斜靠近,柔聲安慰:“那不一樣。”

江淮謙挑眉。

“真的。”阮輕畫哄著旁邊愛吃醋的人, 含笑說:“你好看。你全世界最好看。”

這話說出來, 阮輕畫覺得自己在哄幼兒園的小朋友。

江淮謙自然也發現了。

他目光沉沉看著她,捏了捏她手掌。

阮輕畫趴在他肩膀笑,低聲問:“我們這樣是不是有點兒過分?”

“什麼過分?”

阮輕畫笑,往後退開一點點, 溫聲道:“你說呢,酒吧大廳摟摟抱抱。”

江淮謙:“嗯。”

“……”

阮輕畫抬眸睨他一眼, 挑眉問:“嗯?”

江淮謙:“沒事,我幫你擋著臉。”

兩人相視一笑。

這兩人過於膩歪,孟瑤和周盼看了兩眼, 實在受不了, 往其他地方挪了。

酒吧的工作人員都認識兩人,特意給留了一個大廳的一個位置給她們。

孟瑤和周盼剛坐下, 周盼便說:“瑤瑤姐,你想要喝什麼,我去讓人送。”

孟瑤瞄了眼, 淡聲道:“隨便都行。”

周盼眼睛一亮,驚訝看她:“你酒量好不好?”

“還行。”孟瑤沒謙虛:“比輕畫能喝。”

她笑笑:“我去下洗手間。”

“嗯嗯。”

孟瑤起身往洗手間那邊走, 但大廳人多, 人來人往的,不免會撞到。

燈光太晃, 孟瑤穿梭過人群中。

剛要走過人最多最密集的地方,一側有個跌跌撞撞的人朝他們這邊走。

是喝醉酒了的。

孟瑤下意識往旁邊挪了挪,給他讓路。

她一後退,便不小心碰到了人。

孟瑤:“抱歉。”

“沒事。”身後的人聲音清冽,像是春日山泉水一樣,乾淨澄澈,還有點熟悉感。

孟瑤下意識回了個頭。

站在她後邊的,是一個穿著黑色衛衣的男生,高高瘦瘦,劍眉星目,頭發是純黑色,修剪的很短。

燈光照過來。

孟瑤下意識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男生已經挪了位置。

她挑了下眉,不由在心底感慨,這酒吧的客人質量也挺高的,不愧是有錢人來的酒吧。

……

上完洗手間出來,孟瑤回到原位置。

阮輕畫已經和江淮謙膩歪完,和她們兩彙合了。

她正想跟兩人說剛剛碰到個小帥哥,周盼已經在和阮輕畫聊了。

“哪呢?”

阮輕畫半眯著眼張望著,“黑色衛衣那個嗎?”

周盼點頭:“是不是很帥。”

阮輕畫:“是誒。”

孟瑤:“說什麼呢。”

阮輕畫指著:“那邊有個帥哥,看到沒?”

孟瑤瞄了眼,“嗯,我剛剛碰到他了。”

“啊?”

阮輕畫驚訝看她,下意識道:“怎麼看到的,難道他是那個大學生?”

孟瑤:“……?”

她看阮輕畫一臉激動模樣,哭笑不得道:“說什麼呢,大學生怎麼可能這麼帥?”

阮輕畫:“……”

孟瑤道:“剛剛過去時不小心撞到他了,我給他道歉,他說了句話,聲音挺好聽的。”

阮輕畫:“哦。”

她笑,托腮道:“要不是有對大學生先入為主的印象在,我都想讓你對他下手了,長得真好看。”

孟瑤聽著,揚了揚唇:“你這話敢讓江總聽見嗎?”

阮輕畫噎住。

這她自然是不敢的。

周盼探著小腦袋過來,“那輕畫姐你為什麼不讓我上啊。”

阮輕畫愣了下,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不遠處的男生,點評說:“不太合適。”

“為什麼?”

阮輕畫摸了摸她小腦袋:“因為我們盼盼呢,需要被人照顧,我覺得你適合找個大你四五歲的人談戀愛。”

這是阮輕畫和她接觸下來的實話。周盼找同齡人,一定是吵架更多,她適合找能包容照顧她的對象。

周盼托腮:“那也是。”

她嘰嘰喳喳道:“我就不喜歡同齡人,我覺得他們都太幼稚了。”

阮輕畫笑:“沒關係,你瑤瑤姐就喜歡幼稚的。禦姐和小奶狗組合。”

周盼:“那為什麼不找個小狼狗?”

阮輕畫:“也可以呢。”

孟瑤聽著兩人對話,有點想笑。

“你們說的,我是隻能找比我小的了是嗎?”

阮輕畫聳肩:“這不是你的願望嗎?”

孟瑤噎住。

她瞥了兩人一眼,環視看了一圈,莫名其妙地和剛剛黑色衛衣的男生對視了一眼。

她怔了怔,雲淡風輕轉開道:“也不知道大學生來了沒有。”

阮輕畫提議:“你問問?”

孟瑤:“不了。”

她抿了口酒說:“順其自然吧,他要是不說,我就不說。”

阮輕畫:“……”

她拍了拍她肩膀,笑著道:“期待你的好結果。”

“行。”

阮輕畫沒再顧著孟瑤的大學生,她在樓下和兩人玩了會,又回包廂找江淮謙去了。

兩人待到十點多,才打道回家。

-

上車後,阮輕畫往江淮謙身上靠。

江淮謙看她,斂了斂眸:“喝醉了?”

“沒有。”

阮輕畫搖了搖頭,窩在他肩膀上說:“但有點兒暈。”

江淮謙:“……”

他低低一笑,看向前麵司機:“開慢點。”

司機應著:“是。”

江淮謙側頭,借著窗外照進來的光看著身側人。

她皮膚白,臉上染了紅暈,看上去無比誘人。

江淮謙微頓,眸色沉了沉。

他伸手,撩開了她的頭發,低聲說:“不舒服跟我說。”

阮輕畫輕輕“嗯”了聲,閉著眼休息。

司機開的很平穩,從酒吧到家的車程也不遠,二十多分鐘的樣子。

下車時,阮輕畫莫名還腿軟了。

江淮謙失笑,看她:“要抱還是背?”

阮輕畫睜開她那雙往外放著小勾子的狐狸眼,含糊不清說:“背。”

江淮謙在她麵前蹲下。

阮輕畫笑了下,乖乖地趴了上去。

她主動勾著他脖子,在後頸處蹭了蹭,溫聲說:“好了。”

“……”江淮謙莞爾,把她背起來往電梯那邊走。

這個點等電梯的人很少,江淮謙背著阮輕畫,也沒碰到人。

兩人暢通無阻回了家。

但進屋後,阮輕畫卻沒從他後背下去。

江淮謙斂神,低聲問:“不想下來了?”

“嗯。”阮輕畫閉著眼,小聲嘟囔著:“好暖和。”

江淮謙的背,讓她覺得很有力量,很有安全感。

聞言,江淮謙挑了下眉。

他倒是沒強行讓她下來,換了鞋,他問:“要不要喝點水?”

“要。”

江淮謙背著身上的小醉鬼去了廚房。

他剛要倒水,阮輕畫就直覺地從後背溜了下去。

踩在地麵上,阮輕畫莫名有種漂浮感。到這會,她才覺得自己喝醉了。

她攥著江淮謙衣服,緊緊貼在他旁邊,“怎麼還沒好?”

江淮謙壓著眸子裡的笑,側身看她,“等不及了?”

“嗯。”阮輕畫張嘴:“渴。”

江淮謙看她自然模樣,倒是很樂意伺候她。喂阮輕畫喝了小半杯水,他低垂著眼看著她從嘴角流出到脖頸的水,喉結上下動了動。

江淮謙剛想拿過一側紙巾給她擦擦,阮輕畫先自覺地抹掉了。

他低笑:“我給你擦。”

“不用。”阮輕畫很自立自強:“我自己來就行。”

江淮謙:“……”

等她擦完,江淮謙擁著她站了會,低聲問:“想不想去洗澡?”

“嗯。”

阮輕畫還有點意識,轉身往外走:“那我去洗澡了。”

江淮謙看她跌跌撞撞的步伐,眉心跳了跳。他了進去,看阮輕畫腦子還算清醒地拿了衣服往浴室走後,才稍微放下心來。

“有事叫我。”

“哦……”

浴室裡有嘩啦啦的水聲,江淮謙坐在客房椅子上,想走,但又怕她喝醉了出什麼事。

他稍稍偏了下頭,往浴室的位置去看。

浴室的門是白色的玻璃門,從裡能看到外麵的影子,但從外是不能的。江淮謙這套房子以前沒人住,他回來後才收拾出來。

從他這個角度看,什麼都看不見。

可即便如此,他腦海裡卻依舊能浮現出很多旖旎的畫麵。水聲不斷,腦海裡畫麵銜接到了一起,讓他無法壓抑。

越是壓製,想的越多。

浴室裡氤氳氣蔓到了玻璃門上,霧茫茫一片,更是什麼都看不見。

江淮謙緊盯著那扇門,喉結輕滾了滾,強迫自己從次臥離開。

到廚房灌了兩杯冷水,江淮謙才暫時把身體裡的燥熱壓了下去。

……

-

阮輕畫洗了個澡,腦子又清醒了兩三分。

她剛從裡出來,便看到了坐在房間的人。

阮輕畫怔了怔,有點兒意外:“你怎麼在這。”

江淮謙“嗯”了聲,指了指桌上東西:“給你煮的醒酒茶,喝一點。”

阮輕畫“哦”了聲,起身走近:“苦嗎?”

“不苦。”江淮謙失笑:“有給你準備糖。”

阮輕畫聽著,瞬間開心。

她喝下,江淮謙給她塞了一顆糖。

阮輕畫吃著,低聲道:“這個糖還挺好吃的。”

江淮謙應著:“是不錯。”

他看著站在旁邊的人,低聲道:“先把頭發吹乾。”

“嗯嗯。”阮輕畫答應著:“你去洗澡吧。”

江淮謙掀起眼皮,盯著她看了會說:“行。吹乾了睡覺。”

“知道。”

兩人對視片刻,江淮謙沒忍住,低頭在她唇上咬了口,才走了出去。

阮輕畫:“……”

她無言,摸了摸吃痛的嘴唇,有些費解。

她今晚也惹江淮謙生氣了嗎?應該沒有吧。

阮輕畫搖搖頭,重新進了浴室。

把頭發吹乾,她往客廳走,江淮謙還沒洗完澡。阮輕畫揚揚眉,索性到沙發上坐下,待會跟江淮謙說句晚安,她也去睡了。

剛拿著手機坐下,阮輕畫手機就開始震動,是孟瑤給她發了消息。

孟瑤:【!!!】

孟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阮輕畫一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