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五十章(“我不好看”【雙更合一...)

第五十章(“我不好看”【雙更合一...)(1 / 2)

阮輕畫眨眨眼看著他, 真心覺得自己冤枉。

她就那麼隨口一說,哪看出來喜歡周堯了?

她睨了江淮謙一眼,盯著他問:“你怎麼那麼……”

“什麼?”

江淮謙斂目, 捏了捏她臉頰。

阮輕畫把他的手拍開, 忍笑道:“連周堯的醋也吃嗎?”

江淮謙:“……”

他垂眼看著她,緘默了片刻問:“好笑?”

“……”

阮輕畫一慫, 立馬閉上了嘴。

江淮謙覷她, “沒吃醋。”

隻是聽著不那麼舒服。

阮輕畫笑,也知道他在跟自己開玩笑。

她輕拍了拍他後背,笑盈盈說:“好,那我們去吧。”

江淮謙側頭看她, 看了眼時間:“真想去?”

阮輕畫想了想,時間也確實不那麼早了。

“那明天去?”

江淮謙:“行, 我跟他說一聲。”

“順便叫上周盼吧,周末了她放假了吧,我好久沒見她了。”

阮輕畫還挺想念這個嘰嘰喳喳妹妹的。

江淮謙一一應著。

定好後, 阮輕畫趴在沙發上休息。

她看了看坐在自己旁邊的人, 催促道:“你不用在這陪我,你有事就去忙吧。”

江淮謙:“真不用?”

“嗯。”阮輕畫笑:“我應該不算是你的客人吧?”

江淮謙笑了下, 知道她話裡意外。

他確實還有事要忙,阮輕畫既然這麼說了,江淮謙也就進了書房。

阮輕畫也不覺得無聊, 她窩在沙發上玩了會手機,進浴室洗漱。

洗漱完, 江淮謙還沒忙完。

她躡手躡腳地往書房走, 剛到門口,就被他給發現了。

兩人對視一眼, 阮輕畫笑問:“要不要喝水?”

江淮謙:“好。”

阮輕畫眼睛晶亮,興致勃勃地給他倒水。

剛把杯子放下,她就被人拉住。

猝不及防,阮輕畫坐在了他身上。

她一愣,錯愕看著江淮謙:“你忙完了?”

這個姿勢,過分曖昧親昵。

阮輕畫還稍微有點不適應,兩人雖周末黏在一起,但江淮謙對她,最多也就是親一親。

偶爾過了……手會不□□分,但也沒這樣過。

阮輕畫不太自然地挪了挪,江淮謙壓著眸子裡的笑,捏了捏她手指:“洗澡了?”

阮輕畫“嗯”了聲。

剛說完,江淮謙忽地低頭,在她脖頸處嗅了嗅。

男人起伏的呼吸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膚上,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阮輕畫覺得脖子那一處很癢很癢。

她緊張地抿了下唇,身子也跟著緊繃著。

江淮謙唇角上揚著,感受著她僵硬的身體。

“剛剛在外麵做什麼?”

阮輕畫的思緒全飄到了他溫熱的氣息上,猝不及防聽到這麼一句,還愣了下:“啊?”

江淮謙笑,抬起頭親了下她唇角:“啊什麼?”

阮輕畫眨眨眼,看他近在咫尺的英雋麵容,“沒什麼。”

她看的有點走神,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他臉頰。

她發現,江淮謙的皮膚比她想象的要好很多,沒有什麼毛孔,人也比較白,他沒有黑黝黝的那種感覺,看上去很舒服很乾淨,五官又精致,眉眼長得特彆好。

“你會用護膚品嗎?”

阮輕畫靈魂發問。

江淮謙:“……”

他任由她戳著玩著,低頭看她:“不會。”

阮輕畫“哦”了聲,研究了一會:“那你皮膚為什麼那麼好?”

江淮謙揚揚眉,思忖了會說:“天生的?”

“……”阮輕畫睨他一眼,有點兒生氣:“你這話是想嫉妒死皮膚不好的人嗎?”

江淮謙:“沒有這個意思。”

他伸手,提了提她身子,讓她坐的更舒服點。

阮輕畫微僵,整個人斜坐在他身上,手不由自主地勾住了他脖頸。

兩人對視了會,不約地朝對方靠近。

江淮謙低頭,含住她的唇親吻著,吮著她柔軟的唇,輕嘬著。

阮輕畫主動啟唇,任由他闖入。

……

書房裡溫情一片,溫度也逐漸升高。

房內光線明亮,白熾燈照著,還有點晃眼。

阮輕畫緊閉著雙眸,眼睫又長又翹,感受著江淮謙帶給自己的特殊體驗。

過了不知道多久,他才將人放開。

兩人目光對視,漂亮的瞳仁裡,隻有對方。

許久後,江淮謙碰了碰她的唇,嗓音低啞道:“剛剛在外麵做了什麼?”

阮輕畫耳朵微微發燙,唇也有些麻。

她輕眨了下眼,柔聲道:“沒做什麼,就玩了會手機。”

她被江淮謙看著,臉頰開始發熱。

“你呢,你忙完了嗎?”

江淮謙搭在她腰側的手臂漸漸收緊,淡聲道:“沒有。”

“……”

阮輕畫一怔,立馬站了起來:“我打擾到你工作了?”

沒等江淮謙回答,她立馬往外走:“那我出去了,你繼續忙。”

江淮謙:“……”

看阮輕畫出去的背影,他坐在椅子上笑。

笑了會,江淮謙看從旁邊又冒出了小腦袋的人,低聲提醒:“彆關門。”

“啊?”

阮輕畫伸出的手一頓,茫然看他:“為什麼?”

江淮謙盯著她,語氣平靜說:“打開偶爾能看見你。”

書房的位置,能看到部分的客廳。

打開時,能看到時不時走過的阮輕畫。

阮輕畫聽著他這話,揉了揉耳朵,忍不住調侃他:“江總工作不專心。”

江淮謙坦然應著:“嗯,你在。”

隻要她在,他就沒辦法徹底專心。

阮輕畫受不了他這一句又一句的撩撥,心虛逃走。

“那不關了,我回房間跟孟瑤打會遊戲。”

江淮謙挑了下眉,瞅著她:“還有大學生?”

阮輕畫:“……”

兩人隔著距離對看了眼,阮輕畫輕點了下頭:“可能有吧,我去做個電燈泡。”

她好笑道:“真的,很純粹的電燈泡。”

江淮謙輕挑了下眉,低聲道:“去吧。”

“嗯嗯。”

“彆玩太久。”江淮謙看了眼時間,“對眼睛不好。”

“知道。”

阮輕畫想了想,又說了句:“你如果要什麼就叫我,我給你找。”

“好。”

-

回了房間,阮輕畫給孟瑤發消息。

其實是孟瑤他們打遊戲三缺一,才準備帶上她這個菜雞。

阮輕畫一上午,聽見兩人在聊天。

她瞄了眼,另外一個朋友換ID昵稱了,不知道是換人了還是單純的昵稱換了。

她在裡麵待了一會,孟瑤才跟她說話。

“輕畫。”

“嗯。”阮輕畫笑問:“總算是想起我啦?”

孟瑤也不慫,認真道:“你不也剛剛想起我嘛。”

阮輕畫:“……”

在鬥嘴方麵,她是鬥不過孟瑤的。

阮輕畫訕訕,“那我之前是在忙。”

“忙什麼?”

此刻孟瑤正一個人在家,不遠處電視開著,調成了無聲狀態。

她蜷縮在沙發上,身上蓋著厚厚的毛毯,整個人很懶散。

阮輕畫:“忙著吃飯,然後刷微博,我剛剛又有了點新的靈感。”

孟瑤撲哧一笑:“不陪江總嗎?”

“他在忙。”

想到這,阮輕畫不由地想感慨,江淮謙的工作量是真一點都不低。

以前不在一起的時候,她不太清楚,隻覺得他事情確實不少。但在一起後,她才發現,江淮謙的工作量比她想象的還要多,起碼翻倍的狀態。

有時候,他連坐車都在看文件,都在處理公事。晚上下班後回家,就更不用說了。

聞言,孟瑤感慨了聲:“不愧是江總。”

阮輕畫笑笑。

“對了,你明天想不想出門?”

孟瑤警覺:“當你們的電燈泡嗎,那我不去。”

“不是。”

阮輕畫哭笑不得:“是去周堯的酒吧,他讓我們過去聚聚,我順便問問你,盼盼也會去。”

孟瑤:“那可以考慮下。”

她說:“反正也沒什麼事。”

“是吧。”阮輕畫勸說著:“那你就一起來吧,好久沒見到盼盼了呢。”

孟瑤:“好。”

兩人閒扯了幾句,落地了。

阮輕畫收了心思,跟他們認真打遊戲。

但她技術不太行,隻要遇到真人,一定是第一個倒地第一個變成盒子的。

而孟瑤和一號大學生,總能活到最後。

阮輕畫聽著兩人聊天,忽然有種回到她和江淮謙在國外的時候。

就有種特彆的年輕感,雖然她現在也不大,可就是有點想念。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才能重遊舊地。

……

幾局遊戲下來,基本上都是孟瑤在和大學生聊天。

阮輕畫除了開始話多了點,後麵全程安靜。

另一位大學生朋友,也差不多。

兩位電燈泡,非常自覺地不打擾他們。

打完遊戲,阮輕畫起身往外走。

她剛出去,便碰到了洗過澡出來的江淮謙。

空氣中散發著清冽的沐浴香味,是一種植物的味道。

和她房間裡的沐浴露不太一樣。

阮輕畫盯著他身上的睡衣看了會,挪開眼問:“忙好了?”

江淮謙“嗯”了聲,攔著她不讓她走。

“要去做什麼?”

“喝水。”

江淮謙一笑,側了側身,讓她過去。

但他跟在了她身後。

阮輕畫回頭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你要不要。”

“可以。”

阮輕畫給他倒了一小杯,低聲道:“渴死我了。”

“……”

江淮謙挑眉,斂神望著她:“很喜歡打遊戲?”

“也不是。”阮輕畫老實道:“我就是去湊數的,不過玩玩遊戲還挺能放鬆的。”

她以前沒這種感覺,但最近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