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九章(你以為我想做什麼【雙更...)

第四十九章(你以為我想做什麼【雙更...)(1 / 2)

瞬間, 阮輕畫從沙發上彈坐起來。

“啊?”

她懵逼地看著江淮謙,眨眨眼說:“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江淮謙看她羞窘的神色, 抬手擦了擦她臉頰, “真不用?”

他不緊不慢說:“我雖然沒幫人卸過妝,但我學習能力不錯。”

“……”

阮輕畫愣了三秒, 看他:“卸妝?”

江淮謙:“嗯?”

他眸子裡勾著笑, 溫聲道:“不然呢?”

阮輕畫:“……”

他氣息逼近,循循善誘:“你以為我要幫你做什麼?”

他故意逗她,“不是卸妝的話,洗澡?”

阮輕畫默默地往後退, 想避開他的目光。

她怎麼知道,江淮謙會跟她開這種玩笑啊。

阮輕畫臉爆紅, 麵紅耳赤,恨不得把自己剛剛說出口的話撤回。

她張了張嘴,一抬頭便看到了他眼底促狹的笑。

她微窘, 沒好氣地推了他一下:“我什麼都沒說。”

阮輕畫輕哼, “我不和你說了,我去洗澡睡覺。”

說完, 她一溜煙跑了。

江淮謙看她逃走的背影,坐在沙發上笑了會,才收回目光。

他揉了揉酸澀的眸子, 起身進了主臥。

江淮謙洗漱出來時,阮輕畫還沒好。

他想了想, 給簡淑雲發了個消息。

國外還早, 簡淑雲還沒休息。

江淮謙消息來得時候,他們一大家子剛吃過晚飯沒多久。

她看了眼江淮謙消息, 樂了。

江隆看她,“江淮謙消息?”

簡淑雲點頭,笑著道:“問我,女孩子冬天手腳涼怎麼辦。”

江隆揚眉,“知道關心女孩了,不錯不錯。”

簡淑雲笑笑:“我給他打個電話吧。”

江隆點頭。

江淮謙把視頻電話接通。

一抬眼,便看到了簡淑雲幾個人。

“爸媽。”

他看了眼後麵,“哥。”

江淮定朝他擺擺手:“你們聊,我帶卷卷出去玩一會。”

“等等。”

江淮謙說:“我跟卷卷打個招呼。”

江淮定覷他一眼,看向溫卷卷小朋友:“卷卷,這是你小叔叔。”

溫卷卷今天穿的很漂亮,紅色的鬥篷大衣,圓嘟嘟的,像是一個聖誕帽。

江淮謙看著,眉眼柔和了些許:“卷卷你好。”

溫卷卷眨眨眼:“小叔叔好,我是卷卷。”

“小叔叔新年快樂。”

江淮謙笑:“新年快樂,你長得很漂亮。”

溫卷卷:“媽媽也這樣說,我遺傳她的。”

一直沒說話的溫清晨:“……”

江淮定聽著,挑眉笑笑:“這倒是,卷卷和媽媽一樣漂亮。”

溫清晨瞪了他一眼,看向江淮謙:“淮謙,好久不見。”

江淮謙莞爾:“嫂子。”

溫清晨微頓,倒是沒拒絕這個稱呼。

她笑了笑:“我們帶卷卷出去玩一會,你們聊。”

江淮謙頷首。

人走後,簡淑雲看他:“跨年回去了?”

江淮謙“嗯”了聲。

簡淑雲往他身後看了看,小聲問:“女朋友呢?”

江淮謙:“……”

他頭疼,低聲道:“媽,有機會介紹你們認識,現在太早了。”

“哪早了。”簡淑雲警告他,“江淮謙我告訴你啊,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就是耍流氓。”

“……”

江淮謙默了默,歎息說:“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女朋友比較害羞,你會嚇到她。”

簡淑雲聽著,非常不開心。

她轉頭看向江隆:“我很嚇人嗎?”

江隆是個妻管嚴,連忙說:“當然沒有,你漂亮又溫柔。”

簡淑雲聽著,傲嬌道:“聽到了吧。”

江淮謙:“聽到了。”

他麵無表情道:“媽,說正事。”

簡淑雲無言,想了想道:“她如果同意的話,你帶她去看看醫生開點藥,女孩子體虛體寒就會手腳涼。”

江淮謙點頭:“好。”

簡淑雲想了想:“睡覺腳涼的話,泡泡腳。”

她說:“雖然效果不明顯,但久了總會有用的。”

“嗯。”

簡淑雲看他認真模樣,也覺得驚奇。

從小到大,江淮謙除了在對工作會顯得專注一些之外,其他事基本不放在心上。

但現在,卻很神奇。

想到這,她有點吃味,但又有些感慨。

她這個小兒子,是真長大了,都會關心女朋友了,人也變得有了溫度。

江淮謙把簡淑雲說的一一記下後,重複問了一遍確認。

簡淑雲點頭:“嗯,是這樣,日常少喝冷飲,冬天多喝點湯。”

她想著,呀了聲:“我要不要給你們安排個阿姨?”

江淮謙想了想,“先不用。”

簡淑雲:“行,彆老點外麵的餐,阿姨做的健康點。”

“知道。”江淮謙笑笑:“這段時間忙,在家吃飯的時間不多,過完年再說吧。”

母子倆聊了會,簡淑雲他們還得出去跨年,沒和他多說,掛了電話。

江淮謙看了看記下的內容,往衣帽間裡走。他沒記錯的話,有次簡淑雲讓人給他送東西,送了泡腳桶過來,是送錯的。

江淮謙懶得送回去,讓阿姨過來收拾時放在了衣帽間。

-

阮輕畫從浴室一出來,便看到了坐著自己房間的人。

她腳步一滯,正想說話,江淮謙抬頭看了她一眼說:“等我會。”

“?”

阮輕畫眨眨眼,不明所以。

她茫然地往梳妝台走,做好護膚工作。女人不能懶,懶了就變醜。

還沒來得及把護膚品弄好,江淮謙喊了她一聲:“待會出來。”

“......哦。”

阮輕畫狐疑,快速抹好臉出去。

一出去,她先看到了客廳擺著的白色四方形桶。

桶裡還在飄散出白霧,裡麵有溫度比較高的水。

阮輕畫眨眨眼,懵逼看著江淮謙:“你這是......”

“泡腳。”

江淮謙看她,“泡了腳再去睡,舒服點。”

阮輕畫:“......”

她看了眼麵前擺好的泡腳桶,又抬頭看了看一臉認真的江淮謙,忽然失去了語言功能。

這個人,怎麼可以細心到這種地步。

“怎麼了?”

江淮謙低眼看她,低聲道:“溫度會有點燙,但泡腳據說是要燙一點好。”

阮輕畫回神,抿了抿唇說:“嗯。”

她眨了下眼,小聲道:“我知道。”

江淮謙坐在她一側。

阮輕畫拉回思緒,把腳放了進去。

水溫確實有點高,開始她還有點不適應,但過一會好了。

其實她一直都知道泡腳有好處,但就是懶。

阮輕畫在生活裡是個懶散的人,除了偶爾會收拾一下家之外,其他事情能不做就不做。

就好像是下班過後,她無論是腦子還是四肢,都會對她發出抗議,歇業不乾。

她感受著腳底傳來的熱源,微微低著頭。

江淮謙在旁邊看手機,兩人都沒說話,客廳裡靜謐無聲。

好一會,旁邊人才出聲。

“感覺怎麼樣?”

阮輕畫:“挺好的,很舒服。”

江淮謙“嗯”了聲,“以後每天記得泡。”

阮輕畫:“……”

她緘默了會,想了想說:“也不用每天吧?”

江淮謙抬了下眼。

阮輕畫一慫,嘟囔著:“我會忘記。”

“我會提醒你。”

江淮謙很平靜地陳述。

阮輕畫:“……”

她哭笑不得,彎了彎唇:“好,那你要每天提醒。”

江淮謙應著,揉了揉她柔軟的長發。

泡完澡,阮輕畫被江淮謙趕去睡覺。

她也確實困了,跟江淮謙說完晚安,回了房間。

這一晚,阮輕畫的腳暖和了大半夜,到早上時間,才漸漸轉涼。

-

三天假期,阮輕畫都住在江淮謙這邊。

兩人沒做什麼大不了的事,除了去看了個跨年晚會之外,其他時間基本都在家休息。

江淮謙忙公事,阮輕畫畫設計圖。

兩人各自忙碌,到飯點一起進廚房做飯。

很奇怪。

他們倆性格非常不錯,可相處下來,卻意外的契合。

這是阮輕畫之前沒想到過的。

……

假期過後,所有人收心上班。

日子在慢慢悠悠過,阮輕畫自從和江淮謙談戀愛之後,生活處處有小驚喜和小甜蜜。

身邊人感受最為明顯。

午飯時間。

小萱幾個人湊在一起聊八卦。

阮輕畫和孟瑤剛坐下,她便拉著她們問:“輕畫姐,你知不知道,譚灩姐提離職了。”

阮輕畫一愣,搖了搖頭:“不知道。”

她沒聽說。

小萱:“啊,我也是聽彆人說的,不知道真假。”

聞言,孟瑤說了句:“她不至於吧,為什麼要辭職?”

小萱搖頭:“我也不清楚。”

她猜測道:“會不會是因為上次內部評選輸給了輕畫姐啊?”

“不至於。”

阮輕畫把嘴裡的飯吞下後回答,“她不是這麼承受不起打擊的人。”

小萱“唉”了聲,“雖然我覺得譚灩姐不好相處,但她真要走的話,我其實有點舍不得的。”

阮輕畫笑笑,安慰她說:“生活就是這樣,有遇見有分開。”

小萱點頭:“希望她不是要離職吧。”

“……”

吃過飯,孟瑤拉著阮輕畫去買奶茶。

兩人討論了一下。

“你覺得真的假的?”

阮輕畫想了想:“不會空穴來風。”

“但譚灩之前……沒一點想辭職的感覺啊。”

孟瑤看她,猜測道:“該不會是江總為了給你討回公道,把她開了吧。”

阮輕畫睨她一眼,捧著奶茶喝了口,心裡暖呼呼的。

“江淮謙不是不講道理無腦的人,他如果真要開她,肯定有正當理由,或者是她觸及到了江淮謙底線。”

孟瑤聽著,恨鐵不成鋼問:“你難道不是江總底線?”

阮輕畫:“……”

-

回到辦公室後,阮輕畫注意到譚灩趴在位置上休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