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八章(“我幫你”【雙更合一】...)

第四十八章(“我幫你”【雙更合一】...)(1 / 2)

阮輕畫看他寡淡的神色, 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不是……”

她小聲說:“開始是有點困。”

但躺下後,一想到和他的那些事,阮輕畫就非常精神。

江淮謙應了聲, 垂著眼看她。

他目光炙熱, 落在她白淨臉頰,往下, 停在她裸露在外的白皙鎖骨處。

阮輕畫皮膚很白, 透亮又細膩。

霧霾藍的睡衣更是襯得她有種彆樣性感,冰肌玉骨,勾的人心之所向,想往裡探究, 深入。

他眸色沉了沉,喉結滾了下。

阮輕畫接受著他欲|念眼神, 低著頭說:“真的很晚了。”

江淮謙不說話。

阮輕畫看了眼,遊戲結束了。

她退出遊戲,仰頭望著他:“你生氣了?”

“沒有。”

這是實話。

江淮謙掃了眼, 低聲問:“睡不著怎麼不跟我說?”

阮輕畫“嗯”了聲, 小聲道:“我怕說了,更睡不著了。”

江淮謙:“……”

他啞然失笑, 低聲問:“什麼?”

阮輕畫:“你自己知道。”

她把手機放在一側,抱了抱他:“跟我玩遊戲的是孟瑤。”

她想了想,含糊道:“還有個她在相處的男生, 我上去其實是為了了解一下那個男生的。”

“了解什麼?”

江淮謙隨口問。阮輕畫想了想,低聲道:“就看看他對孟瑤怎麼樣, 說話語調方式之類的。”

江淮謙揉了揉她頭發, 沒再追究。

“還玩嗎?”

阮輕畫搖頭:“不玩了,看的我頭暈。”

江淮謙莞爾, 捏了捏她臉頰:“我沒那麼霸道,遊戲可以玩,但現在有點晚了,先睡覺?”

阮輕畫立馬躺下。

“好的。”

江淮謙看她這樣,心情頗好。

他俯身,親了親她唇角哄著:“睡吧,我在旁邊。”

阮輕畫眨眨眼,“你還是回房間吧。”

她憋了憋,沒忍住說:“你在這……我更睡不著。”

江淮謙斂神,“怎麼睡不著?”

阮輕畫拉了拉被子,鑽了進去,悶聲道:“反正就……你回房間,我一會就睡著了。”

江淮謙似是無奈的歎了口氣:“睡不著再找我。”

“嗯嗯。”阮輕畫舉著手保證:“這回絕對睡著。”

江淮謙輕笑,低低道:“晚安。”

“晚安。”

江淮謙出去後,阮輕畫給孟瑤回了個睡覺了的消息,沒敢再折騰。

閉著眼沒多久,她便睡了過去。

江淮謙過了二十分鐘給她發消息,沒了回複。

他放心地放下手機,隔著一道牆,和她在一起入眠。

月色極美,溫情又旖旎。

-

次日早晨,阮輕畫睡醒時,外麵有了動靜。

她撈過手機看了眼時間,連忙爬了起來。

阮輕畫收拾出去時,江淮謙又在做早餐了。

她站在原地反思了幾秒,有種自己是個廢物的認知。

江淮謙到底是怎麼做到,比她晚睡比她早起,還能在大周末折騰早餐的。

江淮謙一轉身,便看到了客廳的人。

“醒了。”

“嗯。”阮輕畫走近,看了眼:“早上吃什麼?”

江淮謙:“之前不是說想吃油條?我出去買了點。”

聞言,阮輕畫眼睛一亮:“真的呀?”

江淮謙點頭。

阮輕畫往廚房裡走,喜滋滋道:“我喜歡。”

她之前提過一嘴,好久沒吃油條了,她想吃油條。

沒想到被江淮謙記住了。

江淮謙看她這樣,是真覺得阮輕畫容易滿足。

她常常能因為一點小驚喜,而激動興奮。

“去等著,熬了點粥。”

“嗯嗯。”阮輕畫問:“我來拿碗。”

江淮謙:“好。”

吃過早餐,兩人都無所事事。

當然,無所事事的可能隻有阮輕畫一個人。

她在客廳裡晃悠了一圈,看向江淮謙:“你要忙嗎?”

江淮謙含笑看她,低聲問:“想不想出去玩?”

阮輕畫怔了怔,眨眼問:“去哪兒”

江淮謙看她,溫聲問:“有想去的地方嗎?”

阮輕畫腦海裡一片空白,根本沒太去思考這件事。

“沒有。”

阮輕畫對出門這件事很隨意,“你決定吧。”

江淮謙哭笑不得,想了想問:“想不想去海邊?”

阮輕畫“啊”了聲,輕眨了眨眼:“太遠了吧,就剩兩天半假期了,附近轉轉就行。”

她瞅著江淮謙,勾了勾他手指,小聲說:“其實我覺得在家休息也挺好的。”

江淮謙看她是真沒太大想法出門,輕勾了下唇角:“那就在家休息,明晚想去跨年晚會嗎?”

阮輕畫眼睛一亮,立馬道:“好啊,有票?”

問完這個問題,她覺得自己傻了。

江淮謙想要幾張演唱會的門票,並不是什麼難事。

“有。”

江淮謙說:“那帶你去看跨年晚會。”

“好。”阮輕畫半躺在沙發上說:“之前我還跟孟瑤說想去看一次跨年晚會,體驗體驗那種氣氛。”

聞言,江淮謙挑了下眉。

他低頭碰了下她的唇,“那跟我去會不會覺得遺憾?”

阮輕畫笑,攥著他的衣服玩著:“不會,孟瑤我下回陪她。”

確定行程後,兩人在家各自忙碌。

江淮謙還有點事要處理,阮輕畫窩在沙發上看書,來靈感了到客廳畫畫。

她需要的東西,江淮謙這兒全都備齊了。

到下午,兩人收拾好出門去看跨年晚會。

江淮謙臨時讓人送了票過來,但位置卻是極佳的。

-

跨年夜,江淮謙給司機放了假,自己驅車。

阮輕畫坐在副駕駛,一會看看他,一會轉頭看看窗外。

街道兩旁新年氛圍很濃很濃,店鋪都還亮著燈,路上行人也很多。

街道部分樹上還掛了星星燈和各式各樣的小燈籠,慶祝新年到來。

阮輕畫看著,很久沒有感受到這種快樂了。

去年元旦時,她和孟瑤出門去旅遊。

兩人因為旅遊前太忙太累,到酒店後洗漱完就睡下了,尋思著睡醒再出門感受下當地跨年氛圍,結果睡醒時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想著,阮輕畫忍不住笑。

“我去年跟孟瑤一起過的。”

江淮謙:“我知道。”

阮輕畫一怔,詫異看他:“你怎麼知道?”

“朋友圈。”江淮謙輕笑了聲,淡聲道:“你那天發了朋友圈。”

“……”阮輕畫認真回憶了下,發現還真是。

睡醒後,她和孟瑤也懶得出門,窩在酒店點了外賣,外賣到了後兩人拍了合照,她發了久違的朋友圈。

聽他這麼說,阮輕畫抿了抿唇,忽然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了。

她緘默了會,低聲道:“其實我一直以為……你沒用之前的微信了。”

江淮謙瞥了她一眼,“這種錯覺是哪來的?”

阮輕畫搖頭:“我也不知道。”

她想了想,主要原因可能是江淮謙那個號一直沒動靜。

江淮謙抬眸,看著前方道路。

他沉默了會,開玩笑似地說:“好不容易要到你聯係方式,怎麼會換掉不用。”

他其實很少用微信這些通訊工具,有什麼事,江淮謙習慣性打電話解決,快且精準。

而微信微博這些,他用的少之又少。

隻不過是加了阮輕畫,才偶爾會看看。

但阮輕畫發的動態很少,一年可能也就那麼五六條,大多數是遇到了假日,或者非常開心時期,她才會分享自己的生活。

她的朋友圈很乾淨,點進去看隻有生活的喜悅,沒有任何負能量。

除了上回,她吐槽譚灩。

阮輕畫微頓,垂眸看向他搭在方向盤上的手。

她想了想,伸出手指勾了勾他的衣服。

江淮謙看她小動作,眸子裡閃過笑:“安慰我?”

阮輕畫:“也不是安慰。”

她小聲說:“就感覺以前的我,挺不知好歹的。”

“沒有。”

江淮謙從不覺得,他沉吟了會,低聲道:“挺好的。”

阮輕畫撇嘴。

如果說沒有後悔,是不太可能的。但她卻也清楚,一年多以前的自己答應和江淮謙在一起,是會存在很多問題的。

那時候的她不成熟,他雖然成熟,但在感情方麵卻也是新手。

有時候,阮輕畫覺得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或早或晚,這個人都會屬於你。

晚一點來,沒什麼不好。

沒多久,到了舉辦跨年晚會的體育場。

車輛和人都很多,江淮謙慢吞吞地往前挪,到車停下時,已經不早了。

阮輕畫看了眼時間,和江淮謙一起下車。

兩人檢票進場,周圍都是活力滿滿的年輕人,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新年到來的喜悅和歡笑。

阮輕畫備受感染。

雖然晚上的風吹得很冷,但心是暖和的。

“冷不冷?”江淮謙低頭看她。

阮輕畫點了下頭,轉身靠在他肩膀上:“有點,你冷嗎?”

“不冷。”江淮謙摸了摸她口袋裡的手,給她揉了揉。

阮輕畫笑,眉眼盈盈地望著他:“我手是不是很冰?”

“嗯。”

江淮謙蹙眉:“我去給你買個暖手寶?”

阮輕畫拒絕,“不用了,待會還得重新排隊。”

她溫聲道:“我手腳一直都這樣,習慣就行。”

江淮謙並不怎麼習慣。

他抬手,撩開她搭在臉頰的頭發,低聲問:“冷的話跟我說,我們也可以不用排隊。”

阮輕畫哭笑不得,“不行。”

她睨了眼江淮謙,柔聲說:“其他人都排,我們還是排著吧,總是走後門也不太好。”

江淮謙聽她的。

進了體育館後,裡麵終於暖和了一點。

人多,暖氣也還算足。

距離跨年晚會正式開始還有點時間,阮輕畫和江淮謙的位置不在最前麵,在中間偏前一點的位置,視野極佳。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