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七章(“我教你。”【雙更合一】...)

第四十七章(“我教你。”【雙更合一】...)(1 / 2)

屋內還沒來得及開燈, 隻有窗外的月色灑落。

漆黑的空間裡,感官被放大。

阮輕畫張嘴,承受著他的入侵。

她嘴唇被他吮的發麻, 能感受到他用在自己身上的那股勁。

男人身上的氣息和她融合, 清冽又帶著點苦澀木鬆味,特彆的讓她貪戀, 讓她沉迷。

他灼熱的氣息落在她臉頰, 更是讓她難以自控。

阮輕畫主動地伸出手,包落在地上,勾著他的脖頸,回應著他。

兩人靠在門口, 親的有些沒完沒了了。

她感受到江淮謙的心跳,感受著他貼近自己時身體的炙熱, 甚至還能感受到他的身體線條。

阮輕畫被他親的腿軟。

要往下掉的時候,男人把她撈了起來,掛在他身上。

……

親了不知道多久, 在江淮謙吮著她耳垂, 留下濕濡觸感時,阮輕畫才想起大事。

她勾著他的脖頸, 唇瓣擦過他臉頰,柔聲提醒:“……飯。”

她小聲道:“我們還沒吃飯。”

江淮謙動作一頓,伸出舌尖舔了下她耳後那一塊地方。

阮輕畫身子一僵, 耳內像是有炸開的煙火。

太羞恥了!

她以前從沒想過,原來接吻也能如此色|情。

他低沉沉地 “嗯”了聲, 繼續往她脖子親, 低聲問:“餓了?”

阮輕畫快速道:“嗯,非常餓。”

她再不餓, 今晚可能要一直親下去。

江淮謙微頓,在她下巴位置輕輕地吮了下,才撩起眼皮看向她。

他目光幽深,瞳仁深處仿若有點燃的火花。

阮輕畫被他看著麵紅耳赤又心虛,輕抿了下唇說:“我想吃你做的飯。”

江淮謙垂眼望著她一會,終歸妥協了。

他低頭,親昵地蹭了下她臉頰,嗓音沙啞道:“好。”

-

江淮謙去廚房做飯,阮輕畫撿起地上的包,放在一側櫃子上。

她往廚房掃了眼,先去了趟洗手間。

洗手時,阮輕畫去照鏡子。

一抬眼,她便看到了鏡子裡瞳眸瀲灩,口紅蹭花的自己。

一臉被蹂|躪過欺負過的模樣,看上去有種說不出的媚意。

阮輕畫微頓,想著開了燈後江淮謙看她的那個眼神。

難怪。

他當時沒忍住,又親了她一下。

想到這,阮輕畫羞恥到爆炸。

她彎腰,掬著水拍了拍滾燙發熱的臉頰,試圖給身體降降溫。

但無果。

還是很熱,臉還是很紅。

……

阮輕畫從浴室出去時,江淮謙已經在弄菜了。

她在背後看了會,江淮謙衣服都沒換,把外套脫下後,裡麵是很中規中矩的襯衫。

但架不住他身材好,肌肉線條勻稱。

他彎腰時,後背肌肉若影若現,看上去分外有力。

他是典型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身材。

阮輕畫看著,想到了他親自己時,她不小心摸到的手感。

一想到這,她臉更紅了。

驀地,江淮謙回頭。

注意到她臉頰紅暈後,他揚了下眉,明知故問:“臉怎麼那麼紅?”

“……”

阮輕畫抬眸看他,腦海裡全是他的問號。

她抿了抿唇,彆開眼道:“暖氣太足了,熱。”

江淮謙輕笑了聲:“我去調調?”

阮輕畫垂眼,下意識摸了摸耳朵,低聲道:“不用。”

她連忙轉開話題:“你有我幫忙的地方嗎?”

江淮謙目光柔和望著她,笑了下:“不用,站這就行。”

“哦……”

阮輕畫點點頭,很聽話地當雕塑。

江淮謙偶爾側身,看到的她乖乖站著不動模樣,特彆聽話,像是小朋友。

他無聲地彎了下唇,拿出冰箱的水果洗淨,看向她:“過來一點點。”

阮輕畫:“怎麼了?”

剛靠近,嘴裡被塞了一顆草莓。

阮輕畫一愣,輕輕地咬了一口。

江淮謙給她拿著後半截,低聲問:“甜不甜?”

“有一點點酸。”阮輕畫細細品嘗,認真點評。

江淮謙挑眉:“那吃葡萄?”

“不用。”阮輕畫看了眼,“一點點酸我可以接受。”

話雖如此,江淮謙還是重新給她洗了甜滋滋的葡萄。

他的手很好看,修長骨節分明,手指上的肉非常勻稱,感覺都能去做手模了。阮輕畫看他在水下和黑溜溜葡萄疊在一起的手,看著有點挪不開眼。

江淮謙的手,漂亮的像藝術品。

看了會,阮輕畫心虛挪開。

江淮謙把洗好的水果給她,溫聲道:“先吃點水果墊墊肚,晚飯快好了。”

阮輕畫點頭。

她也沒出去,就把盤子裡的水果隔在一側,站在廚房裡吃著。

偶爾,她還給江淮謙塞兩顆。

但每次塞過去,江淮謙都不知道是無意還是有意的,柔軟的唇瓣總會蹭到她手指,撩的她心跳劇烈。

……

吃了一會,阮輕畫克製的沒再吃。

江淮謙的晚飯差不多好了,有她愛吃的紅燒肉,有白灼小青菜,還有冬天她喜歡的油燜筍,以及燉湯。

不多也不少,正好不會太浪費。

阮輕畫眼睛彎了彎,看著道:“我能不能拍個照。”

上回做的,她忘記拍了。

江淮謙:“你隨意。”

阮輕畫一點沒客氣,拿出手機拍了起來。

她不愛發朋友圈也不愛發微博,拍了也隻是存在手機裡,就想偶爾翻出來看看,留存著每一天的記憶。

江淮謙看她高興模樣,低聲問:“先試試看,味道好不好。”

阮輕畫:“肯定好。”

她想也不想說:“至少比我做得好。”

江淮謙笑了下,看她嘗了口,低聲問:“好吃嗎?”

“非常好吃。”阮輕畫眼睛晶亮,舉著雙手給他點讚:“味道超級好。”

江淮謙勾了下唇,瞳仁裡滿是笑,襯得一室明亮。

“多吃點。”

“嗯。”

阮輕畫吃飯時不喜歡太安靜,邊吃她還時不時和江淮謙聊天。

江淮謙話少,但隻要是她的問題,永遠有耐心為她解答。

-

吃過飯,阮輕畫主動攬下收拾的活。

江淮謙看了眼,沒攔著。

收拾好放洗碗機裡,阮輕畫才走去客廳。

江淮謙不在客廳,阮輕畫張望著,聽到了他低低的聲音,從陽台那邊傳來。

她了然,往陽台走。

剛過去,她發現江淮謙在接電話。

阮輕畫腳步一滯,正思索著要不要回客廳,江淮謙先朝她招了招手。

她走近,江淮謙把人拉入懷裡,輕蹭了蹭她發頂。

阮輕畫微窘,仰頭看他,無聲問:誰呀?

江淮謙:我哥。

電話是江淮定打來的,找他算賬來的。

過了雞飛狗跳的幾天,江淮定總算想起要來找罪魁禍首算賬。

他磨磨牙,咬牙切齒問:“你故意的?”

江淮謙:“不小心說漏嘴的,媽多敏感你比我清楚。”

江淮定噎住,被他氣到頭疼。

“我覺得你就是故意的。”

江淮謙不說話。

江淮定冷哼:“虧我還教你追人。”

江淮謙不置可否:“你教的沒用。”

江淮定剛想說話,簡淑雲帶著小朋友回來了。

看到他,簡淑雲一臉嫌棄地環視看了一圈,好奇問:“清晨呢?”

江淮定一頓,淡聲說:“回去了。”

簡淑雲:“???”

她瞪大眼,看向江淮定:“哇,你這麼沒出息的呀。”

她道:“我都給你們創造機會了,清晨還走了呀。”

江淮定:“……”

簡淑雲嚷嚷著:“江淮定你不會吧,追人都不會追,你彆等你弟弟都結婚了,你還沒對象。”

“……”

話音一落,她手裡牽著的小朋友溫卷卷奶聲奶氣問:“奶奶,江叔叔追誰呀。”

“追你媽媽呢。”簡淑雲對著溫卷卷,一臉慈笑。

溫卷卷小朋友“啊”了聲,看了看江淮定說:“可是……江叔叔肯定是追不到媽媽的呀。”

江淮定握著手機的手一頓,看向她:“為什麼?”

溫卷卷認真回憶了下,童言無忌道:“因為媽媽說,她最討厭的就是江叔叔你這種笑麵虎的男人。”

江淮定:“……”

簡淑雲沒忍住,撲哧笑出聲。

江淮謙聽著那邊的對話,輕勾了勾唇提醒:“哥,還有事嗎?”

江淮定微哽,聽出了他話語裡的嘲諷。

“掛了。”

他一定要去找溫清晨算算賬,問清楚到底誰才是笑麵虎。

-

江淮謙沒理會國外的那群人,放下手機。

阮輕畫懵了下,眨眨眼看著江淮謙:“你哥有寶寶了呀?”

手機的隔音並不怎麼好,剛剛那邊的對話,阮輕畫也聽得一清二楚。

更何況,江淮謙就沒想避開她。

江淮謙“嗯”了聲,笑了下說:“剛找回來的。”

阮輕畫懵神:“啊?”

江淮謙頓了下,解釋說:“他以前有個女朋友,後來分開了。”

阮輕畫想著電視劇情節,遲疑道:“帶球跑?”

江淮謙:“……”

他想了想這三個字的意思,點了下頭:“可以這麼說。”

但其實溫清晨走的時候,江淮定應該不知道她懷孕了。

可能,連溫清晨也不知道。

阮輕畫愣了下,覺得自己受到了重磅消息的衝擊。

好一會,她都沒緩過神來。

“有照片嗎?”阮輕畫非常好奇:“我想看看那個小朋友。”

江淮謙應了聲:“我媽有在群裡發,我找給你看看。”

“嗯嗯。”

溫卷卷小朋友長得非常可愛,精雕玉琢一般,又有點古靈精怪。她臉圓圓的,眼睛也圓圓的,紮著兩條小辮子,萌嘟嘟的。

阮輕畫一看,瞬間愛上了。

“太可愛了吧。”她忍不住說:“長得真好看。”

江淮謙:“……還好。”

阮輕畫瞪大眼看他,指了指說:“這隻是還好嗎?”

她想了想說:“她可以去當小明星了。”

江淮謙“嗯”了聲,低頭碰了下她的唇:“沒你好看。”

阮輕畫一怔,哭笑不得。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