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六章(我想對你做這些想很久了...)

第四十六章(我想對你做這些想很久了...)(1 / 2)

車內溫情蔓延。

窗外燈光灑落, 襯得更是旖旎灼灼。

阮輕畫耳根一紅,下意識舔了下唇,小聲說:“我沒讓你誇我。”

江淮謙抬了抬眉, 嗓音低低應著:“我知道。”

他看著阮輕畫, 瞳仁裡意思明顯。

你沒讓,但我想誇。

阮輕畫麵紅耳赤, 非常不好意思。

她抬手, 輕推了推他肩膀,好奇不已:“你怎麼這麼......”

“什麼?”

“駕輕就熟。”阮輕畫看著他,嘟囔說:“好像海王。”

“海王?”

江淮謙沒懂她意思。

阮輕畫咳了聲,心虛解釋:“就是......有很多異性朋友的人。”

江淮謙:“......”

他沉默了會, 捏了捏阮輕畫臉頰,低聲問:“我像海王?”

阮輕畫微哽, 眨眨眼說:“我也不是這個意思,就是我暫時沒想到怎麼形容你。”

江淮謙低眼看她,不說話。

阮輕畫看他這樣, 愧疚感急劇升高。

她直勾勾盯著他, 輕輕地拉著他衣擺晃了晃,誠懇道歉:“對不起。”

“……”

江淮謙看她緊張模樣, 有點想笑。

他其實沒生氣,但看她這樣,又忍不住想逗一逗。

“就這樣?”

阮輕畫傻眼:“啊?”

她懵了下, “那……我再說個對不起?”

江淮謙一噎,有些頭疼。

“你――”

“什麼?”阮輕畫盯著他, 出其不意地湊上去親了他一口, 軟聲道:“這樣可以嗎?”

江淮謙一怔,倏地一笑。

“不行。”

他斂目, 捧著她的臉重新親了回去,舔|砥著她的唇角,和她接吻。

“……”

親了一會,江淮謙才把她放開。

他手指輕捏著她的後頸,眸色沉沉,嗓音低啞道:“這樣可以。”

阮輕畫微窘。

她感受著他留在唇間的味道,享受著他帶給自己的快感。

她紅著臉,輕輕“哦”了聲:“知道了。”

江淮謙手指溫熱,揉捏著她那一處肌膚,忽而道:“很多事,在我腦海裡已經演練過千萬遍。”

阮輕畫愣怔著,反應過來他在回答自己之前的問題。

江淮謙目光灼灼看著她,低聲道:“不瞞你,我想對你做這些,想很久了。”

很早之前,從喜歡上她的那天起,江淮謙就盼著這一天的到來。

阮輕畫一手拿著奶茶,另一隻手在親吻時便攥住了他的衣服。

聽到他這番坦白的言論,她緘默了會,埋頭靠在他肩膀上親昵地蹭了蹭,表達自己情緒。

江淮謙笑,揉了揉她頭發,低聲問:“不覺得我很讓人害怕?”

阮輕畫微頓,小聲嘟囔:“不覺得。”

她隻是有點心疼他。

江淮謙兀自一笑,把人壓在懷裡抱了一會。

兩人汲取著對方身上的氣息,緊緊相擁。

有時候戀人在一起,不需要做什麼,一個擁抱就好。

抱了一會,江淮謙看她,“有沒有想去的地方?”

阮輕畫看了眼時間,搖頭:“沒有。”

她想了想,提醒一側的人:“明天要上班了。”

江淮謙掃了眼時間,淡聲說:“嗯,不帶你去遠地方。”

阮輕畫揚揚眉,溫聲道:“好。”

最後,江淮謙帶她去南城很有名的一座大橋走了走。

大橋每逢節假日人都非常多,很是擁擠。

大橋內側還有不少賣東西的小攤販,吃的玩的樣樣俱全。

阮輕畫就喜歡逛這種地方,偶爾她還能從這些地方找出不少靈感。

從橋頭逛到橋尾,兩人慢慢悠悠地,走了差不多一小時。

兩人的手從一開始便牽著,從沒放開。

-

逛完,江淮謙送她回去。

下車時,阮輕畫把禮物給他,“給你的。”

江淮謙輕笑了聲,“謝謝。”

阮輕畫抿了抿唇,輕聲道:“跟你送的不能比。”

江淮謙一點都不在意。

他看了眼後座,把簡淑雲交給他的袋子遞給阮輕畫。

阮輕畫一愣,詫異道:“禮物不是昨天送過了嗎?”

“嗯。”江淮謙說:“我媽送你的。”

阮輕畫:“?”

她懵神地望著江淮謙,錯愕不已:“啊?”

“你媽……知道我?”

江淮謙“嗯”了聲:“其他的不清楚她知不知道,但她知道我有女朋友。”

聞言,阮輕畫莫名鬆了口氣。

她緘默了會,摸了摸鼻尖道:“你媽媽……”

“很喜歡你。”

江淮謙說:“應該是說,我喜歡的她都會喜歡,不用有壓力。”

他淡聲安慰:“把禮物拿著,下回帶你見她,我們給她準備一份。”

阮輕畫“哦”了聲,很多問題到了嘴邊,又收了回去。

她想了想,好像江淮謙的目前確實很平易近人。

“那我回去了。”

江淮謙跟著下車,送她到家門口後說:“早上我來接你?”

阮輕畫點頭:“好。”

臨走前,江淮謙還不忘在阮輕畫這兒索要了一個吻。

進屋後,阮輕畫摸了摸麻麻的嘴唇,望著鏡子裡的自己,無聲地笑了。

和江淮謙談戀愛,比她想象中還要美好。

-

周一上班,大家都頹然不止。

阮輕畫倒是活力滿滿,昨晚到家洗完澡後,她構思好了新的設計圖,隻等今天下班後回家就能開工。

因為市場部同事回來緣故,中午食堂熱鬨了不少。

孟瑤依舊和阮輕畫湊一起。

她瞅著對麵的人,在桌子下晃了晃腳丫子,“你跟我一起吃飯,某個人不吃醋嗎?”

阮輕畫瞥了她一眼:“他有事。”

十點多的時候,江淮謙就給她發信息說中午有個飯局,沒辦法陪她吃飯。

孟瑤聽著,捂著小心臟道:“所以,我是替補?”

阮輕畫:“嗯,高興嗎?”

孟瑤沒忍住,在桌子下踢了她一腳,麵無表情說:“你看我,像是高興的樣子嗎?”

阮輕畫笑,她唇角彎彎地,想了想說:“像的。”

孟瑤睨她一眼。

兩人正說著,小萱幾個人也過來了。

“孟瑤好久不見。”徐子薇笑著和她打招呼:“這回出差收獲大吧。”

孟瑤微微一笑:“還行。”

她看向坐在自己旁邊的小萱,逗著說:“小萱,這麼久不見,想我了嗎?”

小萱眨眨眼,配合道:“想了的。”

孟瑤:“真的呀。但輕畫說你沒想我。”

小萱:“……”

阮輕畫:“……”

兩人對視一眼,雙雙無語。

“你彆欺負我助理啊。”阮輕畫警告地看她一眼,“不然我跟你沒完。”

孟瑤輕哼:“我哪有欺負她。”

小萱笑:“沒欺負呢,是真的想你了孟瑤姐,你不在,輕畫姐都悶悶不樂的。”

孟瑤揚揚眉,揶揄道:“這我沒看出來。”

小萱忍不住笑。

幾個人邊吃邊聊,氛圍融洽。

“昨天你們都去哪兒玩了呀。”徐子薇問。

小萱:“我跟朋友看電影去了,晚上還去逛了逛街。”

“看的什麼電影?”阮輕畫好奇,“好看嗎?”

“就那部美劇,我覺得還蠻好看的,聖誕假日的。”

聞言,阮輕畫挑眉:“這個是不錯。”

小萱詫異:“輕畫姐你也看了呀?”

“嗯。”阮輕畫笑笑:“我周五去的。”

小萱正要說話,徐子薇笑問:“周五孟瑤還沒回來吧,輕畫一個人去的嗎?”

阮輕畫微頓,那種被試探的感覺再次冒了出來。

她正要說話,孟瑤笑道:“輕畫又不單單是隻有我一個朋友,你彆把輕畫說的那麼可憐。”

她開玩笑道:“她姐妹多著呢,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

聞言,阮輕畫睨她一眼,笑著道:“那少了會難過的。”

孟瑤和她相似一笑。

徐子薇訕訕,笑著道:“主要是輕畫平日裡也不愛提,我就下意識誤會了。”

阮輕畫“嗯”了聲,淡聲道:“工作和生活要分開嘛。”

徐子薇一頓,聽懂了她話外之音。

“也是。”她感慨道:“馬上就元旦了。”

小萱點頭,“你們元旦去哪兒玩啊?加上周末三天假呢。”

徐子薇搖頭:“我估計得在家裡畫設計圖。”

她看向阮輕畫:“輕畫呢?”

阮輕畫默了默,“還不知道。”

小萱好奇:“輕畫姐不和孟瑤姐出去旅遊嗎?”

以往節假日,阮輕畫基本都是和孟瑤出遊的。

孟瑤挑眉:“某個人今年應該要拋棄我了。”

阮輕畫笑,沒瞞著大家:“嗯,我看男朋友安排。”

她溫聲道:“脫單了,有機會請大家吃飯。”

瞬間,大家驚呼:“好呀好呀!”

“……”

-

吃過飯,阮輕畫和孟瑤去咖啡店買咖啡,順便到那邊休息會。

兩人都還不想回辦公室。

點好單,孟瑤擠著阮輕畫坐在一起。

她撐著腦袋看著她。

阮輕畫心不在焉地玩著手機,猝不及防對上她目光,驚了下:“你乾嘛?”

孟瑤沉思了會,低聲問:“徐子薇乾嘛呢?”

阮輕畫愣了下,想了想問:“你也覺得她有點不對勁?”

孟瑤覷她一眼:“我早就覺得她不對勁了。”

她問:“她是不是知道你和江總的事?”

阮輕畫搖頭:“我也不清楚。”

她回憶了下,低聲道:“但就是她最近給我的感覺,讓我有點點不舒服。”

阮輕畫本身就是敏感的人,周圍人態度稍微有點不對,她能第一時間察覺出來。

她雖然不愛說,也不會刻意去計較,但她會記掛在心裡。

偶爾她會反思,是不是自己哪件事做的不太對,或者是哪句話說錯了,才會讓周圍人對她這樣。

但在徐子薇的事情上,阮輕畫認認真真思考了許久,她沒有。

可能偶爾說話會有不注意,但她給她的那種不舒服感太強,導致她覺得不單單是說錯話問題。

更何況,在工作交流上,兩人又沒有發生過爭執。

她們是競爭關係,但隻要徐子薇有要幫忙的,阮輕畫都不會拒絕,且能用心去幫,最大限度給到她想要的。

所以阮輕畫也很懷疑,到底是自己多想了,還是真的她有在試探自己的可能性。

孟瑤瞅著她,想了想問:“你覺得是因為什麼?”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