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五章(不及你甜。【雙更合一】...)

第四十五章(不及你甜。【雙更合一】...)(1 / 2)

阮輕畫還沒來得及回答, 他再次堵住了她的唇。

兩人緊密相擁,瘋狂地黏在一起。

客廳裡的燈還亮著,聖誕樹上五顏六色的燈也還在閃。

阮輕畫不經意睜眼時, 看到了男人被映出的英雋眉眼, 他閉著眼,眼睫毛又長又翹。

似乎是察覺到她的不專心, 江淮謙輕咬了下她的唇, 勾著她舌尖,越吻越深。

欲|念在滋生。

有些情感一動湧動,便再無法壓抑。

他們身上的體溫滾燙炙熱,呼吸急促, 落在對方臉頰的呼吸,都在發熱。

阮輕畫不知道他們吻了多久, 分開時,她隻覺得嘴唇又痛又麻,而江淮謙的唇, 也變得比尋常更紅。

她雙頰爆紅, 身體溫度急速上升。

她看著他近在咫尺的眉眼,眼睫輕顫了下。

江淮謙目光幽深地看著她, 又低頭碰了碰她的唇。

阮輕畫一怔,聲音含糊道:“彆親了……”

再親,她明天都不好意思見孟瑤了。

江淮謙沉沉應了聲, 低低道:“嗯。”

話雖如此,但他還是又親了阮輕畫兩分鐘, 才往後推開了些許。

他斂神, 盯著她被吻得嫣紅的唇瓣看著,抬手擦了擦她唇上的水珠。

……

阮輕畫覺得, 此時此刻她所有的思緒都不再是自己的。

她一舉一動,都被麵前這個男人牽引著。

她看著他動作,完全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她的心跳很快,快到讓她有點無法自控。

她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能聽見江淮謙的呼吸聲,甚至能感受到他炙熱身軀。

四肢百骸,全被他牽動。

兩人無聲對視著,時間在流動。

他們就這麼看著對方,什麼都不做,卻也覺得滿足。

安靜了會,阮輕畫實在是難以抵抗江淮謙的目光,心虛地垂下眼說:“我重嗎?”

她現在還趴在江淮謙懷裡。

江淮謙挑了下眉,“不重。”

阮輕畫“哦”了聲,雙頰微紅:“好晚了……”

她掙紮著想站起來,小聲嘟囔著:“我要去洗漱休息了。”

“……”

江淮謙沒攔著她。

到阮輕畫重新站起來後,他起身,又扣住她手指按在牆上,低頭吻了下去。

阮輕畫唔了聲,順勢張嘴。

他們倆這一晚,要親的沒完沒了了。

-

等阮輕畫真正躺在床上時,已經三點了。

她睡得依舊是客房,進來時,江淮謙盯著她看了會,欲言又止,但也沒攔著。

阮輕畫抬手,輕摸了摸自己的唇,高興激動,又有種說不出的羞赫感。

一想到剛剛江淮謙親她時候的模樣,她的心跳就控製不住。

男人鼻尖蹭過來臉頰時,嘴唇輕含著她的時候,讓她無法抵抗。

阮輕畫輕拍了拍臉頰,想給自己自然降溫。

但沒轍。

隻要一想到剛剛的那些事,她臉和身體就滾燙的像發高燒一樣。

在床上滾了幾圈,阮輕畫都沒能睡著。

她撈過床頭櫃的手機看了眼,發現還有未讀消息。

阮輕畫怔了下點開,是江淮謙的。

【睡著了嗎?】

“……”

阮輕畫:【沒有。】

江淮謙:【我也沒有。】

阮輕畫捧著手機笑,覺得他們像是剛談戀愛的高中大學生一樣,會因為這種事而激動到無法入眠。

阮輕畫:【那你現在在乾嘛?】

江淮謙:【想你。】

阮輕畫臉微紅,躲在被窩裡回他消息:【哦。】

江淮謙:【房門鎖了嗎?】

阮輕畫:【?好像沒有。】

江淮謙:【鎖好。】

阮輕畫盯著這消息看了會,大概領悟到了他的另一層意思。

她咬唇,回複:【難道你半夜還能進來?】

江淮謙:【我不保證能控製自己。】

阮輕畫心臟重重跳著,有種說不出的情緒在蔓延。

她無法控製自己臉上的笑,也無法壓製自己跳動過快的心臟。

在這一刻,她所有的情緒和身體管控,都不再屬於自己。

它們在不知不覺中,遊走到了江淮謙那邊,被他所勾引著,再舍不得挪開。

阮輕畫好一會沒回消息,江淮謙問:【鎖好了?】

阮輕畫:【沒有。】

阮輕畫:【我相信你。】

江淮謙:【在這種事上,彆對我太信賴。】

阮輕畫怔了下,江淮謙的信息繼續進來:【對你,我沒有把控力。】

他所有的自製力,在麵對阮輕畫時,都變得潰不成軍。

阮輕畫:【……那我真鎖門啦。】

江淮謙:【嗯。】

話雖如此,阮輕畫盯著房門看了許久,還是沒起身去鎖。

在她的潛意識裡,就算是江淮謙進來了,她也不擔心他會做什麼。

隻要她不願意,他就不會亂來。

過了一會,阮輕畫回複:【鎖了。】

江淮謙:【嗯,還睡不著?】

阮輕畫:【有一點點。】

剛發過去,江淮謙給她撥了視頻通話過來。

阮輕畫忍笑接通。

“你乾嘛?”

她房間裡沒開燈,隻有窗紗透進來的點點月色,人臉都是模糊的。

江淮謙那邊的燈還開著,能讓她清晰看到他那張英雋的臉。

“看看你。”江淮謙聲音低沉沙啞,和剛剛親吻時一樣。

阮輕畫“哦”了聲,壓不住自己語調裡的歡樂:“那你看得到嗎,我開下燈?”

江淮謙:“不用,睡覺吧。”

他低聲道:“怎麼才能睡著?”

“……”

阮輕畫想了想,眼睛灼灼地望著他,“要不你給我唱一首聖誕歌吧。”

她笑:“今天聖誕節呢。”

江淮謙:“……”

“確定想聽?”

“想啊。”阮輕畫知道他會唱歌,英文歌還唱的非常好聽。

她看著他,“唱嗎?”

江淮謙應了聲:“我找找歌詞。”

他不太記得歌詞了。

阮輕畫笑,“好。”

沒一會,江淮謙還真給她唱起了聖誕歌。

他聲音偏低,沙啞又勾人,標準的發音更是像是留了小鉤子一樣,撓的她心癢癢的。

聖誕歌結束,江淮謙還給她唱了一首特彆的情歌。

阮輕畫聽著,迷迷糊糊回憶發現,這首歌好像是他們第一次正式見麵的聚會上放的其中一首。

……

對麵沒了聲音。

江淮謙借著微弱的光線看了眼,阮輕畫應該是睡著了,手機被她握著,正對著枕頭。

他微頓,思忖了會後起身,去了隔壁。

阮輕畫沒鎖門,江淮謙知道。

推開門進去,江淮謙看到蜷縮在床上的人。

他眸色微沉,放輕腳步走近。

把她手機拿開放在床頭櫃後,江淮謙斂目,盯著她這張讓自己魂牽夢縈的臉,喉結微動。

江淮謙眼底的情緒很濃,很深。

他看了許久,終歸是沒忍住,在她唇上落下輕輕一吻,給她掖了掖被子,這才起身離開。

再不走,他不保證會不會把她吵醒。

-

阮輕畫睡醒時,外頭陽光已經高高掛起了。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撈過手機一看,快十一點了。

阮輕畫點開手機一看,有八點多孟瑤給她發的信息,告訴她上飛機了,讓她記得去接她。

阮輕畫點開鬨鐘看了眼,發現自己的鬨鐘被人關了。

她眉心突地一跳,手機裡再次彈出孟瑤的消息。

孟瑤:【下飛機了你彆來了,江總派了豪車來接我,嘿嘿。】

阮輕畫:【……對不起。】

孟瑤:【哼,回家了再跟你算賬。】

阮輕畫:【好好好,我待會就過來找你。】

孟瑤:【吃過午飯再來吧,我得回家先睡個一小時,再接待您呢。】

阮輕畫:【。】

跟孟瑤扯了幾句,阮輕畫爬了起來。

她洗漱完出去時,江淮謙正在客廳忙。他穿著家居休閒服,看上去少了份淩厲感,多了點少年味道。

阮輕畫看了眼,他前麵的茶幾上,有攤開的文件和筆記本。

聽到聲音,他抬起眼看向阮輕畫。

“早……”阮輕畫提前出聲,訕訕道:“我好像睡了很久。”

“不久。”

江淮謙把手裡的筆記本放開,起身看她:“餓不餓?”

阮輕畫點頭:“有一點點,你吃早餐了嗎?”

江淮謙看了眼牆上時鐘:“吃了。”

阮輕畫眨眼,想了想說:“那午飯怎麼解決?”

江淮謙斂了斂眸,壓下唇角的笑:“我做,吃不吃?”

“吃。”阮輕畫沒有骨氣道:“你在忙什麼,有我能幫忙的嗎?”

江淮謙應了聲:“你看看你感不感興趣,是一些設計稿。”

聞言,阮輕畫立馬道:“那我還是不看了。”

她提醒他,“周五我們還要競賽,我腦子裡有靈感了,不想被影響。”

她怕看到喜歡的,到時候的設計會忍不住往喜歡的設計圖上靠攏。

那是阮輕畫不希望看見的。

江淮謙頷首,也不勉強她。

阮輕畫扭頭看他,提議道:“我給你打下手吧。”

“好。”

兩人在廚房忙碌,互相配合。

江淮謙廚藝比阮輕畫好,她有時候還很迷惑,為什麼他會做飯。

注意到阮輕畫目光,江淮謙抬了下眼:“怎麼了?”

“你什麼時候學的做飯?”阮輕畫看他,想了想說:“我記得在國外那會,你廚藝沒有那麼好。”

在國外,江淮謙身邊不僅有保鏢時刻跟著,照顧他的阿姨自然也有。

他每天什麼都不愁,隻當好他的小少爺就行。

兩人的差距,是真的很大。

江淮謙輕笑了聲,淡聲道:“後來學的。”

阮輕畫“哦”了聲,沒再多問。

“還要多久才能好?”

江淮謙看了眼時間,估算:“得十二點,先吃點彆的墊墊肚?”

“不要。”阮輕畫堅持:“我要留著肚子吃你做的飯。”

江淮謙勾了下唇,嗓音沉沉道:“我給你弄杯豆漿?”

“也可以。”阮輕畫很喜歡喝豆漿。

喝完豆漿,阮輕畫無所事事。

廚房已經不用她幫忙了,她無聊地在屋子裡瞎晃。

熬到午飯,阮輕畫非常捧場,吃了一大碗米飯。

江淮謙被她逗笑:“這麼好吃?”

“非常好吃。”

阮輕畫一點也不含糊,認真道:“比外麵做的都好吃。”

江淮謙眸子裡壓著笑,低聲道:“喜歡就行。”

阮輕畫瞅著他,小聲道:“但你這樣,我更自卑了。”

江淮謙:“……”

他哭笑不得,“自自卑什麼?”

阮輕畫吃好了,江淮謙順勢把她拉入自己懷裡。

這個姿勢,讓阮輕畫稍微有點點不適應。

她微窘,垂眼看著他:“你想乾嘛?”

“嗯?”江淮謙讀懂了她瞳仁裡的意思,低頭親了親她唇角,嗓音沙啞道:“不做什麼,親親你。”

話落,他吻住了她的唇。

這個吻,比昨晚所有都要溫柔。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