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四章(“今晚,還回去嗎”【雙...)

第四十四章(“今晚,還回去嗎”【雙...)(1 / 2)

“江淮謙。”

“嗯?”江淮謙看她此刻迷醉模樣, 喉結滾了滾,嗓音沙啞:“想說什麼?”

阮輕畫睜開眼看他,拉了拉他衣服:“你太高了。”

江淮謙:“……”

他啞然失笑, 剛想到她旁邊坐下, 阮輕畫忽然撓了撓他掌心,小聲嘟囔著:“我親不到你。”

“……”

話音落下, 屋子裡靜的能聽到對方呼吸聲。

江淮謙目光幽深, 灼灼的盯著她:“你說什麼?”

“我說。”

阮輕畫睜開瀲灩的狐狸眼望著他,主動地摸|到了他的臉。

兩人一高一低,差距太大。

江淮謙配合地彎了腰,聲音低啞:“說什麼?”

他循循善誘。

阮輕畫看他近在咫尺的俊朗, 往旁邊挪了下,落在他唇上, 然後輕輕地壓了壓。

江淮謙身子微僵,瞳眸深如墨。

有暗流在激湧,流淌, 他在失控邊緣。

“我想親你。”

話落, 阮輕畫主動地貼上了他的唇。

比她想象中柔軟,她沒注意到江淮謙的情緒變化, 還伸出舌尖輕舔了舔。

……

-

迷迷糊糊間,阮輕畫發現自己做了個夢。

夢裡,江淮謙變得特彆霸道。但又特彆欲, 一舉一動都讓她心跳如擂鼓,欲罷不能。

他把她抵|在沙發上親吻, 柔軟而乾燥的唇在她齒間, 讓她無力抵抗。

兩人呼吸交錯,她鼻尖被他撞到。輕呼吃痛, 下一瞬,他頂開她的貝齒,勾住了她舌尖。

阮輕畫被他親著,呼吸難耐。

她有點喘不過氣來,下意識地想往後退。

剛退了一點點,他屈身,抓著她的腳踝,把她重新拉入懷裡,重新吻下。

阮輕畫嗚咽著,呼吸被他堵住,身子也被他箍住,根本無法動彈。

她眼睫輕顫,想要把人推開,可到最後,卻變成了欲語還休的味道。

他們靠得越來越近。

近到呼吸在纏綿,近到她口腔裡全是他的味道,鼻間也被他侵|占。

客廳的燈光不知何時暗下,漆黑的空間裡,所有感官被放大。

阮輕畫被他親著,嗚嗚無法出聲,生理淚水也湧現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

他才稍稍退開,給她喘氣空間。

阮輕畫呼吸急促,璀璨的狐狸眼裡布滿了水霧,看上去更為的勾人。

仿若是小狐狸一般,讓人為她傾倒,心軟,偏愛。

她毫無察覺,還未曾反應過來,他再次傾身而下,和她唇齒相依。

……

阮輕畫睜開眼時,窗外陽光透著窗簾縫鑽了進來。

她抬手搭在額頭上,瞪大眼看著天花板許久,才拉了拉被子往裡鑽。

瘋了。

她為什麼又喝醉了!!

阮輕畫在被子下,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

不是夢。

她喝醉酒後不會斷片,除了做的一些事無法自控之外,第二天會一點不落地在她腦海裡回播。

有時候,她覺得自己還不如喝醉就斷片呢。

一想到昨晚後來發生的那些事,阮輕畫就耳熱臉熱身體熱。

她明明隻是想表個白的,沒有真的想親江淮謙。

雖然……可能……也是有那麼一點,但絕對沒有想和他親成那樣。

阮輕畫在被子裡反思。

不知不覺地,眼前又浮現了兩人親吻時的場景。

江淮謙昨晚對她,是真一點都沒客氣。

完全不像之前那麼的克製,他吻的比阮輕畫凶多了,不管不顧,像是要把她融入身體一樣。

親的沒完沒了。

到後麵,阮輕畫被他親的眼淚橫流,他才停下哄人。

沒出三分鐘,她好像就睡著了。

之後的事,阮輕畫沒了記憶。

阮輕畫悶在被子裡許久,到喘不過氣,才掀開。

她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臉頰,一時間也不確定自己和江淮謙現在這算是在一起了還是不算。

她深深歎了口氣,拿過一側的手機看了眼。

九點多了。

阮輕畫默了默,解鎖看了眼,手機裡有孟瑤的未讀消息。

孟瑤:【成功了嗎!!】

孟瑤:【還沒起?】

孟瑤:【你們這是坐了火箭的速度嗎!!】

孟瑤:【醒了回我消息!】

……

阮輕畫看了眼時間,都是一兩個小時前發來的信息。

她扶額,默默回了句:【醒了。】

孟瑤:【???】

阮輕畫:【沒成功,我喝醉了睡著了。】

孟瑤:【……】

孟瑤:【求你,下回彆喝酒壯膽了好嗎。你掂量掂量下自己的酒量。】

阮輕畫:【。】

她也不想這樣的,她明明開始還是精神的,誰知道那瓶酒的後勁會那麼足。

阮輕畫正發著呆,敲門聲響起。

她一頓,瞬間警覺。

江淮謙立在門口,淡聲問:“醒了嗎?”

阮輕畫:“……”

她握著手機,一時間不知道該說實話還是裝沒聽見。

正糾結著,江淮謙的聲音再次傳來:“醒了出來吃早餐。”

阮輕畫:“……”

她正打算裝死,江淮謙的聲音清晰傳入她耳內,還裹著淡淡的笑:“你總不能……一直躲裡麵。”

江淮謙對她的作息非常了解,一點多睡,九點多差不多該醒了。

阮輕畫微窘,隔了半分鐘才應:“哦……馬上起。”

她現在就想知道,出去後裝斷片這個方法,到底可不可行。

-

又在客房待了十分鐘,阮輕畫才磨磨蹭蹭爬起來。

進了浴室,她抬眸往鏡子裡瞥了眼。

一晚過去了,她的嘴還有點腫。被江淮謙親腫的。

阮輕畫下意識舔了下唇,抬手摸了摸。

她總覺得,他身上的味道和唇齒留香還在上麵。

......

阮輕畫洗漱出去時,江淮謙還在廚房。

她往裡瞄了眼,拘謹地到沙發坐下,沒敢靠近。

驀地,江淮謙從裡出來,瞥了她一眼。

阮輕畫心虛,眼神胡亂晃著,就是沒敢和他對視。

江淮謙看著沙發上規規矩矩坐著的人,眸子裡閃過淡淡的笑。

昨晚膽子倒是挺大,這會先慫了。

想到昨晚,他稍稍頓了頓,掩唇提醒:“先喝杯水,再吃早餐。”

他沒說昨晚的事,來日方長,下回再跟她好好算喝酒這事的賬。

現在嘛,江淮謙得先給她台階下。

阮輕畫一怔,“啊”了聲,看到了桌上放著的透明水杯:“哦。”

她應著:“謝謝。”

江淮謙看了她一眼,又去了廚房。

沒一會,早餐上桌。

江淮謙熬了小米粥,還有雞蛋和烤麵包,以及她愛吃的水果,清清淡淡的,但看著非常不錯。

阮輕畫眼眸閃了閃,低聲問:“你幾點起的?”

江淮謙挑眉:“沒注意。”

阮輕畫抬頭看他。

江淮謙在她對麵坐下,目光灼灼望著她,不緊不慢說:“昨晚沒太睡著。”

“......”

阮輕畫被嗆了下,心虛不已:“哦......”

她緘默了會,小聲嘟囔:“那你晚點可以再睡一會。”

江淮謙揚揚眉,不置可否。

說完,阮輕畫默默低下頭喝粥。

她覺得,自己還是安靜點比較好。

讓阮輕畫意外的是,吃完早餐後,江淮謙也沒和她提昨晚的事。

這讓她有些茫然。他不打算秋後算賬嗎,還是根本沒把她昨晚的舉動放在心上?

阮輕畫想了想,又覺得不太可能。

江淮謙對她什麼感覺和態度,她很清楚。

所以,阮輕畫看著在廚房裡忙碌的人,在想他是不是怕她又像上次一樣,算賬就跑。

江淮謙收拾好廚房出來,她還站在客廳中間。

他斂下眸子裡的笑,低聲問:“站著做什麼?”

阮輕畫:“……”

她頓了下,低聲道:“你今天要加班嗎?”

江淮謙頷首,直接說:“還有點工作要處理。”

阮輕畫“哦”了聲,正想說話,她手機鈴聲先響了起來。

她低頭一看,是馮巧蘭的。

阮輕畫微頓,還是接了起來:“喂。”

馮巧蘭站在她家門口,看著緊閉的大門,低聲問:“輕畫,你不在家?”

阮輕畫“嗯”了聲。

馮巧蘭:“出門玩了嗎?”

“不是。”阮輕畫緘默了會,低聲問:“你過去我那邊了?”

馮巧蘭:“嗯,我過來看看你。”

她是真沒什麼大事,隻是恰好要到元旦節了,馮巧蘭每年元旦前都會找她吃頓飯,算是一起過年。

畢竟其他時間,阮輕畫也很少答應和她聚一起。

阮輕畫自然也想到了這個事,她想了想,看了眼進了書房的江淮謙,低聲道:“我現在回來。”

馮巧蘭:“沒跟朋友去玩?”

“嗯。”阮輕畫淡淡說:“你先進屋等會吧。”

“好。”

掛了電話,書房的人出來。

“要回家?”

阮輕畫點頭,抿了下唇說:“我媽找我吃飯。”

江淮謙頷首,低聲道:“去換衣服,我送你回去。”

“你不是還有事要忙嗎?”阮輕畫抬眸看他,“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

江淮謙沒說話,就這麼定定地看著她。阮輕畫無奈,妥協道:“你等我一會,我收拾下。”

“嗯。”

把阮輕畫送到小區門口,江淮謙轉頭看她,“你媽陪你吃晚飯嗎?”

阮輕畫怔了下,看向他:“應該不會。”

江淮謙“嗯”了聲,淡聲道:“那晚飯時間留給我?”

阮輕畫拉著安全帶的手緊了緊,輕聲道:“好。”

-

到家時,馮巧蘭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阮輕畫看了眼,一側有她帶過來的水果。

她很愛吃水果,但常常會忘了買。

母女倆對視一眼,馮巧蘭盯著她看了幾眼,突然說:“你昨晚沒在家裡住?”

阮輕畫換鞋的動作一頓,“嗯”了聲,進了房間。

馮巧蘭擰眉,掀起眼皮看向她。

“去孟瑤那邊了嗎?”

“不是。”

阮輕畫把包放好,換了件衣服,淡淡說:“去朋友家了。”

馮巧蘭沉默了會,直勾勾看著她:“男朋友家?”

阮輕畫:“……”

她撩起眼皮看她,目光澄澈:“誰跟你說的我有男朋友?”

馮巧蘭沒說話。

阮輕畫細細一想,也能知道原委。

“小洛?”

馮巧蘭點頭:“但他隻是提了一兩句,說是你上次帶他玩,還有個異性在身邊。”

阮輕畫大概能猜到小洛會說什麼。

她應了聲,也沒生氣:“還不是男朋友。”

馮巧蘭一怔,詫異看她:“喜歡的?”

阮輕畫:“嗯。”

她發現,在承認喜歡上江淮謙後,無論對誰,她都能很坦然地告知。

即便是馮巧蘭,也一樣。

隻要問了,她就不會否認。

馮巧蘭怔怔看她,頗為意外。

她了解阮輕畫,雖說她們母女倆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也早早地分開了。

可她是真的還算了解自己的女兒,阮輕畫在有些事情上,非常固執。固執到沒有人可以改變她的想法。

而感情方麵,便是其一。

這也是為什麼,她當初會逼她去相親的原因。

因為她和她父親婚姻的失敗,她對愛情這件事很恐懼也很抗拒。

青春期,彆人會擔心孩子早戀被騙,他們從不擔心這方麵問題。

阮輕畫從小到大,彆說曖昧小男生,連男同學正兒八經地在生日給她送份禮物,她都原封不動給人退回去。

……

想著,馮巧蘭看了她一會,低聲問:“是什麼樣的男孩子?”

阮輕畫愣怔片刻,忽地一笑:“很高很帥。”

馮巧蘭:“……”

阮輕畫看向她,溫聲道:“對我很好的。”

“這樣。”馮巧蘭緘默了會,輕聲道:“那好好珍惜。”

“嗯。”

阮輕畫笑笑,“我會的。”

不用任何人提醒,江淮謙她抓住了,就不會把他放走。

關於她喜歡的人這件事,馮巧蘭多問了幾句。

但看阮輕畫不太想提,她也不好打探太多。

她們母女倆關係親疏,各自都心知肚明。

午飯前,阮輕畫跟馮巧蘭去了趟超市。

她說要給她做飯,她也沒抗拒。

很早之前,她就接受了她們這樣的相處方式,之後也隻會一直這樣下去,一年有個三五次在一起吃頓飯,各自平安健康,便足夠了。

吃過飯沒多久,馮巧蘭幫她收拾了下家,便先離開了。

臨走前,她抿了抿唇,有些局促道:“如果哪天方便了,可以帶朋友來給媽媽看看嗎?”

阮輕畫扶著門把,應了聲:“穩定了再說。”

聞言,馮巧蘭也不勉強:“那我先走了。”

“嗯,到家跟我說一聲。”

“行。”

-

馮巧蘭走後,屋子裡空蕩蕩的。

阮輕畫環視看了一圈,在屋子裡晃了晃,盯著茶幾上放著的幾個蘋果發呆。

其實她不過平安夜,但馮巧蘭還挺迷信的。

剛剛去超市,堅持給她買了一袋水果讓她晚上吃一個,未來都會平平安安。

阮輕畫用手指碰了碰那幾個漂亮蘋果,掏出手機給江淮謙發消息。

一整個中午都在忙,她也沒顧得上看手機。

阮輕畫:【江總吃飯了嗎?】

看到阮輕畫消息時,江淮謙還在開會。

一側的手機振動,他拿過看了眼,唇角輕勾了下。

江淮定恰好看到,挑了下眉問:“誰的消息?”

江淮謙掃了他一眼:“說完了?”

江淮定:“……”

他笑罵了聲:“讓我八卦一下,那女孩的?”

“嗯。”

江淮謙回:【還沒,你媽媽回家了?】

回完,他快速瀏覽了下江淮定發過來的文件,淡聲道:“那就這麼辦吧。”

江淮定應著,淡淡說:“過兩天你是不是得來我這邊了?”

江淮謙掀起眼皮看他。

江淮定聳肩,笑著道:“你跟我分享下八卦,推遲到過完元旦再來吧。”

他道:“陪女孩過個元旦吧,儀式感很重要。”

聞言,江淮謙麵不改色說:“我計劃二號來。”

江淮定:“……”

他噎了噎,錯愕看他,“說好的十二月底呢?”

“嗯。”江淮謙麵無表情道:“你說的,要我陪人過元旦。”

江淮定:“……”

這話他不是剛說的嗎!!

驀地,門鈴聲響起。

江淮定挑眉:“人都住你家裡了?”

“不是她。”江淮謙起身,去把門打開,跟送貨的人交涉著:“放這兒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