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三章(跟我回去,我不保證還會送...)

第四十三章(跟我回去,我不保證還會送...)(1 / 2)

周五, 一到下班點,除非天大的事,一般同事都走得飛快。

周末就兩天, 大家都格外珍惜。

阮輕畫抱著東西上樓時, 每一層都很安靜,暢通無阻。

她到江淮謙辦公室門口時, 門是打開的。

他刻意給她留的。

阮輕畫往他助理辦公桌那邊看了看, 已經沒人了。

阮輕畫挑眉,詫異地走了進去。

“他們都下班了嗎?”

江淮謙掀起眼皮看她,點了下頭。

阮輕畫訝異,把東西放在他辦公桌上, 低聲問:“那為什麼你還要加班?”

江淮謙失笑,解釋說:“前段時間壓榨太狠, 總要給他們放放假。”

聞言,阮輕畫不由表示讚同。

就近段時間,她聽了公司不少吐槽江淮謙的言論。

大多數, 除了誇他帥有能力之外, 就是說他不是人,他來了公司後, 大家手頭的事明顯多了起來,時不時還得加班。

明明以前,大家都是得過且過的工作狀態, 現在被逼著不得不往前進步。

“也是。”阮輕畫拉開他早已擺好的椅子坐下,瞥了他一眼說:“工作狂魔。”

江淮謙:“……”

他輕勾了下唇, 低聲問:“會不會覺得無聊?”

“不會。”

阮輕畫也直接, 輕聲道:“我畫設計圖,你忙你的, 不用管我。”

江淮謙“嗯”了聲,“想吃點什麼?”

“你餓嗎?”

阮輕畫看他。

江淮謙挑眉:“怎麼說?”

阮輕畫想了想,咬著唇說:“不餓的話晚點再吃?我想去吃火鍋。”

孟瑤要周日才回來,沒有孟瑤在,阮輕畫已經很長時間沒去吃火鍋了。

江淮謙微怔,哭笑不得:“好。需不需要吃點彆的墊墊肚?”

“不用。”

確定她是真不需要後,江淮謙沒再問。

兩人互相忙碌著,享受這一刻的安好。

-

忙完,江淮謙讓她選了部電影。

臨近新年,聖誕氣息濃鬱。阮輕畫這才發現,周日就是聖誕節了。

她愣怔了下,詫異看向江淮謙:“後天是聖誕節呀?”

江淮謙“嗯”了聲,看她:“沒注意時間?”

阮輕畫點頭,“沒太注意。”

她每天隻注意了要不要上班,多少號是真沒察覺。

難怪,今天下班時同事們都異常興奮。

江淮謙斂了神色,低聲問:“周日打算做什麼?”

阮輕畫靜默了會,瞅著他道:“那天孟瑤回來。”

江淮謙:“……”

“你跟孟瑤約好了?”

阮輕畫心虛地點頭,“嗯,我去機場接她,約了一起吃飯。”

越說到後麵,阮輕畫越心虛。

明明前幾天,她還覺得自己挺理直氣壯的。孟瑤是自己閨蜜,她和閨蜜關係好點很正常。

可現在,她發現……自己好像確實會因為孟瑤,忽視江淮謙。

思及此,阮輕畫心虛地摸了摸鼻尖。

江淮謙看她這樣,一時也無言。

“行。”

他說。

阮輕畫眨眨眼,低聲控訴:“你也沒提前說。”

江淮謙沉默。

他沒說,其實自己也有點忘了過兩天是聖誕節這件事。

兩人相對無言。

阮輕畫低著頭,小聲嘟囔著:“我先選電影吧。”

“好。”

“我們看個美劇吧。”阮輕畫眼睛晶亮,笑盈盈道:“有部新上映的,給聖誕節準備的。”

在這種事情上,江淮謙沒太大意見。

選好後,兩人才收拾著過去。

他們選的電影院離公司不遠,走過去也就十幾分鐘。

周五緣故,路道還有些擁堵。

江淮謙沒開車,拉著阮輕畫往斜對麵走。

晚風襲來,刺骨的涼。

但阮輕畫的手卻在出汗。

她微微低了下頭,看到自己被江淮謙包裹住的手。

他牽的沒有一點不自在,非常自然而然地握住了。

驀地,掌心傳來他的力量。

阮輕畫抬眸,對上他漆黑明亮的瞳仁。

她眨了眨眼,輕聲問:“怎麼了?”

“沒事。”

江淮謙看她,“真不吃火鍋了?”

“嗯嗯。”阮輕畫笑:“待會到電影院門口買點彆的吃就行。”

她望著江淮謙,“還是你想吃?”

江淮謙:“還好。”

他說:“怕你餓。”

“不會。”阮輕畫晚上本就吃的不多,有時候不吃也不會太餓。

江淮謙頷首。

-

兩人到電影院門口時,人很多。

門口站著不少情侶,舉止親昵。

阮輕畫和江淮謙一出現,不意外吸引了不少目光。

但兩人對這種目光,都是習慣的,也沒太放在心上。

取過票,江淮謙給她買了電影必備可樂和爆米花。

他碰了碰,淡聲道:“可樂少喝點。”

阮輕畫:“嗯。”

兩人等了一會,進了電影院。

阮輕畫對電影的期待值很高,也沒太去在意旁邊的人。

電影開播,她往嘴裡機械地塞著爆米花。

吃了會,她才發現旁邊男人非常安靜。

阮輕畫怔了下,側眸看他。

察覺到她目光,江淮謙斂了斂神色,壓著聲音問:“怎麼了?”

阮輕畫默了默,舉著爆米花問:“你吃嗎?”

江淮謙掃了眼,目光停滯在她手指。

他“嗯”了聲,張嘴。

“?”

阮輕畫懵了下,才反應過來他這個舉動的意思。

她頓了頓,臉頰微熱地拿起,往他嘴裡塞。

她小心翼翼的,唯恐手指碰到他的唇。

可即便如此,還是不小心碰到了。

江淮謙舌尖掃過她指腹,酥酥麻麻的觸感傳遍全身。

阮輕畫眼睫一顫,下意識地縮回了手。

她嚴重懷疑,江淮謙是故意的。

耳側響起他吃爆米花的聲音,沒有刻意放大,就輕輕的嚼嚼聲。

兩人靠的太近,這聲音就在阮輕畫耳側回響,讓她心跳加速。

她食指還殘留著他唇間的溫度,在灼灼發燙。

阮輕畫眼神飄忽地看了眼大屏幕,垂著眼瞼往嘴裡塞爆米花。

吃了兩口後,她舌尖不小心舔到了指腹。

她動作一頓,莫名其妙地想――

這算間接接吻嗎。

好像算的。

她正想著,一側傳來男人低沉沉的笑聲。

阮輕畫耳朵一熱,還沒說話,江淮謙便先出聲了。

他往阮輕畫這邊傾斜著,貼靠在她耳邊問:“在想什麼?”

“……”

阮輕畫身子一僵,感受著他溫熱氣息。

“你――”

她抿了下唇,沒忍住推了下他身子:“看電影。”

江淮謙:“……”

借著大屏幕的光,他盯著阮輕畫緋紅的耳朵看了許久,眸子裡浮現淺淺笑意。

他沒再逗她。

阮輕畫拉回思緒後,專注地把注意力放回到了電影裡。

電影是一部在聖誕節前夕發生的故事,主要是為了過聖誕節。

男女主人公因為一個有趣的挑戰,而開始了各種奇妙的互動。兩人素未謀麵,卻對對方有了好感。

電影節奏輕快,溫暖。

整體色調讓人看著特彆舒服,在冬天,在聖誕節這個時候,就需要這種甜甜的,沒有太多波折的愛情故事。

……

男女初次見麵時,大廳內掀起了部分**。

之後,兩人的關係進入了突飛猛進。美劇拍的,必然會露骨大膽很多。

吻戲床戲必不可少。

開始,阮輕畫還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畢竟是電影。

但漸漸的,她又生出了上一回看電影的窘迫感。她發現每一回自己看愛情美劇,江淮謙都在旁邊。

上次是三人組,這回……隻是他們兩。

她輕眨了下眼,麵不改色地繼續觀看,儘量地忽視旁邊人目光。

過完最後一個小**後,劇情進入了溫馨階段。

基本上是小日常,之後是和朋友一起過聖誕,氛圍歡樂,溫暖有愛。

……

-

看完電影,阮輕畫把沒吃完的爆米花遞給江淮謙,去了趟洗手間。

洗手時,她才發現自己的臉和耳朵都是通紅的。

她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看了會,深呼吸了下,才往外走。

江淮謙站在入口等她,深夜人不多,但也不少。不少人目光赤|裸地盯著他,沒有半點怯意。

阮輕畫頓了頓,望著他挺拔的背影看了會,才慢吞吞挪了過去。

聽到聲音,江淮謙回頭看她。

“走吧。”

阮輕畫抬眸,剛想去拿他手裡的爆米花,江淮謙便避開了。

他微頓,抓著她的手放入大衣口袋,淡聲道:“我拿。”

“……”

阮輕畫怔了下,感受著他手指的溫度。

她舔了下唇,“哦”了聲:“好。”

兩人到了一樓。

商場的餐廳都關門了。

阮輕畫看了一圈,低聲問:“你想吃點什麼?”

他們倆都沒吃晚飯,她倒是不餓,但她擔心江淮謙餓。

江淮謙想了想:“不知道。”

阮輕畫詫異看他,“不知道?”

江淮謙“嗯”了聲。

阮輕畫沉默了會,小聲道:“這附近的店都關門了,你去夜市攤吃燒烤嗎?”

江淮謙看了她一眼。

阮輕畫問完,摸了摸鼻子道:“不過那邊有點冷。”

“不去。”

江淮謙低聲道:“你不餓的話,送你回家?”

“……”

阮輕畫瞅著他看,“那你呢?”

“隨便吃點什麼都行。”江淮謙拍了下她腦袋,輕聲道:“不用擔心。”

阮輕畫撇嘴。

上了車,阮輕畫往外看,路道兩旁,商場的中間都已經有聖誕樹,有聖誕氛圍了。

莫名其妙的,她想到了和江淮謙在國外的那個聖誕節。

那時候,他們還隻是剛認識,知道對方存在,但陰差陽錯的,湊在一起過了個聖誕節。

那天晚上。

阮輕畫認真思考了下,江淮謙問她想吃什麼,她說火鍋。

說完後,江淮謙帶她離開聖誕聚會現場,七拐八拐地帶她去吃了一頓久違的火鍋。

窗外光影掠過,阮輕畫盯著男人映在車窗的側臉看了許久,後知後覺發現,好像從遇見他開始,她的所有情緒和心願,都被他照顧的妥妥帖帖。

隻要她要,江淮謙便能變法寶一樣的把她想要的送到她麵前。

無論是大事還是小事,隻要找了他,他就會幫她實現。

車內靜悄悄,舒緩的音樂聲流淌而過。

阮輕畫盯著江淮謙看了許久,在他出聲前,忽然問了聲:“你想吃麵嗎?”

江淮謙挑眉,抽空看了她一眼:“你做?”

阮輕畫點頭:“吃不吃?”

她目光直直地望著他,眼神沒有半點躲閃。

江淮謙應了聲:“好。”

他問:“家裡有食材嗎?”

阮輕畫懵了下,才想到:“……隻有雞蛋了。”

連午餐肉,都已經沒了。

她點開APP,低聲道:“我看看附近還有沒有送菜的。”

點開一看,基本上沒有二十四小時服務的。

江淮謙看她委屈神色,輕笑道:“下回吧。”

“那你回去吃什麼?”阮輕畫想了想問:“你家有食材嗎?”

“……”

兩人對視看了眼,江淮謙忽而打了燈。

在阮輕畫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他把車停在了路邊。

阮輕畫愣了下,詫異看他:“你……”

話還沒說出口,江淮謙把車內頂燈打開,低頭望著她,聲音低而沉:“你確定要跟我回家?”

阮輕畫:“……”

她張了張嘴,對著他幽深的瞳仁,磕絆道:“……我的意思是,去拿食材。”

江淮謙應了聲,緊盯著她。

“嗯?”他問:“拿了再回你那邊?”

阮輕畫緘默了會,自言自語說:“好像是有點麻煩。”

江淮謙低低一笑,漆黑的瞳仁注視著她,低聲問:“然後呢?”

“如果你不介意。”阮輕畫微頓,抬眼看他,“我可以去你家做。”

江淮謙沒吭聲。

阮輕畫被他看著,無比緊張。

她深呼吸了下,看他遲遲不回應,自顧自找台階下:“當然,要是不方便――”

話還沒說完,江淮謙俯身而下,輕咬了下她的唇。

阮輕畫吃痛,眼睫一顫。

她瞪大眼看他,上下唇動了動,半天沒能說出一個字。

江淮謙斂神,盯著她說:“彆說這種話。”

他不緊不慢說:“對你,沒有不方便的時候。”

阮輕畫的心像是被什麼戳中了一樣,一種難言的感覺在蔓延著。

她下意識舔了下唇,想說話。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