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二章(求之不得。【雙更合一】...)

第四十二章(求之不得。【雙更合一】...)(1 / 2)

她愣怔片刻, 反應過來他意思,忍俊不禁道:“你現在是……吃孟瑤的醋嗎?”

江淮謙很坦誠:“不行?”

“……”

阮輕畫被他的話噎住,唇角微彎了彎:“我沒說不行。”

她眼珠子轉了轉, 明亮璀璨:“就是沒想到你……”

“我什麼?”

江淮謙直勾勾望著她。

“幼稚。”阮輕畫想了想, 想到了形容詞:“你現在這樣,一點都不像大家心目中的江總。”

聞言, 江淮謙倒覺得有意思:“大家心目中的我什麼樣?”

“就……很厲害, 很成熟很穩重,還有點帥。”

阮輕畫想著辦公室那些小迷妹的討論,如實告知。

江淮謙抓住她最後的重點,挑了下眉:“一點點帥?”

阮輕畫看他, 麵不改色說:“不然呢?”

江淮謙沉吟半晌,語調悠長道:“我以為, 我還挺帥的,不止一點點。”

“……”阮輕畫撲哧一笑,唇角上揚:“自戀。”

江淮謙低眼看她。

阮輕畫抬起眸, 和他對視片刻後, 默默挪開眼。

“我該下去了。”

江淮謙看了眼時間,“嗯”了聲:“好。”

“我送你?”

阮輕畫看他。

江淮謙輕笑了聲, 淡淡說:“去吧,下班等我?”

阮輕畫看他,淡聲問:“你不用加班?”

“要。”

江淮謙坦誠道:“陪我加班?”

阮輕畫眨了眨眼, “可以,有加班費嗎?”

“……”江淮謙看她一臉財迷模樣, 無聲地彎了下唇:“有。”

聞言, 阮輕畫故意說:“好,那就勉強答應你。”

江淮謙:“……”

-

回到辦公室, 還有大半個小時才到下午上班時間。

阮輕畫看了圈,大家也都還在休息。

她放輕動作,回到自己位置上趴下。

她其實也有點兒困。

可一趴下,大腦是興奮的。她不知道彆人是不是這樣,但她確實會因為和江淮謙的一些話和一些舉措,變得興奮,抑製不住自己想要上揚的唇。

阮輕畫趴在桌上,輾轉了好幾回,都沒能睡著。

最後,她索性爬起來畫圖。

此時此刻,也隻有畫圖能讓她冷靜。

整個下午,阮輕畫都在琢磨自己的設計圖,不知不覺便到了下班時間。

“輕畫,下班了。”

“啊?”阮輕畫回神,看了眼時間:“你們先走吧,我再加會班。”

小萱點頭:“明天見。”

阮輕畫彎唇笑笑:“明天見。”

徐子薇看她,頓了下說:“我今天也加會班,晚點再走。”

阮輕畫“嗯”了聲,沒太放在心上。

把設計圖畫好,她托腮盯著看了會,總覺得不是特彆的完美。

和她腦海裡的想象有了偏差,阮輕畫思忖了會,拍了個照發給江淮謙。

阮輕畫:【你覺得我這張設計稿,有沒有哪裡不對勁?】

發過去後,江淮謙沒立即回複,阮輕畫也沒太放在心上,自己繼續琢磨著,還搜了不少之前時裝秀的高跟鞋出來欣賞。

在眼花繚亂的高跟鞋裡,她偶爾也能找到靈感。

-

與此同時,江淮謙一整個下午都在處理Su最近這段時間堆積的文件。

剛處理完,他先看到了Su明年春季的主打設計款。

江淮謙微頓,斂目看了會擺在自己麵前的設計稿。設計圖是他熟悉的風格,帶了點個人特色。

隻是設計稿下的署名,不是他印象裡的人。

江淮謙盯著署名看了會,撥通助理內線。

沒一會,劉俊便出現在了門口。

“江總。”

江淮謙抬起眼看他,淡聲道:“去把Su之前參加春季主打款pk的所有設計圖找出來。”

劉俊一愣,詫異道:“是有什麼問題嗎?”

江淮謙輕哂,淡聲道:“明天交給我。”

劉俊聽著他那明顯的嘲諷,忙不迭道:“是。”

他揚眉想了想,估計是有人該遭殃了。

劉俊出去後,江淮謙看了眼時間。

他拿過一側手機,正想給阮輕畫發消息,先看到了她信息。

他點開一看,無奈一笑。

江淮謙:【上來,我給你說說問題。】

看到江淮謙信息,阮輕畫扶額:【辦公室還有同事在。】

江淮謙:【這個點也有人加班?】

阮輕畫:【嗯,我晚點再來。】

江淮謙:【好,晚上想吃什麼,在辦公室吃還是出去吃?】

阮輕畫想了想江淮謙的忙碌程度,直接道:【辦公室吧,我來點外賣?】

江淮謙:【想吃什麼,我讓劉俊點。】

阮輕畫:【。】

阮輕畫看了看附近的外賣,沒發現什麼特彆想吃的。

她回了江淮謙隨意兩個字,又投入到了設計中。

“輕畫。”

徐子薇聲音在辦公室清晰響起。

阮輕畫側頭,“怎麼了?”

徐子薇手裡拿了份設計稿,低聲道:“你幫我看看,我這兒總覺得有哪不對勁,感覺還能更好。”

阮輕畫怔了下,笑了笑說:“好。”

她接過她畫的設計稿,垂眼看著,輕聲道:“我覺得鞋麵這兒可以加點特色。”

“什麼特色?”

阮輕畫思考了會,自己動手畫了個類似蝴蝶結的圖案出來,輕聲道:“我覺得這個彆在這上麵,可能會更合適,你看看?”

徐子薇接過一看,眼裡閃過一絲詫異。

她點點頭,輕聲道:“好像是比較好,我先看看。”

阮輕畫應了聲:“你再研究研究,這也就是我自己想法。”

“好,謝謝。”

阮輕畫莞爾:“客氣。”

隔了沒多久,阮輕畫手機又震了下。

她掃了眼時間,收拾著東西:“子薇,我先走了。”

徐子薇抬頭看她,“好,回去注意安全。”

“你也是。”阮輕畫道:“彆加班太晚。”

“嗯嗯。”

跟徐子薇說完,阮輕畫心虛地提著包進了電梯。

她抬眼看了看下降樓層,有點頭疼。

這偷偷摸摸的,跟捉賊一樣。

阮輕畫到樓下,索性去隔壁飲品店買了兩杯果汁,這才慢吞吞地進了電梯,上了頂層。

她到的時候,江淮謙已經站在門口等著了。

看到她手裡東西,江淮謙挑了下眉:“怎麼下去了?”

阮輕畫老實道:“我們辦公室還有同事在,我沒直接上來。”

江淮謙:“……”

他無奈一笑,低聲問:“這麼擔心同事知道?”

阮輕畫沉吟了會,搖了搖頭:“不是這個原因。”

江淮謙詫異看她,“那是因為什麼。”

阮輕畫想了想,一時也說不上來。

“我不確定是不是自己想多了還是彆的原因。”她抿了下唇說:“以後跟你說吧。”

聽到‘以後’這兩個字,江淮謙輕勾了下唇:“好。”

他道:“以後說。”

阮輕畫怔了下,聽懂了他話裡意思。

她不好意思地碰了下耳朵,把果汁遞給他:“喝嗎?”

江淮謙接過:“喝。”

兩人在辦公室將就地用了晚餐。

剛吃完,還沒等江淮謙休息,阮輕畫便掏出了自己的設計稿,眼睛晶亮地望著他。

“……”

江淮謙垂眼看她,頗為無奈。

他發現,自己繼沒有孟瑤重要後,好像還比不過她的設計圖。

阮輕畫接受著他控訴的目光,有些微茫然:“你也還沒想到解決方案嗎?”

“不是。”

江淮謙傾身,拿過她設計稿看了會,淡聲道:“你覺得哪裡有問題?”

阮輕畫指了指:“我圈出來這裡,我總覺得差點味道。”

江淮謙看她設計圖,認真思考了起來。

下午那會他太忙,有點想法,但沒抓住。

他盯著看了會,看向一側眼睛晶亮的人,唇無聲地彎了下。

“這麼著急?”

阮輕畫眨眨眼:“早點定下來會比較好。”

江淮謙笑了聲:“我試試看。”

外邊的天色一片漆黑,辦公室內燈火通明。

明亮的燈光照在寬敞的室內,並不會讓人覺得不舒服。相反,阮輕畫覺得這是她加的最愉快的一個班。

趁著江淮謙畫圖間隙,她環視看了一圈周圍。

她來過江淮謙辦公室很多次,但鮮少認真地打量這兒。

江淮謙過來接手的急,室內裝飾都還是之前舊的,但也有不少發生了改變。

很多物件,都換成了他會偏好的風格,顏色各方麵,也都變得更簡單。

黑白灰三個色調,顯得還有點冰冷。

阮輕畫仔細看了看,起身往書架那邊走。

書架靠牆,上麵有擺放很多書籍。

阮輕畫低頭看了看,發現了不少雜誌,也看到了不少設計圖刊。

她隨手抽了本,打算翻開看看。

兩人在同一片小天地下,互相忙碌著。

阮輕畫看了會,剛想回到沙發上,一轉身便撞到了人。

她抬眸,望著不知何時走到身後的男人。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江淮謙低頭,看了眼她手裡捧著的雜誌:“喜歡?”

阮輕畫斂了神色,這才發現自己盯著雜誌內的其中一頁看了許久。

她靜默了會,瞅著他問:“你指什麼?”

江淮謙輕笑了聲,低聲道:“這條裙子,是j&A秋冬新款。”

J&A是高奢品牌,除了鞋之外,服裝和包包也是主打。隻是阮輕畫關注比較多的是鞋,服裝當然也有,但沒那麼細致。

她愣怔了下,認真一看,果然那張內封下寫了J&A高定係列幾個字。

她“哦”了聲,笑了下:“沒注意。”

江淮謙應了聲,低低問:“喜歡嗎?”

阮輕畫微怔,睇了他一眼:“喜歡啊,很漂亮。”

這是她的實話,J&A的高定係列,沒有難看的。

說完,她補充道:“但不適合我。”

“怎麼不適合?”

江淮謙就著她的姿勢,往後翻了翻,淡聲說:“我覺得挺合適的。”

阮輕畫笑了下,瞥向他:“太貴了。”

她認真道:“就算是買得起,我也沒有合適的場合穿。”

她總不能上班穿個高定禮服吧,又不是瘋了。

江淮謙看她堅定模樣,倒也不出聲。

他微微低頭,就著她姿勢仔細閱覽了下這本雜誌。

頭頂陰影落下,好一會阮輕畫才發現兩人姿勢有多曖昧。

江淮謙現在這個樣子,像是把她納入了懷裡一樣,把她嚴嚴實實地擋住,密不可分地圈她在自己懷中。

她鼻息間,全是他身上的味道。

衣服上殘留的男士香水味,不算濃烈,已經淡了很多,卻恰好戳中了她的偏好。

驀地,阮輕畫怔了下。

她下意識地拉了拉江淮謙衣服,往前湊著聞了聞。

感受到她動作,江淮謙手微滯,眸色漸沉。

“怎麼了?”

他嗓音低了幾分,看她近在咫尺的臉龐。

阮輕畫沒意識到自己這個舉動多曖昧,她嗅了嗅,仰頭看向他:“你戒煙了?”

以前靠的近的時候,江淮謙身上會有淡淡的煙味。

其實她不討厭煙味,又或者正確來說,是不討厭江淮謙身上的煙味。

但抽煙多了對身體不好,她才會讓江淮謙少抽。

不過他這種身份,會有煩悶事,也會有各種應酬,一點不抽不太可能。

江淮謙微頓,倒是意外她能發現。

他“嗯”了聲。

阮輕畫愣住,狐狸眼直勾勾盯著他,嘴唇翕動:“什麼時候戒的?”

江淮謙想了想:“有段時間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