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一章(你在,我心靜不下來。【雙...)

第四十一章(你在,我心靜不下來。【雙...)(1 / 2)

阮輕畫心跳如擂鼓, 感覺身體裡的血液在快速地流淌,激湧。

耳後那一處的肌膚,更是滾燙炙熱。

她扣在江淮謙身後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緊, 她屏息著, 一動不動。

感受到她身體的僵硬,江淮謙咬了下便鬆開了。

他聲音低低的, 酥酥麻麻地笑著:“那麼緊張?”

聽出了他話語裡的戲謔, 阮輕畫耳根子一熱,想也沒想地把人推開:“你越界了。”

江淮謙一頓,兀自一笑:“不喜歡我這樣?”

阮輕畫張了張嘴,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說不喜歡, 其實沒有。

她覺得自己很怪,在江淮謙靠近時, 會不由地想往他懷裡靠得更近一點,汲取他身上溫暖的味道。

明明,以前時候她覺得江淮謙是最不能給自己安全感的人, 可現在, 一切都變了。

江淮謙注視著她,眸眼溫柔:“不說話就是喜歡。”

阮輕畫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低頭道:“你再過分,我就――”

“就什麼?”江淮謙低頭,親昵地蹭了蹭她鼻尖, 嗓音沉沉問:“想我了嗎?”

昨晚在手機裡沒得到的答案,他還想繼續問。

阮輕畫一怔, 看他疲倦的神色, 忽然就心軟了。

她靜默了會,彆開眼問:“你想吃什麼?”

江淮謙倏地笑了下, 低聲道:“你做什麼吃什麼。”

阮輕畫“哦”了聲,抿了下唇說:“我得看看冰箱裡有什麼。”

她不是愛做飯的人,周一到周五都要上班,早餐路上買了吃,中午食堂解決,晚上要麼和孟瑤約外麵,要麼回家吃點水果沙拉,隻有周末才會開火。

也因為此,她周五才會去超市買點蔬菜水果,其他時間要煮東西,大多都是速食。

阮輕畫打開冰箱看了看,估算著時間:“吃麵條嗎?”

江淮謙莞爾,低聲道:“好。”

阮輕畫看他不嫌棄,開了火煮麵條。

考慮到江淮謙的口味,她還煎了兩個雞蛋,煎了幾片午餐肉。

冬日的早餐吃點熱騰騰的食物,一整天心情都會好。

阮輕畫廚藝一般,不好不壞,勉強不會餓著自己的類型。

煮好,江淮謙端了出去。

小小的出租屋裡,兩人麵對麵坐著。

阮輕畫把快遞遞給他,有點不好意思說:“我手藝一般,你隨便吃兩口吧。”

江淮謙看她,勾了下唇:“不行。”

對著阮輕畫狐疑目光,他不緊不慢說:“你做的,不好吃也得吃完。”

“……”

阮輕畫被他逗的,麵紅耳赤。

她發現,江淮謙越來越不像她所認識了解到的那個江淮謙了。但偏偏,這樣的他她很喜歡。且好像隻有她能看見,接觸這樣的他。

-

江淮謙有好幾天沒好好吃飯了,阮輕畫做的麵條味道清淡,就是原滋原味的感覺,但神奇般地打開了他味蕾。

吃完,江淮謙主動地攬下洗碗的活。

阮輕畫沒攔著,反正也就兩個碗。

她回房間補了個妝的空隙,江淮謙便洗好了。

“走吧。”江淮謙看了眼時間:“來得及。”

阮輕畫“嗯”了聲,和他一起往外走。

剛走到電梯口,陳甘也從另一側出來了。

三人好巧不巧碰上。

看到阮輕畫和江淮謙兩人,陳甘微微一頓,斂下訝異的瞳仁,和她打了招呼:“早。”

阮輕畫愣了下:“早。”

陳甘看了眼江淮謙,微微頷首。

江淮謙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下,沒太在意。

進電梯後,阮輕畫和他聊天。

“那邊的事情都解決了嗎?”

“嗯。”江淮謙寬慰她,“彆擔心,差不多都搞定了。”

阮輕畫點點頭,瞥了他一眼:“那市場調研,你還去嗎?”

孟瑤他們現在還沒回來,還在各大城市奔波。

江淮謙思忖了會,低聲道:“再說,最近沒時間。”

阮輕畫想想,好像也是。

出了小區,阮輕畫跟著江淮謙上了車。

她剛把安全帶扣上,江淮謙便傾身靠了過來。

阮輕畫眼皮一跳,正想往後退,他先握住了她的手。

她一怔,垂眸看他:“你……”

“痛不痛?”江淮謙看著她左手手背上還沒徹底消掉的針孔痕跡,低聲問。

阮輕畫愣怔片刻,輕聲道:“你怎麼知道?”

問完,她覺得自己問了個傻問題:“周堯跟你說的嗎?”

“嗯。”江淮謙目光灼灼望著她,眸子裡倒映著她的臉龐,“傻不傻。”

聞言,阮輕畫不太服氣道:“手不好不方便,我隻是為了手快點好。”

江淮謙:“嗯。”

看他不太信的模樣,阮輕畫無奈一笑:“你彆擔心太多,我真沒事。”

她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沒記錯的話,你比小孩子還討厭打針。”

阮輕畫:“……”

江淮謙直勾勾盯著她,嗓音沙啞問:“我記錯了嗎?”

阮輕畫眼睫毛顫了顫,不說話。

她確確實實不愛進醫院,還很討厭打針。小學時病的那一場,讓阮輕畫成了醫院常客。久而久之,她便非常非常討厭去醫院,醫院這個地方,給她幼小的童年留下了陰影。

在國外時,阮輕畫也生過病。

那會江淮謙想帶她去醫院,被她強烈拒絕。到最後,他讓家庭醫生過來給她打針,她抗議了許久,說自己吃藥就行,但江淮謙沒聽她的,還是讓醫生給她打了針。

因為這事,她還生了他的氣。

現在想起,阮輕畫覺得自己真有點過分。

彆人對自己好,一點也不領情,簡直就是個白眼狼。

“沒。”

阮輕畫回過神來,輕聲道:“沒記錯。”

她抬眸和江淮謙對視,認真說:“但這回我是自願的,所以沒想象中那麼害怕。”

江淮謙應了聲,沒多說。

阮輕畫拉了拉自己的手,抬眸看他:“你乾嘛?”

江淮謙看了她一眼,把她手放開。

“走吧。”阮輕畫不解風情道:“上班要遲到了。”

江淮謙啞然失笑,點點頭:“行,保證不讓你吃到。”

“嗯呢。”阮輕畫笑笑說:“我要拿全勤的。”

Su福利待遇很好,每個月的全勤都有五百塊。雖然不多,但也能吃一兩頓火鍋。

-

江淮謙直接把車開去地下停車場,阮輕畫也不怕遇到同事。

江淮謙的停車位比較偏僻,一般人都不會過來。

到電梯口時,阮輕畫指了指:“我坐這台。”

江淮謙:“……嗯。”

他沒勉強,抬手揉了揉她頭發說:“中午一起吃飯?”

阮輕畫笑:“天台嗎?”

江淮謙微頓,低聲道:“你不介意的話,可以來我辦公室。”

阮輕畫想了想:“晚點再定?”

她不確定自己中午會不會忙。

江淮謙:“好。”

和江淮謙分開後,阮輕畫一路暢通無阻到了辦公室。

她心情愉快,還頗有興致地弄了下她養著的仙人球。

小萱一到,便發現了她心情變化。

她揚揚眉,壓著聲問:“輕畫姐,你今天好開心呀。”

阮輕畫微微一笑:“嗯,是還不錯。”

小萱從對麵挪過來,小聲問:“昨晚跟男朋友約會去啦?”

“……?”

阮輕畫愣了下,詫異看她:“男朋友?”

“對啊。”小萱說:“就上回接你去醫院的那個,不是你男朋友嗎?”

聞言,阮輕畫這才知道她們誤會了。

她“嗯”了聲:“不是。”

小萱:“啊?”

阮輕畫淡聲說:“他是一個朋友,不是我喜歡的那個人。”

聞言,小萱點點頭說:“哦,那是我們誤會了,抱歉啊。”

“沒事。”

小萱瞅著她,托腮道:“唉,輕畫姐你朋友怎麼也能那麼帥?”

她好奇問:“難道這就是美女的朋友都是美女帥哥的意思嗎?”

阮輕畫聽著,哭笑不得:“沒那麼誇張。”

小萱正要說話,徐子薇到了。

“聊什麼呢?”

小萱沒多想,直接道:“聊上回來接輕畫姐的那個大帥哥。”

她直言:“子薇姐,原來那個大帥哥不是輕畫姐的男朋友,隻是普通朋友。”

徐子薇愣了下,盯著阮輕畫看了兩眼,點頭道:“這樣啊。”

小萱點頭。

徐子薇笑笑,揶揄道:“那輕畫什麼時候帶男朋友給我們看看?”

阮輕畫莞爾,淡聲說:“還不是男朋友,等穩定了再說。”

小萱:“好呀好呀。”

“嗯。”

上班時間到,小萱回了自己位置。

阮輕畫收了收心,喝了杯咖啡開始看自己之前畫的那幾份設計稿。

她昨晚躺在床上想了想,有幾份再補點細節,會變得更特彆。

一整個上午,阮輕畫心思都撲在設計上。到午飯時間,她才注意到江淮謙在十一點半給她發了信息,問她去不去樓上吃飯。

阮輕畫看了看一側的設計圖,思考了幾秒回了句:【現在回答還來不及嗎?】

江淮謙:【來不來。】

阮輕畫:【嗯。】

她正好想和他聊聊設計。

-

等辦公室的人都走後,阮輕畫才偷偷摸摸地去了頂層。

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虛感特彆重。總覺得自己是在乾壞事,唯恐被人發現。

電梯門一開,她正想低調溜進江淮謙辦公室,先碰上了江淮謙的一個助理。

是第一天他來公司時露臉的那個,王助。

看到阮輕畫,王助愣了下:“阮小姐找江總?”

阮輕畫訕訕,不好意思應了聲:“嗯。”

王助了然一笑,指了指:“江總在辦公室,需要我帶您過去嗎?”

“不用。”阮輕畫低聲道:“謝謝。”

她往前走,剛到辦公室門口,劉俊從裡走了出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