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四十章(他更是得寸進尺地咬了下她...)

第四十章(他更是得寸進尺地咬了下她...)(1 / 2)

話音一落, 餐廳這邊圍著的人都倍感意外。

同事談戀愛不奇怪,但阮輕畫談戀愛就是有點奇怪。也不是奇怪,實在是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了。

阮輕畫在公司的受歡迎程度, 雖比不上江淮謙, 但魅力真的不小。

她初進公司時,就有不少人追她, 向她表白。

最開始的那兩個月, 她座位堆滿了追求者送的禮物。但阮輕畫一個也沒收,從來沒和公司任何一位同事曖昧。

那會,大家都猜測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才如此的潔身自好。

阮輕畫說沒有, 起初大家並不怎麼相信,但漸漸相處下來發現, 她隻是不想談戀愛,不是有男朋友了。

因為最開始那一番舉動,她勸退了不少追求者。

上回的趙文光, 算是毅力比較強, 還在堅持。

……

小萱直勾勾盯著她看,看到她眼底的笑意後, 第一時間送上祝福:“那先慶祝你脫單?”

阮輕畫兀自一笑:“現在還沒有,等我真的脫單了再慶祝?”

小萱:“好呀,記得請我們吃飯。”

“沒問題。”

徐子薇走了下神, 下意識問:“輕畫你喜歡的人是做什麼的?”

阮輕畫頓了下,笑著說:“做生意的。”

徐子薇怔了怔, 還沒來得及說話, 小萱追問:“做什麼生意呀?帥不帥。”

她是小女生,最關心的就是顏值這方麵問題。

阮輕畫失笑, 點頭說:“還行。”

小萱:“哇!”她托腮道:“那好,你這種大美女,不能找個醜的知道嗎?”

阮輕畫:“知道。我不會的。”

她輕聲道:“我也是顏控。”

兩人相視一笑。

吃過飯,阮輕畫沒在意同事們的討論,她看了看時間,給劉俊發了個消息。

這回江淮謙出差,劉俊是有跟過去的。

消息發過去後,劉俊過了十多分鐘才給她回了過來。

是一串地址。

阮輕畫回了個謝謝,便專心致誌點外賣去了。

點好,她回了辦公室休息。

……

與此同時,江淮謙還在開會。

J&A這回出的事不小,設計稿泄露,知名設計師鬨出出軌事件,還被對方發去了微博,熱搜怎麼壓都壓不下。

一時間,公司眾人麵如菜色,都恐慌不已。

江淮謙這大半天下來,臉色就沒好轉過,一直都冷著,讓人大氣都不敢出。

跟爆料者見過麵,江淮謙臉更冷。

他剛回到辦公室,敲門聲響起。

“進。”江淮謙抬了下眼,目光冷淡:“什麼事?”

劉俊咳了聲,低聲道:“江總,樓下有您的快遞。”

江淮謙蹙眉,掃了他一眼:“我的?”

劉俊頷首,“是的。”

江淮謙一臉莫名,淡聲道:“你處理。”

劉俊:“……”

他想了想,想到阮輕畫找自己要的地址,提醒道:“那我去拿上來?”

江淮謙“嗯”了聲,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他點開收到的郵件看了眼,頭疼地捏了捏眉骨。

手機鈴聲響起,是江淮定的。

“喂。”

江淮定聽著他這語氣,笑了笑:“心情不好?”

江淮謙沒說話。

江淮定莞爾,低聲道:“事情我都聽說了,隻能儘快找出解決方案。”

“嗯。”

江淮謙看了看之前定下來的設計稿,眸色冷淡說:“現在的問題是,重新找設計師很難。”

主打款都定下來了,就差投入生產了,這種關卡爆出設計圖泄露,還被對方修改了小細節提前生產售賣,對J&A來說,損失太大了。

更重要的是,明年春夏款,他們有專門時裝展覽的。現在重新找設計師設計,不確定能不能趕上。

江淮定也有些頭疼,他沉默了會,低聲道:“我到這邊找找看。”

江淮謙“嗯”了聲。

兩人聊了會公事,江淮定轉開話題:“那邊中午了,吃飯了沒?”

江淮謙正想說沒有,劉俊便提著兩個袋子進來了。

看著,像是午餐。

他莞爾,低聲道:“劉俊點了餐,正打算吃。”

江淮定笑了笑:“行吧,去吃飯,這不算什麼大事。”

江淮謙了然,隻是他對分公司這邊部分經理的態度無言。他的惱怒,大多源於此。

每次隻要出事,下麵的經理副經理們便相互推脫。

掛了電話,江淮謙起身往另一側桌子那邊走。

他看了眼,隨口問:“你點的?”

劉俊可不敢居功,連忙說:“不是。”

江淮謙挑眉。

劉俊訕訕說:“是有人特意送過來的,我也不清楚是誰點的。”

“……”

江淮謙一頓,斂目看到了上麵的備注。

在看清楚內容後,他倏地一笑。

備注上寫著――江總再忙也要記得吃飯。

這點外賣的人是誰,不言而喻。

江淮謙心情總算好了些,他忍俊不禁,看了眼送過來的食物。

大多都是他愛吃的。

阮輕畫在一些小事情上,特彆留心。

江淮謙看著,掏出手機想給她打電話,一看時間,又歇下了心思。

這個點,阮輕畫應該在休息。

他思忖了會,給她發了幾條消息,這才用餐。

劉俊看江淮謙願意吃飯,跟著鬆了口氣。

江淮謙有個壞毛病,事情沒解決時,會忘記日常用餐。劉俊跟在他身邊一年多,對他這點習慣摸得很透。

其實中午前,他問過江淮謙中午吃點什麼,被他拒絕了。

想到這,劉俊幽幽歎了口氣,終歸是他這個助理不重要才會如此。

-

午睡醒,阮輕畫還沒來得及做什麼,先收到了很多其他部門同事消息。

關於她有喜歡的人這事,午飯後便傳開了。

阮輕畫點開手機看了看,還有趙文光發過來的,問她公司傳的是不是真的。

看著他消息,阮輕畫思忖了會後回了一條過去。

阮輕畫:【是的,我有喜歡的人了。謝謝你的喜歡,你很好,隻是我有偏愛。】

趙文光:【謝謝。】

阮輕畫沒再回他信息,她挑著其他幾位熟悉點的同事回過去,順便看到了江淮謙發過來的午餐照片。

江淮謙:【吃了。】

江淮謙:【味道很好。】

……

阮輕畫控製不住地揚了揚唇角,回複:【那就好。】

回完,江淮謙沒立即回她消息,阮輕畫也不著急,收了心忙自己的工作。

忙了會,阮輕畫看了看自己的手歎氣。

怎麼正好在這個關卡受了傷,拿畫筆都不好拿。

徐子薇看她走神模樣,低聲問:“輕畫,怎麼了?”

“沒。”阮輕畫無奈,低聲道:“想畫設計稿,但是手不行。”

聞言,徐子薇哭笑不得:“現在也不用交設計圖,你這是有靈感了?”

阮輕畫“嗯”了聲,解釋說:“也不是靈感,就是想每天練練,讓自己技術更熟練。”

徐子薇“哦”了聲,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安靜了會,她拍了拍她肩膀勸著:“沒事的,過幾天就好了。”

阮輕畫應了聲,思索著晚點去醫院問問,有沒有什麼藥膏能讓她這手立馬好起來的。

熬到下班,阮輕畫和小萱她們一起下班。

“輕畫姐,你這手是不是要去醫院看看了呀?”

阮輕畫“嗯”了聲,笑了笑說:“我約了醫生,現在過去。”

小萱愣了愣,想著問:“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她知道阮輕畫性格,連忙說:“我回家也沒什麼事,反正下班了。”

阮輕畫看她,正想要說話,電梯到了一樓。

徐子薇在一側說,“輕畫,我陪你去也行,我也沒什麼事。”

阮輕畫失笑,“你們都不想回家休息嗎?”

小萱哎呀了聲,不在意道:“晚點回家也一樣的。”

阮輕畫莞爾,剛想答應,一側傳來熟悉的男聲。

“小師妹。”

阮輕畫一愣,看向來人。

小萱和徐子薇等人也齊刷刷地轉頭看過去,在看到出現的男人後,小萱眼睛亮了亮,倒吸一口氣說:“男朋友嗎?”

她說話的聲音很輕,阮輕畫都沒聽清楚。

周堯看著她,朝她走近。

“下班了?”

“對。”阮輕畫看他,愣了下說:“你怎麼在這?”

周堯指了指她的手,意有所指道:“受人所托,送你去醫院。”

阮輕畫怔楞須臾,倏地一笑。

“這樣。”

周堯頷首,“現在走嗎?”

“好。”阮輕畫想了想,看向小萱和徐子薇兩人,低聲道:“我和他去醫院就好,謝謝。”

小萱誤以為周堯是她那個喜歡的人,連忙催促道:“去吧去吧,不用管我們。”

阮輕畫笑:“好,走了啊,明天見。”

“明天見。”

到兩人消失在大廳,小萱的目光還在兩人身上,她小聲問:“子薇姐,你有沒有覺得剛剛那個男人長得很帥啊。”

徐子薇沒說話。

小萱繼續道:“不愧是輕畫姐喜歡的人,眼光真好。”

話音落下,徐子薇才回過神來應了聲:“嗯。”

她眨了眨眼,“是啊,很帥。”

小萱聽著她這話,隱約覺得有哪不對勁,但一時間又說不上來。

她摸了摸鼻子,笑著道:“我們也走吧,回家了。”

“……”

-

上了車,阮輕畫拉著安全帶係上。

她側目去看周堯,低聲問:“送我去醫院會不會耽誤你的事?”

周堯失笑:“耽誤什麼?”

他說:“什麼事也大不過送小師妹去醫院。”他頓了下,看向阮輕畫說:“不過江總讓我帶你去一家私人醫院,那邊有安排專門醫生。”

聞言,阮輕畫沒拒絕:“好。”

江淮謙找的醫院和醫生,必然是他熟悉的。

聽阮輕畫這語調,周堯倒是有點意外。明明上回在包廂,她對江淮謙抗拒還有些明顯。

他挑了下眉,低聲道:“我剛剛給周盼打了個電話,她說她待會過來醫院找你。”

阮輕畫失笑,點點頭說:“會不會很麻煩?”

“不至於。”周堯開玩笑似地說:“她很喜歡你。”

阮輕畫笑。

周堯是個不冷場的人,時不時還能給阮輕畫說點江淮謙以前的事。總而言之,兩個人在一起,也不會讓人覺得尷尬和不舒服。

到醫院時,周堯帶她去醫生那邊。

醫生和江家很熟,也是老熟人了。看周堯帶人過來,笑著說了句:“女朋友?”

“那我可不敢撬江淮謙牆角。”周堯說:“江淮謙讓我帶過來的。”

兩人說這話時,阮輕畫跟護士在裡麵,在拆紗布。

聞言,醫生揚了揚眉,“淮謙的女朋友?”

周堯和醫生對視一眼,意味深長地說:“還在追呢。”

“喲。”醫生笑說:“這倒是稀奇。”

周堯頷首,單手插兜說:“待會您可得好好看看,手不能留疤,不然江淮謙找您算賬。”

“去。”醫生睨他一眼,“懷疑我水平呢?”

兩人在外麵聊了會,醫生才進去。

阮輕畫的手恢複的不錯,隻是看著會有點嚇人。

他稍頓,給她處理那些傷口。

“會有點痛,能忍住嗎?”

“可以的。”阮輕畫輕聲道:“醫生您隨意。”

她看著右手,想了想問:“我想問問,有沒有什麼藥膏或者是方法,能讓我這隻手快一點好。”

醫生一頓,詫異看她:“生活不方便是嗎?”

“嗯。”阮輕畫說:“我想快點好。”

醫生沉思了會,想了想說:“那估計得打針消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