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三十八章(江淮謙低頭,貼上了她柔軟...)

第三十八章(江淮謙低頭,貼上了她柔軟...)(1 / 2)

注意到他視線, 阮輕畫眉心一跳,下意識舔了下唇。

她彆開眼,緊抿著唇角訥訥:“不行。”

江淮謙看她緊繃著的小臉, 挑了下眉:“什麼不行?”

他直勾勾盯著她, 唇角上揚,故意逗她:“我還沒說要什麼。”

阮輕畫:“……”

對上他戲謔的目光, 她深諳自己被耍了。

想著, 阮輕畫睨了他一眼,不想和他多說。

江淮謙很輕地笑了下,拿過她的筆記本,垂眼去看。

還真就‘檢討書’三個字。

他哭笑不得, 低聲問:“石江讓你們交手寫的?”

阮輕畫點頭:“對。”

她控製不住吐槽:“我們都二十多歲了,還得手寫檢討書, 弄的跟高中生一樣。”

聞言,江淮謙瞥了她一眼,拿著本子輕輕敲了下她腦袋, 淡聲道:“二十多歲了怎麼還讓自己受傷?”

聽到這話, 阮輕畫瞬間底氣不足。

“那也不是我願意的。”

江淮謙沒再多說,他思忖了會, 低問:“什麼時候交?”

“明天上班前。”

阮輕畫眼巴巴望著他,“你會寫吧?”

江淮謙垂眸看她,淡淡說:“不會也得會。”

阮輕畫眼睛晶亮, 立馬道:“那就交給你啦。”在江淮謙說下一句話時,她笑盈盈道:“謝謝江總。”

江淮謙看她喜悅的神色, 沒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臉:“就這樣?”

阮輕畫靜默了會, 輕眨了眨眼說:“請你吃飯?”

江淮謙:“不用。”

阮輕畫瞅著他,想了想說:“那……我請你喝咖啡?”

“……”

江淮謙盯著她看, 不說話。

阮輕畫被他看得心虛,眼神飄忽:“那你說。”

江淮謙笑了聲,淡淡道:“再說。”

阮輕畫語氣輕快地“哦”了聲:“好。”

她看向自己的小本本:“你現在寫嗎?”

江淮謙默了默:“晚上發你?”

阮輕畫點點頭:“好。”

反正有人幫忙寫就行,她也不在意早晚。

不過。

她眼神落在江淮謙身上,好奇問:“那你現在讓我上來乾嘛?”

“……”

江淮謙斂目,看向她還纏著紗布的手,低聲問:“今天感覺如何?”

阮輕畫怔了下,明白了他的用意。

她笑笑,溫聲道:“比昨天好很多了,估計再兩天就能拆紗布了。”

江淮謙瞥向她,“確定?”

“確定。”阮輕畫點頭,“你彆那麼擔心。”

江淮謙沉思不語。

阮輕畫看他這樣,抬手輕扯了扯他的衣服。

他低頭,看她和自己衣服顏色形成鮮明對比的手指,白皙細長。

江淮謙微頓,目光沉了沉。

“在辦公室感覺怎麼樣?”

“挺好的。”阮輕畫看他,“怎麼?”

江淮謙盯著她看了會,頓了頓問:“想不想去出差?”

“?”

阮輕畫愣怔著,意外看他:“市場調研嗎?”

江淮謙頷首。

如果阮輕畫想去的話,他可以安排她一次。但前提是她願意。

阮輕畫對著他的目光,思考了幾秒問:“設計部就我一個嗎?”

江淮謙“嗯”了聲,低聲說:“今年沒安排設計部一起。”

阮輕畫有點心動,但一想到各方麵因素,還是拒絕了。

“不了。”

她仰頭望著他,解釋說:“我可以走後門,但不能走得太光明正大吧?”

江淮謙:“……”

他兀自一笑,揉了揉她頭發,也不勉強。

“那你留公司,有事第一時間跟我說。”

阮輕畫:“好。”

她哭笑不得睨他眼,低聲道:“公司同事都是熟人,我能有什麼事啊。”

江淮謙看了眼她的手。

阮輕畫訥訥,摸了摸鼻尖:“放心吧,我不會跟譚灩再起衝突。”

江淮謙“嗯”了聲,解釋說:“時間緊迫,那件事,等我回來再處理。”

阮輕畫剛想問‘那件事是哪件事’,轉念一想,又猜到了。

她點點頭,盯著他看:“我想的那樣?”

江淮謙眉峰稍揚,目光灼灼看她,“你想的是哪樣?”

“就總監。”阮輕畫沒扭捏,直接說:“你也打算處理?”

江淮謙頷首。

從他知道那些事之後,就在著手做準備。

隻不過石江在公司時間久,根基太深。加上他背景不簡單,江淮謙才沒有很隨意地把他解決掉。

現在還留他在公司,無非是在等一個恰到合理的機會。

阮輕畫看他認真神色,沒再問下去。

雖然她很好奇,但也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

在天台待了一會回到辦公室,阮輕畫心情好了不少。

助理小萱看著她,笑問:“輕畫姐,你檢討書出來了?”

阮輕畫:“……沒有。”

小萱一愣,詫異道:“我還以為你寫完了,心情這麼好。”

聞言,阮輕畫怔了怔,反手指了指自己:“我心情很好?”

“對呀。”

小萱忙著給設計圖上色,隨口道:“你自己沒發覺嗎?”

“……”

這一點,阮輕畫還真沒感覺到。

她撐著腦袋在旁邊想了想,後知後覺發現,心情好像是輕鬆了許久。

雖然她去天台和江淮謙什麼都沒做,可好像隻要和他待在一塊,呼吸著同一片小天地的空氣,她就會自然而然地放鬆神經,心情也會變得暢快。

察覺到這個變化,阮輕畫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原來不知不覺中,江淮謙對她的影響力已經如此大了。

“輕畫姐。”

小萱喊了好幾聲:“輕畫姐。”

“啊?”阮輕畫回神,下意識摸了下耳朵:“怎麼了?”

小萱指著設計圖:“這兒,你覺得用什麼顏色的比較好?”

阮輕畫看了會,給她選了兩款顏色:“你試試這個色彩搭配,應該會比較特彆。”

小萱眼睛一亮,填補好色調後驚訝不已:“真的誒,輕畫姐這樣看這雙鞋好好看,而且這兩個顏色混搭在一起的也很少。”

阮輕畫失笑,看著電腦桌麵填補好顏色的高跟鞋,唇角彎了彎:“嗯,我也很喜歡。”

……

-

上午時間過得很快,到下午,阮輕畫收到了江淮謙幫忙寫的檢討書。

她看著他發過來的文檔,有點兒想笑。

阮輕畫沒敢明目張膽點開,她拿著手機點開看了看,不得不承認江淮謙就是江淮謙,即便是沒寫過檢討,初次寫也能寫得像模像樣。

她抿唇笑,給他回消息:【那我真就按照你這個寫的交上去了。】

江淮謙:【嗯。】

阮輕畫:【我這算不算作弊。】

江淮謙:【不算。】

阮輕畫:【但你這個行為,算是助紂為虐還是算包庇?】

江淮謙:【都不算。】

阮輕畫:【?】

江淮謙:【算偏心。】

看到江淮謙這直白的文字,阮輕畫忽然就不知道該怎麼回他了。

她垂著頭在桌麵磕了下,握著手機的手漸漸收緊,緊抿的唇角控製不住地往上牽了牽。

她緩了緩,讓自己臉上的笑意不那麼明顯後,才慢吞吞地給他回複:【哦。】

江淮謙大概是在忙了,沒再及時回複。

阮輕畫也沒太放在心上,認真地把檢討書寫完,處理工作。

到下班點,她看到手機裡有江淮謙給她發的消息。

江淮謙:【臨時有事,我晚上就得走,你到家了跟我說一聲。】

阮輕畫愣了下,略微意外。

她低頭回:【好,今晚就出差了?】

江淮謙:【J&A在臨城那邊遇到點小問題,我過去處理,不用擔心。】

江淮定被派遣國外,江淮謙父親也還在巴黎,臨時出了事,找來找去找他出麵處理是最為妥當的。

J&A高層雖也能搞定,但有江淮謙去,能把負麵影響降到最低。

阮輕畫不太了解情況,但也沒多問。

阮輕畫:【好,那你到了有空跟我說一聲,注意安全。】

江淮謙:【嗯。】

-

下了班,孟瑤拉她去外邊吃飯。

為慶祝她即將出差,選了家火鍋店。而阮輕畫為了手早點好,隻能吃番茄湯底的食物,沒什麼味道。

她心神不寧的,讓孟瑤盯著她看了好幾回。

最後實在是忍不住,孟瑤瞅著她道:“阮美女。”

阮輕畫抬起眼睫看她。

孟瑤嘀咕道:“跟我出來吃飯就這麼不開心?”

阮輕畫:“......”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