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三十七章(“要鎖門嗎”【二更】...)

第三十七章(“要鎖門嗎”【二更】...)(1 / 2)

回到家, 阮輕畫還覺得自己眼睛上方那個位置是熱的。

她不經意地掃了眼客廳擺放的全身鏡,看到了她此刻模樣。

臉頰通紅,瞳仁瀲灩含水。那雙被孟瑤她們經常說天生勾人的狐狸眼, 更是比往常更晶亮。她盯著看了幾秒, 下意識地捂了下眼睛。

她覺得江淮謙太犯規了。

經常用美□□惑她,讓她凶他不是, 抗拒也不是。偶爾還能自我淪陷。

阮輕畫不知道彆人是不是都這樣, 總而言之……她確實是對他的美色有點心動。

特彆是和他待久了之後,她腦海裡好像有不少不健康思想。

想到這,阮輕畫更沒眼看自己了。

孟瑤剛洗完澡出來,看到的便是她折返到沙發上, 埋頭在枕頭上蹭著模樣。

她頓了下,揚了揚眉問:“和江總乾壞事了?”

阮輕畫身子一僵, 抬起眼看她,“什麼?”

她麵無表情道:“什麼壞事?”

孟瑤指了指牆上時鐘:“十一點半了,你們這個飯吃的真久。”

阮輕畫:“……”

她瞥了她一眼, 輕哼道:“我們吃得慢。”

孟瑤撇撇嘴, “哦。”

她笑了聲:“是嗎?”她湊在阮輕畫旁邊,調侃道:“是吃真的填飽肚子的飯, 還是彆的?”

阮輕畫懵了下,沒第一時間明白她意思。

到對上孟瑤那戲謔的笑後,她才猛地領悟過來。

瞬間, 阮輕畫臉漲紅。

她啞然,瞪著孟瑤道:“你怎麼……滿腦子黃色思想?”

孟瑤聳肩:“我沒有。”

她微微笑說:“我隻是正常人推理。”

阮輕畫噎住。

孟瑤好笑看她, 拉開她的手:“說吧, 跟江總乾什麼了?”

“不告訴你。”

阮輕畫推開她,“我去洗澡了, 你先玩會手機,待會給我重新上藥包紗布。”

聞言,孟瑤癱在沙發上說:“好,換一次一百塊。”

阮輕畫:“你是土匪吧。”

“嗯嗯。”孟瑤理直氣壯說:“不然的話,等你做老板娘了,給我升職加薪。”

阮輕畫:“……”

她瞥了她一眼,哭笑不得:“你直接跟江淮謙提,他肯定立馬給你升職加薪。”

孟瑤:“那不,我要你幫我提。”

阮輕畫沒再理她,回房間拿著睡衣進了浴室。

右手不方便碰水,阮輕畫便儘量地避開。

但出來時,還是不可避免沾了不少。

孟瑤邊給她上藥邊嘀咕:“後天你怎麼辦啊?”

阮輕畫笑了笑:“後天就不洗澡了。”

孟瑤失笑,“也不是不行。”

她瞅著她說:“實在不行讓小萱過來陪你住兩天?你這紗布晚上得換才好得快吧。”

阮輕畫想了想,“再說吧。”

她說:“不想麻煩其他人。”

孟瑤點點頭,“那隨你。”她開玩笑說:“要不你跟我們一起去市場調研算了,反正現在設計部也不是很忙,之前你們也做過這方麵工作。”

之前空閒時候,孟瑤還跟阮輕畫一起出差,去其他城市做過調研。

但這回,目前還沒安排設計部的同事出門。

阮輕畫歎氣:“我倒是想。”

孟瑤瞥了她一眼,低聲問:“江總跟你說了沒,你和譚灩的事怎麼處理?”

“我沒問。”

阮輕畫說:“到時候就知道了。”

孟瑤思忖會,“江總周三也要和我們一起走,估計得等回來再處理這事。”

“可能。”

兩人聊了兩句,把紗布換好後,阮輕畫也沒敢再折騰。

吃了藥,她便規規矩矩地躺下休息。

-

手機裡有江淮謙半小時前發來的到家消息。

阮輕畫看了眼,紅著臉沒回。

孟瑤正玩遊戲,不經意掃到她舉動,還有些疑惑。

“你乾嘛臉紅?”

阮輕畫:“……”

她把手機塞進被窩裡,淡定問:“有嗎?”

孟瑤仔細觀察了會,點點頭:“有。”

“……”

阮輕畫瞥了眼不遠處的空調溫度,背對著她嘀咕:“可能是空調溫度太高了。”

孟瑤:“……”

她是傻子?

阮輕畫沒在意孟瑤內心想法,抬手摸了摸發燙的臉,在心底哀嚎著。

完了。

江淮謙親她時候的那個畫麵,一直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

她稍微想一下這個人,那個畫麵就冒了出來。

正想著,手機又是一震。

江淮謙:【還沒洗完澡?】

阮輕畫看了看時間,深深認為他是故意的。

他好像掐準了時間點,知道她差不多洗完澡了。

思及此,阮輕畫憤憤回了句:【剛看到消息。】

江淮謙:【好。】

阮輕畫:【?】

江淮謙:【我以為羞憤的不想回我消息。】

很好。

她這次是真的不想回了。

她就很想問問江淮謙,她哪裡看著羞憤了?

不知不覺,場景重現。

江淮謙在她眼睛上方落下吻後,沒及時退開。

阮輕畫更是呆住地沒把人推開。

時間像是被點了暫停鍵一般。

到車窗外有刺耳的喇叭聲響起,兩人才回過神來。

阮輕畫把他推開。

江淮謙猝不及防,肩膀撞到了座椅。

兩人都沒說話。

車內安靜片刻,江淮謙低問:“生氣了?”

阮輕畫嘴唇翕動,抬起眼看他,“我沒……”

“沒生氣?”

江淮謙接過她的話,嗓音沉沉道:“不討厭我親你?”

“……”

這她要怎麼回答。

阮輕畫沒談過戀愛,甚至都沒被人這樣追求過。

她是那種有異性靠近,不會給人半點機會性格的人。最多最多是和異性吃頓飯,像江淮謙這樣的,完全沒有過。

一時間她是真不知道怎麼處理。

阮輕畫憋了半天,慌亂地把安全帶解開,結結巴巴道:“我要回去了。”

江淮謙愣了下,哭笑不得看她:“那我送你進去?”

“不要。”

阮輕畫嗔怒似的瞪了他一眼,“我自己走。”

江淮謙:“……”

說完,她推開車門急匆匆往小區裡走。

到門口時,她回了下頭。

和倚靠在車旁望著自己的男人對望須臾,沒忍住又軟下說了句:“你快回去,到了跟我說一聲。”

江淮謙點了下頭,嗓音含笑:“好。”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