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三十五章(“陪我。”【二更】...)

第三十五章(“陪我。”【二更】...)(1 / 2)

阮輕畫憋了憋, 臉頰坨紅,掌心還傳來了溫熱觸感。他留在上麵的氣息不斷,直抵心口。

她想了半天, 沒能想出該如何回應他這話。

她之前怎麼沒覺得, 江淮謙這麼……厚臉皮。

“嗯?”

江淮謙看她,輕勾了下唇角:“怎麼不說話?”

阮輕畫用沒受傷的左手拉了拉安全帶, 小聲嘀咕:“我是笨蛋嗎?”

江淮謙挑眉。

阮輕畫輕哼, 傲嬌道:“你想得美。”

他親過來她親回來,這能算報複嗎?

阮輕畫在感情方麵雖然是有點不解風情,但至少不笨。

雖然她是有一點心動,但不能讓麵前這人太得意。

江淮謙看她沉靜側臉, 無聲地笑了下。

剛剛懷疑的一些事,他心裡有了答案。

他低低道:“行, 那下回你想親回來再告訴我。”

阮輕畫:“?”

“我才沒有想――”她頓了下,覺得反駁太快會打擊江淮謙,弱弱道:“親你。”

江淮謙詫異看她, 剛想說話, 被阮輕畫催促:“我真的餓了。”

她無辜看他,“去吃飯吧。”

聞言, 江淮謙也不急於一時。

他應了聲:“好,空調溫度可以嗎?”

“嗯。”

-

車內有舒緩的音樂聲流淌,夜色濃濃, 窗外寒風刺骨。

阮輕畫坐了會,身體暖和了很多。

她偶爾會瞥一眼旁邊的人, 目光從上而下, 落在他修長白皙的手指上,和方向盤形成鮮明對比。

江淮謙的手很好看, 長且瘦,骨節分明,是一雙可以做手摸出鏡的手。

而且,還是會畫設計圖的手。

其實江淮謙有很多地方,都戳中過她的偏好。

阮輕畫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但確確實實就是這樣。

江淮謙的那些點,讓她很難去抗拒,很難真正忽視他,對他冷臉。

來的路上,她其實想了挺多。

阮父的話,孟瑤的話總會在她耳畔響起。

她其實知道,想要就去爭取這話是有道理的。可就是膽子小,不太敢邁出自己的舒適區。

但決定邁出後,阮輕畫發現,比她想象的要輕鬆很多,沒有那麼那麼的困難。

更重要的是,她過來找江淮謙,和他安安靜靜地待在一起,都比她一個人在家要開心很多。

那種喜悅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

-

不知不覺,車子停下。

阮輕畫扭頭看了眼,詫異道“這是哪?”“吃飯的地方。”

江淮謙解開安全帶,順手把她的也給解開了。

阮輕畫“哦”了聲,跟他下車。

借著路燈的光,她注意到這個地方的不同。

眼前的地方不是普通的餐廳,是碎石堆砌成的院子,院子門口掛著兩盞小燈籠,照亮著這一方。

往裡走,能聽到潺潺的流水聲。

阮輕畫借著昏暗的燈光打量了一圈周圍,注意到院子裡有花有樹,一側還有休息的石桌和石板凳。

模樣像是圓形。

阮輕畫跟在江淮謙旁邊,往裡看了看,靜悄悄的。

“你確定這是吃飯的地?”

江淮謙“嗯”了聲,“不會把你賣了,放心。”

阮輕畫:“……”

她噎了噎,低聲道:“這我知道。”

“嗯?”江淮謙挑眉,像是故意逗她:“知道什麼?”

阮輕畫抬眸,撞進他幽深的瞳仁裡。

鵝卵石路的兩側燈光不太明亮,夜空也沒有點綴的星星。

朦朧夜色下,男人的五官輪廓被勾畫出來,忽明忽暗,卻依舊讓她第一時間捕捉到他眸子裡的深意。

阮輕畫抿了下唇,彆開眼說:“你明知故問。”

江淮謙兀自一笑,看她插進口袋裡的手,轉而去看另一邊:“手這樣放著,會不會冷?”

“不會。”

阮輕畫道:“有紗布包著,能擋風。”

江淮謙:“……”

聽她這話,他一時不知道該心疼還是該做什麼。

“走吧。”他輕聲說:“帶你見見人。”

阮輕畫愣住,還沒來得及問見什麼人,裡頭便傳出了陌生的女聲。

“是淮謙來了嗎?”

江淮謙應了聲:“楊姨,是我。”

阮輕畫跟著他進去,看到了和他對話的女人。

她打扮簡單,模樣很和善,笑起來非常溫柔。年齡大概是在四五十歲之間。

看到阮輕畫,她溫聲道:“這位是?”

江淮謙給兩人介紹:“阮輕畫。”

他低眼,低聲道:“楊姨。”

阮輕畫應著,輕輕喊了聲:“楊姨好。”

楊姨盯著她看了會,了然一笑:“好好好,那楊姨叫你輕畫吧。”

“好。”

楊姨指了指,看向江淮謙:“你要的菜差不多要做好了,先去裡麵等著。”

江淮謙頷首:“麻煩楊姨了。”

楊姨睨他眼,笑著說:“客氣,快帶輕畫去裡邊吧,外邊冷。”

“好。”

-

進到裡麵,阮輕畫才發現這個地方彆有天地。

無論是設計還是裡麵的物件,都非常的有年代感,古色古香的感覺。

看上去溫馨又舒服,感官特彆好。

江淮謙給她倒了一杯熱水,提醒:“還有點燙,待會喝。”

阮輕畫點頭。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