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三十四章(生氣的話,我讓你親回來...)

第三十四章(生氣的話,我讓你親回來...)(1 / 2)

從江淮謙辦公室離開, 阮輕畫回了趟設計部。

跟石江說了聲,她便先走了。

她一走,設計部謠言漸起。

大家都說, 她是被江淮謙訓到自閉才休假的。

阮輕畫沒讓任何人陪, 打車回去。

剛上車一會,孟瑤便給她打了電話。

“你怎麼回事?回去了?”

“嗯。”阮輕畫磕著玻璃車窗, 眺望著窗外:“我回去休息會。”

孟瑤嗯嗯兩聲:“這樣也好, 我聽說你去了一趟江總辦公室,沒訓你吧?”

“沒。”

但阮輕畫覺得,這還不如訓她呢。

孟瑤怔了下,笑著問:“那你聲音聽著怎麼悶悶的, 不開心啊?”

阮輕畫“嗯”了聲,沒瞞著:“我剛剛拒絕他送我回去。”

孟瑤揚眉, 想了想:“生氣了?”

阮輕畫看著外麵不知何時暗下來的天空,抿了下唇:“不意外是。”

孟瑤失笑,沉吟了會道:“你們倆, 各有考量。他擔心你, 你不想他送的想法我也能理解。”

同在一家公司,江淮謙又是大老板。

一旦有點什麼, 公司裡謠言四起,對誰都不好。

阮輕畫“嗯”了聲,輕聲道:“他臉色看著不太好。”

孟瑤笑:“因為你們身份立場不同, 考慮的東西不一樣。”

她慢悠悠道:“江總把你看得很重,但你呢會考慮同事知道你們曖昧關係後, 對你們評頭論足。”

其實可能不單單是評頭論足。

上班族除了工作之外, 最大的愛好也最花時間的事情就是八卦。沒有人不喜歡八卦,特彆是女人多的地方。

江淮謙初到公司, 員工不僅把他從頭到腳都點評了一番,甚至還挖出了他之前的不少事跡。

當然,大多都是好的。

但也有不好的,例如說他冷血啊手段狠絕,不少人都挺怕他的。

阮輕畫不想破壞他在員工心目中的形象,也不想讓大家誤會他們。

他們是正常的追求者和被追求者關係,但其他人不會這樣認為。

一個是豪門繼承人,一個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上班族。沒有人認為他們的關係是對等的。

阮輕畫不用動腦,都能猜想到大家會說什麼。

而她,不是很願意彆人說江淮謙的不好。

……

阮輕畫想著,悶悶問:“我是不是很不知趣?”

孟瑤失笑:“沒有,你彆這樣想,我理解你的想法。”

她認真道:“就你們這差距,還得慢慢磨。”

阮輕畫:“……”

“怎麼這麼累?”

“嗯?”孟瑤哭笑不得:“不累,過了就好了。”

阮輕畫撇嘴,應了聲:“那先這樣了,我到家跟你說一聲。”“嗯,記得跟江總提一下,我要回去上班了,我偷偷出來打的電話。”

阮輕畫笑:“好。”

-

掛了電話,她偏頭看向窗外。

這會路道車輛行人都少,街上顯得略微寂寥。冷風瑟瑟,吹得人心情不好。

阮輕畫走神地看了會,到司機提醒,才回過神來下車。

剛到家,屋子裡也冷冰冰的。

阮輕畫看著布置溫馨的家半晌,慢吞吞到沙發邊坐下。

一扭頭,她看到了牆邊櫃子上放置的杯子。琳琅滿目,但她還是一眼找到了那個特彆的。

她正看著,手機鈴聲響起。

阮輕畫愣怔了下,低頭一看,竟然是阮父電話。

“喂,爸爸。”

阮輕畫接通,輕聲喊著,“這個點給我打電話,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阮父愣了愣,笑著說:“沒有。抱歉抱歉,爸忘了你還在上班。”

阮輕畫失笑,低聲道:“沒事的,我今天不忙,可以接電話。”

阮父“嗯”了聲,低聲說:“我也是剛閒下來才想起,降溫了,南城比南安冷很多,你記得多穿點衣服,彆感冒了。”

其實阮父是真沒什麼大事,就是打電話過來跟她說說話。

阮輕畫聽著,心裡暖洋洋的。

她半躺在沙發上,唇角彎彎地笑著:“好,我知道了,爸爸你也是。”

阮父答應著。

“最近生意還好嗎”

“好。”阮父笑嗬嗬道:“爸爸在這兒都熟了,年底也會比較忙。”

每年預訂做小皮鞋的人很多,大多數也都是老熟人。阮父從十二月份開始,基本上就得每天忙著大家新年的小皮鞋。

阮輕畫:“那您也要注意身體,彆太累了。訂單你看著接,彆給自己太大壓力。”

“不會。”阮父好笑說:“你是不是有壓力了?”

“啊?”

阮輕畫怔了怔,“什麼?”

阮父歎氣,低聲問:“感覺你不太開心,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阮輕畫愣怔片刻,倏地笑了笑:“不是。”

她沉默了會,突然問:“爸爸,你後悔過嗎?”

阮父一愣:“後悔什麼?”

“就……和媽媽結婚。”阮輕畫有點難以啟齒,也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說。

阮父那邊安靜了許久,輕聲道:“不後悔的。”

他溫柔說:“和你媽媽結婚,有你這麼一個漂亮又貼心的女兒,爸爸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後悔。”

阮輕畫不吭聲。

阮父雖不太能知道小女孩的心思,但自己女兒的,他還是懂。

他想了想,輕聲問:“有喜歡男孩子了?”

阮輕畫眼睫一顫,連忙否認:“沒有。”

阮父輕笑:“爸爸了解你。”

他也沒逼著阮輕畫承認,溫聲道:“爸爸隻想告訴你,有喜歡的就好好珍惜,至於未來會怎麼樣,我們交給未來。你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心理負擔,更不要因為爸爸媽媽婚姻的不完美,把責任歸咎在自己身上,這種想法是不對的。”

他語重心長道:“人生短短幾十年,一晃就過去了。得到過,總比從沒得到過更好是不是?就算結果不好,那至少也曾經擁有過,有一段回憶。更何況,我的寶貝女兒性格好,漂亮又有才華,沒有人會不喜歡。”

阮輕畫垂著眼,忍不住笑:“爸你太誇張了。”

“哪有誇張?”阮父笑問:“是有男孩子追你吧?如果你也喜歡的話,相處試試,把自己放開,彆想太多。好好珍惜當下,爸爸還盼著我們新年能多一個人吃飯。”

“……”

阮輕畫笑,沉默了許久道:“好,我知道了。”

阮父又多叮嚀了幾句,這才掛斷電話。

阮輕畫把手機放下,側躺在沙發上盯著一側的杯子。

看著看著,腦海裡浮現了江淮謙的那張俊臉。

他的臉,他曾經對她說過的那些話,和阮父剛剛所說的重疊在一起。

阮輕畫其實是個害怕失敗的人,特彆是在感情方麵。

可剛剛,她好像被阮父點醒了。

一段感情,無論有沒有開始都可能會後悔的話,那為什麼不去體會擁有過的後悔。

至少,曾經擁有過。

更重要的是,這段感情,不是注定有百分之百的失敗率。

隻是相比較而言,確實會不那麼能看到希望。

……

阮輕畫想了許久,妥協似地笑了下。

隔了一年,她好像還是逃不開江淮謙這個人帶給她的影響。

既然逃不開,那不妨去試試。真正的敞開心扉去接受。

-

想明白之後,阮輕畫覺得輕鬆了很多。

她給孟瑤發了個到家的消息,又給江淮謙發了條。

不過她不確定江淮謙是在忙還是生氣,沒及時回她。

阮輕畫也不惱,挑了挑眉把手機擱在床頭櫃,換了睡衣安心地補眠。

……

另一邊,江淮謙正在跟J&A海外經理開視訊會議,其中還包括江淮定。

他回國後,江淮定被派去了海外。

考慮到很多事宜的問題,江淮定直接將他拉了進來。

也正因為此,他沒及時看到阮輕畫消息。

他手機開會習慣性靜音,不接電話不看信息很正常。

會議結束,江淮謙才注意。

他盯著收到的消息看,走了神。

江淮定還沒關掉視訊,瞅著他神色看了眼,好奇問:“誰的消息?”

江淮謙掀起眼皮看他,“你不忙?”

江淮定聳肩,笑笑說:“忙,但關心你的時間還是有。”

江淮謙冷冷覷他一眼,“忙你的去。”

“等會。”江淮定勾唇笑笑,桃花眼裡蕩著八卦的光,“你今天心情不好?”

江淮謙給阮輕畫回了消息,掐滅手機屏幕,麵無表情說:“沒有。”

江淮定微哽,瞅著他看了會:“你就不能多說幾個字?”

江淮謙默了默,把冷酷裝到底:“不能。”

江淮定放棄和這人溝通:“行吧。”

他嫌棄道:“航班定了沒?”

江淮謙“嗯”了聲,掃了眼行程表:“我要出差一段時間,月底才能去。”

江淮定頷首:“知道了。”

他沉默了會,補充道:“你去照照鏡子,看看你的臉多黑。”

江淮謙:“……”

關了視訊,他掃了眼一側安靜的手機,捏了捏眉骨,拉回注意力處理工作。

-

江淮謙忙起來,大多時候不會去注意時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