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三十三章(“這麼不想和我一起走”...)

第三十三章(“這麼不想和我一起走”...)(1 / 2)

劉俊趕到醫院時, 阮輕畫的手已經上過藥包紮好了。

看到他,阮輕畫愣了下:“劉助。”

林小萱也略顯詫異:“劉助理,你怎麼過來了。”

劉俊笑笑, 看了看她的手:“我過來看看。”

他問:“怎麼這麼嚴重?”

“不嚴重。”

阮輕畫失笑, “就是起了幾個泡而已,是紗布纏太多, 其實不是大事。”

劉俊歎氣:“還有一位呢?”

“在裡麵。”

阮輕畫那杯開水傾倒, 受傷的不單單是她,還有譚灩。

兩人都被燙到。

隻是比較來說,她要嚴重一點。

劉俊了然,“那我進去看看。”

既然來了, 就需要一視同仁。

看過譚灩,劉俊又折返回阮輕畫這邊。

“那位同事呢?”

“去拿藥了。”阮輕畫看他, 沉默了會問:“江總讓你來的?”

劉俊笑著點頭:“嗯。”他看著她的手,笑著說:“江總很擔心你。”

阮輕畫怔了下,莞爾說:“謝謝劉助。”

劉俊搖頭:“應該的。”

他頓了下, 看向她:“我跟公司同事了解了下情況, 你方便說說嗎?具體是怎麼回事?”

他得回去交差。

阮輕畫“嗯”了聲,倒是沒瞞著。

她簡單地把茶水間的事說了說。

劉俊挑眉, 低聲道:“行,我會轉告給江總。”

阮輕畫頷首。

劉俊看她,想了想問:“還準備回公司?”

阮輕畫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回的, 也不是什麼大事。”

劉俊點頭,跟拿了藥回來的林小萱溝通了下, 確保沒問題後, 轉頭道:“我送你們回去吧。”

阮輕畫下意識想拒絕。

劉俊道:“我也得回公司。”

-

回到公司,阮輕畫剛進大廳, 孟瑤就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

她拉著阮輕畫的手,眉頭緊鎖:“痛死了吧?”

阮輕畫看她一臉擔憂模樣,笑了笑:“沒事,還好。”

孟瑤瞪了她一眼:“你說你是不是傻,你為什麼要端著一杯水跟她在茶水間吵架?”

“……”

對此,阮輕畫很無辜。

她隻是冬天想接杯熱水喝而已,沒彆的想法。誰知道譚灩會突然的不管不顧。

“醫生怎麼說?”孟瑤小心翼翼捧著她的手,心疼道:“我懷疑你今年本命年,比較倒黴,哪天我們去廟裡拜拜吧。”

阮輕畫:“……”

她沉默了會,點頭道:“好。”

孟瑤:“你怎麼還回來上班,不請個病假?”

“請什麼病假?”阮輕畫看她,“就是手背燙傷了,手指還能活動呢。”

孟瑤一噎,生氣地瞪了她一眼。

阮輕畫笑了笑,安慰她:“真沒事,你怎麼下來了?”

孟瑤斜睨她眼,輕哼道:“明知故問。”

其實她本來還想去醫院的,但又覺得去了會添亂,所以便在樓下等她。

軟輕畫失笑,抱了抱她:“好了,真沒事,回去上班吧。”

“嗯呢。”

孟瑤和他們一起進電梯,歎息道:“你這生活能自理嗎?這兩天我陪你住吧。”

阮輕畫點頭:“好啊。”

她說完,才想起:“你們周三是不是就得出差了?”

“嗯。”

兩人在電梯裡聊了兩句,一回到辦公室,大家便擁了過來。

“輕畫你的手還好吧?”

“燙傷不會留疤吧?”

“……”

阮輕畫含笑應對著大家的關心,耐心解釋。

剛說完,去樓上開會的石江回來了。

他臉很黑,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怒意。

他環視看了一圈,訓斥道:“上班時間,圍這兒做什麼?”

大家瑟瑟發抖,立馬回了自己位置。

石江看著,冷著臉看向阮輕畫:“小阮,去一趟江總辦公室。”

阮輕畫微怔,“好。”

“現在嗎?”

石江點頭,“江總有事問你。”

阮輕畫起身。

石江看了她一眼,壓著聲音道:“應該是問你和譚灩的事,注意點說話。”

阮輕畫莞爾,笑了笑:“知道了,謝謝總監。”

石江盯著她背影看了會,壓著怒火回了自己辦公室。

門砰的關上,設計部同事沒控製住,再次小聲議論起來。

“天哪,直接叫輕畫過去,這回完了吧。”

“為輕畫默哀,江總估計很生氣。”

“我跟你們說,我剛看到其他部門同事消息,說是江總知道這件事後,他們在上麵開會時,一直冷著臉,整個會議室經理大氣都不敢出,就怕江總生氣,拿他們開刀。”

“太可怕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