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三十二章(江淮謙生氣了。【一更】...)

第三十二章(江淮謙生氣了。【一更】...)(1 / 2)

說實話, 阮輕畫很心動。

趴著睡自然沒有躺著睡舒服,但她又覺得自己不能這麼沒有骨氣,因為一張床就在上班時間胡來。

她要守住底線。

“不來。”

阮輕畫壓著聲說:“影響不好。”

江淮謙:“現在是休息時間。”

阮輕畫“嗯”了聲, “那也一樣。”

江淮謙:“……”

阮輕畫默了默, 低聲問:“還有事嗎?沒事我掛了。大家都打算睡了。”

她怕吵到同事。

江淮謙沒轍,應了聲:“好, 睡吧。”

他沉吟補充:“想來隨時來。”

阮輕畫:“哦……”

她不會去的。

掛了電話, 阮輕畫去了趟洗手間。

剛進去,她便聽見外麵同事的交流聲。

“你們知道嗎?我聽說中午輕畫和江總他們一起吃的飯。”

“真的假的?”

“真的。”第一個女聲說:“真看不出來,輕畫還挺懂得把握機會的。”

另一道聲音響起:“彆亂說,指不定是碰巧遇上呢?輕畫不是跟劉助理相過親嗎, 估計是有這層關係在。”

“唉,就算是這層關係我也羨慕, 誰不想多和江總說兩句話呀。”

“這倒是,我也想。”

“江總上回還說他沒女朋友,也不知道喜歡什麼樣的。”

“什麼樣的我們都彆想, 江總是J&A的繼承人, 人豪門選對象,都是門當戶對的。”

“……”

-

不知過了多久, 外麵安靜下來。

阮輕畫猜測她們應該是走了,這才慢吞吞從洗手間出來。

回到位置上,徐子薇還在玩手機。

餘光有陰影落下, 她側頭一看,訝異道:“去哪兒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阮輕畫“嗯”了聲, 趴在桌上說:“沒去哪, 就去外麵吃了個飯。”

徐子薇:“這樣。”

“嗯。”阮輕畫沒和她多說,“子薇我睡會。”

徐子薇看她背對著的腦袋, 應了聲:“好。”

阮輕畫沒太注意到徐子薇情緒,閉眼休憩。

她是真的困了,闔上眼沒多久,便在辦公室的O@聲下睡著了。

午後的陽光透著百葉窗照進來,有些微刺眼。

阮輕畫正對著窗戶,半夢半醒地從抽屜裡掏出眼罩戴上,這才睡得更沉了些。

趴在桌上睡的後遺症是容易腿抽筋手臂發麻。

睡醒時,阮輕畫手麻了半天才恢複知覺。

小助理林小萱看她這樣,忍不住笑:“輕畫姐,你這是怎麼了?”

“手麻。”

阮輕畫委屈道:“腿也在抽筋。”

林小萱挑眉,遲疑道:“會不會是缺鈣啊?”

阮輕畫詫異:“還有這種說法?”

“有啊。”林小萱說:“好像還挺多這種例子的。”

阮輕畫似懂非懂地應了聲:“那下回體檢我問問。”

“嗯嗯。”

-

緩過勁來後,阮輕畫去了趟茶水間,好巧不巧,譚灩也在裡邊。

上次譚灩從總監辦公室出來後,她便收斂了許多,兩人除了在同一個辦公室之外,基本上都當對方不存在。

看到譚灩,阮輕畫也沒太大反應。

她低眼,把杯子伸出去接開水。

開水開口不大,慢慢流淌著。

還沒接滿,耳畔傳來熟悉聲音。

“阮輕畫。”

阮輕畫抬了下眼,看向譚灩:“有事?”

譚灩盯著她看,低聲問:“是不是你說的?”

阮輕畫一怔,覺得莫名:“什麼我說的”

譚灩看她這樣,更是篤定了,可能就是她。

從阮輕畫進公司開始,她就討厭這個處處引人注目的同事。明明之前,她才是所有人的焦點,可現在她就像是一個笑話。

“你彆在這裝傻。”

譚灩惡狠狠地望著她,“我和總監的事,除了是你背後告密的,還能有誰?”

阮輕畫:“……”

她收回落在她身上目光,把開水開關擰緊,端著接滿水的杯子準備離開。

“你想多了。”阮輕畫神色寡淡:“我沒那麼閒。”

雖然她之前確實有這個想法,也偷拍到了他們親密的照片。

但上回在樓頂被江淮謙提醒後,她就放棄了。那種手段不光明,甚至還容易讓自己身陷泥潭。

她要用磊落的方式和她競爭,把屬於自己的位置拿回來。

“我想多了?”譚灩看她這副淡定的神色,激憤從心底源源不斷滋生。

她腦海裡閃過那天石江給她看的那些照片,以及他警告自己的那些話。

一時間,她被憤慨衝昏了頭腦,歇斯底裡道:“除了你還能有誰?整個公司,隻有你和江總的助理關係好,你們中午都能一起吃飯,在江總麵前告個密也不是什麼難事!”

“?”

阮輕畫回頭看她,“不是我。”

“我和他們一起吃飯是因為餐廳要等位,索性拚桌。”

她語氣平靜道:“關於你和石總監的事,我確實知道一點,但我沒告密。”

這話一出來,譚灩變得更瘋狂。她內心就認定了,那個人是阮輕畫。

“你這不就承認了!你還敢說不是你!公司除了你,沒有人這麼閒!”

她抓著阮輕畫的手臂,質問:“你以為你這樣就可以打敗我?你簡直是在做夢。”

“……”

阮輕畫無言,很想問她,她哪裡很閒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