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九章(答案為什麼不能是我想過來...)

第二十九章(答案為什麼不能是我想過來...)(1 / 2)

蹦出公園很吵, 到處都是孩童喧鬨和家長呼喚叮嚀的聲音,嘈雜地混在一起。

明明,是這麼熱鬨的環境。可阮輕畫卻依舊清晰地隔著衣物, 感受到了江淮謙那顆跳動過快的心臟。

怦怦怦……

連帶著她壓在上麵的掌心, 好像也在隨著他的心臟跳動,而隱約有跳躍痕跡。

她的心跳, 也變得快了許多。

兩人麵對麵站著, 位置靠得很近。

近到她往前挪一小步,就能整個人撲進他溫暖的懷抱。

阮輕畫輕眨了下眼,怔怔地看著麵前的男人。

江淮謙英俊的臉龐,深邃的瞳仁, 以及緊繃的神色,都清晰落入她眼眸中, 無法忽視。

她嘴唇翕動,耳畔一直在回響他剛剛說的話:

――要不要答應做他女朋友。

在今天之前,阮輕畫其實想過這個問題。

如果江淮謙再問, 她會怎麼回答, 是答應還是直接拒絕。可還沒來得及深想,她就會被自己否認。

因為在她看來, 江淮謙不會問第二次這個問題。

她除了長得還算漂亮,在設計方麵有點小天賦之外,性格不討人喜歡, 甚至矯情的惹人討厭,偶爾還有點懦弱。

她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好那麼優秀, 不值得他這樣的天之驕子為她一次次低頭彎腰。

阮輕畫走神地想著, 好半天也說不出話。

她腦海裡蹦出了兩種聲音,像是兩個小人在打架。一個讓她答應, 一個讓她拒絕。

這兩個小人,都有合理地說服她的理由。

阮輕畫抿了抿唇,深呼吸了一下道:“師兄,其實我……”

話還沒說完,江淮謙忽而伸手,壓住了她的唇。

阮輕畫一怔,詫異看他。

江淮謙背著光,垂眸望著她,“先不要著急找理由拒絕我。”

他聲音很低,像是從遠方傳來的一般:“我不要求你現在答應,但至少――”

江淮謙稍稍一頓,低聲說:“給我一個靠近你的機會。”

阮輕畫沒出聲。

她望著江淮謙,隱約發現了他聲線裡的顫音。

他在緊張。

她輕眨了下眼,有種說不出的酸澀感。

她何德何能,能讓江淮謙如此認真對待。

阮輕畫嘴唇微動,想開口說話,卻被他壓製,沒辦法出聲。

江淮謙低頭,越發地和她靠近。

兩人無聲對視著。

也不知道過了許久,他說:“我想先拿一張追求者通行證,可以嗎?”

他聲音向來沉穩有力,聲線偏低。以前阮輕畫聽,隻會覺得低音炮有些灼耳,酥酥麻麻地很誘人。

可今天,她聽得想哭。

她心被什麼東西揪住,勒的她喘不過氣來。

阮輕畫閉了閉眼,把他壓在自己唇上的手拉下,輕聲說:“你有沒有想過,我……其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

江淮謙斂目看她,淡聲問:“我想象的是多好?”

阮輕畫看他。

江淮謙慢吞吞直起身,不疾不徐道:“你什麼樣,我很清楚。”

阮輕畫眨了眨眼,壓下自己喉嚨間的苦澀感,輕聲道:“你就不擔心,哪天會後悔嗎?”

“後悔什麼?”江淮謙毫不客氣反問:“反悔喜歡你?還是說,後悔問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

阮輕畫不吱聲。

江淮謙輕扯了下唇,淡聲說:“我決定做的事,從不後悔。”

無論是那一天早上的衝動表白,還是今天。

江淮謙都從未有過後悔。

阮輕畫突然就找不出理由反駁他,拒絕了。

又或者是有,但她暫時不想找了。

因為她清楚知道,自己內心是渴望,是想和他試一試的。

她垂眼,盯著腳尖看了半晌,忽而問:“隻拿追求者通行證的話,他們會不會笑話你?”

江淮謙一怔,挑了下眉:“誰?”

阮輕畫重新抬起眼看他,“就……其他人。”

“嗯?”江淮謙笑了下,淡淡說:“為什麼要去管彆人的想法?”

阮輕畫:“……”

她默了默,低聲道:“你就不怕,我把這張通行證,同時發給很多人?”

江淮謙聽出了她話裡意思。

他兀自一笑,直勾勾盯著她道:“你會嗎?”

“……”

阮輕畫當然不會。

她對其他追求者,向來都是毫不留情的個性。

隻要對方稍微表現出一丁點的曖昧,她會立刻遠離。

江淮謙目光灼灼盯著她,倏然一笑:“就算其他人也有,那最後能通過關卡的,隻會是我。”

阮輕畫:“……”

不知為何,她突然被他自信折服。

安靜片刻,阮輕畫問:“你不會覺得不公平嗎?”

“?”

江淮謙看了她一會,猜測問:“你覺得我追你,對我而言是不公平的?”

阮輕畫“嗯”了聲。

他們兩個人,是對等的。她怕江淮謙覺得不自在,不舒服。

江淮謙眉峰稍揚,挑唇笑笑,坦然道:“我的小師妹,難道不該享有被追求的權利?”

阮輕畫耳朵微動,心跳忽快。

江淮謙彎腰,親昵地蹭了下她鼻尖,不動聲色的引誘:“你不用跑,站在原地等我。”

隻要你給我跑向你的機會,於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喜悅。

至於她的那些擔憂,江淮謙會用行動消除,然後告訴她,他們天生般配,是一對。

話說到這個份上,阮輕畫再拒絕,好像就真的矯情到頂了。

她感受著他鼻尖的力度,微抬了下眼,喃喃道:“我好像,找不出理由拒絕你。”

江淮謙輕勾了勾唇,“這樣最好。”

阮輕畫:“……”

她看他這樣,微微有點兒不適應。

她正想退開說話,一側傳來熟悉的聲音:“輕畫姐姐,你們是在接吻嗎?”

“……”

立馬,兩人分開。

阮輕畫一扭頭,便對上了小洛那雙好奇的眸子。

他手裡拿著一個泡沫球,眼神在兩人身上打轉,突然害羞地捂起了臉,嚷嚷著:“啊羞羞……”

“……”

-

因為小洛打岔,兩人對話進行不下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