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八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第二十八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1 / 2)

阮輕畫稍稍一怔, 剛想要說話,江淮謙的手機先響了。

他瞥了眼中控台顯示的號碼,沒避開阮輕畫接通。

“喂。”

夜色下, 他聲音偏低, 聽著有些性感。

“在哪?”

對麵那邊傳來女人說話的聲音,聲音很溫柔, 聽不出年齡。

阮輕畫耳朵微動, 下意識抬眼去看他給的備注。

沒有備注,隻有一連串數字。

“開車。”

江淮謙淡聲應著,“怎麼了?”

“明天回家一趟。”簡淑雲興致勃勃道:“有沒有空?”

江淮謙抬了下眼,專注看著路麵:“急事?”

簡淑雲想了想:“算吧。”

她道:“你趙叔叔家女兒回國了, 明天來家裡做客,你回來招待。”

阮輕畫聽著, 內心有了猜測。

在聽到後麵一句時,她最開始的那點不舒服感在無限蔓延,無法自控。

她抿唇, 斂了斂眼眸, 儘量讓自己彆去聽兩人對話。

江淮謙:“……”

他微頓,淡淡問:“我爸呢?”

簡淑雲:“你爸還在法國。”

江淮謙“嗯”了聲:“那您讓趙叔叔等我爸回家了再去。”

簡淑雲噎了噎, “你在說什麼?”

江淮謙:“明天沒空。”

“周日你沒空,你要做什麼?”簡淑雲是個急性子,也沒長輩架子, 嘀咕道:“你給我個理由,不然明天必須回家。”

江淮謙無奈:“媽, 我明天真有事。”

“什麼事?”簡淑雲追究道:“陪女朋友嗎?如果是陪女朋友, 我就放過你。”

“……”

江淮謙怔了下,掃了一眼旁邊低頭看手機的鴕鳥, 淡聲道:“不是。”

簡淑雲揚揚眉,立馬聽出了他話外之音:“哦,那女孩你還沒追上啊?”

江淮謙正想掛電話,簡淑雲的聲音再次傳出:“你這都追多久了還沒追上?要不真放棄吧,明天回家見見文婧。她長得也蠻漂亮的。”

“不用。”江淮謙想也沒想拒絕,“媽,我在開車,晚點說。”

簡淑雲:“行行行,注意安全,晚點給我回電話。”

“嗯。”

掛了電話,江淮謙看了眼還在看手機的阮輕畫,低聲道:“我媽比較……活潑,你彆介意。”

阮輕畫愣了愣,搖頭說:“不會。”

她緘默片刻,輕聲說:“阿姨挺可愛的。”

江淮謙看她,還想說點什麼,阮輕畫已經先開口了。

“還有多久到呀?”

江淮謙掃了眼,“半小時左右。”

“那我先眯一會。”她唇角彎彎道:“有點累。”

江淮謙頓了頓,“嗯”了聲:“好。”

看阮輕畫闔眼休憩的側臉,他突然生出了一種無力感。

-

吃過夜宵,阮輕畫和孟瑤一同回去。

孟瑤跟到她這邊蹭住,有點小得意。

“你說江總該多羨慕我啊。”她躺在沙發上,擁著抱枕如是說。

阮輕畫睨她一眼,把兩人鞋收進鞋櫃,低聲道:“你想多了。”

孟瑤覷她一眼,拍了拍旁邊的位置:“你過來,我跟你聊聊。”

“聊什麼?”

阮輕畫打了個哈欠:“我好困,我想去洗澡睡覺。”

孟瑤:“……”

她無語,妥協道:“那這樣,你去洗澡,我在門口和你聊。”

阮輕畫噎了噎,哭笑不得:“你今晚打算給我上政治課?”

“倒不是。”孟瑤捧著臉看她,“但我覺得,我確實要給你洗洗腦。”

“……”

阮輕畫進房間,拿睡衣進浴室,孟瑤也跟了過來。

她哭笑不得:“洗完澡再說不行?”

孟瑤搖頭:“待會你就會裝睡,我必須現在說。”

阮輕畫拿她沒轍,妥協道:“你說吧,我聽著呢。”

浴室裡響起嘩啦啦的水聲,孟瑤拉過房間的椅子,翹著二郎腿邊玩手機邊和她對話。

“你晚上,是不是吃醋了?”

浴室裡,阮輕畫卸妝的手一頓。

她掀起眼皮,抬眸看向鏡子中的自己。

熟悉又陌生。

明明是她從小看到大的一張臉,可今晚看,就是怎麼看怎麼陌生。

明明,她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可孟瑤又說得很對,她今晚就是吃醋了。

阮輕畫沉默了會,低聲道:“怎麼突然這麼說。”

孟瑤“嗯”了聲,想了想道:“因為晚上吃飯的時候,你和江總沒太多交流。”

雖然他們看似正常,但熟悉的人總能第一時間察覺出不對勁。

孟瑤不了解江淮謙,但她了解阮輕畫。她們這麼多年朋友,情緒稍微有點不對勁,都能察覺。

阮輕畫拿著卸妝巾擦臉,垂著眼咕噥:“我們一直也交流不多。”

“……”

孟瑤無言,“那是你不願意和他交流。”

阮輕畫:“我哪有?”

孟瑤輕哼,“有沒有你自己知道,你正麵回答我問題,你是不是因為我給你發的那兩條消息,吃醋了。”

“……”

阮輕畫沉默了好一會,到把臉上的妝卸完,才低低喊了聲:“瑤瑤。”

“啊?”

阮輕畫抿唇,低問:“我是不是特彆矯情。”

孟瑤怔了怔,忽然有點後悔逼問她。

“沒有的……”

她話還沒說完,被阮輕畫打斷了。

她聲音很輕,隔著一扇門傳出。

阮輕畫喃喃說:“理智告訴我,該及時止損,如果不打算和他試試,就不該再靠近,應該毫不留情的避開。可情感上,我又控製不住。”

控製不住地和他靠近,也控製不住地會因為一些小事生無名的氣,吃無味的醋。

阮輕畫覺得自己這個狀態和思想,非常討人厭。

可偏偏,她又找不到改變的辦法。

孟瑤聽著她的話,也有些難受。

她知道阮輕畫心理負擔很大,也知道她在很多事情上是個敏感糾結的人。可她如果不逼她,她會一輩子都做一隻鴕鳥。

“那你……為什麼不想和江總試試呢?”

阮輕畫怔了怔,低聲說:“我怕。”

怕試過後不合適,他們會變成陌生人,再無交集。與其這樣,倒不如一直維持朋友狀態。

孟瑤歎氣,“那你就沒想過,你們會有好結局?”

阮輕畫不說話。

這種概率太小了。

孟瑤想了想,低聲道:“你有沒有想過,你一直把江總往外推,萬一他堅持一直等你呢?那你們是不是會浪費很多時間?又或者說江總真走了,你確定不會難受嗎?”

她一股腦說:“我知道你是患得患失的類型,也沒有安全感。但我覺得,江總是可以給你安全感的人,外在的因素先不談,你先問問自己的內心,如果江總真的找了其他人戀愛甚至結婚,你會不會難受?”

阮輕畫閉了閉眼。

其實這幾個問題不用問,她也知道答案。

是會的。

怎麼可能不會。

孟瑤大概知道她在想什麼,她也不把阮輕畫逼急。

她沉思了會,低聲道:“我也不勸你現在就和江總談戀愛,但你可以試著和他更進一步相處。”

“不要拒絕他的靠近,你試著享受一下。不要他一主動,你就往後退。”

阮輕畫沉默了許久,突然問:“那這樣不是吊著他嗎?”

聞言,孟瑤理直氣壯說:“吊著怎麼了?他追你你還不能吊著他一下?”

阮輕畫噎住。

孟瑤冷冷一哼:“江總是很優秀,但你也不差好吧。追你的人那麼多,你偶爾吊著一個有什麼問題?他要是追你時候都沒耐心,那你也彆和他談戀愛。”

“……”

不知道為什麼,阮輕畫就覺得孟瑤這一套歪理聽著,詭異地有說服力。

她被洗腦了。

-

洗完澡出來,阮輕畫趁著孟瑤洗漱時間,認認真真思考她的那番話。

雖然不講理,但好像有點道理。

不對不對。

阮輕畫拍了拍自己腦袋,懷疑自己瘋了。

她為什麼會被孟瑤說服?

可是。

阮輕畫睜著眼望著天花板走神,她必須要承認,今晚聽到江淮謙媽媽的那段話,她有一點點不舒服。

她正胡思亂想著,一側的手機震了下。

阮輕畫拿過點開,是江淮謙發來的消息。

【到了。】

阮輕畫怔楞須臾,去看時間。

距離他送她們到門口離開,已經一個多小時了。

阮輕畫手指微動,下意識問:【堵車了嗎?】

她怎麼記得,之前江淮謙送她回來再回去,基本半個小時就到了。

江淮謙:【沒有。】

江淮謙:【回了趟家。】

阮輕畫眼眸微閃,明白了過來。江淮謙是回他爸媽那邊了。

她抿了下唇,慢吞吞打字:【哦,知道了。】

回完,她放下手機,順手調成了靜音。

不想再看,也不想再回任何消息。

孟瑤洗完澡出來,瞅著她打量了會:“明天要不要我陪你帶小洛?”

“不用。”

阮輕畫看她,“你不是還有事嗎?”

孟瑤:“你要的話,我可以推掉。”

阮輕畫笑了笑,輕聲說:“不用,你忙你的,我一個人可以搞定。”

“行吧。”孟瑤也不勉強:“需要我幫忙記得打電話。”

“嗯。”

“打算睡啦?”

“嗯。”

孟瑤:“……”

她抬手,揉了揉她頭發:“最後說一句,如果江總還跟你表白,你可以不馬上答應,但也彆跑了,給他個靠近的機會。”

阮輕畫:“……”

她靜默了會,小聲說:“他應該不會再表白了。”

孟瑤輕哼:“那也不一定,睡吧。”

“晚安。”

-

翌日清晨,天空下起了小雨。

淅淅瀝瀝的雨聲不斷,把霧茫茫天空洗淨,地麵變得濕漉。

馮女士早早地便把小洛送了過來,叮囑了兩句後便走了。

阮輕畫和他大眼瞪小眼看了會,問了聲:“你吃早餐了嗎?”

小洛盯著她看了會:“沒有。”

阮輕畫:“……”

她“哦”了聲,實在沒有和小朋友相處的經驗:“那你想吃什麼?”

小洛眼睛亮了亮,立馬說:“我想吃肯德基。”

阮輕畫微哽,“隻想吃這個?”

小洛點頭:“嗯,輕畫姐姐,你要請我吃肯德基嗎?”

阮輕畫其實不想請,可一看到他眼睛裡的希冀,又不忍心拒絕。

對小孩來說,這種不太健康的食品永遠是他們的第一選擇。

她想了想:“可以,但你要等我一下,我化個妝再帶你出門。”

小洛點點頭,倒是沒有抗拒。

阮輕畫鬆了口氣,給他打開電視,讓他邊看邊等。

怕小洛等久,阮輕畫快速化了個妝,換了衣服便帶他出門了。

原本,她是想叫外賣的。

但轉念想了想,又怕送過來冷掉。

冬天了,食物涼的太快。

兩人一大一小出門。

小洛對阮輕畫不是很親近,阮輕畫對他更是。

姐弟倆雖有血緣關係在,但見麵相處的次數少之又少。

到店裡,阮輕畫看他:“你想要吃什麼?我去點,你到位置上等我行嗎?”

小洛:“可以。”

阮輕畫“嗯”了聲,思忖了會把手機遞給他:“我手機裡有遊戲,你可以玩一會。”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