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七章(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傻...)

第二十七章(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傻...)(1 / 2)

樓下小超市正在播放流行歌手的音樂, 聲音不大,兩人在旁邊正好能聽見。

傍晚時的天空霧茫茫的,沒有夕陽, 也沒有太多的光。

阮輕畫抬眸望著他, 總覺得他半張臉隱於霧色之下,看不太清他此刻的神情。

但隱約的, 她又能感受到他這會的心境。

大概是無語, 對她的話表示無語。

阮輕畫思忖著,是不是該再說點什麼。

她正想著,江淮謙的聲音從上而下,鑽入她耳內。

“你剛剛說什麼?”

“?”

阮輕畫抬眼, 對上他漆黑瞳眸裡的笑。

她嘴唇動了動,嘟囔著:“你沒聽清?”

江淮謙挑了下眉:“嗯。”

阮輕畫:“沒聽清就算了。”

“……”

江淮謙微哽, 頗為無言。

驀地,他手裡被強塞了一個東西。

他低頭一看,是阮輕畫剛剛堅持要自己付款的糖。

“你吃顆糖吧。”

阮輕畫垂眼看他攤開的掌心, 低聲道:“我聽彆人說犯煙癮的時候吃糖可以緩解, 你試試?”

江淮謙微頓,斂目看她揚起的小臉, 對上她澄澈明亮的雙眸。

他眸光微動,神色隱晦不明。

對著他深邃的眼眸,阮輕畫有些微的不自在。

她臉微熱, 第一時間挪開視線,喊了聲:“江淮謙。”

“嗯。”

江淮謙聲音很低, 像是微風拂過她耳畔一般:“好。”

在阮輕畫注視下, 他把煙收了起來,拿了一顆她買的糖。

“要不要嘗一顆?”

他看著阮輕畫問。

“好吃嗎?”阮輕畫有點好奇, 她沒嘗過,隻是剛剛隨意在貨架上掃了掃,覺得這個比較包裝適合帶著。

江淮謙掏出一顆塞她唇上,很是自然說:“還不錯。”

阮輕畫看著遞過來的糖,頓了頓還是張了嘴。

糖是藍莓口味,酸酸甜甜的,有點好吃。

阮輕畫之前從沒設想過,有一天她會和江淮謙一起站在小超市門口吃糖。

跟小朋友一樣。但神奇的,她竟不覺得違和。

兩人在超市門口待了一會,正打算回去,孟瑤他們先出來了。

“要過去了嗎?”

“對。”孟瑤瞅著她,神秘兮兮道:“外麵不冷?”

阮輕畫一怔,笑了下:“還好。”

孟瑤瞥了她一眼,揚揚眉:“哦。”

阮輕畫:“……”

她沒忍住,警告地看了她一眼。

孟瑤笑,捧著手機給她發消息:【剛剛跟江總在外麵做什麼呀?】

阮輕畫:【接吻。】

孟瑤:【???】

孟瑤:【臥槽可以啊阮阮,大馬路邊接吻,牛逼啊。】

阮輕畫:【你信嗎?】

孟瑤:【……】

孟瑤:【要不是江總在前麵,我真的蠻想揍你的。】

阮輕畫:【哦。】

孟瑤:【唉,但我不敢在老板麵前放肆,萬一他周一把我開除了,我就沒辦法升職加薪了。】

阮輕畫:【……你最近隻想著升職加薪是嗎?】

孟瑤:【對。】

這是她近期最大的心願。

阮輕畫對她表示無語,收起手機不和她你來我往了。

幾個人再次折返回學校,周盼他們校友已經把禮堂布置好了。

-

晚上的比賽在七點,阮輕畫考慮到要穿裙子,也不打算吃飯。

她被周盼帶著,和其他模特一起在T台上練習了幾遍。

大家都不是專業的,氛圍相對較好,緊張感也略微減少了許多。

“阮學姐,緊張嗎?”

阮輕畫正被按著在化妝桌前麵,閉著眼睛道:“還好,應該不會把你的搞砸吧?”

“不會不會。”周盼道:“我們這就是小打小鬨的比賽,沒多大問題。”

聞言,阮輕畫笑了笑:“好。”

她眼睫毛顫了顫,輕聲道:“學姐努力,儘量不出錯。”

“嗯嗯。”

後台在忙,江淮謙他們一行人也不允許進來,索性在台下先找了位置坐下。

因為是學校的小比賽,除了評委和第一排位置被貼上了名字之外,其他的都能隨意坐。

江淮謙剛坐下,周堯便湊了過來。

“江總。”

江淮謙眼也沒抬,低頭看手機查郵件,“有事就說。”

周堯輕哼,睇他一眼問:“鬥地主的時候你是不是在針對我?”

趙華景在旁邊聽著,撲哧一笑:“堯哥你明知故問呐。”

周堯:“……”

“是不是。”他拍了下江淮謙的肩膀。

江淮謙:“沒有。”

周堯剛要反駁,江淮謙不冷不淡道:“你牌技太差。”

言下之意是,你牌技差的還用不上我刻意針對。

周堯和江淮謙從出生開始就認識,自然能第一時間領悟到他的話外之音。

他噎了噎,竟無力反駁。

他沉默了會,思索著要如何反擊。

腦海裡閃過一個人物,周堯清了清嗓,得意洋洋問:“江總,問你一個問題。”

江淮謙正在看劉俊發來的工作郵件,是下個月的行程安排。

Su內部的問題不小,今年上市的很多款鞋都出現過質量問題,且未能及時解決。

他們這種服務行業公司,顧客永遠是上帝。一次兩次還算能挽回,但更多,可能要麵臨各類危機。

顧客流失,口碑敗壞,都是最常發生的事。

口碑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積累很難,但敗壞是一夜之間可能會發生的事。

江淮謙接手後,一直在想辦法處理。

隻不過效果甚微,也因為此,經過商議決定,他打算重新進行一次市場調研,也要親自向那些沒能及時得到解決和幫助的顧客致歉。

他掃了眼,把不合理的圈出來發給劉俊,讓他重新修改,這才回了句:“說。”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