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六章(“難道你不想長命百歲”...)

第二十六章(“難道你不想長命百歲”...)(1 / 2)

聽到周堯的噴嚏聲, 阮輕畫無聲地翹了下唇角。

她瞅了眼江淮謙,低聲道:“你們是朋友嗎?”

江淮謙抬了下眼,“可以不是。”

“……”阮輕畫微哽, 沒想他可以這麼的不留情麵。

她偏頭壓了下唇角的笑, 慢吞吞道:“哦。”

兩人繼續往前走,安靜了一會, 她突發奇想問:“那如果我很喜歡他呢?”

聞言, 江淮謙腳步微頓,垂眸似笑非笑地盯著她看了會,沒吱聲。

“?”

阮輕畫被他弄得一臉莫名,正想繼續問, 周盼回過頭來:“阮學姐,這兒可以嗎?”

阮輕畫抬眸一看, “你問孟瑤,我隨意。”

孟瑤笑嘻嘻道:“就這家,我跟輕畫之前念書時候常來, 沒想到還開著呢。”

周盼眼睛亮了亮, 點頭說:“好啊,學姐你們以前是和室友一起來嗎?”

孟瑤:“差不多, 還有其他校友。”

周盼:“那有男同學嗎?”

孟瑤揚揚眉,摸了摸她腦袋:“當然有,你看你阮學姐那麼漂亮, 追她的人能少嗎?”

周盼“哦”了聲,刻意拉長著尾音:“那有追到的嗎?”

孟瑤回頭看了眼恰好能聽見她們對話的兩人, 神神秘秘說:“這我不敢說, 你要去問你阮學姐。”

周盼:“……”

周堯看著孟瑤臉上的壞笑,為某些人默哀了幾秒。

-

開了個大包間, 六個人進去。

阮輕畫對唱歌興趣不大,隨便找了個角落的位置休息。

江淮謙在她旁邊。

孟瑤和周堯是真的來唱歌的,進來不到半小時,從你一首我一首,到對唱。

包廂裡餘音繞梁,全是他們的歌聲。

但兩人唱功不錯,什麼類型的都信手拈來,讓聽眾大飽耳福。

正唱著,包廂門被人敲了敲,是過來送啤酒飲料的店員。

周盼和趙華景幾個人點了不少吃吃喝喝的東西。

“想喝什麼?”

阮輕畫瞅了眼,“果汁吧。”

江淮謙給她拿了杯。

“謝謝。”

阮輕畫低頭抿了口,側目看他,“你不去唱歌嗎?”

“嗯。”

阮輕畫點點頭,繼續看著沉浸在歌聲裡的孟瑤。

她正看著,耳畔傳來江淮謙聲音:“你怎麼不去。”

“我唱歌不好聽。”阮輕畫老實道:“會的不多。”

江淮謙抬眼,手裡拿了剛剛店員送進來的一副撲克玩著,漫不經心問:“是嗎。”

阮輕畫挑眉。

江淮謙不緊不慢說:“以前不是常來?”

“……”

阮輕畫“嗯”了聲,“大多數時候都是陪孟瑤她們來。”

江淮謙掃了她一眼,沒再搭腔。

不知為何,阮輕畫就覺得他問題挺有意思的。

她摸了摸鼻尖,反問回去:“你呢。”

“什麼?”

“你大學時候,難道不去ktv嗎?”

江淮謙玩著撲克的手停了下來,目光直直看向她,“好奇?”

“……”阮輕畫想了想,往側邊挪了挪:“也不是好奇,就隨便問問。”

江淮謙輕哂。

阮輕畫:“……”

她尷尬地坐在原地,自顧自找台階下:“你不想聊就算了。”

“怎麼?”

江淮謙瞥了她一眼,好笑問:“還帶生氣的。”

阮輕畫啞言,低聲道:“我哪有生氣?”

“你有。”

江淮謙沒給她後退的路,毫不客氣戳穿她。

阮輕畫一噎,突然就不想和他說話了。

安靜了會,江淮謙低聲問:“明天要帶你那個弟弟?”

阮輕畫微怔,輕輕應了聲。

“他幾歲。”

阮輕畫側眸看他,盯著他看了會,數了數說:“好像是十歲。”

江淮謙沒問為什麼是好像。

他“嗯”了聲,低低道:“準備帶他在家裡待一天?”

“不知道。”

阮輕畫其實沒怎麼和小洛相處過,但她知道小洛是個什麼類型的孩子。

會撒嬌。

非常會撒嬌的小男孩。

這是阮輕畫對他最深的印象。

江淮謙側眸看她,眉眼微動。他喉結滾了滾,低聲問:“不想帶怎麼不拒絕?”

阮輕畫微滯,走了下神說:“哪有那麼簡單。”

親情這種東西,說斷可以斷。可斷,又不是那麼容易斷乾淨的。

阮輕畫和馮巧蘭來往不多,但她終歸是自己的母親,沒做大惡不赦的壞事,也沒虐待她。她不可能不和她來往。

隻是,母女感情不會太過親昵。歸根究底,都有段距離。

江淮謙看她這樣,正想要說話,唱累的周堯嚷嚷著:“誒誒,要不打牌吧。”

孟瑤:“打什麼?”

周盼:“鬥地主?”

“六個人怎麼打?”

“……”

阮輕畫笑,插話道:“你們打,我不玩。”

江淮謙:“嗯,我也不玩。”

其餘四人:“……”

周堯瞅了眼兩人,非常嫌棄:“愛玩不玩,我們玩吧。”

最後,孟瑤周堯和趙華景三個人開始鬥地主。

阮輕畫有點興趣,自覺湊到了孟瑤旁邊觀戰。

“要不這樣?”

周盼突發奇想說:“我們每個人選一個支持者,待會輸了就一起受懲罰?真心話大冒險怎麼樣?”

周堯:“行啊,誰支持我?”

他看了眼,“江總,就你了。”

江淮謙:“……”

他並不是很想答應。

阮輕畫主動道:“我站孟瑤這邊。”

趙華景:“那我就隻有支持我們小盼盼了。”

聞言,周盼翻了個白眼:“華景哥,難不成你還嫌棄我?”

趙華景很擅長哄小女生,抬手揉了揉周盼頭發,哄著道:“不嫌棄,我嫌棄你哥。”

“……”

-牌局正式開始。

阮輕畫玩得不多,但也能看懂一點。

孟瑤運氣不是很好,抽到的牌都很爛。

第一局,孟瑤輸了,周盼贏了。

“來吧孟學姐,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呀?”周盼朝她眨眨眼。

孟瑤挑眉,看了眼旁邊的阮輕畫:“真心話吧。”

周盼:“行。”

周盼問的很無聊,“孟學姐和阮學姐現在有沒有男朋友。”

孟瑤:“沒有。”

阮輕畫默了默:“我也要回答嗎?”

孟瑤:“對,跟我一起。”

阮輕畫“哦”了聲,跟著說了句:“沒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