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五章(他忽然傾身過來吻了她。【...)

第二十五章(他忽然傾身過來吻了她。【...)(1 / 2)

初冬上午的周末校園, 格外寂靜。

今天是陰天,陽光躲在了雲層後,更顯得寂寥。

阮輕畫和江淮謙站的位置, 更是連偶爾經過的路人都沒有。

他們走的, 是一條僻靜小道。隻有風和飄落的樹葉,以及, 兩人踩在枯黃落葉上的沙沙響聲。

兩人麵對麵站著, 距離很近,近到阮輕畫能聞到他身上那種熟悉的味道。

是她一直以來都喜歡,且有些迷戀的。

她抬眸望著他,和他對視。

他瞳仁裡的感情, 認真,都清清楚楚地表現了出來。

她是懂的。

但阮輕畫沒想到, 他會這麼直接地問出來。

兩人無聲僵持著,誰也沒說話。

阮輕畫嘴唇翕動,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哪有躲你?”

“……”

江淮謙沒說話, 目光緊鎖著她。

阮輕畫被他看著, 腦海裡忽而冒出了昨晚的那個夢。

夢裡的源頭,也是兩人在無聲對視。

看著看著, 他忽然傾身過來吻了她。

她沒把人推開,更沒拒絕他下一步的動作。甚至還變得更主動,主動地攀附在他身上, 掛著不願意離開。

房間裡變得很暗,他的呼吸很重, 全數落在她敏感的耳後。

他滾燙的唇貼近她。

……

一想到這, 阮輕畫就沒臉再和江淮謙待下去了。

她不懂,她為什麼會做這種羞恥於心的夢。

她臉紅了紅, 抓著保溫杯的手緊了緊,連忙低下頭說:“我沒躲你。”

她摸了摸鼻尖,心虛訥訥:“真的。”

江淮謙看她這樣,眸色漸沉。

他沉默了片刻,淡聲道:“走吧。”

阮輕畫一怔,抬頭去看時,他已經轉身往前走了。

她盯著江淮謙的背影看了會,才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

兩人漫無目地的走了一會,江淮謙忽而停下腳步。

阮輕畫側眸看他,“怎麼了?”

“找個店休息會。”

江淮謙淡淡說:“不想走了。”阮輕畫“哦”了聲:“好。”

她看他,“你想去什麼樣的店休息?”

江淮謙往校外走,聞言瞥了她一眼:“你讀書時候去哪休息?”

“……?”

阮輕畫想了想:“這個點,甜品店人少又比較舒服,我們去甜品店?”

江淮謙:“嗯。”

-

出了學校,阮輕畫熟門熟路地帶他去校門口的甜品店。

甜品店在學校不遠處,出門左轉走兩百米便到了。

這是一家靠路邊的兩層樓小店,裝潢簡約,是現在流行的性冷淡風格。

兩人進去,阮輕畫問過江淮謙意見後,點了一杯奶茶一杯咖啡,外加兩份甜點。

他們找了個二樓窗邊的位置坐著,略顯安靜。

二樓除了兩人之外,還有兩三桌也有客人,看著年齡很小,應該是學校學生。

江淮謙從坐下後就不說話,阮輕畫能感覺到他心情不太好,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知道原因,可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

畢竟讓他心情不好的人,是她。

想著,阮輕畫偷偷瞄了他一眼。

江淮謙在看手機,神情專注。他眼睫毛很長,似鴉羽一般,在眼瞼下方落下一小片陰影。

他五官很精致,挺鼻薄唇,下頷線流暢。

不知為何,阮輕畫忽然想到網上流傳的一個說辭。

有人說,薄唇的男人花心且薄情。可她覺得這種說法在江淮謙身上並不適用。

他不僅不花心,好像也不薄情。

有時候阮輕畫會想,如果江淮謙能薄情一點該多好。這樣,她也就不算太對不起他。

阮輕畫從小的經曆告訴她,兩個世界的人彆硬湊,即便是最開始喜歡,到最後也會發現不合適。

像馮女士和阮父。

馮女士出生不錯,雖算不上富貴,但也確實是富人家庭的小孩。

她對阮父一見鐘情,從而和他在一起。

兩人恩愛了幾年,度過激情歲月後,最終還是要回歸生活。

一旦回歸,便會有矛盾。阮父是個隨遇而安的人,沒有大追求,隻有他小小的夢想,做好每一雙鞋。無論貴還是便宜,他都會做好。

他沒有向往大城市的衝動,而馮女士有。

馮女士不甘心在小城市裡過一輩子,她喜歡大城市的繁華,喜歡刺激。

當然,更喜歡錢,喜歡被人伺候的那種富太太生活。

她想要的這些,阮父都沒辦法給。

也因此,兩人開始吵架,鬨離婚。

馮女士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最開始那幾年,和阮輕畫也斷了聯係。

也是那時候,阮輕畫漸漸明白喜歡不能是所有。

天壤之彆的兩人最開始就算再喜歡,最後也可能會分開。

更嚴重點,會老死不相往來。

這些,都是她不想看見的。

更不願意在她和江淮謙身上看見。所以阮輕畫選擇逃避,江淮謙這樣優秀的人,值得更好的人。

她配不上,也不去奢望。

她覺得,一輩子做他的下屬,做那個偶爾能和他一起吃頓飯,聊聊設計的小師妹,就挺好。

……

江淮謙不是沒注意到對麵人的眼神,但又擔心出聲會打斷她思緒。

他撩起眼皮回望她,阮輕畫也沒任何反應。

江淮謙挑了下眉,正想出聲,擱在一側的手機鈴聲率先響起。

鈴聲拉回了阮輕畫思緒,她看了眼手機屏幕,皺了下眉接通。

“喂。”

阮輕畫聲音很淡。

“輕畫。”對麵那邊響起馮女士的聲音,她清了清嗓,溫聲問:“吃午飯了嗎?”

阮輕畫“嗯”了聲,偏頭看向窗外,低低道:“還沒有。”

馮女士沉默了會,“怎麼還不吃,打算自己做還是點外賣?”

阮輕畫輕笑了下,直接問:“你找我有什麼事?”

上回吵架後,馮女士就沒再找她,更沒給她打電話。這突然來的關心,不出意外是有事需要她幫忙。

在這種事情上,阮輕畫心如明鏡。

馮巧蘭被她這麼直接戳破心思,還有點尷尬。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