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四章(今天為什麼又躲我【二更...)

第二十四章(今天為什麼又躲我【二更...)(1 / 2)

到江淮謙離開, 阮輕畫才反應過來他那句話的意思。

孟瑤從洗手間出來,抬起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阮小姐,發什麼呆?”

阮輕畫眼睫一顫, 猛地回神。

“好了?”

孟瑤狐疑看她:“上個洗手間能多久。”

她神色自然, 張望了下:“江總呢?”

“走了。”

阮輕畫說:“他說還有事,先離開了。”

孟瑤:“……”

她“哦”了聲, 心情不佳, 也沒打破砂鍋問到底。

“那我們回去?”

“嗯。”

兩人回去,孟瑤又來阮輕畫這邊蹭住。

她心情不好就不喜歡一個人待著,和阮輕畫完全相反,阮輕畫心情不好, 喜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發呆。

-

看完電影回到家,差不多十二點了。

兩人洗漱完, 早早地躺在被窩裡。

孟瑤在玩手機,阮輕畫本想睡覺,可一閉上眼, 腦海裡便浮現了江淮謙說那三個字時候的神情。

是認真的。

也從另一麵, 更直接地表達了他對自己的想法。

上回團建,阮輕畫雖在內心確定了, 他好像還喜歡自己。

可實際上是沒有太多底氣的。

她也擔心過,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多想了。畢竟,江淮謙也沒在口頭上表達過什麼。最多, 也就是行為上對自己偏袒,比較曖昧。

到今晚, 他打了直球。

他知道阮輕畫在擔心什麼, 也知道她怕什麼。

他便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訴她,她擔心的那些, 他不會做。

……

思及此,阮輕畫輕歎了口氣。

她想,如果江淮謙不是說完就走了,她會怎麼回答他。

是逃避,還是直接再次拒絕。

突然間,阮輕畫就不確定了。

孟瑤最開始,是沒注意到阮輕畫情緒不對的。

到她第二次歎息,她才察覺到了點什麼。

她偏頭,看向睜開眼望著天花板的人,好笑問:“你在乾嘛?”

阮輕畫瞥了她一眼:“想事情。”

孟瑤揚眉:“想什麼事,可以跟我分享嗎?”

阮輕畫緘默了會,看向她:“電影看完,傷心嗎?”

孟瑤一怔,撲哧一笑說:“不傷心,覺得挺爽的。”

她說:“我決定了,我要像電影裡的女主一樣,努力奮鬥事業,然後睡小奶狗。”

“……”

阮輕畫噎了噎,沒想到她看完那部電影會有這種想法。

“為什麼是小奶狗,不是小狼狗”

她好奇。

孟瑤眼睛一亮,“對哦。”

她立馬改口:“那就睡小狼狗吧。”

阮輕畫噎住,一臉無語看她。

孟瑤笑:“怎麼?你覺得我這個想法不好?”

“挺好的。”

阮輕畫拉了拉被子,悶聲道:“及時行樂,你要去哪裡找小狼狗啊。”

“大學啊。”孟瑤拍了拍她肩膀,惋惜道:“其實高中生最好,畢竟他們有最硬的鑽石,但是吧,我又覺得禍害未成年有點不道德,所以退而求其次選大學生吧。”

阮輕畫沒太懂,下意識問:“高中生最硬鑽石?是什麼?”

孟瑤:“……”

她默了默,掏出手機百度。

看完,阮輕畫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臉漲紅,憋了憋問:“真的假的?”

孟瑤笑:“不知道啊,傳聞是這樣。”

阮輕畫:“哦……”

孟瑤看她臉紅模樣,揶揄道:“怎麼,你想試試?”

阮輕畫翻了個白眼給她,“不想。”

“那也是。”孟瑤開著黃腔說:“江總肯定也不差的,你彆肖想高中生了。”

“……”

阮輕畫沒說話。

孟瑤“嘖”了聲,想著江淮謙那個冷淡禁欲模樣,湊在阮輕畫耳邊嘀咕:“我覺得江總這種冷淡禁欲的人,在床上應該會截然相反。”

她戳了戳阮輕畫的臉,笑盈盈道:“哪天享受了記得跟我說說啊。”

阮輕畫忍了忍,終歸是沒忍住,拿起旁邊的枕頭拍了孟瑤幾下。

“你好煩啊。”阮輕畫邊揍她邊說:“你好好想你的高中生,彆跟我說江淮謙!”

孟瑤:“……”

她拉開蓋在自己臉上的枕頭,問:“為什麼不能說江總?”

她直勾勾看著阮輕畫,故意逗她:“你怕下次看到他把持不住?”

阮輕畫瞪了她一眼,決定不搭理。

孟瑤笑:“乾嘛,我們都是成年人,還不能討論下這類話題?”

“不能。”

阮輕畫輕哼:“我不想和你討論,你找彆人去。”

“可以。”

孟瑤重新躺下,感慨說:“明天我跟你去學校參加小妹妹比賽,找我的小狼狗探討。”

阮輕畫:“……”

-

也不知道是不是孟瑤睡前的那一番話,當晚,阮輕畫做了個很羞恥的夢。

這夢勾著她,讓她從起床就開始臉紅,紅到周盼學校,也還沒消下去。

孟瑤不經意看了眼,嘀咕著:“你臉怎麼那麼紅?”

阮輕畫沒看她,麵無表情說:“熱。”

孟瑤:“……”

兩人下車,周盼已經在學校門口等著了。

除了周盼,還有江淮謙幾個人。

阮輕畫跟孟瑤說過周盼和江淮謙的關係,這會看到人了,她沒多想彆的,就是曖昧地朝阮輕畫給了個眼神。

阮輕畫當沒看見。

孟瑤笑盈盈地和幾個人打招呼,非常自來熟。

“江總,又見麵了。”

江淮謙頷首,看向旁邊的阮輕畫:“早。吃早餐了嗎?”

阮輕畫儘量讓自己看著很正常。

她點點頭,和江淮謙對視一眼,轉開道:“吃了。”

江淮謙看著她的小動作,聽著她刻意拉開距離的聲音,微擰了下眉。

莫非,是昨晚說的話太逼近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