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三章(你們男人都喜歡唄。【一更...)

第二十三章(你們男人都喜歡唄。【一更...)(1 / 2)

回完, 阮輕畫對上孟瑤忍笑的雙眸。

她頓了下,按滅手機屏幕。

孟瑤笑盈盈問:“真不方便?”

“……”

阮輕畫默了默,嘀咕道:“不是說好今天陪你嗎?”

孟瑤第一時間理解了她的意思。她是怕自己不舒服。

她笑了笑, 靠在她肩膀上:“那有什麼關係, 江總又不是女人,讓他來吧。”

阮輕畫不太能理解她的腦回路, 她眨了眨眼, 好奇問:“女人來你就不允許?”

“對啊。”孟瑤理直氣壯道:“我們倆閨蜜約會再來個不熟悉的女性朋友,那不就變成三人行了嗎?”

三人行,必有人傷心。

阮輕畫想了想,低頭看她:“那之前菀菀和我們也是三人行。”

她說的菀菀是兩人大學室友, 一個大美女。

孟瑤睇她一眼:“那不一樣。”

阮輕畫想了想,好像也是。每個人性格不同, 不能拚湊在一起相提並論。

她沉默了會,瞅著孟瑤手機界麵:“那我來買吧。”

孟瑤也不攔著。

電影票而已,誰買都不樣。讓阮輕畫請客, 以後還能讓江淮謙有理由請回來。

買完票, 阮輕畫糾結了一會,還是跟江淮謙說了聲。

收到她消息, 江淮謙很輕無聲地勾了下唇。

-

江淮謙到的時候,阮輕畫和孟瑤正站在娃娃機前邊消磨時間。

考慮到要等江淮謙,阮輕畫買票的時候特意買了大半個小時後的那一場。

江淮謙出了電梯, 幾乎沒花費多大力氣,便找到了人。

阮輕畫正在和娃娃機裡的娃娃做鬥爭, 試了好幾次也沒能把想要的抓出來, 眉眼間有種挫敗感。

她撇著嘴,跟旁邊的孟瑤嘀咕。

江淮謙看著, 眸光裡閃過一絲笑。

阮輕畫看似成熟理智,可實際上就是個小孩。

“這娃娃機老板是不是設了什麼關卡?”阮輕畫非常好奇:“為什麼每次要到出口就掉下去。”

孟瑤點頭:“有可能。”

她看了眼她空空如也的掌心:“還玩嗎?”

阮輕畫看了眼娃娃機裡對自己張牙舞爪笑著的玩偶,斬釘截鐵道:“玩。”

孟瑤“嗯”了聲,剛想去換幣,一抬頭便看到了江淮謙。

她揚揚眉,推了下阮輕畫手臂。

“江總來了。”

阮輕畫怔了下,和不遠處男人撞上視線。

在看到江淮謙身上的大衣後,她走了下神……這件衣服為什麼那麼眼熟?

還沒想出來,孟瑤忽然壓低著聲音問:“你們倆今天,穿的情侶裝嗎?”

“?”

阮輕畫下意識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的大衣,沉默了。

孟瑤憋著笑,和走過來的江淮謙打招呼:“江總。”

江淮謙頷首,客套地跟孟瑤說了聲:“打擾了。”

孟瑤諂媚道:“不打擾不打擾,江總我準備去買點吃的,您需要嗎?”

江淮謙稍頓,看了眼旁邊不說話的人:“我去吧。”

“不用不用。”孟瑤紅娘心思表現的異常明顯:“江總你在這陪輕畫抓娃娃吧,我技術不行,我去買吃的比較靠譜。”

說完,孟瑤不給阮輕畫拒絕的機會,一溜煙跑了。

“……”

阮輕畫對孟瑤表示無語,甚至想直接把人給拽走。

江淮謙倒是自然,他斂眸看她,笑了笑:“沒幣了?”

阮輕畫看了他一眼,點了下頭。

江淮謙從善如流道:“我去換。”

沒一會,江淮謙換了幣回來。

“手。”

他聲音低沉,性感撩人。

阮輕畫“嗯”了聲,沒再矯情。

江淮謙把換好的幣放入她掌心,手指不經意的觸碰,讓阮輕畫心緊了緊。

她眼眸微閃,輕抿了下唇:“謝謝。”

江淮謙沒搭腔,抬了抬下巴示意她自便。

阮輕畫也真的不理他了,專心致誌玩了起來。

男人在一側看著,也不出聲打擾。

又試了幾次,還是沒成功。

阮輕畫深呼吸了下,很是無奈。

江淮謙看她小表情,壓了壓唇角的笑:“我試試?”

“你行嗎?”阮輕畫瞅著他,好奇不已。

江淮謙看了她一眼,“不知道。”

“……”

阮輕畫自覺地退讓開,讓他試。“要中間這個?”

阮輕畫看了眼,“你覺得中間的更好看?”

這台機子裡放著的,都是人偶,各式各樣,有穿著白色粉色小裙的,也有穿背帶褲的。

而江淮謙問的那個,是穿紅色裙子的。

江淮謙“嗯”了聲:“還不錯。”

阮輕畫盯著看了會,低聲道:“那就這個吧。”

能不能抓出來還不一定呢。

江淮謙試了兩次,第三次便把紅色小裙的玩偶給抓了出來。

阮輕畫震驚不已,仰頭望著他:“你是有什麼技巧嗎?”

江淮謙:“沒有。”

阮輕畫:“……?”

“真的?”

“嗯。”江淮謙彎腰,把玩偶取出來遞給她:“應該是運氣好。”

阮輕畫看著他遞過來的小玩偶,伸手接過,輕聲道:“謝謝。”

江淮謙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到時間了嗎?”

阮輕畫看了看,“差不多了,我們過去找孟瑤吧。”

“好。”

-

兩人氣質好,模樣出眾。一路走過,即便什麼也沒做,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阮輕畫不經意抬眼,看到的是兩個打扮時尚的女人正大大方方地在看江淮謙。

視線灼熱,讓人想忽視都難。

阮輕畫看過去,和短發女人對上目光。

女人望著她笑了下,沒任何的閃躲,依舊在看江淮謙。

阮輕畫怔了下,有種難言的情緒在蔓延。

她不知道該如何自控,也不知道該怎麼調節。

驀地,耳側傳來熟悉聲音:“晚上吃了什麼?”

阮輕畫怔怔看他,“啊?”

她愣了下,才回神:“酸菜魚。”

江淮謙“嗯”了聲:“喜歡?”

阮輕畫覺得他問題很奇怪,點了點頭:“還行。”

她挺喜歡吃魚的。

江淮謙應著,突然說:“我還沒吃飯。”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