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二章(她嘴裡被塞了一顆糖。【二...)

第二十二章(她嘴裡被塞了一顆糖。【二...)(1 / 2)

司機在前麵聽著, 頭皮發麻,想立馬消失。

江總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江總還記得前麵有個人嗎?

司機正想著,身後傳來江淮謙聲音:“你先回去。”

司機愣怔了下, 回頭看他。

江淮謙下車, 繞到阮輕畫這側開門,把人攔腰抱起。

他看向車內的人, 交代說:“不用等我。”

司機連忙答應:“好的江總。”

他是周堯那邊的人, 經常會負責把喝了酒沒帶司機的幾位大少爺送回去。

但他是頭一回送江淮謙,也完全沒想到第一次送他,就聽到了這麼勁爆的對話。

這還是……那幾位大少爺口中手段狠絕,冷漠無情的人嗎?

司機很懷疑。

-

阮輕畫睡得很沉, 就連江淮謙抱她,她也沒太大反應。

鼻息間縈繞著女人身上的味道, 清清甜甜的,是鈴蘭花香。

阮輕畫很喜歡的一款香水味道。

江淮謙抱著她進小區,熟門熟路。

到家門口時, 他握著阮輕畫的手開鎖進屋。

小房子裡漆黑, 隻有窗外透進來的淺淺月色,很是溫柔。

他沒敢開燈, 怕把她驚醒。

把人放在沙發上蓋上毯子後,江淮謙才微微鬆了口氣。

他望著躺下後自動蜷縮在角落邊的人,擰了擰眉。

借著月光, 他目光赤|裸地盯著她。因為喝了酒的緣故,她雙頰坨紅, 璀璨的雙眸緊閉著, 眼睫毛很長很翹,落下一小片扇形陰影。

越過秀氣的鼻子, 江淮謙目光停滯在她唇上。

剛剛抱她的時候,她唇瓣蹭到了他衣服,口紅蹭花了,唇色卻依舊嫣紅,彆樣誘人。

江淮謙微頓,俯身靠近。

他注視著毫無察覺的人,抬起手,粗糲指腹蹭過她柔軟的唇瓣,把她蹭花的口紅擦儘。

窗外的月色好像變得更迷人了,兩人的呼吸聲此起彼伏,格外有規律。

阮輕畫沒醒。

江淮謙垂眸,掃過指腹留下的口紅,把視線重新放在她身上。

他安靜地注視著她,沒有再進一步過分舉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江淮謙才起身,進了廚房。

……

-

阮輕畫是被廚房的動靜吵醒的,她迷迷糊糊地翻了個身,睡眼惺忪地看向廚房那邊。

在看到背對著自己的身影後,她瞪圓了眼。

片刻,她回了神。

是江淮謙。

阮輕畫輕籲一口氣。

她盯著江淮謙的背影看了會,沒出聲。

從她躺著的這個角度,看不清江淮謙在做什麼。但又好像能猜到。

男人身影高大,背影寬厚。即便是彎著腰,也能讓人感受到他的力量。

可能是跟常年鍛煉有關,江淮謙看著偏瘦,但卻有不少肌肉。

廚房的燈光打落在他身上,整體看著還有種居家溫暖感。

雖然,阮輕畫覺得這是她的錯覺。

她走神看著,也沒注意到江淮謙什麼時候從廚房出來了。

“醒了?”

江淮謙低頭看她,手裡端著一個白瓷碗,正不疾不徐地朝她走近。

阮輕畫輕眨了下眼:“嗯。”

她伸手揉了揉還有些疼的腦袋,低聲問:“這是什麼?”

“醒酒茶。”

江淮謙斂目,單手拿著碗吹了一會,才遞給她:“喝了。”

阮輕畫一怔,抿了下唇:“謝謝。”

江淮謙睨她一眼,沒搭腔。

阮輕畫接過喝下。

江淮謙看她皺起的眉頭,輕笑了聲:“不好喝?”

“嗯。”阮輕畫感受著舌尖的苦澀,嘟囔道:“好難喝。”

話音一落,她嘴裡被塞了一顆糖。

把糖卷進舌尖,阮輕畫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她錯愕地望著江淮謙,感受著口腔裡蔓延的甜味。

她僵了幾秒,含糊問:“……哪來的糖?”

江淮謙指了指:“冰箱裡的,沒過期。”

阮輕畫:“……”

她低頭,看到了丟在垃圾桶的糖紙。

這糖,好像是她上次湊單買的。

她反應遲鈍地“哦”了聲,沒了後話。

江淮謙瞅了她一眼,拿過碗往廚房走:“去洗澡休息。”

“……”阮輕畫摸了下自己滾燙的耳朵,咬著還沒徹底融化的糖,低聲問:“你什麼時候走?”

江淮謙把碗洗好,淡聲說:“你洗完澡睡了就走。”

話說到這個份上,阮輕畫也不好再說什麼。

她喝醉酒容易乾出格的事,為以防萬一,江淮謙留在這好像是最妥當的。

當然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就算她不讓不同意,江淮謙也會想辦法留下。

到最後,結果還是會一樣。

阮輕畫在這種事上,僵持不過江淮謙。

她索性作罷,隨他去了。

阮輕畫洗完澡出來時,江淮謙在客廳看手機。

他神色散漫,身體跟著放鬆下來,看著很隨性。

聽到聲音,江淮謙抬眸瞥向她。

幾秒後,他才轉開目光。

“好了?”

“嗯。”阮輕畫對著他灼灼的瞳仁,有些微不自在。

她扭頭看了眼時間,輕聲道:“我清醒了,你……”

後麵的話還沒說出口,江淮謙先站了起來。

他高,站起時阮輕畫麵前覆下了一片陰影,讓她看得不那麼真切。

“睡吧。”

江淮謙言簡意賅道:“我走了。”

阮輕畫“嗯”了聲,跟著他走到門口,仰頭看他:“今晚……謝謝。”

江淮謙挑眉:“就這樣?”

“?”

阮輕畫看他,“不然……我請你吃飯?”

聞言,江淮謙兀自一笑,嗓音低沉:“再說。”

“哦……”

阮輕畫並不勉強。

江淮謙看著她白淨透亮的臉頰半晌,重複了一遍:“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他人走後,屋子裡變得空曠了些,空氣也順暢了。

阮輕畫站在門後半晌,才慢吞吞地回了房間。

-

要入冬了,晚上的風有種刺骨的涼。

江淮謙從公寓離開,迎風走到小區門口,才掏出口袋裡的煙點燃。

路燈下,他身影被拉長,五官變得更為深邃英雋。

風吹拂而過,吹亂了他發絲。

江淮謙借風用煙,壓了壓內心燃起的衝動。

沒人知道,阮輕畫洗完澡出來的那一刻,他下了多大的定力,才沒對她逼近,雲淡風輕地從她房子離開。

一根煙燃儘。

江淮謙偏頭看了看在夜色下的小區,走到路邊隨手攔了輛出租車。

上車後,他感受著窗外拂過的風,腦海裡不由自主地想起剛剛那一幕。

阮輕畫穿的睡衣,其實很保守。小圓領款式,露出了精致鎖骨。

她很白,在燈光下泛著光,透亮細膩,近距離還能看見她臉頰的細小絨毛。五官精致,純且欲。

身上還裹帶著洗發水沐浴露的味道,是誘人的花香。

……

注意到後座客人神色不對,司機忍不住開通暢聊服務。

“小夥子去朋友家喝酒了?”

江淮謙身上有淡淡的酒味,一上車司機便聞到了。

突兀響起的聲音,拉回了江淮謙思緒。

他稍頓,睜開眼把車窗打開。

風灌進來,人徹底清醒了。

“不是。”

也不知道是深夜情緒容易發散,還是怕自己還會控製不住回憶,江淮謙難得搭了腔。

司機借著後視鏡看了他一眼,猜測道:“送朋友回家呐?”

江淮謙“嗯”了聲。

司機笑笑,猜測說:“重要朋友吧?”

江淮謙掀起眼皮看他。

司機莞爾,自顧自說:“你這身份不普通吧?一般朋友輪不到你送。”

司機見過太多客人,眼尖。從江淮謙上車那會,他便大概估了估他身份。

男人長相英俊,氣場強。簡短的兩句對話,就能感受出他是常年發號施令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