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一章(“再不起來,我抱你了。”...)

第二十一章(“再不起來,我抱你了。”...)(1 / 2)

刹那間, 包廂裡靜謐無聲。

樓下源源不斷傳來的勁爆歌聲,也像被消了音,隔絕在外。

周盼和周堯麵麵相覷, 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他們該不會是出現了幻聽吧?

周盼吞咽著口水, 抬頭看向斜側邊的兩人。

她思忖著,要如何打破這個尷尬局麵。

還沒想好, 阮輕畫先出聲了。

她儘可能的忽視旁邊目光, 低聲道:“差不多。”

是真忘光了。

江淮謙:“……”

他沒去看周盼,更沒去看周堯。對他而言,他們都不重要。

他“嗯”了聲,淡淡問:“再學一次?”

阮輕畫看他一眼, 眼眸閃了閃,含糊道:“好。”

聽到她回答, 江淮謙從善如流地給她說規則,說技巧。

阮輕畫邊聽邊點頭,遇到自己有疑惑的, 還會提問。

問題, 都挺小兒科的。

但江淮謙沒覺得煩,耐心地給她講解。

周盼呆若木雞地看了會, 自言自語嘀咕道:“這是什麼情況啊?”

周堯喃喃:“我也很想知道。”

兄妹倆雙雙無言。

半晌後,周堯忽然喊了聲:“我想起來了。”

台球旁兩人扭頭看他。

周堯望著阮輕畫,記憶回籠:“你是不是上個月來過我們酒吧。”

怕阮輕畫想不起, 他特意提醒:“你好像穿的白衣服,坐在吧台那邊, 是嗎?”

阮輕畫:“……嗯。”

她看了眼沒說話的江淮謙, 有點意外:“怎麼?”

周堯微哽,想到了最近一連串詭異事件。

從上次他說去找阮輕畫要聯係方式, 江淮謙騙他說他媽讓他回家有事,再到前幾天把他偷拍的照片刪得一乾二淨,都有答案了。

之前周堯還在猜測,江淮謙是不是嫌他在酒吧逼逼太煩了,才會這樣。

但現在想,是個屁。他就是不想自己靠近阮輕畫,故意的。

想著,周堯扯了下唇,朝江淮謙豎了個中指。

江淮謙斜睨了他一眼,沒搭理。

反倒是旁邊的周盼,一臉茫然:“等下,誰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

她看向阮輕畫,好奇問:“阮阮學姐,你之前認識我哥嗎?”

阮輕畫搖頭:“不認識。”

江淮謙聽著,微勾了下唇。

周盼:“啊?那哥你之前見過我學姐?”

周堯“嗯”了聲,簡單說了下。

聞言,周盼無語:“那你上次在高鐵上還說,像我學姐這樣的大美女你見過肯定不會忘,敢情你都是騙人的啊?”

周堯:“……”

他噎了噎,無力反駁。

他之所以在高鐵上沒認出阮輕畫,是因為當時確確實實隻遠遠地看了會。

加上酒吧燈光渲染,他們隻能分辨出她氣質好,長相不錯,但具體什麼模樣,是沒仔細看的。

看周堯無話可說,周盼朝他翻了個大白眼,又轉頭看向另外兩人,直接了當問:“所以……學姐你和淮謙哥哥是那次認識的嗎?”

這江淮謙對她的態度,怎麼也不像是對普通員工的啊。

阮輕畫靜默了會,直接說:“不是。”

她頓了下,解釋道:“我們之前認識。”

周盼眨眨眼:“大學嗎?”

“不是。”阮輕畫抿唇,輕聲說:“我們在英國認識的。”

周盼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驀地,周堯直直地看向江淮謙,靈光一閃,語出驚人:“她就是小師妹?”

阮輕畫:“……”

江淮謙掃了他一眼,意思很明顯。

周堯噎住,更無語了。

周盼一無所知,懵懵問:“什麼小師妹?”

周堯冷笑,“你讓你淮謙哥哥給你說。”

“……”

江淮謙自然不可能解釋什麼,隻是在趙華景上洗手間回來時,重新給三人介紹了阮輕畫身份。

是Su的設計師,也是傳聞中的小師妹。

介紹完,江淮謙沒再搭理無關緊要的三人,專心致誌當台球老師教學。

-

“……”

包廂裡又安靜了會。

趙華景低低說了句“臥槽”,灌了杯冷冰冰的酒醒神。周堯照做。

周盼也喝了兩口,借此消化這重大信息量。

三人小團體看著對方無語凝噎了會,周盼小聲問:“所以淮謙哥哥現在……是在追人嗎?”

趙華景:“看樣子是。”周堯:“他就是。”

周盼點點頭,感慨說:“原來淮謙哥哥喜歡阮學姐這種類型。”

周堯輕哂:“心機男。”

趙華景沉默了會,後知後覺問:“堯哥你之前是不是還想打阮小姐主意。”

周堯:“……”

他冷冷覷他,冷嘲熱諷,“會說話你就多說點。”

趙華景嗆住,在心底為周堯的未來點了根蠟。

默哀。

……

阮輕畫站在江淮謙旁邊,依稀能感受另一側打量的目光。

她自我催眠了會,還是沒辦法忽視。

江淮謙教她握杆,說了好幾句都沒聽見阮輕畫回應。

他低頭,看她心神不寧模樣,覺得好笑。

“在想什麼?”

耳畔響起男人低低聲音,她偏頭,看他近在咫尺的英雋臉龐。

燈光籠罩下,男人眉眼變得更為深邃。

阮輕畫走了下神,快速地低下頭問:“他們就坐在那邊嗎?”

江淮謙:“嗯?”

他看她,“想和他們一起玩?”

阮輕畫:“……”

她不是這個意思。

江淮謙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他無聲地彎了下唇,淡淡說:“專心學,不用理他們。”

“哦……”阮輕畫眨了下眼,拉回思緒。

她不得不承認,江淮謙是個很好的老師。

沒一會,阮輕畫便掌握了要領。

她俯身,按照江淮謙所說的姿勢拿杆,瞄準不遠處的紅球。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