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二十章(“之前教過你,都忘了”...)

第二十章(“之前教過你,都忘了”...)(1 / 2)

“……”

阮輕畫深呼吸了一下, 耳畔依稀還能回響起他的聲音。

不急不躁,低沉沉,讓她不得不答應:“好。”

江淮謙這個說辭, 任誰也無法拒絕。

-

阮輕畫和周盼約的是火鍋。

火鍋店人多, 氛圍好,兩人交流起來不會太生疏。

她剛到, 周盼便活力滿滿地朝她揮手, 喊她過去。

阮輕畫笑了下,有點羨慕她這種性格。

“抱歉,我來晚了。”

“沒有沒有。”周盼高興道:“學姐超準時的,是我沒事就來早了點。”

阮輕畫笑:“點單了嗎?”

“就下了個湯底, 你看看吃什麼菜。”周盼把菜單遞給她。

阮輕畫:“好,你的選好了嗎?”

“選啦。”

阮輕畫看了看, 加了兩個自己會吃的。

周盼是自來熟性格,即便是阮輕畫這種有點慢熱的人,都會被她帶動情緒。

沒一會, 兩人就熟起來了。

“模特?”阮輕畫看著周盼, 有些遲疑:“我沒做過。”

“沒關係的。”

周盼解釋:“反正就是一個小比賽,會不會不重要, 主要看學姐你願不願意。”

她托腮,瞳仁亮晶晶地望著她。

阮輕畫和她對視笑,不忍拒絕:“確定弄砸了不怪我?”

周盼搖頭:“那當然, 學姐願意去是給我麵子。”

阮輕畫失笑,被她說服了。

“好, 這個周末?”

周盼點頭:“對, 你有空嗎?”

阮輕畫答應:“好。”

定下來後,周盼很是高興, “謝謝學姐。”

阮輕畫失笑,“舉手之勞。”

吃完火鍋,周盼看了看手機,眼睛亮亮問:“學姐,你著急回家嗎?”

阮輕畫搖頭:“怎麼了?”

“你想不想玩台球?”周盼直接道:“你剛請我吃了火鍋,我禮尚往來請你打台球怎麼樣?”

阮輕畫:“……”

她失笑,低聲道:“我不會,你想打?”

周盼點頭,笑著說:“不過是在酒吧,我哥他們在打,就上次你看見的那兩個。”

周堯和趙華景都是周盼哥哥,一個有血緣關係一個沒有。

她說:“我跟他說我和你在一起吃飯,他讓我問你願不願意一起過去玩一玩。”

怕阮輕畫誤會,周盼解釋:“是正經的酒吧,我哥他們也不是壞人,他們最多就是有點口不擇言。”

阮輕畫想了想,低聲道:“我送你過去吧。”

周盼:“你不去嗎?”

阮輕畫點頭:“我不太會打台球,酒量也一般。”

她沒瞞著:“我送你過去後再回家。”

周盼思忖了會,也覺得自己的提議過分了。

“不用不用。”

她擺手拒絕:“學姐我自己過去就行。”

阮輕畫看她,微微笑說:“我送,我怕不安全。”

周盼拗不過她,隻能答應。

上車後,阮輕畫聽周盼報出的酒吧名,隱約覺得熟悉。

她細細一回想,發現是上次和孟瑤去的那家。

-

與此同時,江淮謙正和周堯幾個人聚在一起。

他時不時看看手機,周堯討打地八卦:“江總,等哪個妹妹消息呢?”

江淮謙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周堯聳肩,彎腰把遠處的黑球進袋。

“來一局?”

江淮謙收起手機,冷冷淡淡問:“賭什麼。”

周堯:“?”

他默了默,“我贏了,你把上次刪除的照片給我還回來。”

上次江淮謙把他手機拿走,他拿回來後發現,裡麵大多數東西都沒動,唯獨那幾張路人美女照片被刪了。

周堯百思不得其解,追問了他好幾次什麼情況,江淮謙都沒理他。

最後是他吵得煩了,敷衍地給他一個借口。

說是誤刪。

這周堯要是信了,那一定是他被車撞成了癡呆才會如此。

聞言,江淮謙抬了下眼,微微一哂。

周堯覺得自己被看輕了,覷了他一眼:“怎麼?”

他自認為最近這段時間自己球技有所增長,贏過江淮謙不成問題。

江淮謙掃了他一眼,語氣平靜地像在陳述事實。

“不自量力。”

“……”

周堯噎了噎,底氣不足道:“你彆太自信。”

話音一落,他明顯察覺到江淮謙臉色變了變。

周堯揚眉,“喲”了聲:“我該不會是戳中江總的傷心事了吧?”

江淮謙:“……”

他斜睨了眼周堯,拿過球杆:“擺球。”

周堯“嘖”了聲,剛要說話,外麵傳來趙華景的聲音:“堯哥,盼盼說她要過來玩。”

周堯:“你看著她就行。”

趙華景指了指,“她讓你看緊江總。她過來找江總。”

周堯:“……”

他挑眉:“找他有事?”

趙華景看著自己和周盼的聊天對話,“不清楚。”

周堯沒放心上,江淮謙更沒。

趙華景看兩人比的激烈,想了想問:“堯哥。”

“乾嘛?”周堯看他。

趙華景輕哼,晃了晃手機說:“盼盼說她還要帶個姐姐過來。”

周堯沒放心上,擺擺手說:“你照顧一下就行。”

趙華景:“……”

他默了默,目光在兩人身上打轉:“哦,是上次我們在高鐵上遇到的那位美女。”

話音一落,江淮謙瞄準的紅球沒入袋,反倒是把白球打了進去。

周堯看著,出聲調侃:“江總,你想什麼呢?”

江淮謙放下球杆,掀起眼皮去看趙華景:“你剛剛說什麼?”

趙華景很直接地重複了一遍。

江淮謙掃了眼牆上時鐘,神態自若問:“還有多久到?”

趙華景:“我再問問。”

他給周盼發消息,讓她快到酒吧了給他發消息。

出租車不開到酒吧門口,停下後還要走幾步路。

不遠,但酒吧周圍都鬨騰,也怕會有喝醉酒發酒瘋的人。

-

周盼下車時,趙華景還沒出來。

阮輕畫看了看,輕聲道:“我送你進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