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十九章(“我不放心。”【一更】...)

第十九章(“我不放心。”【一更】...)(1 / 2)

聽到她答案, 江淮謙並不意外。

他壓下眸子裡一閃而過的笑,低聲道:“真不能?”

阮輕畫應著,決定不和他多廢話。

她加快腳步往小區裡走, 把人遠遠地甩在後頭。

江淮謙看她走得急的步伐, 也沒出聲攔著。

深夜的小區很靜,大多數住戶燈都滅了, 隻少有部分樓層還亮著燈。

阮輕畫他們小區挺大, 進去後還要走一小段路。

她聽著身後的腳步聲,思忖著到電梯口是不是就該跟江淮謙道彆了,可這樣……又好像很無情。

人家好心送你回來,還幫忙提東西, 直接把人趕走是有點過分。

但如果讓他上樓,那總不能到家門口了也不讓他進去喝口水吧?

一時間, 阮輕畫難以抉擇。

不知不覺,到了電梯口,她按下進去, 抬眸看向不疾不徐走近的男人。

江淮謙掃了眼, 她住二十樓,之前拿到的員工資料上有寫詳細地址。

他知道。

按完數字, 阮輕畫退到一側準備等電梯門自動關上。

兩扇門正要合上,外麵響起了清晰腳步聲。

阮輕畫沒多想,抬手按了下, 讓電梯門沒那麼快關上。

驀地,有點熟悉的聲音響起。

“阮小姐。”

阮輕畫一愣, 看向進來的男人。是她的鄰居, 陳甘。

陳甘大概也是剛下班,手裡還提著黑色的公文包, 臉上掛著淺淺的笑:“你今天也加班?”

也這個字,說的就有點味道了。

阮輕畫想了想:“不算加班。”

陳甘笑笑,沒太注意電梯裡的另一人,專心致誌地和阮輕畫交流。

“最近工作怎麼樣?”

阮輕畫剛要回答,察覺到了身後的目光。

借著電梯反光,她看見江淮謙正目光直直地看著她,瞳眸漆黑,裡麵有跳躍的火光。

這火光是發火的火,還是彆的,她就不敢也不想去深究了。

她嘴唇微動,還是回了句:“還好。”

她沒主動拋話。

陳甘莞爾,感慨說:“又到年底了,你們也會比較忙吧?”

“……嗯。”

阮輕畫附和著。

陳甘笑了下,視線落在她精致的臉龐,聲音溫和道:“忙也彆忘了休息。”

阮輕畫點了點頭。

陳甘還想要說點什麼,電梯叮一聲到了。

他在門口,率先走了出去,隨口說:“天氣也越來越冷了,阮小姐……”

話還沒說完,他聽見阮輕畫溫溫柔柔的聲音:“你要不要進去坐坐?”

陳甘驚訝,眸子亮亮地去看阮輕畫,還沒來得及有反應,他聽見了低沉的男聲。

“可以。”

江淮謙神色寡淡地看了陳甘一眼,在回阮輕畫的話。

陳甘錯愕,後知後覺問:“阮小姐,這位是?”

阮輕畫糾結了幾秒,說:“我朋友。”

上班時間,她和江淮謙是上下級。但現在這個點,說是朋友也不為過。

陳甘訕訕,一種難以言喻的尷尬蔓延,“這樣。”

阮輕畫“嗯”了聲,率先道:“我們先進屋了。”

陳甘點點頭,“明天見。”

他們的上班時間差不多,經常會在電梯裡碰麵。

阮輕畫沒吱聲,刷了指紋密碼進屋。

她住的是典型的住宅小公寓,一室一廳不是很大,但布置的很溫馨。

進屋後,她瞥了一眼站在門口的男人,彎腰從門口鞋櫃裡拿出一雙男士拖鞋。

江淮謙垂眸看她。

阮輕畫沒注意,放下隨口說:“我爸穿過的,你介意嗎?”

江淮謙微頓,沒太多情緒說:“不會。”

阮輕畫“哦”了聲,抿了抿唇:“喝水嗎?”

江淮謙目光深深地看她,“好。”

阮輕畫鬆了口氣,轉身進了廚房。

她問之前,還挺擔心被江淮謙拒絕的。

江淮謙看她背影須臾,這才認真打量起這間屋子。

一個不大一小的客廳,有小吧台和茶幾,還有一張不大不小的沙發。

牆上掛著很多東西,有照片,也有她之前的一些作品圖。

牆邊有一個落地書架,書擺放的很整齊,書架上方放了一整排的杯子,各式各樣的,造型都比較獨特漂亮。阮輕畫喜歡收集杯子。

捧著兩杯水從廚房出來,阮輕畫看了眼江淮謙站的位置。

一看,她的視線就控製不住往下,落在他手裡拿著的陶瓷杯上。

江淮謙撩起眼皮看她,隨口道:“怎麼還留著?”

阮輕畫怔了下,解釋說:“拿回去發現也不是很醜。”

江淮謙手裡拿的陶瓷杯,是他送給阮輕畫的。

隻不過,送的不是那麼心甘情願。他做出來後覺得醜,準備丟掉重來,但阮輕畫覺得還行,強行說自己就要這個。

江淮謙沒轍,隻能由她去。

聽到她回答,江淮謙沒搭腔。

阮輕畫有種自己做壞事被抓包的感覺,著急地轉移話題。

“喝水吧。”

江淮謙“嗯”了聲,沒再為難她。

-

窗外風很大,屋子裡卻很安靜。

阮輕畫不太習慣和江淮謙單獨相處,也不知道該從什麼態度和他共處一室。

她捧著杯子喝了小半杯熱水潤桑,這才覺得舒服了不少。

阮輕畫垂著眼,用餘光掃向旁邊。

江淮謙喝了兩口水,眉眼間的情緒很淡,修長的手指不輕不重地彈著玻璃杯,發出O@聲響。

不重,不刺耳。但能彰顯出做這件事人的心情。

江淮謙心情不好。

阮輕畫知道,這是他不爽的前奏。

思及此,她正糾結要不要打破這個尷尬氛圍,旁邊的男人先站了起來。

阮輕畫一怔。

江淮謙斂下瞳仁看她,語氣平淡:“早點休息。”

“……”

阮輕畫頓了下,低聲道:“好。”

她起身送江淮謙到門口,仰頭看他:“注意安全。”

江淮謙頷首。

想了想,阮輕畫又補了一句:“方便的話,到了跟我說一聲。”

“方便。”

江淮謙眸色沉沉地看著她,壓了壓自己那無名升起來的怒火,維持理智道:“走了。”

“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