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十八章(“你……要去我家”【三...)

第十八章(“你……要去我家”【三...)(1 / 2)

江淮謙會設計這件事, 阮輕畫其實比其他人更清楚。

他雖是半路出道,但設計水平卻不容小覷。不然,也沒辦法成為他老師的第一位中國學生。

隻不過, 江淮謙很少展露他這方麵能力, J&A設計師多,一般不需要江小少爺親自出馬。自然而然地, 阮輕畫就沒往他身上想。

這會聽見答案, 她有點驚訝,但又不是那麼意外。

有些事,好像本該如此。

阮輕畫喜歡的設計師設計圖不多,除了之前說的那幾位, 也就剩江淮謙了。

他的很多想法,是她會喜歡瞻仰的。

車廂內靜了靜, 江淮謙也不得寸進尺。

有些話點到為止,過度了阮輕畫可能會立馬開門下車回家。

他想著,無奈地彎了下唇。

一路安靜到公司停車場, 兩人下車。

這會的停車場靜悄悄的, Su不主張加班,除非年底特彆特彆忙的時候, 才會有人留駐公司。

阮輕畫跟在江淮謙旁邊,看地麵上的倒影。她瞥了一眼,小心翼翼避開不踩他。

停車場裡, 隻有兩人鞋底和地麵摩擦的聲音。

偶爾,有風吹過。

“冷不冷?”江淮謙看她鼻尖紅紅模樣, 低低問了聲。

阮輕畫抬眼, 看了他一眼:“還好。”

兩人進了電梯,江淮謙“嗯”了聲, 低聲說:“冷就說。”

“哦。”阮輕畫看著腳尖,含糊道:“知道。”

江淮謙斂目看她,目光停滯在她低頭露出的後頸處。很白,肌膚細膩,像是上好的美玉。

讓人控製不住地想去摸一摸,碰一碰。

察覺到自己欲|念,江淮謙不動聲色地轉開了目光。

-

公司裡沒人,哪哪都靜悄悄黑漆漆的。

腳步聲響起,感應燈自然亮。

阮輕畫跟著江淮謙出了電梯,低聲道:“在我們辦公室這邊做嗎?”

“嗯。”

江淮謙應著,走到窗邊把玻璃窗關上。

阮輕畫看著他動作,怔了下。

幾個小時沒人的辦公室涼颼颼的,外麵的風呼嘯而過,有種入冬的刺骨涼意。

她怕冷。

江淮謙動作自然地把所有窗戶關上,又順手把室內空調調到最高溫度,這才作罷。

他看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的人,低聲問:“不想動?”

“……”

阮輕畫回神,目光掠過那些被關上的窗戶,輕聲道:“沒有,設計圖也在這?”

江淮謙稍頓,揉了揉眉骨道:“在這等我,我上去拿。”

阮輕畫點頭:“好。”

江淮謙往電梯口走,走了幾步後,他又停下,轉頭看她。

阮輕畫不解,對上他目光:“怎麼了?”

江淮謙目光流連在她臉頰,定在她黑亮的雙眸,淡聲問:“一個人在這會不會怕?”

阮輕畫怔住。

她看著江淮謙那雙有點勾人的眼睛,呆愣地搖了搖頭:“不會。”

江淮謙直勾勾盯著她看了一會,確保她說的是實話後,落下一句:“我很快。”

“嗯……”

看他背影消失,阮輕畫才轉身往工作間走。

工作間很冷,門一直是緊閉的,外麵的空調風也吹不進來。

阮輕畫順手把裡麵的小空調打開,才去關裡邊唯一一個小窗。

站在窗前,風呼啦啦從耳畔刮過,冰冰涼涼的。

阮輕畫立馬關上,順著玻璃窗往外看。

他們辦公室在二十四樓,外邊的風景不錯。

斜對麵也是一棟寫字樓,樓裡還有不少亮著燈的辦公間,和他們這兒相反。

阮輕畫看了會,忽然覺得冷清。

不知為何,她腦子裡閃過了一個畫麵。

兩分鐘後,阮輕畫出現在樓頂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沒關,裡麵燈火明亮,白熾燈有些許的刺目。

她一站在門口,便看到裡麵背對著自己在接電話的男人。

他背影高大,挺拔。

剛剛穿著的外套被他脫下,裡邊隻穿著單薄的襯衫。他手微微抬起,襯衫勾勒出他後背肌肉線條,流暢有力。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江淮謙偏頭看了過來。

兩人視線撞上。

他深邃的眸光落在她身上片刻,朝她走近。

腳步聲越來越近,阮輕畫還能清晰聽見他跟對方說話的聲音。

低沉,有點冷漠。

“還有什麼事?”江淮謙淡淡問:“一次說完。”

江淮定挑了下眉,“怎麼,嫌你哥煩了?”

江淮謙:“沒有。”

他看了眼還站在門口的阮輕畫,低聲說:“進來。”

江淮定剛要說話,敏銳地察覺到了點什麼。

“你那邊有人?”

“嗯。”

江淮定輕哂,了然道:“行,不打擾你了。航班定了跟我說一聲。”

江淮謙:“知道。”

阮輕畫看他收起手機,低聲問:“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沒有。”

江淮謙看著近在咫尺的小臉,輕聲說:“我哥電話。”

江淮定其實找江淮謙沒什麼大事,他也就是從他媽那聽到了點八卦,特意打電話來‘安慰’一下。

看似安慰,實則是看熱鬨。

當然,也順便聊了會公事。

阮輕畫點了下頭,心想說不用說的那麼清楚。

她其實並不好奇對麵是誰。

江淮謙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也不拘泥於這個話題。

“怎麼上來了?”

阮輕畫“哦”了聲,淡淡說:“我上來看看你還有沒有需要幫忙的。”

江淮謙挑了下眉,“有。”

阮輕畫:“……”

她緘默幾秒,直接問:“要我做什麼?”

江淮謙看她緊繃的神色,壓下眸子裡的笑意:“幫我拿下衣服。”

“?”

阮輕畫不明所以看他。

江淮謙順手拿過電腦和旁邊的文件,語氣平靜:“空不出手。”

“……”

阮輕畫微哽,懷疑他是故意的。

但在看到他手裡拿著的資料後,還是妥協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