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十七章(“很喜歡。”【二更】...)

第十七章(“很喜歡。”【二更】...)(1 / 2)

孟瑤覺得, 這個時候笑好像有點對不起江淮謙,但她又實在有點忍不住。

“他表完白你就跑了?”

阮輕畫看她,低聲道:“我回國機票之前就定下來的。”

所以她不能說是被江淮謙表白給嚇跑了。

她那會之所以在英國多留了幾天, 純粹是因為同學生日。那同學早早對她發出了宴會邀請, 她不好意思拒絕,便答應了。

孟瑤揉了揉耳朵, 歎息一聲:“江總真慘。”

阮輕畫覷她一眼。

孟瑤撲哧一笑, 繼續問:“你回國前和他說了嗎?”

阮輕畫點頭:“說了。”

隻不過她是到了機場後,才給他發的信息。

他沒及時回,阮輕畫再看到他消息時,已經落地國際機場。

之後, 兩人斷了聯係。

聽阮輕畫說完,孟瑤是真同情江淮謙了。

可她又知道阮輕畫性格, 她從小的那些遭遇,就注定了她是個敏感,且沒安全感的人。

阮輕畫的體質差, 並不是出生就如此。

她是在父母離婚時, 被過度忽視導致的。

這是孟瑤有一回跟著她回南安,聽鄰居說起的。

說是那年冬天, 阮父和馮女士鬨離婚吵架,下大雨也沒去學校給阮輕畫送傘。

她在學校等到雨勢變小,才回了家。當晚, 阮輕畫就發燒了。

但兩人都沒有察覺,次日一如既往地因為小事爭吵。

阮輕畫幾次欲開口, 都被打斷。

夫妻倆雙雙摔門出走, 留她一個人在家。

正好是周末。

阮輕畫在家燒了兩天,神誌不清。是鄰居發現不對, 給阮父打了電話,才把她緊急送醫。

那次過後,她體質弱了很多。斷斷續續,總是生病。

……

孟瑤想著,伸手抱了抱她:“既然你都想好了,那就不勉強自己。”

阮輕畫一笑:“嗯。”

孟瑤看她:“我永遠支持你任何決定。”

阮輕畫彎了彎唇,兀自一笑:“好。謝謝。”

“不過――”孟瑤直勾勾望著她:“真舍得啊?”

阮輕畫睨她一眼,隨口道:“江淮謙給你加工資了?”

孟瑤:“沒呢。”

她懶洋洋道:“不過我要是給江總助攻成功了,老板娘難道也不打算給我升職?”

阮輕畫被她的話嗆住,哭笑不得:“你在說什麼?”

孟瑤聳肩,坦坦蕩蕩說:“實話。”

門鈴聲響起,阮輕畫起身拿外送進廚房做飯,沒再理她。

……

-

另一邊,回公司加班的江淮謙,忘了時間。

驀地,一通電話響起,擾亂他計劃。

江淮謙沒看來電,隨手接通:“喂。”

聽著他冷冰冰的聲音,對麵的人揶揄道:“喲,誰惹我們家江小少爺生氣了?”

江淮謙一怔,語氣軟化了些,低聲道:“媽。”

簡淑雲“嗯”了聲,隨口問:“心情不好?”

江淮謙:“沒有。”

“嘖。”簡淑雲看了眼時間,“吃飯了沒?”

江淮謙沒說話。

簡淑雲了然,難得展露她的母性光環:“我聽老劉說你團建回來就去公司加班了,不回家陪你媽吃個晚飯?”

江淮謙掃了眼電腦時間,笑了笑說:“回。”

他說:“我現在回來。”

簡淑雲:“行,想吃什麼我讓阿姨備著。”

“隨便。”江淮謙沒太好的胃口,直接關了電腦離開。

頂樓的燈光一暗,整棟樓都黑漆漆的。

江淮謙循著夜色出去,保安在門口看著,莫名覺得他們江總的背影有些落寞。

江淮謙回到老宅時,簡淑雲正在看前段時間的一場時裝秀展示。

是J&A的。

他掃了眼,興致不大。

聽見聲音,簡淑雲抬頭瞥了他一眼,拍了拍旁邊位置:“坐。”

江淮謙:“……”

他懶散地靠在椅背,掏出手機掃了眼,沒任何重要消息。

簡淑雲瞅著他動作,隨口問:“在等人消息?”

“沒有。”江淮謙動作自然地切換到朋友圈。

一般情況下,他很少看朋友圈,也從來不發。

簡淑雲挑了挑眉,目光在他臉上流連,很輕地笑了聲。

“團建有照片嗎?”

江淮謙“嗯”了聲:“您要的話,我明天讓助理發你一份。”

簡淑雲一哽,睇他眼:“你沒拍?”

“嗯。”

“那朋友圈總有吧。”簡淑雲探著腦袋,好奇問:“劉俊發了嗎?”

江淮謙往下刷,沒看到劉俊的朋友圈,倒看到了孟瑤的。

孟瑤的微信是劉俊推給他的,說是怕他偶爾有急事要找人。

這個急事指什麼,他們都心知肚明。

江淮謙順手加了。

孟瑤發的除了團建幾張照片之外,還有和阮輕畫在家裡的合照,以及晚餐。

【孟瑤:再昂貴的大餐都不如我姐妹做的家常菜!當然,團建也蠻好玩的qaq。】

他斂目,手指不受控地點開了大圖。

借著兩人自拍照,江淮謙看到了部分她房子的裝飾。簡簡單單的,但很溫暖。

暖黃色燈光下,她五官精致,眉眼溫柔璀璨,狐狸眼微微下垂彎著,漂亮奪目。

簡淑雲注意到他情緒變化,盯著他點開的大圖看了兩眼,直接問:“哪個是讓你受挫的女孩子?”

江淮謙:“……”

他抬眼,目光直直地看向簡淑雲。

簡淑雲給了他一個眼神:“怎麼?很驚奇?”

江淮謙沒說話。

簡淑雲吐槽:“你現在這,和你哥當年被分手一模一樣的。”

提到江淮謙的親哥,簡淑雲頭疼:“你說我把你們生的高高帥帥的,有才華還有錢,怎麼你們兄弟倆在感情方麵,會如此不順?”

“……”

這個問題,江淮謙也好奇的。

他瞥了眼簡淑雲,趁著她沒注意,順手存了阮輕畫那兩張照片。

剛存好,對上了簡淑雲促狹目光。

“眼光不錯。”簡淑雲認真點評:“長得確實蠻漂亮。”

江淮謙立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往餐廳那邊走:“陳姨,晚飯好了嗎?”

陳姨在廚房忙著,答應道:“差不多好了。”

“……”

吃飯時,簡淑雲還想多打探打探,奈何江淮謙的嘴就像是粘了膠水,怎麼撬都撬不開。

簡淑雲覺得沒什麼意思,瞅著他不耐的情緒火上澆油:“要不然彆念叨人漂亮姑娘了,媽給你介紹個更漂亮的怎麼樣?”

江淮謙吃過飯上樓休息,冷冷淡淡說:“不用。”

簡淑雲挑眉:“怎麼,還不放棄?”

這句話,算是問到了點上。

江淮謙站在樓梯上,和簡淑雲對視幾秒,首次正麵回應:“當然。”

他說:“我小時候,您最先教我的字是等。”

對阮輕畫,他有耐心,也等得起。

江淮謙擅於放出魚餌,蟄伏,伺機而動。

-

次日上班,阮輕畫精神還算不錯。

她剛到,徐子薇便笑盈盈地望著她,“輕畫,結果出來了。”

阮輕畫一愣,看她喜形於色的神色,笑著說:“過了吧。”

徐子薇點頭:“嗯。”

她有些激動,抓著阮輕畫的手說:“我真沒想到會是我。”

阮輕畫笑笑,拍了拍她肩膀:“這是你應該拿到的。”

徐子薇看她,輕聲道:“主要還是有你給我加油。”

“啊?”

徐子薇直接說:“做鞋啊,如果不是你教了我,其實我是沒辦法完工的。”

她直勾勾望著阮輕畫:“晚上你有事嗎?我請你吃飯吧。”

阮輕畫直覺想拒絕,但轉念一想,還是答應了:“好。”

徐子薇:“那我再多叫幾個人。”

“行。”

譚灩從旁邊路過,看兩人這樣,冷冷笑了聲。

“小人得誌。”

徐子薇剛想回擊,發現石江從辦公室出來,立馬歇了心思。

她看了眼旁邊眉眼專注的阮輕畫,也暫時把注意力轉到了工作上。

阮輕畫沒注意到這些情況,她玩的時候專心玩,該認真時候認真。

設計稿出來後,她還有很多要修要注意的細節東西。加上周末在江淮謙看到的設計稿,阮輕畫又冒出了很多不錯的想法。

-

整個上午,忙忙碌碌過去了。

中午吃過飯,阮輕畫才得以讓大腦放鬆。

她一上午沒碰手機,午飯後才抽空拿出來看了眼,有沒有重要消息。

一點開,她看到了好幾個人給她發的微信,其中還有上次在高鐵上遇到的那個妹妹。

阮輕畫看她頭像,應該是自己手繪的塗鴉,很可愛。

她點開,看到周盼給她發了好幾條消息。

兩人這幾天偶爾會聊聊,她知道周盼還在讀大三,學的是服裝設計專業。

還碰巧,是她的小學妹。

盼呀盼:【阮阮學姐,你在忙嗎?】

盼呀盼:【吃午飯了沒有!我今天終於閒下來,有空找學姐聊天惹TvT】

隔著屏幕,阮輕畫都能感受到她的那種大學生活力。

她輕勾了下唇,心情頗好地回複:【剛吃完,準備午休,你呢。】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