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十六章(他跟我表白了。【一更】...)

第十六章(他跟我表白了。【一更】...)(1 / 2)

時間定格。

好一會, 阮輕畫才找回自己聲音,喃喃道:“可能是喝了酒。”

她胡亂找借口。

聽到這個答案,江淮謙抬了下眉梢:“你沒喝酒。”

“……”

阮輕畫腦袋短路, 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我沒喝酒?”

江淮謙目光深邃, 意味深長地瞥了她一眼:“你覺得呢。”

阮輕畫:“???”

她怎麼知道,她要是知道就不會問了。

但對著江淮謙這有點‘不懷好意’的目光, 她懂事地閉了嘴。

有些事, 彆問那麼清楚。

又走了一段,阮輕畫剛想問怎麼還沒到,江淮謙停下了腳步:“看那邊。”

阮輕畫順著他的視線追隨,在看到不遠處景色後, 她愣住了。

不遠處有氤氳霧氣,是溫泉的出處。除了水聲, 兩側是被白雪覆蓋的石頭以及乾枯枯的樹枝。

但在路燈照耀下,乾枯枯的樹枝上掛滿了白茫茫的雪花,仿若楊柳依依一般, 彎腰垂落。

樹枝有被雪花壓彎, 但又像是花苞一樣散開,漂亮地讓人挪不開眼。

恍惚間, 阮輕畫覺得自己走進了仙境。

她怔怔看著,扭頭看向旁人:“這兒還有這麼漂亮的景?”

江淮謙“嗯”了聲,淡聲說:“地方隱蔽, 知道的人比較少。”

這地方要走一條蜿蜒小道進來才能看見,加上這邊的彆墅度假區限行, 一般遊客不能進來, 從而保留了這一處最原本的模樣。

阮輕畫眼睛亮了亮,抓住他重點:“那你怎麼知道這兒的?”

江淮謙瞥了她一眼, 笑著說:“有個朋友比較愛玩,來過幾次。”

聞言,阮輕畫沒再多問。

她仰頭盯著看了會,低聲問:“這算是小河吧?”

江淮謙:“你想的話,可以。”

阮輕畫微哽,摸了摸鼻尖:“那我可以碰一下河裡的水嗎,這才是純天然無汙染的溫泉吧?”

“……”

江淮謙看她興致勃勃模樣,不忍心破壞,“可以試試,但旁邊有雪,會很滑。”

阮輕畫“哦”了聲,往前走近了一點點。

她探著腦袋看了看,還真有點兒危險。河邊的石頭大小參差不齊,上麵都覆了皚皚白雪,估量不出厚度。

阮輕畫盯著看了會,思索自己是不是該選擇放棄。

正想著,麵前出現了一隻手。

她愣了下,抬起眼去看江淮謙。

江淮謙沒多解釋,語氣平淡道:“拉著。”

阮輕畫:“……”

她嘴唇動了動,對著他幽深的瞳仁須臾,心念微動:“……謝謝。”

阮輕畫伸手握住,她的手很涼,但江淮謙的手很暖和。

她一握上去,就能感受到他體內的溫度源源不斷地傳遞到她這邊,從指間直抵心口。

阮輕畫呼吸一滯,穩了穩心神。

江淮謙垂眼看她,低聲道:“看清路,往前走。”

“嗯。”阮輕畫慢吞吞地往下挪,站定在一塊石頭上後,她試著彎腰。

但不行。

她皺眉,有些苦惱,“碰不到。”

江淮謙看她這樣,有點想笑。

他無聲地勾了下唇,聲音沉沉:“先蹲下。”

“哦……”阮輕畫照做,剛想鬆手,耳畔傳來他低沉有力的聲音:“牽著。”

“……”

如願以償碰到高溫泉水後,阮輕畫滿足了。

隻不過,她再沒心思欣賞麵前的美景了。

她跟江淮謙在這邊轉了一圈,非常的心不在焉。

到和他分開回到酒店,阮輕畫的腦海裡一直都是他那句:

――牽著。

他的手很漂亮,修長有力,骨節分明。掌心溫熱,握上去會讓人覺得溫暖。

十指連心,就那麼一會,阮輕畫清晰地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

-

孟瑤回來時,阮輕畫正躺在床上看電影。

她瞅著眼屏幕畫麵,又轉頭看了她一眼,狐疑問:“阮阮。”

“啊?”阮輕畫回神,抬起眼看向她:“回來了。”

孟瑤:“……”

她直勾勾盯著她看了會,低聲問:“你這乾嘛呢,看電影也發呆啊?”

“沒。”阮輕畫揉了揉鼻子,悶悶道:“困,想睡覺了。”

“那你睡吧。”孟瑤輕聲道:“我去洗個澡。”

“你沒喝很多酒吧?”

“沒呢。”孟瑤失笑:“我想開了,彆擔心我。”

阮輕畫:“哦。”

話雖如此,她還是不太放心。

阮輕畫強撐著,到孟瑤洗完澡躺下,她才擁著被子沉沉地睡了過去。

至於那些亂七八糟的心跳,阮輕畫決定置之不理。

次日回程,阮輕畫和孟瑤依舊是坐江淮謙的車。

但江淮謙能明顯察覺到,阮輕畫又暗自劃了一條界限,不讓自己往前,也不讓他靠近。

回程近三個小時,阮輕畫基本沒怎麼說話。

其餘幾人都有察覺不對,但又摸不清狀況,沒敢亂說。

一時間,車內氛圍詭異。

把她們送到小區門口,兩人道謝下車。

沒有半分停留。

江淮謙沒出聲,司機沒敢走。

過了不知道多久,劉俊喊了聲:“江總。”

江淮謙“嗯”了聲,淡淡說:“回公司。”

劉俊:“……”

霸道總裁受了情傷後都喜歡用工作折磨自己嗎?

劉俊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後麵臉色難看,闔眼休憩的江淮謙,在心裡如是想。

回到公司,江淮謙掃了眼劉俊,淡聲道:“回去休息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