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十四章(親了他一下。【二更】...)

第十四章(親了他一下。【二更】...)(1 / 2)

拿上行李, 阮輕畫和孟瑤去了大廳跟大家彙合。

司機車開的慢,但到的依舊比大部隊早一點。

劉俊和江淮謙去了前台那邊,有經理在辦理入住手續。

她揉了揉酸痛的脖頸, 剛想要找位置坐下, 又對上了孟瑤那欲言又止的目光。

阮輕畫微頓,想了想問:“我睡著的時候說夢話了嗎?”

孟瑤搖頭:“沒有。”

阮輕畫:“……那我打呼了?”

孟瑤一噎, “沒有。”

阮輕畫“哦”了聲, 瞪了她一眼:“那你為什麼這樣看我?”

孟瑤:“……”

她緘默幾秒,低聲問:“怎麼看你了?”

阮輕畫思索著形容:“好像我做了什麼大惡不赦的事情。”

“……”

孟瑤瞅著她,歎息道:“這倒沒有。”

阮輕畫覺得她還有後話,揚起了眉頭。

“嗯?”

“但你吧。”孟瑤回憶著自己看到的畫麵, 惋惜道:“不懂得珍惜,讓我很想撬開你腦袋看看裡麵都裝了什麼。”

阮輕畫:“……”

她剛想說話, 劉俊走了過來。

他把房卡遞給兩人:“你們先上去休息,其他人馬上到。”

阮輕畫接過:“謝謝。”

劉俊看了眼她手裡房卡,隨口說:“江總和你們一層樓, 遇到急事可以找他。”

阮輕畫愣了下:“啊?”

劉俊對著她狐疑目光, 解釋說:“我們也都在一層樓,為了方便, 江總直接讓人空了兩層樓房間出來。”

為了方便,也避免會吵到其他人,江淮謙提前跟酒店打了招呼, 足足空了兩層樓的房間出來。

阮輕畫“哦”了聲:“謝謝。”

她沒多想,轉身和孟瑤往電梯那邊走。

他們公司在安排房間這件事上, 非常人性化, 允許他們和自己關係好些的朋友組隊,並不要求一個部門的同事必須住在一起。

阮輕畫和孟瑤率先上了樓, 進了房間。

一進去,孟瑤便發出了驚歎。

“江總不愧是有錢人。”

阮輕畫瞥了她眼,跟著看了一眼房間。

她也必須要承認,這應該是他們團建住過最好的酒店。大片落地窗,房間的兩張床也很大。雖不是套間,但空間足夠,沙發座椅和辦公桌小茶幾,以及電視一應俱全。

阮輕畫看了眼,往陽台走。

陽台外邊,還放著兩張椅子,能讓人欣賞眺望到的景色。

阮輕畫借著路燈看了會,才發現陽台外能看見滑雪場。

雪被黑夜覆蓋,變得不那麼亮眼。但依舊讓人無法忽視。

她很喜歡雪。

阮輕畫興奮了好一會,扭頭看向孟瑤:“瑤瑤,我們去後麵吧。”

孟瑤:“……”

她瞅了她一眼,摸了摸她小腦袋:“那你穿羽絨服,我陪你下去。”

阮輕畫妥協:“行。”

她體質不是很好,之前調侃自己是林黛玉也一點都不為過。

孟瑤大學和她認識,知道她稍微凍一凍就會生病。

兩人換衣服下樓,恰好碰上了剛到的大部隊。

“哇,你們倆到多久了?”

孟瑤:“大概就十幾分鐘,你們要上去吧?”

她笑著說:“房間超級豪華,你們快去體驗。”

“好呢,你們現在去哪兒啊?”

“我們去後麵的滑雪場看看,等你們好了一起去吃飯。”

晚上有訂餐,出發前他們就被告知。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吃零食也沒吃太多原因。

跟同事們打完招呼,阮輕畫和孟瑤去了滑雪場。

黑漆漆的場子裡,冷冰冰的。

孟瑤興趣不大,蹲在角落裡玩手機。

阮輕畫到雪地上踩了兩腳,很是開心。

她唇角彎彎的打開相機,想拍一拍這邊的夜空。拍了幾張,鏡頭一轉,她注意到了猩紅的光。

阮輕畫手一頓,順著攝像機鏡頭去看,而後放大,拉近。

這一係列動作,她做的小心又謹慎。

幾秒後,她按下拍攝鍵,把相機轉向彆處。

江淮謙垂眼望著站在夜色下的人,她穿著白色的羽絨服,格外顯眼。

距離太遠,他看不清她此刻神色,但大概能想象出來。

是高興的。

-

晚上的餐,算得上是宵夜了。

大家其實並不餓,但江淮謙在,幾乎所有人都來了。

酒店裡麵就有溫泉池,有分男女的,也有混合。

滑雪場白天會開,想玩的可以玩。明天晚上有個聯誼活動,在後麵的一棟度假彆墅裡。

……

工作人員說完這趟團建的目的和安排後,便悄然退下了。

阮輕畫吃著遲來的晚餐,幾乎沒怎麼聽。

驀地,對麵的同事悄聲討論。

“後麵的彆墅是江總租的吧,那他怎麼不去那邊住啊?”

“可能是為了合群?”

“江總需要合群嗎?”

“……那不知道了。”

阮輕畫聽著對麵兩同事的討論,也下意識地想了想。

正想著,孟瑤瞥了她一眼,附在她耳邊問:“你說是為什麼呀?”

阮輕畫:“……”

她直勾勾盯著盤子裡的食物,隨口道:“你想知道的話,你去問他。”

孟瑤噎住。

不解風情說的是誰,就是阮輕畫。

吃過東西,大家也都累了。

這一晚注定是熱鬨不起來,為了明天的活動,大家回房間休息,養精蓄銳。

阮輕畫和孟瑤回房間時,好巧不巧和江淮謙進了一個電梯。

電梯裡人不少,全是熟麵孔。

幾個人大著膽子和江淮謙搭話,他也應了,但不熱情。

沒一會,電梯停下。有幾個同事走出,和他們說了句:“晚安啊。”

“晚安。”

瞬間,電梯裡隻剩下他們三人了。

阮輕畫想了想,不太明白為什麼會那麼剛好。和他們一起進電梯的同事,怎麼就都是下麵一層樓的。

她正走神想著,電梯再次停下。

三人走出。

阮輕畫和孟瑤的房間在出了電梯的右邊,江淮謙在左邊,隔了很多個房間。

孟瑤心如明鏡,瞅了眼旁邊的兩人說:“江總,我們回房間了,您早點休息。”

江淮謙頷首,看了眼阮輕畫:“早點休息。”

阮輕畫:“……嗯。”

江淮謙挑眉,瞥了眼她走遠的好友,低聲問:“就這樣?”

阮輕畫微哽,盯著電梯下降樓層看著,抬眸瞥他。

“晚安?”

江淮謙睨她一眼,淡淡說:“晚安。”

“……”

-

阮輕畫無語地回了房間。

聽到聲音,孟瑤從洗手間探頭看她:“這麼快?”

“……”阮輕畫:“快什麼?”

她沒好氣道:“你還真是我的好朋友。”

孟瑤:“那當然。”

她邊卸妝邊說:“我不是你的好朋友能給你這麼製造機會?”

阮輕畫無法反駁。

她沒和孟瑤多聊,卷著被子癱倒在床。

孟瑤卸完妝出來,看到的便是她這副模樣。

她挑眉,好奇問:“我真讓你為難了?”

阮輕畫睜開眼看她,想了想說:“也不是。”

孟瑤:“嗯?”

她說:“我如果做得太過,你直說。”

“沒這個意思。”阮輕畫也有點兒愁,“我就是……不太知道怎麼麵對他。”

孟瑤盯著她看了會,好奇問:“你是不是還有瞞著我的和江淮謙的小秘密?”

“……?”

阮輕畫噎了噎,莫名覺得這話很曖昧。

什麼叫她和江淮謙的小秘密。但仔細說來,又好像確實算得上是秘密。

孟瑤直勾勾盯著她,嚴肅道:“說吧,你必然有的。”

“哦……”阮輕畫慢吞吞說:“有個不太想回憶的事。”

孟瑤眼睛黑亮,掀開她被子:“快說給我聽。”

阮輕畫看鑽進自己被子裡的人,歎息道:“唉,就是我參加同學生日聚會時候喝醉了,被他送回家的路上不小心親了他一下。”

孟瑤:“???”

她立馬把被子掀開,震驚地望著她:“然後呢?”

阮輕畫蹙眉:“什麼然後?”

孟瑤眨眨眼:“就沒了?”

“嗯呢。”阮輕畫看她,“沒了。”

孟瑤搖頭:“不對,肯定還有後續。”

她說:“你看江淮謙的眼神就像是老鼠見到貓,避之不及。你除了親他,還做了彆的吧?”

阮輕畫:“……”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