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十二章(你不去J&A,是不是因為...)

第十二章(你不去J&A,是不是因為...)(1 / 2)

阮輕畫沉默幾秒,予以反駁:“我回南安,也是在家。”

孟瑤:“……”

她盯著阮輕畫看了會,問:“你一定要這樣強詞奪理?”

阮輕畫閉上了嘴。

孟瑤輕哼,揚揚眉說:“江總坐下了。”

阮輕畫安靜吃飯。

孟瑤吃了兩口,又繼續播報:“哦,江總找的位置不怎麼好,旁邊還能坐人。”

阮輕畫還是沒理她。

突然,孟瑤又踢了下她的鞋,壓著聲音說:“譚灩端著餐盤去江總那邊了。”

“……”

阮輕畫拿著筷子的手頓了下,垂下眼繼續挑魚刺,溫吞道:“哦。”

“?”

孟瑤眨了眨眼,不敢相信問:“你就……哦?”

“不然呢。”阮輕畫把挑好的魚肉夾起,看了她一眼:“譚灩是公司員工,找老板聊天不是很正常嗎?”

孟瑤:“……你覺得她是單純去聊天的?”

阮輕畫無法回答。

孟瑤盯著對麵看了會,小聲逼逼:“她如果單純去聊天的,我把頭都給砍下來。”

阮輕畫噎了下。

孟瑤沒察覺到她的異常,瘋狂吐槽她:“我搞不懂你,按理說也是你近水樓台先有機會,你怎麼就無動於衷,難道江總這麼優秀的人你真的不心動?”

說完,她注意到阮輕畫神色不對,激動道:“怎麼,你是不是覺得我說得很有道理?”

阮輕畫咳了兩聲,含糊不清道:“把你旁邊的飲料給我。”

“啊……”孟瑤下意識拿給她。

阮輕畫接過,把大半杯飲料全部喝完,又往嘴裡塞了幾口白米飯,才覺得舒服了一點。

看她這一係列動作,孟瑤後知後覺問:“卡魚刺了?”

“一點點。”

阮輕畫捏了捏自己的脖子嫩肉,不是很舒服:“你還吃嗎?”

孟瑤搖頭。

“那回辦公室吧,我再去喝點水。”

“真沒事嗎?”

孟瑤和她一起走,擔憂問:“要不去醫院看看?”

“彆,再去醫院我都要懷疑自己是林黛玉了。”阮輕畫看她,開玩笑說:“就一點點,吃點彆的好了。”

孟瑤點點頭,不放心道:“去醫院的話叫我,我陪你去。”

“知道。”

兩人聊著,身影消失在食堂。

……

“江總。”

譚灩說完自己的疑惑,小半天也沒等到江淮謙回應。

她側頭,順著江淮謙的視線追隨。

空空如也。

江淮謙看著的地方,一個人也沒有。

她蹙眉,有些疑惑,也隱隱有些不安。

劉俊自然知道江淮謙在看哪,他咳了聲,代替回答:“譚小姐。”

他微微一笑,淺聲道:“你提出的這幾個問題,可以和其他設計師討論,詢問。江總是你們這次比賽的評委之一,不便告知太多。”

譚灩過來,是說有工作上的問題請教江淮謙,才被允許坐下。

隻不過她問的,是和這次比賽相關的一些東西。

譚灩一怔,點了點頭:“是我太心急了。”

話雖如此,但她卻沒離開。

她偷偷地瞥了眼旁邊的男人,心臟不聽話地亂跳。

從江淮謙出現的那刻,譚灩就看上他了。同樣的,她也認為自己有機會。

像江淮謙這種豪門公子哥,比一般人都會玩。她就不信,江淮謙能一直對她這麼冷漠。

她正想著,江淮謙冷漠的聲音響起。

“譚小姐。”

他連個眼神都沒給譚灩,直接說:“吃飯不談工作。”

譚灩臉色微僵,唯唯諾諾點頭:“抱歉江總,下次記住了。”

這一頓飯到吃完,江淮謙都沒再出聲。

吃完,看著江淮謙和劉俊離開的背影,譚灩沒忍住抱怨:“江總今天是心情不好吧。”

旁邊同事應著:“可能是。”

-

心情不好的江總剛回到辦公室,接到了更讓他心情不好的電話。

“江總,你什麼時候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周堯很費解,不太明白為什麼自己隻是炫耀了下周六偷拍到的大美女,江淮謙就把他手機給拿走了。

江淮謙冷笑。

周堯:“?”

他百思不解:“你冷笑什麼?”

“沒什麼。”江淮謙冷漠道:“午休時間,彆給我打電話。”

周堯:“……”

“你還講不講理。你不把我手機拿走我會給你打電話嗎?”

江淮謙沒應聲,從抽屜裡掏出了周堯的手機。

周堯手機密碼很簡單,江淮謙一直也知道。

他垂下眼解鎖,也沒去看其他亂七八糟的,唯獨點開了相冊。

相冊裡,周堯拍了兩張阮輕畫的側臉和一張背影照。

拍的時候,他是沒太大惡意的。純粹是為了證實炫耀,他真的遇到了美女。

隻不過好巧不巧,撞江淮謙槍口上了。

江淮謙盯著阮輕畫恬靜的側臉看了片刻,動了動手指。

頃刻間,照片從相冊消失。

半晌,周堯新手機收到江淮謙消息。

【把你的手機拿走。】

周堯:“……”

他交的都是什麼不講理兄弟。

-

卡魚刺那天中午過後,阮輕畫有幾天沒在公司見到江淮謙。

據同事傳,他好像去外地出差了。

周五這天,其他部門同事放鬆激動,期待下班後的團建。而設計部所有同事都精神緊繃,嚴陣以待。

阮輕畫也難得有緊張感。

跑了兩趟洗手間,她喝了半杯水緩了緩。

徐子薇看她這樣,新奇道:“我還是頭一回見你這麼緊張。”

阮輕畫笑了下:“嗯。”

她用她們常說的話回應:“畢竟江總氣場很強。”

徐子薇拍了拍她肩膀,安慰說:“你彆緊張,要是你都不行,那設計部沒人能行了。”

阮輕畫搖頭:“不一定,設計這種東西,講究靈感。”

沒有人可以永遠無往不勝,也沒有人會永遠爬不起來。

每一次的比拚,都要把對手放在同一杆秤上,是尊重自己,也是尊重對手。

徐子薇含笑看她,低聲問:“你晚點準備怎麼講?”

阮輕畫莞爾,和她對視:“隨機應變,還沒想好呢。”

徐子薇訕訕:“也是,還不知道江總想聽的是什麼。”

“嗯,加油吧。”

兩人聊了兩句,到十點,一行人去了會議室。

他們剛坐下,江淮謙便來了。

他穿著深色正裝,鼻梁上架了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深沉禁欲,格外勾人。

坐下時,他順手解開了西裝紐扣。

在場所有人目光齊刷刷落在他身上,心思各異。

幾秒後,又默契收回。

江淮謙坐在辦公桌的中心主位,抬了抬下巴示意。

劉俊了然,給大家介紹剛剛跟著江淮謙進來的幾人。

“這兩位是J&A的設計師,也是我們這次競賽的評委之二,除此之外,江總和石總監也參與評分,拿到三票或滿票的設計師優先勝出。”

劉俊簡單的說了下規則。

聽到‘優先’二字,徐子薇皺了下眉,壓著聲音和阮輕畫討論:“也就是說,可能還會有下一輪競爭?”

阮輕畫看了眼主位那邊的人,搖了搖頭:“不清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