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十一章(這座城呐,多了位被騙的人...)

第十一章(這座城呐,多了位被騙的人...)(1 / 2)

車內靜了片刻,隻有舒緩的音樂聲流淌。

阮輕畫細細品味了江淮謙這番話的意思,低聲道:“劉助也沒有很差吧?”

江淮謙掀了掀眼皮,睨了她一眼。

阮輕畫微哽,偏頭看向窗外:“江總您也不擔心劉助聽到這話會辭職。”

江淮謙沒吱聲,目光落在她臉頰,直勾勾地盯著她看。

目光一寸寸地,像是要把她整個人從裡到外剖析一番。

阮輕畫眼睫毛閃了閃,借著黑漆漆的車窗倒影和他對視。

半晌,她率先轉開目光。

江淮謙看她閃躲模樣,沒再為難她。

“不會。”江淮謙回答她之前的話。

阮輕畫:“哦。”

她其實並沒有很關心。

江淮謙“嗯”了聲,隨口問:“周末打算做什麼?”

阮輕畫:“畫設計稿,做鞋。”

江淮謙側眸看她,拋話出來:“在家?”

阮輕畫沉默一會,輕點了下頭:“嗯。”

像是為了證明自己這話有說服力,阮輕畫重複了一遍:“在家。”

江淮謙沒再說話。

阮輕畫也一如既往地保持安靜。

沒多久,車停下。

阮輕畫看了眼亮著燈的小區大門,扭頭看向旁邊的人:“江總,謝謝你送我回來。”

她抿了下唇,輕聲道:“您回去注意安全。”

江淮謙“嗯”了聲。

下車後,阮輕畫循著夜色往小區裡走,沒有一絲留念。

她上班穿的比較知性。一般是鉛筆裙針織衫搭配高跟鞋,冷的時候會加一件外套。

她人很瘦,看上去柔弱無力。但韌性很強。

這一點,江淮謙很早就知道。甚至也知道,他一旦表現出什麼,她就會躲會逃。

看她挺直的背脊消失,江淮謙收回視線,驅車離開。

-

阮輕畫到家時,馮女士正坐在沙發上跟人視頻,語氣溫柔。

“姐姐還沒回來,等姐姐回來了媽媽就回家。”

“乖一點,今天早點睡。”

“不要。”對麵的孩子撒嬌的聲音清晰傳入她耳畔。

“媽媽,我現在就要你回來。”

馮女士蹙眉,佯裝生氣瞪了他一眼:“不聽話了是不是?媽媽明天不帶你去玩了。”

“不要,媽媽你要帶我去玩,你答應了的。”

馮女士展顏開笑,哄著說:“好,媽媽順便叫上姐姐一起陪你好不好?”

阮輕畫深呼吸了下,轉身進了房間。

這麼多年了,她還是難以習慣這母子情深的畫麵。

沒一會,房門被人敲響。

馮女士推開門,看她趴在桌上疲倦模樣,皺了下眉:“輕畫。”

阮輕畫“嗯”了聲:“媽。”

馮女士看她,舊話重提:“加班很累?很累的話你……”

話還沒說完,被阮輕畫打斷:“媽,你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馮女士臉色微僵,覷她眼:“怎麼,沒事你媽就不能過來看看你?”

“不是。”

阮輕畫無言:“我沒這個意思。”

馮女士輕哼,瞥了她眼說:“我聽說劉俊現在和你一個公司。”

“哦。”阮輕畫麵無表情說:“他是新老板的助理。”

馮女士:“……你和他就沒點發展可能?”

阮輕畫:“沒有。”

“試試也不願意?”馮女士道:“你們現在在一個公司,應該很有共同話題,你就不想深入了解一下?”

阮輕畫閉了閉眼,有些煩悶:“媽你能不能彆提這個事了,我現在不想談戀愛更不想結婚,我隻想忙好自己的工作。”

馮女士無言,被她這個態度弄得有些窩火,“工作工作,你就隻記得工作。你這份工作我早就說過不看好,又累又沒錢,一輩子都沒法出頭。”

“那又如何。”

阮輕畫抬起眼看她,“這是我喜歡的東西,無論未來有沒有發展,也是我的選擇。”

馮巧蘭被她給氣著了,口不擇言:“你真是和你窩囊的爸爸一樣,固執地像一頭牛。”

提到阮父,阮輕畫眼睫顫了下,倔強道:“是啊,我就這樣。”

她和她對視,輕聲說:“你不是早就知道嗎。”

馮巧蘭一頓,壓了壓自己的怒火,起身往外走,冷冷地丟下一句:“我懶得管你。”

阮輕畫聽著‘砰’的關門聲,很輕地扯了下唇,自嘲一笑。

這一夜,阮輕畫睡得並不安穩。

半夢半醒間,總想抓住點東西,但又什麼都無法抓住。

-

次日,大雨洗滌著這座城市。

阮輕畫早早地起來了,拎著箱子孤零零出現在高鐵站。

距離上車還有點時間,她去買了杯黑咖啡,喝下後腦子清醒了些許。

阮輕畫是臨時買的票,隻剩一等座位置。

上車後,她把行李放好,打算眯一會。

但旁邊總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擾亂她的睡眠。

阮輕畫蹙眉,睜開眼看向過道那邊正在說話的幾人。

在看到其中一人時,阮輕畫有片刻的走神。

她怎麼感覺,那個人有點兒眼熟。但又忘了在什麼地方看見過。

正想著,那人扭頭往她這邊看了過來。

兩人對視一眼,阮輕畫默默轉開目光,順便把耳機塞上。

她應該是認錯人了。

周堯正和旁邊的女伴吹著牛,女伴推了推他手臂,低聲問:“那美女是不是認識你?”

周堯挑眉,轉頭看了眼,仔仔細細回憶了一下:“不認識。”

女伴不高興,輕哼道:“確定?”

周堯:“那當然。”

他直說:“這麼漂亮的美女我見過的話,不可能會忘。”

話音一落,女伴更不高興了。

在後麵的周盼聽著,翻了個白眼:“哥,你在亂說什麼?”

周堯聳肩,理直氣壯說:“我說的是事實。”

周盼哄著周堯的女伴,笑盈盈說:“姐姐你彆理他。他就是個大直男。”

女人自然不會真的生氣,她嗔怒地瞪了眼周堯,“既然盼盼妹妹這樣說了,那我就原諒你。”

周堯哼笑了聲,視線卻下意識落在阮輕畫身上。

雖說沒印象,可這會他又發現他好像是在哪裡見過阮輕畫。

沒等周堯想起來,周盼拍了下他腦袋:“哥,淮謙哥哥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出來玩?”

聞言,周堯笑了笑:“你淮謙哥哥忙著呢,沒空。”

“忙什麼啊?”周盼好奇,“他不是剛回國嗎?”

周堯和後座的趙華景對視一眼,意味不明道:“忙著騙小師妹去酒店餐廳吃飯。”

周盼:“……”

她噎了噎,說了句:“無聊。你彆敗壞淮謙哥哥名聲了,他和你不一樣。”

周堯“嗬嗬”笑,回頭看了眼自己的堂妹,語重心長道:“盼盼啊,彆對你淮謙哥哥濾鏡太厚,他心思可比你哥我多多了。”

“……”

幾個人在旁邊小聲交流著,阮輕畫塞上耳機後,漸漸地睡了過去。

到手機鬨鐘震動,她睜開眼摘下耳機。摘下瞬間,到站廣播也響了起來。

阮輕畫揉了揉酸痛的脖頸,起身去拿上麵架子上的行李。

她還沒碰到,身後響起陌生男聲:“美女,我幫你吧。”

阮輕畫正想拒絕,周堯已經先一步幫她把行李拿下來了。

她怔了下,笑了笑:“謝謝。”

周堯看她,主動問:“美女也到南安旅遊?”

阮輕畫:“不是。”

周堯還想問,被周盼給打斷了。

周盼盯著阮輕畫看了會,確定是她喜歡的美女長相後,湊過來笑盈盈問:“姐姐,你該不會是南安本地人吧?”

阮輕畫看她,點了下頭:“嗯,我是南安人。”

周盼眼睛一亮,主動說:“那南安有什麼好玩好吃的呀,姐姐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嗎?”

阮輕畫:“……”

她看著周盼一臉人畜無害模樣,還真不太會拒絕。

“看你們喜歡玩什麼。”

周盼:“我們是聽說南安現在的銀杏最漂亮,特意過來看看,其他的沒打算。”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