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十章(“不熟。”...)

第十章(“不熟。”...)(1 / 2)

請人吃飯是一門技術活,特彆是江淮謙這種人。

阮輕畫在他開口答應後,腦子裡就在想,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且是江淮謙會吃的。

她想了會,沒想出來,索性直接問:“你想吃什麼?”

江淮謙瞥了她眼,“不是你請客?”

阮輕畫:“……?”

看她有點兒無語的表情,江淮謙淡淡說:“你選。”

“哦。”她溫吞道:“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

江淮謙微哽,被她的話弄到啞言。

“隨便。”

江淮謙抬手捏了捏眉骨。

阮輕畫“哦”了聲,掏出手機看了看:“那我看評分最高的。”

江淮謙:“嗯。”

阮輕畫點開美食app排行榜,在心裡篩選了部分江淮謙不吃的。

這人不怎麼吃辣,川湘菜以及火鍋基本pass掉。

她其實很少會選擇,一般常吃的就那麼幾種,店也都是常去的那幾家。

隻是她去的店,太簡陋,各方麵都不符合江總用餐標準。

江淮謙雙手插兜,斂目看著麵前對餐廳評分進行估量的人,唇角往上翹了翹。

“還沒選好?”

阮輕畫抬頭瞅他,“嗯,我還不是很餓。”

“……”江淮謙默了默,無奈道:“確定?”

阮輕畫點頭。

江淮謙沒轍,低聲道:“在這等我幾分鐘。”

阮輕畫愣住:“啊?”

江淮謙看她,“怎麼?”

“你還有彆的事?”阮輕畫仰頭看他,“如果你還有事忙的話,那下次去也一樣的。”

“不忙。”

江淮謙環視看了看,指著不遠的長椅說:“去那邊坐著等。”

“……”

到長椅坐下,阮輕畫看著江淮謙往回走,然後去了旁邊的奶茶店。

她怔了下,有一點點不舒服。

排隊買奶茶的,大多是女生。當然也有陪著女朋友一起排隊的男生,像江淮謙這種子然一人的少之又少。

更何況,他還穿著一襲筆挺的黑色西裝,氣質矜貴,長相英俊,和奶茶店門口的感覺格格不入。

他一出現,前麵排隊的女生都紛紛回頭偷看他,竊竊私語。

而他身後,也第一時間冒出了許多排隊的女生。看著極為壯觀。

江淮謙沒注意到身邊的變化。

準確來說,是習慣了這種注視和打量,沒覺得有任何特彆的感覺。

但阮輕畫不同。

她一直知道江淮謙是焦點,隻要有他出現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會放在他身上。

他從出生就是天之驕子,從小到大,習慣了被旁人的目光追捧崇拜。

隻不過,她沒料到在大街上這種地方,也依舊難掩他那與生俱來的的吸引力。

想著,阮輕畫低頭笑了下。

再抬頭看過去時,江淮謙身邊站了個打扮時尚,身材姣好的女人。

從阮輕畫這個角度看,看不見兩個人在說什麼。

她盯著看了會,收回目光。

她正百無聊賴地走著神,手裡拿著的手機震了下。

阮輕畫興致缺缺點開,在看到消息內容後,她抬眸往江淮謙那邊看。

街上人來人往,各種雜亂聲音不絕於耳。

兩人隔著人流對視了須臾,她手機又是一震。

江淮謙:【休息夠了就過來,快好了。】

江淮謙:【還沒休息好?】

阮輕畫盯著他兩條消息看了半晌,起身朝他走了過去。

她走得不快,但也沒刻意放慢。

走到他身邊停下,兩人目光相撞。

阮輕畫彆開眼,裝模作樣的數了數說:“還有五個人才輪到你,哪裡快了?”

江淮謙:“……”

他無言,被她給氣笑了。

“就這麼不願意過來?”

阮輕畫沉默了會,點頭說:“嗯,我不喜歡排隊。”

江淮謙頓了下,瞥了她一眼:“行。”

“……?”

阮輕畫不明所以看他。

江淮謙:“僅此一次。”

“哦。”阮輕畫妥協答應著,沒再掙紮。

兩人旁若無人交流著,落在他們身上的目光也漸漸少了。

名草有主的帥哥,沒那麼吃香。

-

買好奶茶,兩人去了J&A。

江淮謙一出現,店長便迎了出來。

“江總。”

江淮謙頷首,神色寡淡道:“忙你們的,我帶朋友隨便看看。”

店長微怔,看了眼旁邊的阮輕畫,禮貌溫柔道:“好的,有什麼需要可以及時叫我們。”

阮輕畫微微笑了笑:“謝謝。”

J&A門店這會的人不少,有江淮謙交代,店長也去服務其他客人了。

阮輕畫捧著熱奶茶,手指暖和了不少。她伸手碰了下鞋架上展示的一雙鞋,和江淮謙小聲討論:“這雙鞋用料很受大家喜歡。”

江淮謙掃了眼,是一雙漸變的高跟鞋。

在店鋪燈光下,鞋麵像是鑲嵌了細碎鑽石般,閃閃發光。

他看著旁邊的人,低聲問:“喜歡?”

“嗯。”阮輕畫很誠實:“你們J&A首席設計師設計的,沒有人不喜歡吧?”

江淮謙還沒說話,阮輕畫又笑眯眯說:“哦也有。”

他挑眉:“嗯?”

阮輕畫開了個玩笑:“男人就不喜歡啊。”

她小聲說:“太貴了。”

這雙高跟鞋不是日常款,一年可能也就是參加各類宴會穿,使用率不高。

花一兩萬買一雙不常穿的高跟鞋,很多男人會覺得不值。

阮輕畫之前做過市場調研,也去門店幫過忙,做過店員。

她遇到過很多這樣的情況,女人很喜歡,但男朋友老公會覺得貴,偶爾還會問他們,這一雙鞋是鑲鑽了,能穿十年嗎,為什麼賣那麼貴。

有的還會因為價格鬨得兩人意見不合,買不到心儀的鞋。

有時候,阮輕畫覺得挺無力。

因為對大多數女人而言,喜歡就是無價。

看阮輕畫聳拉的嘴角,江淮謙思忖了會,低聲道:“觀念不同。”

“嗯。我知道。”

阮輕畫笑笑,“我就隨便一說。”

J&A的鞋不單單是設計吸引人,在製造方麵,也凸顯優勢。

它全是手工製造出來的,耗時又耗力。材料一直都是市麵上最好的,一丁點瑕疵都不容許。

一旦發現細微瑕疵,都會直接報廢。在質量這方麵,把控死死的。

也正是因為此,才會昂貴又難買。

江淮謙沒吭聲,盯著她看了會:“會覺得不舒服?”

阮輕畫一怔,老實道:“有時候會。”

當然,這種有時候是對部分女性在能買得起也特彆喜歡,但卻因為另一半不願意的情況下,而冒出來的惋惜。

阮輕畫不會把自己的思想強加在彆人身上,但就是會有一點難過。

江淮謙“嗯”了聲,淡淡道:“人有千麵,思想境界各不同,彆想太多。”

阮輕畫了然:“嗯。”

她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轉開道:“師兄,杜森設計的鞋在哪邊?”

杜森,是J&A的首席設計師之一。

阮輕畫在店裡張望了下,沒看見。

“去二樓,一樓的是展覽。”

放在了落地玻璃裡麵,不太好拿。但方便路過的人一眼看見。

阮輕畫跟著他上了二樓。

J&A的這家門店,總共有三層。裝修簡約大方,一麵正對著街道馬路,全是透明玻璃,讓路過的人一眼就能看見它。

除了鞋,樓上還有包包和衣服。以及少部分飾品。

阮輕畫一上二樓,就看見了杜森今年秋冬的三款作品。

她眼睛一亮,激動地跑了過去。這三雙鞋,恰好也是她在其他門店沒看見的。

三款鞋,風格各不同。

有精致性感一體的,也有時尚日常的,還有彆具一格的潮流款。

阮輕畫看的是細節,以及鞋子的搭配。

她也沒顧忌著江淮謙在旁邊,把奶茶往旁邊一放,便自顧自地試了起來。

鞋子,永遠是要穿過才知道好不好。

江淮謙也不攔著她,懶散地靠在旁邊看。

他目光從上而下,落在她筆直修長的腿上片刻,又轉回她喜形於色的臉頰。

“你很喜歡杜森的設計?”

耳邊傳來熟悉聲音。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