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九章(“一起”...)

第九章(“一起”...)(1 / 2)

瞬間,兩人皆是一僵。

阮輕畫的手小,但很軟。因為風大,手指冰冰涼涼的,和江淮謙形成鮮明對比。

他手腕的溫度很高,比她想象的高。

時間定格,空氣停滯。

阮輕畫怔了下,對上江淮謙深深的目光後,下意識鬆了手。

她把手往身後放,小心翼翼地藏起來。

江淮謙看著她動作,眉峰稍揚。

注意到他視線,阮輕畫清了清嗓,低聲道:“真的。”

她一臉真誠:“我避開了。”

在這種小事情上,阮輕畫有她的機靈。

當時就算是把她推倒在地,最多是也就摔痛一下,不會扭傷。

江淮謙盯著她看了會,“確定?”

阮輕畫點了點頭。

江淮謙頓了頓,把冰袋放在一側。

阮輕畫看著,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江總——”

她剛開口,就收到了江淮謙嫌棄的目光。

阮輕畫微哽,解釋說:“現在是在公司。”

她小聲解釋:“我覺得叫江總比較合適。”

江淮謙沒搭理她。

阮輕畫抿唇,小聲問:“今天這個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江淮謙在她旁邊坐下,手裡拿了個打火機在玩。

開開合合,就是沒點火。

阮輕畫盯著看,有些走神。

驀地,旁邊傳來他的低低的聲音:“幫你同事打聽?”

“……不是。”

阮輕畫有些為難:“我就隨便問問。”

江淮謙瞥了她眼,沒應話。

阮輕畫有點虛,老實道:“主要是這個導火線好像是我。”

江淮謙:“……”

他抬了下眉梢:“你跟人吵架了?”

阮輕畫默了默:“沒有。”

“動手了?”

“沒。”

“那和你有什麼關係?”

阮輕畫噎住。

江淮謙這話是含了怒氣,他看著旁邊安靜坐著的人,沒忍住訓她:“你以前看見人打架就跑,現在怎麼不會了?”

聞言,阮輕畫下意識問:“我什麼時候做過這種事?”

江淮謙扯了下唇,丟下一句:“自己想。”

驀地,阮輕畫腦海裡閃過一個片段。

她怔了下,理直氣壯說:“那不是你叫我跑的嗎。”

“……”

江淮謙聽她這話,情緒不佳。

看他臉色沉下來,阮輕畫繼續補刀:“而且我那次跑是為了去報警,不然你哪能那麼容易脫身。”

江淮謙:“……”

他靜默幾秒,看她認真的小臉,淡聲問:“那我現在謝謝你?”

“……”

阮輕畫一噎,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經道:“不謝,應該的。”

江淮謙被她這套言論給氣笑了。

看他鬆動的神色,阮輕畫垂下眼,輕籲一口氣。

她其實不怕江淮謙,但就是看見他就緊張。

可能是因為心虛,也可能是彆的原因。一時間,阮輕畫自己也理不清。

突然間,這一處就靜了下來。

兩人都沒說話,隻有呼嘯而過的風聲。聲音呼啦作響,頗有種搖搖欲墜的錯覺。

深秋的陽光不算炙熱,溫溫和和的,裹雜著風落下,讓人覺得很舒服很舒服。

阮輕畫被太陽曬著,有點犯困。

她正思索著,怎麼開口跟江淮謙說自己想回辦公室了,耳畔便有了他的聲音。

“冷不冷?”

阮輕畫扭頭看他,男人下頷線流暢,顯得冷峻。

“還……還好。”

江淮謙輕哂,率先站了起來:“回去吧。”

阮輕畫“嗯”了聲,和他一起往樓梯口走。

走到門口,她又停了下來。

江淮謙不明所以看她,“還想在這待著?”

“不是。”阮輕畫看他,“江總你先下去吧,我晚點走。”

“……”

江淮謙多聰明,立馬明白了她意思。

他垂下眼看著她,還是讓了步。

“你先走。”

阮輕畫詫異看他。

江淮謙淡淡道:“我抽根煙。”

“哦。”阮輕畫沒多想,“江總再見。”

江淮謙不太想理她。

他沒再看她,轉身往另一側走。偶爾,還能聽見她高跟鞋噠噠噠的聲音。

小沒良心的。

江淮謙單手插兜,剛從口袋裡掏出一根煙,還沒來得及點燃,身後忽然響起熟悉的聲音。

“師兄。”

江淮謙一怔,側頭看向再次出現的人,略顯意外。

阮輕畫站在裡麵的樓梯上,往他這邊看了一眼,斂著眸咕噥著:“少抽點煙,對身體不好。”

說完,她真沒再停留,回了樓下。

江淮謙的眼神在那處停滯幾秒。風吹過,有股清甜的香味鑽入鼻間,他才收回。

驀地,他很輕地笑了下。

-

回到辦公室,大多數人都在午休。

阮輕畫放輕腳步,回了自己位置。

她趴在桌上,打算眯眼小憩一會。

可趴下後,她反倒不困了。

她睜開眼,對著桌麵上的綠植發呆,突然想到了江淮謙剛剛提到的那件事。

其實那次,是她第一見江淮謙打架。也是唯一一次。

她隱約知道他打架的原因,問過,但他否認了。

阮輕畫自認為自己是個還挺小心謹慎的人。

因為從小生活環境的原因,她一般不會主動惹事。但不幸的是,總有事主動找上她。

在國外留學時候,阮輕畫做過不少兼職。

有順利的,也有不順的。

江淮謙在打架的前幾天,阮輕畫在兼職時遇到了陌生人搭訕。

搭訕並不少見,但一般她拒絕過後,有分寸的都不會再糾纏。可那兩個人不一樣,糾纏不說,還想強行帶阮輕畫去玩。

阮輕畫拒絕了,並跟同校同學一起回了公寓。

第二天,過得風平浪靜。

第三天兼職結束,在回公寓途中,她看到了跟人打架的江淮謙。

最開始聽見打架聲音,阮輕畫是不敢回頭去看的。

她回公寓的那條路比較黑,也沒太多的人。

但莫名其妙的,她那天就是回了頭。

回頭的那一瞬,她正好目睹江淮謙抬腳往對方肚子上踹。

她懵了幾秒,瞪大眼望著另一人拿著棍子從後麵偷襲他。

阮輕畫下意識喊了聲。

注意到她停下來,江淮謙頭一回對她說了重話。

他讓她跑。

阮輕畫真的就跑了。

她跑到了燈火通明的街道,跑到了人多的地方。

阮輕畫喘著氣,邊搜尋深夜巡邏的警察,邊打電話報警。

幸運的是,警察到的很快。

警察剛出現,江淮謙的保鏢也到了。

那個架勢,是阮輕畫第一次見。也是她頭一回知道,江淮謙身邊一直都有跟著的保鏢。

……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