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七章(“師兄。”...)

第七章(“師兄。”...)(2 / 2)

江淮謙微怔,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邊走邊想。”

“……好的。”

-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著,阮輕畫跟在他後麵,時不時會踩到江淮謙的影子。

江淮謙走得不快,甚至有刻意放慢步伐。

走到熱鬨的一邊,江淮謙回頭看她:“想好了嗎?”

阮輕畫看他:“江總你吃了嗎?”

江淮謙:“沒有。”

他剛到聚餐地方坐下,她電話就來了。

阮輕畫點點頭,環視看了看:“吃日料?”

“……”

江淮謙詭異地看了她幾秒,拒絕:“不吃。”

阮輕畫一噎,有點兒頭疼:“那吃川菜?”

江淮謙:“你能吃辣椒?”

“……”阮輕畫一怔,弱弱說:“能啊。”

江淮謙冷嗤了聲,抬手指了指:“粵菜。”

“哦……”阮輕畫溫吞答應著:“好吧。”

江淮謙看她委屈神色,輕挑了下唇角,眸子裡有一閃而過的笑。

但太快了,阮輕畫都沒來得及捕捉。

這個點店內人不多了,位置很空曠。

服務員送上菜單,阮輕畫看了眼,沒什麼胃口。

她是無辣不歡的人,對粵菜興趣不大。

“江總你點吧。”

“嗯。”

江淮謙本身也沒期待她能點菜,他隨手勾了幾樣,看她:“看看有沒有要加的。”

點好菜,阮輕畫和江淮謙對立而坐,相繼無言。

她不知道要說什麼,也怕江淮謙不想聽。

阮輕畫低頭喝水,對麵的人忽然拉開椅子起身。

江淮謙神色淡淡地看她一眼,低聲道:“我出去一趟,很快回來。”

“……”

阮輕畫應了聲:“好。”

江淮謙這才離開。

-

人一走,阮輕畫從精神到身體都瞬間鬆懈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隻要一麵對江淮謙,她就變得不像自己。

正想著,她手機震了起來。

孟瑤:【輕畫,你睡著了嗎?我到門口按門鈴了,你怎麼也不來開門。】

阮輕畫:【……沒睡死,我出門了。】

孟瑤:【???】

阮輕畫想了想,找了個借口:【我怕你要很久,就自己出門買藥了。】

消息一發出去,孟瑤電話來了。

“你怎麼一個人出門買藥?不是在發燒嗎?你現在在哪呢,我馬上過來。”

一接通,孟瑤的問題就鋪天蓋地朝她丟了過來。

阮輕畫聽得心虛,低聲道:“不用不用,我就在門口。我不是沒吃晚飯吧,順便吃個飯。”

孟瑤:“我也沒吃。”

“啊?”阮輕畫一愣。

孟瑤想了想:“你在哪家店啊,你到那等我吧,我馬上過來。”

“……”

阮輕畫頭皮一緊,想也沒想說:“彆。”

孟瑤懵了下,蹙眉問:“為什麼?”

“你在家吃吧。”阮輕畫說:“我給你點外賣。”

孟瑤:“???”

“我怕把感冒傳染給你。”

孟瑤安靜了三秒,認真問:“阮輕畫,這個拙劣的借口,你猜我會不會相信。”

阮輕畫噎住。

她正想解釋,餘光注意到江淮謙進了店。

阮輕畫一凜,壓著聲音道:“反正你先進屋,我晚點回來跟你說。”

孟瑤:“行,你要是不給我一個有說服力的解釋,你就完了。”

阮輕畫:“……”

她放下手機的瞬間,江淮謙出去買的東西也放在了桌麵。

阮輕畫原本沒想細看,可餘光一瞟,她就頓住了。

江淮謙買的東西,用透明的袋子裝著,讓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什麼。

阮輕畫盯著看了會,斂了斂眼睫沒吱聲。

服務員正好把菜送了過來,兩人安靜吃飯。

她沒問他買的東西,他也沒問她剛剛在跟誰打電話。

阮輕畫發現,粵菜比她之前吃的味道好了不少。

湯汁濃鬱鮮美,特彆好喝。

不知不覺,她喝了好幾碗。喝到肚子撐著,身體隱約要冒汗,她才停了下來。

吃過飯,兩人離開。

結賬時,阮輕畫也沒和江淮謙搶。

兩人和來的時候一樣,循著夜色返回。

隻不過,又有了細微變化。

阮輕畫沒跟在他身後,不知不覺中和他並排走到了一起。

到小區門口,阮輕畫輕輕地呼出一口氣,決定先發製人。

“江總,我到了。”她抬起眼看著江淮謙,有一絲的小心:“謝謝江總的晚餐,我就先回去了。”

江淮謙斂下眸看她,把手裡一直拎著的袋子遞給她。

阮輕畫抿唇:“江總。”

“嗯?”江淮謙挑眉應著,聲音像是從鼻腔哼出一樣。

明明他沒做什麼,但阮輕畫就是感受到了死亡威脅。

她閉了閉眼,伸手接過他買的藥,低聲說:“謝謝江總。”

江淮謙看她低眉順眼模樣,聽著她一口一句的‘江總’,忽然就有些不舒服。

他單手插兜,姿態懶散地瞥了她一眼:“謝謝誰?”

“江總……”阮輕畫不明所以看他。

江淮謙抬了抬眉梢,語氣平淡:“再說一遍。”

阮輕畫愣了下,隱約明白了點什麼。

她輕眨了下眼,輕聲道:“師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