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七章(“師兄。”...)

第七章(“師兄。”...)(1 / 2)

掛了電話,阮輕畫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江淮謙是要來她家拿圍巾。

她垂眸看著茶幾上的袋子片刻,心不在焉地想,這條圍巾是不是對他有什麼特殊意義。

不然,他為什麼要親自過來拿。

阮輕畫想了會,沒想出答案。

她伸手,把袋子裡的圍巾拿出來,重新疊了一遍。

之前是隨手塞進去的,沒弄整齊。

疊好,阮輕畫的肚子發出抗議。

她還沒吃晚飯,因為不舒服的緣故,中午也就喝了點粥。

她在客廳站了會,在糾結到底是自己做還是出去買。

幾分鐘後,阮輕畫提著包和紙袋,出門了。

-

深秋的夜,已經有了涼意。

阮輕畫住的地方還不錯,生活各方麵很便利。周圍有超市有商場,更有路邊小店。

她低頭看手機,思索著把圍巾還給江淮謙後自己去吃點什麼。

正看著,孟瑤的電話來了。

“輕畫,到家了嗎?”

“到了。”阮輕畫聽著她那邊傳過來的聲音,皺了皺眉:“你又去酒吧了?”

孟瑤“啊”了聲,喝下調酒師推過來的酒,“對啊,我喝兩杯就回去。”

阮輕畫有些擔心,更多的是無奈。

她想了想,低聲道:“我發燒了。”

“什麼?”孟瑤沒聽清,大聲問:“我這好吵,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阮輕畫加大音量:“我發燒了家裡沒藥。”

孟瑤一愣,連忙把酒杯放下:“什麼時候發燒的,你怎麼也不跟我說。那我現在去給你買藥送過來。”

聞言,阮輕畫鬆了口氣:“好。”

她想著孟瑤那急性子,叮囑道:“也不是那麼著急,你慢慢來,先回家洗個澡再過來也可以。”

聽她這麼一說,孟瑤茫然:“為什麼啊?我回家洗了澡再過去你不是就燒傻了?”

阮輕畫:“……”

她微哽,“也沒有那麼誇張吧。”

孟瑤輕哼:“等著,我現在過來。”

“……行。”阮輕畫語重心長道:“彆太著急,我喝了很多水的。”

“知道。”

掛了電話,她還是有些不放心,又給孟瑤發了兩條信息。

她低著頭,也沒注意到路旁有車停下,還有人下來朝她走近。

小區門口的路燈很亮,亮到江淮謙一眼便能看見樹下站著的人。

阮輕畫穿著連帽衛衣,腳上踩著一雙毛絨絨的拖鞋,正低頭撥弄著手機,眉眼專注。

她整個人看著,比上班時候柔軟嬌小了很多。

江淮謙放輕腳步走近,目光直直地望著她。

腳步聲靠近,阮輕畫也從手機中抽離,緩慢地抬起了頭。

兩人四目相對。

阮輕畫怔了下,望著陡然間出現的人。

她嘴唇翕動,眨了眨眼說:“江總。”

江淮謙垂下眼看她,目光深邃。

“嗯。”

阮輕畫:“……”

她靜默幾秒,把袋子抬了抬:“您的圍巾。”

江淮謙看她雙手提著袋子的手,沒接。

路燈下,茂盛的枝葉下,兩人對立站著,身影碰撞重疊。

略顯曖昧。

“江總?”阮輕畫抿了下唇,抬起眼睫看他。

江淮謙這才有了反應,“嗯?”

阮輕畫耐著性子,重複了一遍:“你的圍巾。”

江淮謙這才伸出手接過。

看他這樣,阮輕畫微微鬆了口氣。

她原本以為,江淮謙會再刁難她一下。現在來看,是她想多了。

思及此,阮輕畫抓住機會說:“江總,圍巾還給你了,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聞言,江淮謙挑眉,視線緊盯著她。

“阮小姐。”

“啊?”

阮輕畫一口氣還沒來得及鬆完,又緊繃了起來。

江淮謙看她,神色寡淡:“你是不是忘了件事。”

阮輕畫懵懵地和他對視,“什麼?”

江淮謙沒和她賣關子,淡淡說:“衣服。”

“……”

阮輕畫有點兒為難,低聲道:“衣服我洗了,還沒乾。”

她剛剛出門前,其實想過要不要把衣服拿上。但最後,還是沒拿。

聽她解釋,江淮謙輕哂了下,“是嗎?”

阮輕畫聽出他的嘲諷,硬著頭皮說:“等乾了,我會第一時間還給江總的。”

她絕對沒有要霸占他衣服的意思。

話說完,江淮謙沉默。

阮輕畫有點摸不準他的心思,她糾結著是不是要說點什麼,肚子又一次發出了抗議。

兩人站著的地方不算偏,但卻很安靜。

聽到自己肚子饑餓的聲音,阮輕畫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倒是江淮謙,有了反應,語氣好像也比之前溫和了點。

“還沒吃飯?”

阮輕畫“嗯”了聲:“正打算去吃。”

江淮謙看了她一眼:“一個人?”

阮輕畫剛點頭,忽然想起點什麼,“不——”

話還沒說出口,江淮謙便道:“走吧。”

阮輕畫眨了眨眼,茫然看他:“啊?”

江淮謙單手插兜,一臉我很善解人意體恤員工的姿態,直接了當問:“想吃什麼?”

阮輕畫沉默。

江淮謙往前走了兩步,回過頭看她:“不餓了?”

他仿佛,就沒想過阮輕畫不走,是不願意和他一起吃飯這個原因。

在江淮謙的世界裡,沒有人會反駁拒絕他。

阮輕畫聽著他熟悉的聲音,默了默說:“不是,在想吃什麼。”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