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中文

繁體版 簡體版
三章中文 > 撒嬌 > 第六章(他說:“我過來拿。”...)

第六章(他說:“我過來拿。”...)(1 / 2)

工廠內,上頭雖有提前通知,但新老板的到來還是打的廠長和經理等人猝不及防。

江淮謙看著就不好惹,廠長穿著一身休閒裝,戰戰兢兢接待著,他笑容堆滿在臉,眼睛努力地眯成一條線,笑嗬嗬道:“江總,這邊請。”

江淮謙掃了他一眼,闊步往裡走。

走了幾步,他淡淡說:“去生產車間。”

廠長一愣,錯愕道:“江總,生產車間會比較臟比較亂……”

他話還沒說完,被江淮謙身側跟著的助理打斷,劉俊麵容溫和,但說出的話卻和江淮謙如出一轍。

“劉廠,江總時間有限。”

劉明臉上的笑僵了僵,彎著腰伸出手指引:“江總這邊請。”

江淮謙率先往裡走,氣勢逼人。

阮輕畫找到他們時,劉明正在彙報廠區內情況。

江淮謙垂著眼,神色散漫地聽著,隨意地翻了翻一側堆放著的皮革。

午後的陽光從高高的窗戶邊鑽入,恰好落在他們所處的位置。讓江淮謙的眉眼,看著溫和了幾分。

她正看著,江淮謙像是有所察覺,掀起眼皮朝她這看了過來。

阮輕畫一凜,沒來得及躲開他的視線追捕。

劉明剛彙報完,正焦急等待著江淮謙點評回答。

等了好一會,他都沒說話。一時間,劉明也不確定他到底是對自己所說的滿意還是不滿意。

他緊張的手心在出汗,正想再補充兩句,忽而注意到了江淮謙神情變化。

他愣了下,順著江淮謙目光往旁邊看。

看到來人,劉明詫異道:“小阮,你今天怎麼也過來了?”

瞬間,所有人目光都落在阮輕畫身上。

有熟悉的不熟悉的,有打量有探究。

阮輕畫“嗯”了聲,往前走了兩步,低聲道:“抱歉,我遲到了。”

江淮謙沒吱聲。

石江皺了皺眉,對自己下屬表示不滿,“小阮,你怎麼能在車裡睡著?你不知道今天的事很重要?”

阮輕畫抿了下唇,“抱歉。”

劉助笑笑,打破這個僵局:“沒多大事。”

他莞爾說:“人都有生病的時候,江總一定能理解,是吧江總。”

江淮謙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看向阮輕畫。

“嗯。”他似是不經意地問:“休息好了?”

阮輕畫呆愣幾秒,低聲道:“嗯,謝謝江總。”

譚灩聽著這段對話,敏銳的察覺到不對。她皺了皺眉,視線在阮輕畫和江淮謙兩人身上來回移動。

片刻,譚灩掌握主動權:“小阮就是太敬業,你早說自己生病想留在公司休息就好了,江總他們肯定能理解的。”

說著,她笑盈盈轉頭,看向江淮謙:“是吧江總。”

江淮謙看了她一眼,意外地答應了聲,“嗯。”

得到江淮謙回應,譚灩眼都亮了。她唇角的弧度加大,讓人明顯地能感受到她的喜悅。

阮輕畫看著這一幕,稍微的有那麼一丁點不舒服。

可能是因為她不喜歡譚灩,所以才會這樣。

阮輕畫思忖著,往後挪了挪,退出主角話題。

眾人也從這個無關緊要的事情跳開,繼續生產問題。

-

一雙鞋的製作,需要一些部件,這其中最重要的包括——鞋麵、鞋跟、鞋墊。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零散的裝飾和配件。

這會車間還有高跟鞋生產製作,每一條線產出的都不一樣。

江淮謙在車間轉了一會,停在某處。

注意到他目光,石江主動問:“江總,是這款鞋有什麼問題嗎?”

他笑著說:“這是我們秋季賣的最好的,雖不是主打款,但受歡迎程度很高。”

阮輕畫看了眼,是她聽到吐槽最多的那款。

江淮謙揚了下眉,好像有點興趣。

譚灩看著,積極道:“江總,您覺得這款鞋如何?”

“你設計的?”江淮謙問了聲。

譚灩頷首,聲音溫柔道:“是的,我是這款鞋的主要設計師。”

江淮謙伸手拿起看了眼,淡聲問:“用的哪種皮革?”

譚灩一愣,沒料到江淮謙會問這個。

她想了想,低聲道:“牛皮。”

江淮謙頷首。

譚灩欣喜,知道自己是說對了。她笑了笑,語氣略顯親昵:“江總覺得如何?”

“挺好。”江淮謙很正常談工作,“為什麼會選用牛皮?”

譚灩怔住,想了想說:“因為牛皮質地柔軟,穿起來會更舒服。”

江淮謙“嗯”了聲,看向另一邊帶著的市場經理,“這款鞋上市後,有沒有做過市場調查?”

“有的。”市場經理出聲:“上市的第二周,我們做了調研。”

對上江淮謙目光,市場經理繼續說:“調研結果有反饋到各個部門經理郵箱。”

聞言,江淮謙抬了下眼:“確定?”

市場經理看了眼石江,點了點頭:“確定。”

話音一落,石江臉色煞白,立馬弓著身道:“江總。”

他是聰明人,第一時間明白了江淮謙問那幾個問題的意義何在。

“這件事是我的疏忽,但這款鞋銷量確實不錯。”

江淮謙:“調研反饋怎麼說。”

石江閉了閉眼,沒敢瞞著:“鞋子皮革堅硬,磨腳,鞋跟有脫落情況,遇水開膠。”

石江說的這每一項,隻出現在一雙鞋上,都會是致命問題。

而現在,是一雙鞋出現了好幾個問題。

阮輕畫偷偷地瞥了眼江淮謙臉色,沒敢出聲。

說實話,在這種事情上,她也有點怕他。

江淮謙:“為什麼沒有及時止損。”

石江聲音顫抖:“成本太高。”

江淮謙沒再說話,但跟在他旁邊的人,已經大氣都不敢出了。

譚灩也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

她正退著,江淮謙突然看向她。

譚灩心一緊,有期待也有擔心。

她認為,她隻負責設計,其他的問題應該怪不到她這邊。

江淮謙看向她,說了句:“設計確實不錯。”

譚灩驚喜,“謝謝江——”

後麵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江淮謙冷冰冰打斷,“但我不認為,連牛皮和羊皮區彆都分不出的人,會是一位合格的設計師。”

譚灩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難看了。

她嘴唇翕動,正想說點什麼彌補,江淮謙已經把目光投放在阮輕畫身上。

“過來。”

眾人一愣,麵麵相覷,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江淮謙叫誰過去?

劉俊輕咳了聲,懷疑自己老板是被氣到頭腦不清了。

他看向阮輕畫,笑著道:“小阮,我們剛剛過來時聽經理說你常來工廠,想必對鞋用料製作都很清楚吧?”

阮輕畫點了下頭:“還好。”

劉俊指了指:“江總今天想深入了解下,你方不方便做這個介紹人?”

他想了想,補充:“把每一款鞋你所知道的設計理念也談談。”

“好。”

江淮謙看她不動,淡淡說:“去那邊。”

阮輕畫“嗯”了聲,率先走了過去。

“剛剛那款鞋。”江淮謙開始提要求,“你用其他材料做一雙給大家看看。”

阮輕畫:“好。”

譚灩看他們這樣,努力地想要補救自己剛剛的錯誤,她輕聲道:“江總,我也想試試,剛剛是我的問題,因為緊張所以才……”

後麵的話是什麼,不言而喻。

江淮謙沒拒絕,抬了下手準了。

但劉俊跟著他時間長,知道他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他們江總,最喜歡讓人輸得心服口服。

設計稿和鞋子版樣都是現成的,做起來也不難。

阮輕畫用的料子依舊是牛皮,隻是她選用了進口的小羊絨和羊皮搭配,該軟的地方軟,該堅硬挺括的也不差。

而譚灩,為彌補自己失誤,全選用了車間羊皮。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